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宗族文化 || 宗族文化怎样“卷土重来”?

2021-09-13 22:28:23来源:网络

打印 字号: T|T
       解放以后,虽然百废待兴,社会期望休养生息,但是宗族文化及活动因为有“复辟封建主义的企图”,作为jieji斗争的对象,只能继续遭受灭顶之灾。
 
       及至“wenge”,更有无数家谱被当作“四旧”抛进了那个时代特有的“篝火晚会”。可叹家谱曾与方志、正史并称为中国史学之三大支柱,火光与烟尘之外,是一代代人的宝贵记忆与心血化作灰飞烟灭。
 
       不过,到了上世纪70年代末,历史开始有了新的转机。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伴随着中国社会的开放与“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的解体,一些地方,尤其是在传统文化相对浓厚的江南,如湘、赣、闽、浙等省纷纷出现了续修家谱的风气。
 
       过去被全盘否定的传统渐渐复苏,似有卷土重来之势。官方与媒体的态度也渐渐发生了转变。相关文章的编者按也从“不允许”过渡到了“不予提倡”。
       重要的是,拜改革开放之所赐,此时中国已经开始了重新发现社会之旅。正如种子的信念与力量可以崩裂大地,社会自由自我的生长,已经让任何形式的“编者按”都按不住了。
 
       更别说,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被知识界认为是意识形态替补品的“公祭轩辕黄帝大典”,已经成为中国民族主义浪潮兴起的一个重要注脚。
 
       时至今日,复兴宗族文化在各地乡村已渐成潮流。修族谱、建祠堂,让那些同宗同族的人忙得不亦乐乎。他们多是当地热心公益事业、较有威望的人,包括一些退休教师,许多老干部也卷入其中,“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也该修修家谱了”。
 
       除此之外,还有来自台港澳的同胞以及欧美等地的华侨。当年饱经风霜的“海外特务”,在新时代已经备受欢迎,成为认祖归宗的赤诚游子。
 
       但是我们也应该正视到族谱的造假之风,1919年,胡适在给绩溪旺川曹氏族谱作序时谈到:“中国的族谱有一个大毛病,就是‘源远流长’的迷信。
 
        没有一个姓陈的不是胡公满之后,没有一个姓张的不是黄帝第五子之后,没有一个姓李的不是伯阳之后。家家都是古代帝王和古代名人之后,不知古代那些小百姓的后代都到哪里去了?”胡适由此建议各个族姓的人在修谱时要讲点信用,对子虚乌有的远祖一概从略,而应该多做些本支派的功课,使其真正发挥“信史”的价值。
 
        当然,与大人物沾亲带故,换取点廉价的自豪感,也算是人之常情。
 
       然而,时至今日,解构归解构,透过我上面的玩笑,也许你已经看到我这代人对辈分已经无敬畏之心。而且,现在人心开放,族谱如何排字号也不会对族人的实际生活造成影响。事实上,这也是今日家谱遭遇的一个困境。
 
       也是这个原因,那些没有按族谱取名的孩子们在记入家谱时不得不另取一个谱名。另一方面,既然人家要搞县谱,甚至还为此专门成立了谱局,主事者就难免有统一本县宗族字号的野心。
就像新官上任,不拆几幢房子,弄几个广场,折腾点新名堂出来,怎能见着“政绩”?不同的是,因为没有强制力,谱局的“大一统”并不真正破坏大家的生活。今日家谱,更多只是一种具有注释内涵的谱系,绝非强力推行的标准。 
 
       荡又似“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转型年代,当人们被抛进托克维尔所说的那种旧时代已去、新社会未立的孤独之地,这古老的宗族亲情所体现的更多是互帮互助、慰藉人心的一面,是一种社群或者社区人道主义,群体间自救与自治自然暗含其中。
 
       有学者曾对农民搞过一份问卷调查,在被问及“经营中遇到困难时先后找谁”时,农民首先找的是直系亲属,其次是朋友、旁系亲属和邻居等,最后才是党组织、乡村干部和村民。
 
       既然宗族文化在农村已不可能像过去一样被全盘否定,接下来需要回答的问题是,这一血缘性组织是否能够实现对乡村政治的问责?以及,如何使相信它的村民成为现代政治意义上的公民,真正从血缘走向“人缘”?
上一篇:宗祠的来龙去脉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