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上海王殿精《忆王永怀兄》

2021-06-20 09:07:31来源:世界王氏网

打印 字号: T|T

忆永怀兄
       惊闻王永怀兄长于2021年6月10日因病去世,深感悲痛!
       和永怀兄的相识,始于2015年6月30日的海南王佐文化研究会成立大会。永怀个子高挑挺拔,体型偏瘦,骨骼魁梧,一看就是个山东大汉。讲话语速平缓,有较好的逻辑性,注重听者的感受,戴着一副近视眼镜,又很有些文人的儒雅气质。而后经过2015年10月在山东临沂文山区孝友祠举行的琅琊王氏四圣合祭系列文化活动、2015年11月在重庆举行的第十二届世界王氏联谊大会、2016年4月在广州沙湾古镇举行的王氏宗祠祭拜活动等,和永怀兄逐渐熟悉。尤其是在第十二届世界王氏联谊大会上,永怀以山东莘县三槐文化研究会会长的身份,代表山东宗亲在激烈的竞争中获得了第十三届世界王氏联谊大会在莘县的举办权,体现了山东宗亲的奉献担当精神,让人印象深刻。
2016年4月,第五届中国瓜菜节在莘县举办,受莘县三槐文化研究会的邀请,来自各地的五十多位宗亲代表应邀参会并考察,得到了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宗亲代表们参观了农业科技园、电动汽车制造基地、三槐文化园等,对莘县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对第十三届世界王氏大会充满期待。莘县也是中华厨祖伊尹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当地的伊尹宴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更是久负盛名。三槐文化研究会用当地的最高礼节伊尹宴来宴请所有的与会宗亲,据说这么大规模的伊尹宴在当地的历史上也只办过一次。使大家不仅体味到“五味调和”之美,“治大国若烹小鲜”之道,更感受到三槐祖地的浓浓情谊。
      2017年5月,受世界王氏法人社团会长联席会议的委托,我随亦鸣、明佩、和炎、业聪、少雄等宗长再次来到莘县,考察第十三届世界王氏联谊大会的筹备情况。我们在济南高铁站集中,赶到莘县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在一个宗亲的食堂里用过晚餐,到宾馆是晚上十一点半。我有一个习惯,每次参加宗亲活动,当天的正规活动结束以后,都会约一些兄弟们去夜宵,一是交流兄弟情谊,二是考察当地的风土人情。白天如有时间还会坐坐公交车或出租车看看市容市貌。当时其他宗长都已到房间休息,永怀带着我走了十几分钟的路,到了一个小区。他说,现在这个时间饭店都已经不营业了,就到家里坐坐。于是他把嫂夫人叫醒开始炒菜,他很认真地挑选了一瓶酒出来,问我这瓶酒可以不可以,我其实不懂白酒,但是看他找的那么认真,知道这瓶酒肯定不错,他说这酒已经存放五年了,于是兄弟俩开始喝起,直到实在喝不动了,他又把我送到宾馆。经过两天的会议及考察,我因另有任务要在次日提前返回。因为莘县到济南高铁站有两个半小时的车程,送起来实在不方便,所以当永怀说要安排车辆送我的时候,我说我自己打的。他说弟弟来了怎么能自己打的呢?第二天我早早的起床收拾好行李,叫辆出租车就出发了。刚走了几公里就接到了永怀的电话,他说车辆已经安排好了,我说我已经在去济南的出租车上了,他说车费一定要由他支付,兄弟之情溢于言表,暖暖的。
       2017年10月,第二届世联会长座谈会在上海市人民政协召开。会议重点讨论第十三届世界王氏大会的具体事宜。永怀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前来, 由王明佩,王洪林、王克明、王友仲等代表山东宗亲参会。因为和永怀兄已比较熟悉,所以按照这次会议的精神,我又提了一些具体的意见和建议,请洪林兄专门带话给永怀。后来的第十三届世界王氏大会,永怀作为大会主席,坚决贯彻世王会要求,成功举办了一次盛会。
        和永怀一起参加的最后一次王氏宗亲大型活动是2019年11月在广州举办的第十四届世界王氏大会。他依然显得比较瘦,但没看出来他身体有什么问题。他胃口不错,吃啥啥香的感觉,但酒量似有下降。因他还在岗,是请假出来的,所以第二天他就提早回去了。
        得知永怀因病住院的消息是在2021年3月24日。他是在去年十一月份体检时发现得了胃癌,先到北京一家肿瘤医院进行治疗,效果不好,又到山东济南的一家肿瘤医院继续治疗。当时肿瘤肿块已经把胃幽门堵住,不能进食,是通过鼻饲管直接注入营养素到肠道来维持基本的营养能量需求。得知这一消息后,我马上和上海肿瘤医院的专家联系,考虑到他本人的身体情况,行动已经不太方便,专家建议他派人带着病历资料来上海,确定一下下一步的措施和方案。同时,我第一时间向亦鸣宗长作了报告,亦鸣又马上通知了山东的明佩宗长。3月27日,明佩宗长率领山东的兄弟们到济南看望永怀,我得知这一消息后,也从上海出发,和他们一起去看望永怀。因为疫情原因,我们只能在医院规定的地方和永怀见面。永怀走过来的时候,我第一眼竟然没有认出来,他显得更瘦了,鼻子插着管,手里举着吊瓶,但身高和眼神告诉我,这就是永怀兄长。我们心情都很沉重,但永怀显得平静乐观。他说,一定要把病早点治好,和兄弟们一起多参加宗亲活动,把盏言欢。告别永怀后,明佩说看见永怀转身的一刹那满眼都是泪水。
       和永怀最近的几次联系是在五月底。5月25日我发微信问他治疗情况, 5月30日互致问候。
        永怀已去。但在与疾病的斗争中,他表现得始终是乐观平静的,没有流露出一点痛苦一句怨言,没有丝毫悲观情绪。永怀安息!
 
 谨以此文作为对永怀的悼念和感谢。
(王殿精,2021年6月19日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