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山东金乡王氏祖茔记碑

2021-06-01 17:11:44来源:原创

打印 字号: T|T

2012年09月25日 大众日报 □ 任小行  2011年10月,在山东省金乡县王丕镇康桥村一旧桥下,出土了一通元代残碑,名曰“王氏祖茔记碑”。该碑立于元至元二十五年(1288),蔡辅德撰文,济宁路阴阳提领张彦亨书并篆。是碑破损严重,现存残石四段,文字漶漫,多不可辨。但碑文追述了琅琊王氏一族辉煌的历史,向后人诉说着琅琊王氏与金乡的不了情。

碑云,王氏“名家之胄也”。琅琊王氏为汉晋至南北朝时期的世家大族,俊彦辈出,史不绝书。琅琊王氏的发迹是从碑中的“王吉”——琅琊王氏的一世祖,开始的。天汉四年(前97)夏四月,汉武帝立太子髆为昌邑王,治昌邑(今金乡县西北)。髆死,其子刘贺即位,王吉任昌邑中尉。乾隆《金乡县志》:“王吉,字子阳,琅琊皋虞人。以郡吏举孝廉为郎,迁云阳令。举贤良,为昌邑中尉。王好游猎,动作无节,吉上疏谏争,甚得辅弼之义。及霍光迎王,吉复奏书切戒。王既废,群臣皆坐诛,惟吉与龚遂以忠直数谏得减死。宣帝时,复为谏大夫,上疏极言得失,帝以为迂阔,遂谢病归。”碑文第12行“王霸王佐”当指王吉在昌邑期间,竭力规劝昌邑王刘贺之事。所以,当刘贺因荒淫被废,“群臣皆坐诛”时,王吉却因“以忠直数谏”得减死。宣帝时,又“复为谏大夫”。王吉在琅琊王氏发展史上的地位非同一般,他不仅是其最早参与政治者,而且是其家族文化的奠基者。王吉在政治上的崛起之路无疑是从金乡开始的,这也开启了琅琊王氏登上中国历史舞台的大门。

碑中多次出现“孝”字,应是在讲述“王祥卧冰求鲤”的故事。王祥,字休征,王吉之后,晋时官至太保,为琅琊王氏成为世家大族的关键性人物。王祥在后世影响颇大,这不仅因为他是魏、晋重臣,更主要是因为其“孝名”。王祥母亲早逝,后来他的父亲王融又娶了朱氏。朱氏心胸狭窄、刻薄,常常虐待王祥。王祥却一直对父母很孝敬。经过官方的宣扬和民间的传颂,“卧冰求鲤”、“黄雀入幕”和“风雨守柰”等有关王祥的故事,逐渐深入人心。特别是“卧冰求鲤”的故事,后来被列入“二十四孝”,妇孺皆知。王祥无疑成了琅琊王氏的最大荣光。

碑中还提到了王导。王导是王祥的弟弟王览的孙子,为东晋开国功臣,三朝元老,世称“王丞相”。刘义庆在《世说新语》载:“郗太傅在京口,遣门生与王丞相书,求女婿。……门生归白郗曰:‘王家诸郎,亦皆可嘉,闻来觅婿,咸自矜持,唯有一郎在床上坦腹卧,如不闻。”郗太傅即郗鉴,金乡郗氏也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名门望族;“王丞相”即王导;“床上坦腹卧”者即后来的书圣王羲之。据《金乡县志》记载,金乡县有不少王羲之遗物,“(金乡)县署东偏有庙,左侧有井,井形正方,系古碑甃成。相传,其中有王逸少(王羲之)所书碑”。王羲之的儿子王献之也是郗氏的女婿。他娶了表姐郗道茂,后来迫于皇帝的压力将她休掉。此事也成了王献之永久的悔,以至临终遗言:“不觉有余事,唯忆与郗家离婚。”其动情之处,让人潸然泪下。

琅琊王氏移居金乡后,对王祥“卧冰求鲤”故事在鲁西南特别是金乡的传播,起了巨大推动作用。经过数代口传,王祥变成了“王小”。现居台湾已90余岁的袁乐民先生回忆说:“那时(1949年前)家乡人异地相逢,总要考考他‘你说你是金乡人,俺问你,王小他娘们日子过得怎样?’答不上来就不是金乡人,如果说‘日子过得不上不下的’,那就对了;原来出北门往西拐,城墙半腰镶了块石碑,说王小孝顺的事,它永远都是不上不下;可如今,连城都没了,谁知它‘娘们’又流落何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