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少数民族那些特别的家谱习俗

2021-05-20 16:14:29来源:世界姓氏总谱编委会

打印 字号: T|T
       家谱,又称族谱、宗谱、家乘、家牒、世谱等等,是记载同宗共祖血亲群体世系、人物、规章和事迹等情况的历史书籍。鲜为人知的是,在我国,不同民族、不同地域的家谱各有特点。
 
满族:龙虎年晾谱修谱
 
  在中国各民族中,满族受汉族家谱文化影响最深。满族家谱也历经“口传谱系”“结绳谱系”再到文字家谱的演变历程。据最新统计,中国少数民族家谱现存世数为6796种,满族2111种,居第一位。
  现居吉林长春的赵东升就是满族家谱的传承人之一,属于女真族扈伦贝勒纳齐布录的后裔。他介绍,纳齐布录活跃于明永乐初年,祖上原为大金名将完颜宗弼,后在纳喇河滨自成部落,故改姓纳喇氏,“以地名为姓氏是我们女真人的习俗”。
  在赵家卧室的大床上,长约2.5米、宽约2米的布制大谱单,像张大被单铺陈开来。最上方绘有青山绿水和几位先祖画像,俗称“谱头”;往下则绘有几座立了墓碑的亭子,亭子两边各有一个约A4纸大小的屏风,屏风上从右向左依次写有历代修谱主持人的官衔、名字;再往下则是由“弓字纹”连接的历代(谱)世系表,整体呈宝塔形格局。
  赵东升说,他家原有7部家谱,最早可追溯至清顺治年间,一共修过六部满文家谱和一部汉文谱单。“文革”时期“破四旧”毁了六部,如今剩下惟一的谱单是光绪末年所修,记有15世代,200多人。
  “从光绪末年到新中国成立,几十年没修过谱。直到1964年再修家谱,就不修满文谱单,全改汉文了。”赵东升说。上世纪60年代,曾经的修谱人大多已经去世,只剩下他的族兄、一位85岁的老萨满(祭司)主持大局。自1988年开始,担任穆坤达(满语,意为族长)的赵东升主修过3次家谱,分别在1988年、2000年、2012年。“前两次都修谱单,最近一次是谱书。”
  为什么是12年一轮?吉林师范大学满族文化研究所所长许淑杰告诉记者,满族修家谱有不成文的规定,立谱、晾谱、上谱优选龙年,次选虎年,最末为“红鼠年”,寓有人丁兴旺之意。
  在谱单上,记者发现,有的满文姓名外围套有小小的匾额花纹,形似北京故宫的“大清门”。记者问赵老:“这是何意?”“这是在家族中有地位、经历过重大事件的人才有的特殊标识。”他说道。
  许淑杰介绍说,满族家谱有着自己的特色,比如,龙虎年修谱,须与萨满祭祀相结合,且以全身黑毛的公猪作为祭品。另外,满族的“换索”也是满族实物家谱的重要组成部分。
  每年农历十月或十一月,新粮入库时,先要祭祖,族人将家谱供于西墙的祖宗龛上(满族以西为尊),摆上供果,烧香拜祭。再从祖宗龛上的“子孙口袋”取出“子孙绳”,自西向东,挂到“佛多妈妈”的柳枝上。如果过去一年家有添丁,则将象征着男孩的小弓箭和象征女孩的彩布条,系在“子孙绳”上,是为“换索”,取祈福纳新之意。
  随着时代的变迁,满族的家谱在形式上也有明显的变化。清朝道光、咸丰以前,纯粹满文家谱较多;咸丰以后,满汉合璧及满文汉字家谱逐渐增多;清末民国以来,大多是汉文家谱。满族家谱汉化后,逐渐具备汉族家谱的特征。文字形态的演变基本反映了满人入关后在汉文化影响下,满汉民族文化日益融合发展的大趋势。
 
蒙古族:黄金家族后裔方可修谱
 
  伯苏金高娃,内蒙古社会科学院图书馆流通部主任、研究馆员。伯苏金高娃说,蒙古人在有文字以前,就有“世系事迹、口相传述”的习俗。十三世纪初蒙古文字创立,仅仅几十年后形成的《蒙古秘史》一书中,开门见山地叙述了成吉思汗以前的世系:“当初,元朝的人祖是天生一只苍色的狼,与一只惨白色的鹿相配了,产了一个人,名字唤作巴塔赤罕。巴塔赤罕生的子,名塔马察……那时,也速该·把阿秃儿(人名)的妻诃额仑正怀孕,于斡难河边迭里温孛答山下生子太祖,故就名铁木真。”
  “在没有文字的情况下,蒙古人能背诵下连续23代、长达六七百年的家族谱系,由此可见,口传家谱在古代蒙古人中的流行程度。”高娃由衷赞叹古代蒙古家谱的魅力。
  随着蒙古文字的发展,蒙古族文字家谱也丰富起来。“不过,在古代,普通蒙古人是不能写家谱的,必须是成吉思汗黄金家族的成员(注:成吉思汗的直系后裔,即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拖雷四人的后代)才可以修家谱。”一开始,蒙古族家谱用蒙文写就,后又有加入满文、汉文等文字的版本,但通常以蒙古文写就的内容最为详实,翻译过来的汉语相对简单得多。
  高娃说,17世纪,满清在蒙古实施盟旗制度。为便于管理,对各旗主的家系都要有完整的记录。在清政府处理蒙事的理藩院中,须保存全蒙古封建贵族们详尽的谱系,以便处理有关继承或争端的问题。“以前家谱是五年一修,乾隆十年改十年一修。”因此,蒙古黄金家族所修家谱通常备有两份,一份家族自留,还有一份上交到清廷的理藩院,用于世袭爵位的认证,加入满文则是为了方便辨识。
  “当然,在蒙古族家谱内部也有血统的区分,红色线条延续下来的是嫡长子,可以世袭扎萨克、郡王、贝子、贝勒等职爵,而蓝色线条则是一般的儿子,不能世袭职爵。”她说。
  当今存世的蒙古族文字家谱,主要有谱单和谱书两种类型,谱单比谱书更多。凡新生的子孙名字用红字写在谱单上,去世后则用墨笔描成黑字。改名时,用黑笔将新名写于纸条上贴在旧名之上,表示此人已改名。
 
朝鲜族:儒家文化烙印与生俱来
 
  在延边大学博物馆,记者见到了馆长崔红日先生,朝鲜族人。中国的朝鲜族先民,最早从朝鲜半岛迁入中国东北是在三百多年前。朝鲜族修家谱,通常以三四十年为一个周期,每次印刷成册后,除了家族会留一部分,也会考虑赠送几本给地方研究所、图书馆等科研机构。“目前,族谱馆的朝鲜族家谱,多数是韩国赠送的,少数是延边当地民间捐赠而来。”
  根据崔红日的研究,朝鲜族的本源共有二百七八十种姓氏,族谱馆收藏的约有七八十种。
  “整个朝鲜族有那么多姓氏吗? 比汉族百家姓还多呢!”记者好奇地问。他答曰:“对,按朝鲜族的族谱划分的确有。像我姓崔,祖上是哪里的崔氏呢?每一个来源地,我们都会作为新的一种姓氏。比如,朝鲜族大姓金氏,有光山金氏、海丰金氏、延安金氏、江陵金氏等等,不一而足。”
  在翻阅朝鲜族家谱的过程中,记者留意到,有的线装家谱,由于是韩纸制作,非常轻、薄,而且里面的内容全是中文的繁体字。有的印刷本家谱,汉文中间夹杂着朝鲜文短语,还有的是汉文、朝鲜文对照出现。
  崔红日解释说,从西汉开始,朝鲜半岛上的国家就是中国的藩属国,他们最初并没有自己的文字,所以也用中国的古文。后来,发明了朝鲜文以后,才慢慢替代了汉字。
  令记者吃惊的是,不仅朝鲜族家谱《金海金氏世谱卷之一》中记有“女善德主”(即善德女王——新罗国第一位女王)这样的突出女性,即便普通人家的世系表,也会出现“女×××”的字样(如《安岳李氏世谱卷之一》),有别于汉族男性上谱、女性多不上谱的传统。
  原来朝鲜家族谱系,一方面受中国儒家影响较深。在体例内容上,由谱序、传记、先茔山图、凡例、行列图、世系、干事录构成,与中国家谱十分类似。另一方面,朝鲜族谱保留了其固有的民族特色——即“内外谱”。所谓“内外谱”,就是族谱世系是双系的,既有父系的世系,又有母系的世系。“内外谱”的这种形式,反映出妇女在社会上有一定地位,族谱有关妇女的记事较多,以至妻室的家人、所嫁女儿的婆家等世系甚至可以列表单独成卷。这一现象与中国明清时代的家谱不同,反倒类似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家谱。
  15世纪以后的朝鲜社会,与魏晋南北朝时期类似,政坛上有门阀等特殊阶级,他们把持朝政,婚姻讲究门当户对,婚姻已成为集合政治力量的一种工具,而妇女在其中担当了重要角色,这时期编修的家谱必然要反映这种政治、社会关系,于是就出现了“内外谱”。
  “内外谱”,也可称为“八寸谱”。修于16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本宗恩津世谱》,就是一部收录八祖之系派的“内外八寸谱”,简单来说,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爷爷、外公,共8人,统称“八高祖”。朝鲜“八高祖”大致相当于中国五服的亲属范围,但它是双系的,既有父系,又有母系,包括内外祖先。中国的五服也包括女姓,但女性是作为丈夫附属出现的,而朝鲜族因是内外谱,女性与男性具有平等、并列地位,这是最大的区别。
摘自《文汇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