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上百万元/件的普洱“金融茶” 谁会最后喝下?

2021-01-22 20:21:46来源:成都商报

打印 字号: T|T
上百万元/件的普洱“金融茶”谁会最后喝下?
 
  普洱“金融茶”
 
  以极个别品牌为首的、以普洱茶为介质的类金融模式的炒作,只要有货单,就可以找茶客缴纳定金,但不做实际交易,等茶叶价格攀升后,由上一个茶客再卖给下一个茶客,如此循环往复、“击鼓传花”。
 
  怎么炒起来
 
  在厂家放出发布新茶的消息后,市场的核心圈,也就是一直在玩期货的几个大盘商之间就会碰撞出期货。比如我认为这款茶值10万一件,你认为不值10万一件,双方就会进行交易,然后商定一个交割期。这时候我们两个就已经产生了交易价,随后陆陆续续会有越来越多人加入到这个游戏里来。
 
  问题在哪儿?
 
  “期货”风险主要是先付钱,然后在规定的日期里提货。就是这个“空档”,成为了无数炒家的博弈窗口期。由于“期货”交易中信息不对称,大家套现、做空单、卖现补期等各种交易操作层出不穷,在此一旦有一环出现问题,例如像现金流断裂就会导致连锁反应。
 
  另外,这种模式赌的是信誉,在利益面前或者在一种大的落差下,有些人可能就会跑路,导致对不了单的情况越来越多。而且这种交易很多是口头承诺、电话截屏或者手写的收据,这些从合同法上是不受法律保护的。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任江波
 
  日前,云南大益茶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益”)官方发布了一款名为“力开天地”牛年生肖茶的配货信息:发行总量为10000提,其中5000提为大益官方APP“益友会”会员申购数量、5000提为传统经销商配货渠道,发售价格30000元/提。
 
  在某普洱茶行情网站上,这款茶的行情从最早的4.8万元/提,最高上涨到7.05万元/提,目前价钱稳定在6.5万元左右。“开盘那天,早上11点多交易还是4万多,到下午就已经炒到5万多。”
 
  实际上,将普洱茶作为投资的现象,自2006年开始出现苗头,到2013年左右达到顶峰,作为普洱茶消费大省及普洱茶集散地的广东地区,“表现”尤为突出。当时曾有一句流行语,“存钱不如存普洱茶”,一时间,“存茶”变成金融投资的一种手段,吸引大量人员与资金的参与。
 
  近几年,尽管这一“热潮”已逐步降温,但随着某些普洱茶品牌以及相关“明星”普洱茶产品成为“期货”,围绕所谓的“金融茶”展开的博弈仍在小范围内盛行。一部分人认为它是价值的体现,另一些则认为这就是一场骗局。
 
  现象
 
  炒茶对赌 有人暴富有人跑路
 
  曾有独立茶人在网上讲述了自己品饮“金融茶”的体会。作者在文中称,朋友拿了一小袋“轩辕号”茶样过来试泡。这款茶在去年7月份曾被炒到最高位110万元/件,目前最新价格是88万元/件,而在2017年刚面市时,一件“轩辕号”叫价不过3万元——3年时间身价“暴涨”30多倍。
 
  广州芳村,全国规模最大、商铺最集中、辐射面最广的茶叶集散地,同时也是国内著名茶品牌的孵化地,被喻为“茶叶华尔街”。整个片区包括23家茶叶批发市场及8处茶叶经营户集结地,占据全国普洱茶交易量的80%。跟普洱茶云南原产区的鲜叶交易氛围不同,这里是“金融茶”的汇集地——人们除了卖茶、喝茶,最重要的是“炒茶”。
 
  很难有人可以准确说出“金融茶”这一概念出现的具体时间。一种较为流行的说法是,大约在2012年前后,由“大益”开始的经销商期货模式,把作为农产品的普洱茶市场“向前推进了一步”。
 
  自此,芳村茶叶市场出现了“期货交易”这种独特的模式——只要有货单,就可以找茶客缴纳定金,但不做实际交易,等茶叶价格攀升后,由上一个茶客再卖给下一个茶客,如此循环往复、“击鼓传花”。
 
  而这一模式,直到今天都未曾在其他茶类中出现。在这样的模式下,用“自己卖,自己买”来抬价的手法一度非常普遍,导致普洱“期货单”交易量异常活跃的同时,普洱茶的价格也飞涨,于是就被形象地称为“金融茶”。
 
  在业内人士看来,“金融茶”是以极个别品牌为首的、以普洱茶为介质的类金融模式的炒作。它与通常的茶叶销售不同,一种市场内部形成的买卖圈子,常见有买空卖空的期货做法,属于非保护状态下的一种交易模式。
 
  而围绕“金融茶”产生的争议,从它甫一出现就如影随形。甚至有人直言,“茶叶金融的核心就是庞氏骗局,没有其他。”
 
  2020年年初的“大益鼠饼”事件,至今让很多人记忆犹新。据了解,在厂家没有公布“鼠饼”(鼠年生肖茶)信息的时候,“期货交易”就是一个对赌的模式,有人看多买入就有人看空卖出。由于连专营店都没有配整箱的“鼠饼”,市场严重缺少整箱货进行交割,在2020年1月1日晚官方发布“鼠饼”信息之后,其价格一下子上涨5万元,达到十多万元。而之前三、四万元卖出的商家血本无归,根本无法交货,导致芳村市场多家商家关门跑路,市场违约风险大增,很多交易平台甚至停止交易“鼠饼”。
 
  一场游戏
 
  有人说,“芳村茶市,一天一个价,不分白天黑夜,有人痛哭,有人狂欢。从白昼到黑夜,有人在这里一夜暴富;从黑夜到白昼,有人倾家荡产。”但身在其中的人却讳莫如深,“三言两语说不清,外界误解很大。”
 
  圈子很小玩的人少 大藏家反而不愿参与炒作
 
  “大盘商”
 
  万江茶叶行业协会创会会长、普洱茶价值服务商郑旭告诉记者,普洱茶之所以会形成“金融茶”的属性,满足三方面条件:一是该款普洱茶品质好,能够得到市场认可;二是普洱茶市场成熟,产品能够方便流通和变现;三是普洱茶越陈越香的属性,加之市场保有量有限,具有收藏保值的特点。
 
  郑旭表示,“期货”风险主要是先付钱,然后在规定的日期里提货。就是这个“空档”,成为了无数炒家的博弈窗口期。由于“期货”交易中信息不对称,大家套现、做空单、卖现补期等各种交易操作层出不穷,在此一旦有一环出现问题,例如像现金流断裂就会导致连锁反应。
 
  另外,茶叶交易和其他商品交易不同,很多时候都是以市场诚信为基础,朋友熟人之间开展,过万甚至是几十万的交易有时只凭转账记录或者一张简单的收据,因此出现问题,往往很难维权,最终导致钱货两空。
 
  现在随着茶行业透明规范,参与的人越来越多。虽然有很多品牌都想做‘金融茶’,但真正能变现和流通的主要就是‘大益’。这种头部效应越来越明显,在我们这个行业里有点像小茅台的意思。当然,茶叶没有茅台市场那么大,还是很小的一个领域。”
 
  作为普洱茶价值服务商,郑旭并不回避“炒茶”这个说法。他和他的交易平台经常会给大客户进行资本运作,针对一款中意的茶,用大量资金收购达到一定的控盘数量,然后通过市场进行适当的拉价、建仓,再将货物出售,帮助很多客户赚到了钱。整个交易周期并不是很短,过程中会不停波动,目的是使得这款茶在市场上流通量减少而变得稀缺,茶叶的品质得到市场认可,完成增值。据郑旭介绍,“通常的情况是,在厂家放出发布新茶的消息后,市场的核心圈,也就是我们一直在玩期货的几个大盘商之间就会碰撞出期货。”
 
  郑旭告诉记者,虽然玩“期货”的人很少,但每年芳村都会有一些散户因为做出超出自己承受范围的“期货”,导致赔不起钱而跑路的。反而是很多理性的大藏家不愿意参与这种短期的炒作行为。
 
  芳村茶商
 
  没有没跌过的茶叶 “一夜暴富、倾家荡产”太标签化
 
  2006年就开始在芳村从事茶叶生意的马先生,现在是一家普洱茶交易平台的工作人员。他所在的交易平台是国内最早从事普洱茶经纪的企业之一,拥有新、中、老期普洱茶价值评估体系及经纪人团队。除了提供普洱茶咨询综合信息,平台也为客户提供专业的入货、出货及委托等大宗交易服务。
 
  马先生告诉记者,所谓的“期货”,是指现货还没到市场,大家在买卖这张“期货单”,这种交易形式实际上2007年就有出现。他称,不是所有的普洱茶都有金融属性,经历过前些年市场的淘汰,2016年以后基本就剩下“大益”这个品牌了。“2020年受疫情影响,本来都觉得这个行业要萧条了,想不到4月份一下子涌进来很多热钱,把新茶的价格翻了几番。”
 
  他认为,参与“大益”茶买卖的人群,都是“明白规则的人”,做的都是行家之间的生意。在马先生看来,对行业缺乏了解的人会觉得“金融茶”就是在平台炒来炒去,但在长期深耕行业的人看来,新品牌上市都需要一定的炒作。
 
  在芳村经营茶叶生意已近8年的云南人张先生告诉记者,市场内部交易完全凭信用,如果没有信用基本上没办法在行业立足,大多数人不会以信用损失为代价破坏这个规则。而正是芳村市场里上万家商户连在一起,形成了普洱茶“期货市场”的交易规则。
 
  “期货风险很大,价格由市场供求决定。很少有没有跌过的茶,都是涨涨跌跌。外界说的‘一夜暴富’、‘倾家荡产’这些词语太标签化了。我理解的行业就是正常买卖,茶的收藏交易而已,门槛可高可低。在茶的仓储品相好的前提下,理论上可以倒卖无数次。”张先生说。
 
  对于外界所说的普洱茶的“炒作”,大益集团董事长吴远之曾在媒体报道中也有过间接回应,“普洱茶在没有被喝掉之前,微生物一直在工作,茶的品质是一直在变化的。”他认为,20年前买的那饼普洱茶与保存到今天的这饼普洱茶,是两个不同的产品。“随着时间的推移,茶的品质更好了,价值更高了,但是由于有消费,存世的数量更少了,所以价格自然更高了。相当于你是用更高的价格买了一个新产品,这与金融无关。”
 
  怎样的市场?
 
  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中国农产品期货指数(CAFI)显示,截至2020年末,经中国证监会批准,国内可以上市交易的期货商品种类中,并不包含普洱茶,甚至茶叶。
 
  批评的声音
 
  茶叶是用来喝的而不是炒的
 
  “金融茶”是产业发展的不健康因素
 
  “以普洱茶越放越陈的属性,收新茶喝老茶的概念是没错,但是必须建立在它是一个农副产品的价值基础上。”在独立茶人梁宏亮看来,虽然“金融茶”的规模在五千亿级的茶产业里可以忽略不计,但对整个行业的影响却不容小觑,每年茶圈最大新闻就是关于“金融茶”引发的种种纷争,对茶行业的发展是弊大于利。
 
  梁宏亮告诉记者,普洱茶除了冰岛、班章、易武这些被炒红的山头茶外,其余的价格并不算贵。目前商家把“金融茶”作为一个道具来进行击鼓传花式的炒作方法,就像十七世纪的荷兰郁金香一样,最终崩盘后将损失转嫁到散户身上。
 
  “说愿赌服输,本来就是一种赌博行为。我相信‘大益’拼配技术是没问题的,至于这款茶值不值这个钱就要另当别论。价格能达到多少,完全取决于炒作。茶叶最重要的是作为农产品来品饮,拿来作为赌博的道具肯定是不对的,容易误导消费者,和社会价值观背道而驰。”
 
  东莞茶叶协会秘书长李启敬对当地茶叶市场有过长期深入的观察,他告诉记者,资金追捧导致“金融茶”完全脱离了茶叶的品饮属性,作为茶行业协会,自己始终坚持“茶叶是用来喝而不是用来炒”的原则,对“金融茶”持不支持、不参与的态度。
 
  “这种模式赌的是信誉,但你也知道,在利益面前或者在一种大的落差下,有些人可能就会跑路,导致对不了单的情况越来越多。而且这种交易很多是口头承诺、电话截屏或者手写的收据,这些从合同法上是不受法律保护的。”李启敬总结指出,“‘金融茶’属于市场行为,我们认为它对茶产业的发展是不健康的,与正常的茶叶交易相违背。”
 
  而李启敬的这一观点并不是少数。中国普洱茶网此前曾在一篇分析中指出,因为普洱茶“期货厂牌”生产的只是交易符号而非以消费为目的,因此品质就成了最为次要的问题——以“大益”为例,原件未开箱未破损的茶品方才便于在“期货市场”流通,而这恰恰是与普洱茶的消费相违背的。
 
  律师解读
 
  未列入可上市交易期货种类
 
  单靠信用维持交易,买家风险极大
 
  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中国农产品期货指数(CAFI)显示,截至2020年末,经中国证监会批准,国内可以上市交易的期货商品种类中,并不包含普洱茶,甚至茶叶。
 
  对于“金融茶”期货模式现象的出现,记者联系中国茶叶流通协会普洱茶专业委员会,工作人员称协会并不清楚相关情况;随后记者联系广东省茶叶行业协会,截至发稿前未获得回复。
 
  针对此类问题,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邱恒榆律师表示,在政府暂未将“金融茶”纳入期货管制的情况下,商家持有茶叶现货的情况以及商家的资产状况等不透明,买家很难准确判断交易的风险程度。因此,买家首先要充分意识到或将面临的交易风险,其次要收集相关证据,降低纠纷风险,增加胜诉机会。例如,尽量签订买卖合同,约定好交易步骤、付款方式、付款时间、交货时间、地点、质量标准、违约标准等等,并保留好相关的付款凭证。
 
  邱恒榆律师认为,如果交易手续太粗糙、卖家的资产不足以承担相应责任,单靠信用维持,所谓的交易规则是不能保证交易安全的。
 
  “这种炒买方式不是不受合同法保护,而是风险极大:一是,因为证据缺乏,导致维权失败;二是,即便胜诉后,往往跑路的商家没有足够的财产支付欠款,很容易导致胜诉判决成为一纸空文,买家仍然是输家。”邱恒榆律师说。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张艳敏律师告诉记者,交易场所是为所有市场参与者提供平等且透明交易机会、进行有序交易的平台,具有较强的社会性和公开性,需要依法规范管理,确保安全运行。从目前来看,部分普洱茶在某些交易场所已经呈现了期货的属性。很多茶还没出品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市场预售价格,等到该款茶正式上市之时,其开盘价格有可能高于预售价格,也有可能低于预售价格,对于参与投资普洱茶“期货”的人来讲,已经背离了正常经销、消费需求。
 
  张艳敏律师表示,对于此类交易场所,建议相关部门明确监管机构和职能,加强日常监管,做好交易场所统计监测、违规处理、风险处置等工作。
 
  随后,记者电话就芳村市场的普洱“金融茶”现象咨询广州市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称其不属于该机构的监管范围;致电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管局,截至发稿前,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世界王氏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世界王氏网所有作品、图片,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违反前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世界王氏网)” 的作品、图片,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谢谢! 本网总机:0593-7639088,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QQ邮箱:1173471839 网易信箱:fjfdws@126.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