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蒙氏族谱》与王阳明

2021-01-21 22:13:45来源:世界姓氏总谱编委会

打印 字号: T|T
江西于都昌远堂《蒙氏族谱》。
 
该谱首修于1491年,中间历经七次修撰传于今。打开《蒙氏族谱》,赫然列在卷首的是王阳明为该谱所作之序(以下称之为《蒙氏族谱・王序》)。该序撰于嘉靖二年癸未岁,即公元1523年。作者王明阳从公元1515年起““序”里简述了自己“巡抚南赣督理两广”的时间、背景以及足以彰显他政绩的几个重要事迹,阐明了“收天下,固人心、明昭穆、辨尊卑、敦孝弟、淳风俗”的理学观点,字里行间闪烁着王阳明理学思想的灿烂光辉。
 
 
 
王明阳题序《蒙氏族谱》,缘由蒙氏一个优秀裔孙,他叫蒙琇。
 
蒙琇,只不过是一个平民,为《蒙氏族谱》作序尤其值得一提,都总的儿子,能顺利抵达王阳明的府邸,叩请题《序》;而王阳明是万众仰视的朝廷命官,却能欣然接受蒙琇的要求,为其谱序,说明王与当地普通民众处于一种正常交往的融治关系中。这在封建士大夫中是难能可贵的。因此,当王阳明去世后,于都县人黄宏纲,不辞辛苦把其灵柩送回浙江余姚安葬,为其守孝,并帮助料理其家务。当时,又有人向朝廷进谗,嫁祸王家,企图革其封爵世禄,王阳明才三岁的儿子遭受放逐。黄宏纲以身周旋,多方调护,终使王家免遭灾难。黄宏纲和钱德洪等还为王的儿子请命成婚,这可能就是王阳明践行“致良知”得到的“回报”吧。
 
1
 
《蒙氏族谱·王序》体现阳明理学中“格物”理论的内核。“天下之物本无可格者,其格物之功,只在身心上做”,“所谓格物致知者,致吾心之良知于事事物物也”因此,《蒙氏族谱.王序》云:“尝闻古者至治之世,天子推恩以收天下之望,以固人心之本。明昭穆辨尊卑,立大宗小宗亦其一事也,盖昭穆不明,穆得以紊昭也:尊卑不辨,卑得以逾尊也,疏得以间戚,则孝弟之道不敦也。孝弟之道不敦,则风俗浇漓也。风俗浇漓,人心何自而固哉。”王阳明认为:“明昭穆,辨尊卑,立宗法,敦孝弟,淳风俗”,是人生而具有的“良知”,修谱的目的,就是要把“良知”推而广之,达到“自然日长日化”之效果。修撰谱谍属人们精神生活方面的内容,应该“惟求得其心”,“譬之植焉,心其根也。学也者,其培壅之者也,灌溉之者也,无非有事于根焉而已”(《王文成公全书》卷七《紫阳书院集序》)。作者要求用这种“求得其心”的修养方法,达到所谓昭穆有别、尊卑有序、宗法有立、“万物一体”的境界。此外,在王阳明的《思归轩赋》里,也体现了这种境界:“……夫退身以全节,大知也;敛德以亨道,大时也:怡神养性以游于造物,大熙也。”
 
 
 
2
 
《蒙氏族谱・王序》体现了“致良知”心学理论的元素。王阳明曾说:“夫良知即是道”,“良知即是天理”,“良知即是心之本体。”王阳明从士大夫“收天下”的高度讲起,突出强调“固人心”的作用,是“收天下”之本。这里“固人心”的意思是很明确的,就是在日常生活中,推广良知,扩充良知,使人们心灵中的阴霾消散殆尽,显现出心的本来面目。在施政中,王阳明通过举办儒学,促进农耕,维护安宁来推广、扩充良知,净化人们心之本体所受的污染。他在平猁旋师之际,在龙南玉石岩题刻的《平猁记》就可见一斑:“……正德丁丑冬,輋(畲)猺既殓,益机阱险毒以虞王师,我乃休士归农以绥之。戊寅正月癸卯,讨擒其魁,遂进兵击其解。丁未破三猁,乘胜追北,大小三十余战,灭巢三十有八,俘斩三千余。三月丁未回军,壶浆道迎,耕父遍野。父老咸欢,农器不陈,于今五年,复我常业,还我家室,伊谁之力,赫赫皇威,匪威曷凭!爰伐山石,用纪厥成。”(《赣州府志》·與地志・名迹)。
 
 
3
 
王阳明与“南赣”民众交谊甚厚,齿德颇佳。这是他身体力行应用良知、践行良知、“知行合一”的具体表现,也是王阳明与生俱来的“良知”的自然流露。王阳明在阐述“良知”时,曾断言:“夫万事万物之理不外于吾心”,“心明便是天理”。心明则心善。王阳明游于都罗田岩(也称善岩)时,写了非常精辟、仅有十七个字的《观善岩小序》,为其“心学”做了很好的注脚:“善,吾性也。曰观善,取传所谓相观而善者也。”(《赣州府志》與地志・山水)不管是在戎马倥偬之中,还是赋闲于家之时,王阳明都恪守“心明即是天理”的信条,做一个“心明”“向善”、顺乎“天理”的人。当国家遭受动乱,宁王宸濠反叛之际,王阳明在没有得到朝廷指令的情况下,急趋吉安,与伍文定征调兵食、器械、舟楫,传檄文昭告宸濠罪行,动员官兵前往征讨。
 
汉良编辑整理/蒙亮  姚连红《于都文史资料》第九辑
 
【附】
 
《蒙氏族谱》王阳明序
 
(原文来自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昌远堂《蒙氏族谱》。所作断句并分段,谨供参考。以正式渠道刊印刊发这篇序文时,请再核对原文,以免有误。)
 
 
正德十年乙亥,余奉钦命镇抚虔南、汀漳、两广。迨丁丑,徭寇四起江、广、湖、郴间,余毒奉檄募集义兵。时会邑蒙姓名琇者,袭父职随征桶冈、横水诸峒寇,戊寅复征梨头峒寇,悉捣巢穴,渠魁授首。己卯冬,江省宁府包藏祸心,窥伺神器,诏余讨叛。予统琇偕万安令王冕,庚辰春擒宸濠于鄱阳。凯旋论功,惟琇居多,题升秩。琇以耄辞,愿下吏终。予悯其劳,委掌本邑及龙南、下历二司篆。一日,琇执家谱进参,叩请序。余击节奇之。始余视若为武夫,而乃志怀光裕,笃仁孝之思,以收天下之望,是诚不愧予赏拔之初心也。
 
 
尝闻古者至治之世,天子推恩以收天下之望,以固人心之本。明昭穆,辨尊卑,立大宗小宗,亦复其一事也。盖昭穆不明,穆得以紊昭也;尊卑不辨,卑得以逾尊也;宗法不立,疏得以间戚,则孝弟之道不敦也。孝弟之道不敦,则风俗浇漓。风俗浇漓,则人心何自而固哉!今天下多事之秋,蒙氏立身万物之表而能以谱牒讲究,何其难乎!
 
 
余稽蒙姓,羲帝后风姓,周先王因其后以主祀东蒙因著为蒙氏。春秋战国间,齐楚以蒙靡、蒙毅传秦,以蒙鳌、蒙恬之为帷幄重臣,藉关西安定序载。两晋间,有其昌迁居金陵及五代。因黄巢乱,有禧徙粤兴宁之罗岗传六世。元季,有以诚徙虔会之西山。国鼎初定,余孽未平,以诚奉檄剪除贼寇,以功授职,其孙金瓒亦以战功封都总。琇,金瓒子也;鄱阳一战,似又驾祖父之功勋而上焉者矣。谱之,由不犁然了如指掌哉!
 
 
    明嘉靖二年癸未岁春王正月,赐进士第,资政大夫,太子少傅,正治上卿,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前大理寺卿,兵部右侍郎,礼刑两部郎中、员外郎、主事,镇抚虔南、督理两广军务、制文武官员军院事 王阳明 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