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茶山关诗志

2020-09-14 19:58:11来源: 川黔王家大院

打印 字号: T|T
鳥瞰烏江
 
茶山关:
茶山关位于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尚嵇镇茶山村的乌江北岸,距尚嵇集镇约6公里,关下渡口称茶山渡,是遵义通往开州(今开阳)、贵阳的要津。茶山渡逆江而上约八公里,是桃子台渡口,顺流而下约三公里,是楠木渡渡口。 茶山关关口高出江面300余米,渡口两岸高山壁立、悬岩耸峙,此处乌江江面狭窄,水流湍急,因此被历代兵家称为“险渡”。关下红岩洞中石碑上所刻进士李为的一首古诗,更是茶山险极的精彩记述:“乌江无安渡,茶山尤险极。急流一线穿,绝岸千仞植。黔蜀古分疆,遵开今划邑。扼要设雄关,前明时万历。过客始经此,南北疑咫尺。勒马及峰头,目眩失魂魄。下临不测渊,上峙悬崖壁。四顾几无路,径绝石自辟。嗟彼负贩人,到此长叹息。”因此至今,当地仍有“行尽天下路,难过茶山渡”之说。
 
茶山关诗志
罗克彬 纂辑
开州道中
郭之翰
 
款段行来计几程,开阳古道莫知名。
梦中芳草春何在,陌上垂杨浪有情。
老我二毛千里外,愁他百舌五更声。
即应飞渡茶山去,点点渔舟共笑迎。
 
诗载道光《贵阳府志》、同治《黔诗纪略》。《纪略》有云:“之翰,字羽生。四川富顺人,迁居遵义。永历称号,授贵州贵定知县,升独山知州。后弃官归隐。工诗画,善草隶。所存片纸尺幅,得者珍之。依《播雅》,复摭[1]他见增其半。”又按:”茶山关在遵义县南百二十里,下为茶山渡,接开州界。“
 
重过茶山关
张汝霔
 
地僻关弥壮,凭高势建瓴。
江分黔蜀界,山拱虎狼形。
仄径人摇胆,巉崖阁待铭。
不须论僰道,兹地已频经。[2]
 
载道光《遵义府志》、咸丰《播雅》卷十二。《播雅》有注:“汝霔,字时若,鉴侄,乾隆戊子举人。时若幼孤,事母孝,门内甚修,时有品高诸子之誉。”
又按:“茶山关,旧名河渡关,在郡治东南一百里。下临乌江,为自郡出开州要隘。明万历中,谢崇爵拔河渡关,旋败。徐成、岑绍勋再克河渡关,即此地[3]。遵义地,西极沙溪,南极乌江,皆与旧[4]水东西地接。沙溪即《汉书·地理志》‘出汉阳山闟[5]谷,东至鄨[6]入延之汉水’。乌江即《水经》‘出犍为南广县,至鄨县东屈北流’之延江水。平播后,沿两岸设九隘,置重兵以防奢安。沿沙溪者,首曰沙崖隘,在治西百六十里崖门关,为出仁怀、永宁道。明洪武十五年,城沙溪,以官兵一千、土兵二千戍之。万历四十五年,命总镇张辅周、参将高世用一营崖南,一营崖北,皆在此,盖至要地也。自此顺流下四十里曰鼓楼隘,又四十里曰镇南隘[7],又四十里曰底水隘,又四十里曰中泽隘,今名大渡河,皆入黔西道。中泽下三十里石牛口,水入乌江。沿江下二十里曰乌江隘,去治百里。下三十里曰板角隘,又三十里即茶山隘也,皆入修文、开州道。又三十里曰羊崖[8]隘,下临黄滩河,河乃湘江、仁江、乐安江、湄潭江会流,至羊崖下二十里入乌江者。凡上诸隘由西而南而东,皆凭险设关,万峰攒削,中通一线。其置守皆简[9]有智能者行边防事,衔称钦命分防隘渡领兵参将、游击、都司、守备。至国朝,每隘委驻防一员,以便塘递。康熙三[10]十年,水西平,始裁隘官。每隘委管队一名,兵二名,以稽察匪类出入。此为郡中一钜故,《明史》及川、黔两志俱不略及原委,几无知者,故因时若此诗附详之[11]。”
 
茶山关
李凤翧
 
茶山临古渡,险绝据前川。
石壁千寻立,蛮江一线穿。
人从树杪下,石向岭头悬。
过客频来往,同嗟马不前。[12]
 
载道光《遵义府志》、咸丰《播雅》卷十二。
 
甲申与张心泉诸人募增茶山渡产纪事
李为
 
乌江无安渡,茶山尤险极。
急流一线穿,绝岸千仞植。
黔蜀古分疆,遵开今划邑。
扼要设雄关,前明时万历。
过客始经此,南北疑咫尺。
勒马及峰头,目眩失魂魄。
下临不测渊,上峙悬崖壁。
四顾几无路,径绝石自辟。
嗟彼负贩人,到此长太息。
欲渡苦无梁,讵能长羽翼。
幸哉义渡开,溱洧印心迹。[13]
古道照行人,前功未宜辍。[14]
聊益数亩田,修船费无缺。
招招我舟子,莫惨行旅色。
 
载咸丰《播雅》卷十二、民国《续遵义府志》。
 
道光甲申醵增茶山渡产纪事[15][16]
张书绅
 
黔国拥天险,古为西南夷。
乌江作襟带,七郡行逶迤。
播州三面距,群关临险巇。
茶山当腰膂,道更艰且危。[17]
先民凿悬路,一苇通乖西。
年深弊不免,过者愁索赀。
俯临碧汉落,仰又青苍欹。
洪涛奔石柱,瀑布风雨驰。
况经人马烦,朽舰又岂宜。
将助谋利涉,迄今乃就之。
既储葺艇费,复禁需钱规。[18]
山高水以深,招招应久持。[19]
整废赖后贤,己事书此诗。[20]
 
载咸丰《播雅》卷十二、宣统《黔诗纪略后编》、民国《续遵义府志》。作者夹注:“渡旧私设。乾隆癸酉乡人始捐置义渡。”
 
补修茶山关渡口纪事
李麃
 
茶山路险势□窿,黔蜀雄关扼要冲。
路转千盘一崖距,□□□丈绝猿踪。
长江波浪因风涌,仄崖藤萝带露浓。
堪称慈航时普济,行人歌舞渡遥峰。
 
 
早上茶山关
黎庶焘
 
野云随肩舆,折上九盘岭。
霏微拔晨雾,咫尺历参井。
天陷群峭中,日射孤烟顶。
冻雀聚叶鸣,寒猿挂枝饮。
厓摧石砢砢,滩迅光炯炯。
树杪一櫵苏,山根数渔艇。
羁怀郁相抱,对此百虑静。
小坐息劳筋,逝将去危境。
 
载民国《续遵义府志》卷六、徐世昌《晚晴簃诗汇》卷一百五十三。《诗汇》云:“黎庶焘字鲁新,号篠庭,遵义人。咸丰辛亥举人,有《慕耕草堂诗钞》。”
 
茶山坎感事
吴国华
 
同治辛酉,贼复陷三渡关。携家避难茶山坎作。时岁之十一月。
 
一夜冬风酿雪寒,挈家何处可身安。
信知儿女原多累,毕竟英雄也作难。
米是赊来容易尽,薪因拾得几曾干。
登高试望乡园里,烽火连天不忍观。
 
载民国《续遵义府志》卷六。作者自注:“贼据三渡关为巢穴,逐日下关烧杀掳掠,数十里中房屋烧毁殆尽。”《续志》按:“沙溪水东流入乌江,实即《汉书》之汉水。莫征君谓即今之底水河,又为鼓楼隘水,当不误也。关隘之要,时有不同。奢氏之乱,专在水西,故吾县之防,以西为要。若杨逆之乱,则以娄山为限,其要在北。黄白号之乱,数年之间,所争皆在南境,惟恃羊岩一河而已。茶山界西南之间(郑考作东南,误),故前后防者,皆兼及之。”
 
茶山古驿道
陈万全
 
千载黔中古驿道,延绵不绝马帮铃。
险关云拥鸟呼伴,峭壁凌空人断魂。
沧海桑田今又变,盐粮商旅寂无闻。
红军健影依犹在,野渡无人舟自横。
 
载2004年5月开阳县文史资料第八编辑《开州古迹》张江英文“茶山关”。陈万全,时任开阳县政协委员。是诗作于2003年7月。
上一篇:李白:以复古为创新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