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甘棠港港址在长乐之辨析——与欧潭生教授“琅岐说”商榷

2019-10-27 16:02:42来源:世界王氏网

打印 字号: T|T
甘棠港港址在长乐之辨析——与欧潭生教授“琅岐说”商榷
            林廉  高宇彤
一、问题的提出

在2017年6月15日纪念王审知入主福州1124周年暨“海丝”源史研讨会上,关于甘棠港“福安说”“琅岐说”“长乐说”难达共识,最终一致赞同由福州市王审知研究会牵头,先对福安、琅岐、长乐海岸水道探寻取证,再由专家和史研机构考证1。当年7月4日,王审知研究会甘棠港探寻专家组配合福州电视台“海丝”文化专题节目组探寻长乐黄岐澳旧港。会长王忠义写了《文史专家探寻“海丝”起点——甘棠港》和《揭秘甘墩街的由来,“海丝”起点——闽国甘棠港居然在长乐》,欧潭生教授以《长乐金峰甘棠街》等文另表看法。但我们认为,甘棠港不在琅岐而应在长乐,本文再行辨析,以期抛砖引玉,找到甘棠港真正遗址。
 
二、“琅岐说”和“长乐说”之争

2014年春,欧教授把甘棠港定在琅岐。在2014年3月28日甘棠港研讨会上,我们以《从长乐黄岐澳考闽国甘棠港》一文参加研讨。欧教授在《也说甘棠港》发言稿中,称甘棠港在琅岐,即“琅岐说”。2014年4月30日《福州日报》报道甘棠港在琅岐,次日,报纸让欧教授回应读者质疑,实无解疑。我们曾进行辨析,又写了从长乐黄岐澳考闽国甘棠港(续谈)》《甘棠港在长乐》等文阐明观点。我们的论证文章受到媒体关注,当时的《东南快报》《海峡都市报》等曾专门报道
 
三、甘棠港的范围

欧教授说,长乐黄岐澳和金峰甘棠街是琅岐金牌门南岸,并说从古至今琅岐金牌门是进出闽江的唯一航道。然而,甘棠港是在千余年前开辟的,我们先看方位,黄岐澳在长乐文岭镇东南,面向东海,猫山石刻仍存,金峰甘棠街在文岭之西,而琅岐岛则在长乐以北,金牌门又在琅岐最北,琅岐金牌门如何与金峰甘棠街文岭黄岐澳构成南北岸?


图一琅岐金牌门和长乐黄岐澳猫山位置示意图(百度地图)
据历史地图,黄岐澳内原有黄岐岛,黄岐澳因此得名。

图二  闽江下游海岸线变迁图

图三  闽江下游海岸线变迁图(局部放大)
图四 长乐水陆变迁图
图五  长乐水陆变迁图(局部放大)
      黄岐澳是甘棠港出海口,北侧的棋山是刘山甫祈祭甘棠港处,黄岐澳经南交陈塘港水道融汇文岭、金峰、潭头等港道,连通到闽江南港,长乐江海通津的水道就是甘棠港范围。
      开辟甘棠港是为了招徕蛮夷商贾。商船从外海到达长乐黄岐澳进入甘棠港,黄岐澳一带古称南交,是陈塘港的出海口。进入黄岐澳沿陈塘港西行即可到甘棠街今金峰等处交易。从甘棠港可达福州城下,可溯流抵达明代郑和下西洋的远航母港长乐太平港,也可一直驶入今福州城内。闽江南港也称梅花江,由潭头顺梅花江而下则可经テ石今文石)、寺下、阜山、浪头、港咀、梅花等一系列港口,从闽江口出东海。

      《三山志》对南交航行到福州城下有详载:“【七潮】泊慈澳敕号慈孝洋)。【八潮】转南交,山峙海中。港内沙浅,大潮二丈六尺,小潮丈有九尺,最为险厄。舟人多于慈澳候便,及晨潮,方挟橹而济。便风,则自外洋纵繂。伪闽时,蛮舶至福州城下。国朝以南交之险,遂置司温陵,时有飘风入港者。”其记载,船进黄岐澳之前是在慈澳候潮,慈澳注明“敕号慈孝洋”。敕号指皇帝命名,慈孝洋应是与甘棠港一同敕名的。《三山志》指出黄岐澳海中有山,闽国时外国船都是从黄岐澳南交陈塘港经长乐的水道至福州城下的。这就是甘棠港航道的大致轮廓。

      陈塘港名称始于隋,经历代开浚,连通长乐大部分港道湖泊,构成长乐重要的航运和水利体系。出海口的南交本是海,唐天宝五年(746年)沙合,大历间(766-779年)重辟成港,至宋经状元陈文龙组织疏浚后更加出名。据《三山志》记载,闽国时船舶多从南交而达福州城下。宋时南交终因淤浅难航,遂将福州市舶司移置温陵,南交通航虽减,仍时有飘风入港者。《三山志》成书时距甘棠港开辟已二百八十多年,此时的甘棠港,大船须等涨潮才能航行。每天船舶在慈澳候潮,涨潮时从南交陈塘港进入闽江。从陈塘港入闽江,这条航线一直延续到现代。
 
      《长乐县志》载:“陈塘港在县治东北四十里,其水源上自梅花江而来,下会东西二湖,并七十二洋之水,深阔数丈,长十余里。溢则开斗门归弦歌里沟及花林沟窦以达于海。”又载:“卓岭港在县治东北三十五里,旧有港从黄崎东入于海,为沙所壅,淹田数十顷。宋元祐间开港植草,培沙为堤,南由黄埕经牛山下小郊入于漳港塘。卓岭亦有港,泄水而西,厥后俱废。元大德元年县达鲁花赤浚卓岭港,经后屯、甘敦入陈塘港。”除了从黄岐澳入闽江的便捷水道外,顺风时也走外洋,绕过长乐东北角的梅花由闽江口直接进闽江南港。
 
     闽江水至琅岐岛分为南北两港。欧教授说南港虽宽,中有积沙,大船无法通行,只有北港是大船进出闽江唯一通道。但千年前南港港阔水深是主航道,北港狭窄多礁是次航道。南港积沙是长期淤积和人为堵塞而致。琅岐大桥始建前,涨潮时仍能通行大船。1931年版《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载:“梅花江,在福建闽侯县东,琅岛之南,即闽江下游入海之南口也,潮涨水面颇宽,潮落时礁石与沙随处皆是,浅者仅三四尺,大船不能行驶,然大潮时即水浅之处深或二十余尺,亦由海入口要港。甲申之役,法人由梅花暗渡,直窥马江,长门炮台遂至不守。”抗战前期,为阻寇舰,曾将数万方大石块沉于闽江南港,构筑水下封锁线。为取石堵江,长乐多处城墙拆毁殆尽,许多运石船连船沉于南港。若南港不能行船,又何需沉石锁江?《三山志》所说的“便风,则自外洋纵繂”也说明南港可通大船。
 
四、开港碎石处在海中而非江中

《北梦琐言》载:“葆光子尝闻闽王王审知患海畔石碕为舟楫之梗,一夜梦吴安王(即伍子胥也)许以开导,乃命判官刘山甫躬往祈祭。三奠才毕,风雷勃兴。山甫凭高观焉,见海中有黄物,可长千百丈,奋跃攻击。凡三日,晴霁,见石港通畅,便于泛涉。于时录奏,赐名甘棠港。”又载:“福建道以海口黄碕岸横石巉峭,常为舟楫之患。闽王琅琊王审知思欲制置,惮于力役。乾宁中,因梦金甲神,自称吴安王,许助开凿。及觉,话于宾僚,因命判官刘山甫躬往设祭,具述所梦之事,三奠未终,海内灵怪具见。山甫乃憩于僧院,凭高观之,风雷暴兴,见一物,非鱼非龙,鳞黄鬣赤。凡三日,风雷止霁,已别开一港,甚便行旅。当时录奏,赐号甘棠港。闽从事刘山甫,乃中朝旧族也,著《金溪闲谈》十二卷,愚尝略得披览,而其本偶亡,绝无人收得。海隅迢递,莫可搜访。今之所集,云闻于刘山甫,即其事也,十不记其三四,惜哉!”

    孙光宪,字孟文,号葆光子,生于唐末,卒于北宋乾德六年(968年),《宋史》有传。《北梦琐言》所记甘棠港,书中交代了材料来源,刘山甫祈祭甘棠港,其《金溪闲谈》亲记其事。孙光宪曾阅该书,后书佚,无从再得,只凭印象将材料收于《北梦琐言》。孙光宪与刘山甫同时代,材料也直接来自山甫之书,上述的“海口黄碕岸”“海畔石碕”“海中有黄物”“海内灵怪具见”的具体描写,说明开港是在海中。《太平广记》亦收此事,注明出《北梦琐言》,地点为福州海口黄碕岸。

开港碎石于海中,那碑和墓志也可印证。《德政碑》载:“闽越之境,江海通津。帆樯荡漾以随波,篙楫崩腾而激水。途经巨浸,山号黄崎,怪石惊涛,覆舟害物。公乃具馨香黍稷,荐祀神祇。有感必通,其应如响。祭罢一夕,震雷暴雨,若有冥助。达旦,则移其艰险,别注平流。虽画鹢争驰,而长鲸弭浪。远近闻而异之,优诏奖饰。仍以公之德化所及,赐名其水为甘棠港,神曰显灵侯。”鲸乃海中生物,说明移其艰险,别注平流是在海中。巨浸也指大海。《闽王墓志》载:“古有岛外岩崖,蹴成惊浪,往来舟楫,动致败亡。王遥祝阴灵,立有玄感。一夕风雷暴作,霆电呈功,碎巨石于洪波,化安流于碧海,敕号甘棠港。”“碎巨石于洪波”“化安流于碧海”等说明,碎石处的洪波在碧海中。这与黄岐澳情况相合,而金牌门在江中,不可能是碎石处。
 
五、琅岐当时不具备商港条件
 
       琅岐在当时不具备商港条件。闽国之前琅岐并非一个岛,而是过屿、牛屿、鳌屿、海屿等几个小屿,所谓“琅琦七屿”。屿者,水中小块陆地也。七屿散在闽江口,地狭人稀,交通闭塞,条件简陋,如何成为贸易大港?直到宋以后,经长期淤积,人为促淤,人工围垦,才逐渐扩张为后来的琅岐岛。宋时,长乐刘氏迁徙屿上,开发繁衍,发为旺族,遂俗称刘崎。琅岐现存龙台凤窝两处刘氏宗祠,龙台“龙江刘氏宗祠”门联“溯源元祖士晋留秦帝传后裔开姓代;追本汉宗由豫入凤岗迁筹峰居龙台。”下联标明这支刘氏是从长乐筹峰迁来的。凤窝刘氏,其族谱也载迁自长乐。长乐开发繁荣比琅岐早得多,长乐凭区位优势,早在隋唐就已是繁荣的热土,长乐潭头一带的忠义林氏、八贤刘氏、凤池张氏、筹峰陆氏,以及甘棠港沿线的王、陈、李、董、池、尤等姓早在唐宋之前就已成旺族,他们都与王审知家族有密切关系,闽王岂会舍弃当时天时地利人和都占优势的长乐而选琅岐几个闭塞小屿?
 
       琅岐仅在民国有短暂几年改名黄岐,民国地图琅岐有标为黄岐者,其他时代都不称黄岐。(图六)《八闽通志》《长乐县志》载长乐“卓岭港……从黄岐东入于海”,这黄岐是长乐的黄岐澳,欧教授竟说是琅岐岛,长乐卓岭港岂能飞过琅岐岛去出海?琅岐古名黄岐不成立。
 
图 六 清末马尾琅岐图
六、刘山甫祈祭甘棠港在棋山
 
     山甫祭港地点在黄岐澳的棋山(碁山,碁棋异体字)。碁福州方言音“基”,表祭典仪式之意。《长乐县志》载:“碁山寺在县治东北二十四都,唐咸通二年里人王俸建。寺后西峰顶有石台,长老相传云:昔有二仙于此枰棋,因名碁山寺。”宋长乐县令徐俛《棋山》诗:“风驭云軿去渺茫,石奇松老尚苍苍。留题尽有争先意,谁识棋山是道场。”表明棋山是刘山甫祭坛所在。

     棋山有黄岐寨,山下黄岐澳境名黄岐境,澳中原有黄岐岛,附近有始建于后晋天福年间的白马忠懿王庙。黄岐有仙人枰棋传说,其地又是祭坛所在,口头称qí山,山上有棋山古寺,方志多写棋山,而当地父老则世代传承写成岐山,地图也标岐山。

    棋山不但是祭坛所在地,且镇守甘棠港要口,历来是海防要地,五代两宋时就设有黄岐寨,管辖黄岐甘棠港。《长乐县志》载:“黄崎寨在二十四都。”《长乐梅花志》

    载:“碁山,在梅城之南,山上有寨,设烽火台一。山顶有石台,平广可坐,相传昔有二仙在此弈棋,故名。”黄崎也作黄岐,岐、崎、埼通。黄崎港敕名甘棠港,黄崎寨也称甘棠寨。

    黄岐澳中黄岐岛就是黄岐山,这与《德政碑》的“途经巨浸,山号黄岐”相合。后地理变迁,海岸东移,棋山、黄岐山与陆相连,黄岐岛名消失,仅澳名留传至今。清代曾将巡检司移置黄岐澳南侧猫山。《清史稿》:“又东至筹港为テ石江、梅花江、陈塘港,入猫屿。其外东沙、北犬、南犬,南为磁澳。”㉔  猫屿就是猫山。又云:“テ石、筹港、泽里、厚福四汛。猫屿、蕉山、小祉废巡司。”可知猫山曾设巡检司。

    欧教授也确认棋山是山甫祭港处,祭坛在棋山寺。而在棋山祈祭的,只能是近在眼前的黄岐港。
 
七、烧金牌开北港不是事实


     欧教授说的金牌门火烧开港遗迹,并无事实依据。闽江口褐红岩石很常见,金牌石是否人为烧红,对比山顶石色可知。金牌山顶炮台弹药库遗址距山脚高差百余米,石色同样褐红,(图7、8)可知金牌石褐红是本色。烧金牌开北港不成立。
 
图七  金牌石照片

图八  金牌山弹药库遗址内部照片
 
八、关于都官渡


图九 都官渡玄帝庙
 
      长乐潭头镇二刘村都官渡是甘棠港重要渡口。都官亭玄帝庙历史悠久,历代重修。(图9)现代一块重修碑云:“欧冶都官渡临,屏山官德磹迎,甘棠筹港通津,水陆古道必经。”经查考,所据原文无标点,这实应断为“欧冶都官渡,临屏山官德磹,迎甘棠筹港通津,水陆古道必经。”都官渡在二刘村长溪今称二刘溪与筹港今称潭头港交汇处。官德磹为二刘村筹峰山脉屏山中的山峰,都官渡位于甘棠港的筹港段,通津指四通八达的津渡。这几句意为欧冶都官渡,临近屏山的官德磹,是四通八达的津渡,处于水陆古道必经之处。二刘村境名筹峰境,其山脉称筹峰,港称筹港,都官渡是甘棠港重要码头。

      筹港地理位置重要,历来是军队驻防汛地。《福州府志》:“文石、筹港、泽里、厚福四汛,俱临海要冲,各设烟墩瞭望。”“又设把截寨凡十有一,长乐则有文石、黄岐、仙岐、东山。”《清史稿》:“テ石、筹港、泽里、厚福四汛。猫屿、蕉山、小祉废巡司。”

文石与潭头港相邻,郑和所建钦赐天妃庙,是郑和下西洋祭海开洋处,明清两代册封琉球中山王,皆在文石祭海开船。《长乐文石志》载:文石“天妃庙建于永乐七年,太监郑和往西洋取宝,厥后朝廷遣天使封琉球中山王,俱在此处设祭开船。”
 
九、刘崎巡检与甘棠寨无关

《三山志》载:“刘崎巡检,今闽县。绍圣二年(1095年),诏添置巡检一员,驻札刘崎,巡捕长乐、连江、闽县私盐盗贼。先是,天圣七年(1029年),本路转运司奏:‘闽县界有闽安镇,枕居海门,为舟楫往来冲要之地,宜用使臣一员监纳商税,兼沿海县分巡检。仍于本城及屯驻、驻泊指挥内,抽差军级员寮六十人往彼巡防,量给衣甲器械。’至是,本州复请:‘闽安镇,客旅兴贩广、浙往来经由之处,监官每月三往巡盐,商旅滞留,课额亏失。’始于刘崎添置巡检,仍以闽安镇原管兵级六十人尽隶之。其镇官专一收税,却从本州轮差禁军三十人往本镇守把。”北宋晚期始设刘崎巡检,专管三县巡盐捕盗,而商旅课税仍由闽安镇官专管。欧教授说的刘崎巡检是甘棠寨巡检,显然不成立,甘棠寨巡检只能是驻在棋山的黄岐寨巡检。
 
十、结语

综上,甘棠港在长乐依据充分,而“琅岐说”不成立。甘棠港作为闽国盛极一时的外贸要港,因朝代更迭和地理变迁而渐失功能,但明朝郑和舟师七驻长乐,又再现甘棠港的辉煌。后经明末清初海禁,尤其清初迁界,甘棠港彻底丧失商港功能,进而淤积壅塞,围垦造田侵蚀,以致长期湮没不知具体所在。本文不妥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注释
1搜狐网2017年6月17日《纪念王审知入主福州1124周年暨海上丝绸之路源史研讨会胜利召开》报道。http://www.sohu.com/a/149694045_617496
2福州市王审知研究会:《文史专家探寻“海丝”起点——甘棠港》。2017年7月5日。网文https://www.meipian.cn/niteatv;  《国家文物保护领导专家对黄岐澳(甘棠港)遗址进行考察调研》。2016年12月17日,网文https://www.meipian.cn/ac85w5r。  
③2017年7月7日,福州市王审知研究会:《揭秘甘墩街的由来,“海丝”起点——闽国甘棠港居然在长乐》。http://m.sohu.com/n/5003205551
4欧潭生《长乐金峰甘棠街》,2018年5月21日“欧教授考古”网文。
58《福建文史馆馆员、昙石山博物馆首任馆长欧潭生研究发现,唐甘棠港在福州——福州是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福州日报》2014年4月30日。
6高宇彤、林廉:《从长乐黄岐澳考闽国甘棠港》,《开闽文化研究》2014第2期,第61—66页。
7欧潭生:《也说甘棠港》,《开闽文化研究》2014第2期,第67—68页。  
9《欧潭生回应“福州是‘海丝’起点”质疑:甘棠港没落后刺桐港才兴盛》,《福州日报》2014年5月1日。
⑩ 林廉、高宇彤:《从长乐黄岐澳考闽国甘棠港(续谈)》,《吴航乡情报》2014年7月4日。
⑪林廉、高宇彤:《甘棠港在长乐》,《吴航乡情报》2015年1月21、23日连载。
⑫《“长乐黄岐澳,闽国甘棠港”,长乐两学者发现清代摩崖石刻,揭秘千年前世界巨港遗址》,《海峡都市报》2014年4月25日;《福建海丝起点众说纷纭,福安长乐成争论焦点》,《东南快报》2015年2月8日。
⑬卢美松主编《福建省历史地图集》,福建省地图出版社2004年4月版第203页《闽江下游海岸变迁图》、210-211页《长乐水陆变迁图》。
⑭㉙淳熙《三山志》卷6、卷19。                         
⑮⑳弘治《长乐县志》卷2、卷3。
⑯《中国古今地名大词典》1931年初版,1982年11月商务印书馆重印。       
⑰⑱孙光宪:《北梦琐言》卷2、卷7。                                               
⑲《福建省历史地图集》第157页《清末马尾港》图,琅岐至清末还是称琅崎山、琅岐岛。
㉑崇祯《长乐县志》卷2。                                     
㉒清《长乐梅花志》卷1。                        
㉓清《闽县乡土志·地形略三》。                                 
㉔㉗《清史稿·志四十五·地理十七》。          
参见拙文《甘棠港地点之记载辨源》,《福州晚报》2015年8月22日。
乾隆《福州府志》卷13。                                     
清《长乐文石志》不分卷。
               来源:《福建史志》2019年第4期   作者:林廉、高宇彤
世界王氏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世界王氏网所有作品、图片,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违反前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世界王氏网)” 的作品、图片,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谢谢! 本网总机:0593-7639088,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QQ邮箱:1173471839 网易信箱:fjfdws@126.com
上一篇:八闽人祖与开闽三王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