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姓氏肇于江淮的证据链,能证明华夏源头不在中原

2019-10-09 09:54:39来源:王耿还原历史

打印 字号: T|T
《兼论用姓氏起源的史实,寻找江淮史前文明被折迭与隐匿在中原的一千年》
 
在本文之前,人们都以为华夏姓氏起源于中原地区,源于所谓《荀子/儒效篇》中“(周公)兼制天下,立七十一国,姬姓独居五十三人”。但史实是:在迄今4000多年前,就已在江淮完成了得姓与赐氏、分封或自立,影响了今天中国2.5万个姓氏的198个“老百姓”既“原生姓”即已宣告成姓,由此198个“原生姓”繁衍的今人25000个“再生姓”和“次生姓”也多与“周公授氏”无关。“周公立七十一姓”看似领帝王封地、赐氏、授姓之先,其实其中绝大多数姓氏在周公授氏时已是第三封、第四封和第十一封了。
 
1、姓氏起源于江淮,历史上比中原早两千年的十次授姓均在江淮
 
得封于“周”和“中原”的各姓“始祖”,不过是代表周王朝统治各姓的占领军司令,与此前早已得授该婚的“氏族”和“血统”没有半毛钱关系,被他们混入后而被改造过的姓氏,最多也只能叫做“再生姓”和“次生姓”。由此,我们应该得出惊人的结论:此前人皆言之的“姓氏源头”或“祖先世系”无一可信,尤其是“起源”于“中原和西部”的“姓氏源头”和“始祖封地”,更多是离谱到可笑的“推断”与“造假”。把在江淮与太湖“立姓、赐氏和封授”了一至十次的姓氏,拿到中原和西部再“封”一次或几次,这就是到中原和西部去“寻根”的“奥妙、秘辛与真相”。
 
(1)南宋罗璧《识遗》说:“封建肇黄帝,而神农伐补遂、攻夙沙,伏羲时有纪侯、阳侯,则封建肇黄帝前”。本文按:“封建”的三大指标为“授姓、封邑、赐爵”,凡“封建”必“授氏”,由此可知姓氏文化诞生于黄帝之前的伏羲时代。《路史·国名纪》记载:“补,三皇之世封国,炎帝伐补、遂”。《战国策·秦策一》也有“昔者神农伐补遂”的记载。炎帝伐补国,说明补国是伏羲缔造的方国。补、(伏)二字古代音同义通,后因方言不同而异书。补国历经三皇五帝夏商周,春秋初年被郑武公(?―前744年)所灭。一百年后,补邑又被郑简公姬嘉(前565~前530年在位)赐与大夫公孙侨(前580~前522年)补邑之赏。郑献公姬虿(前513~前501年)收回了补邑(今河南新郑黄甫坊),于是补姓在前人口中就成了在河南发源的,这就叫数典忘祖,因为补姓真正的根在6000年前的江淮。把补姓源在河南,只是2500年前的事,比真正的始祖封授补姓晚了至少3500年。
 
(2)《通志•三皇纪第一》载:“宋均曰:女娲至神农七十二姓。谯周注曰:伏羲次有三姓至女娲,女娲五十姓至神农”。伏羲误,此当为太昊。太昊至神农五十三姓。七十二,地极之数。亦用以表示数量多。故“七十二姓”者,言多而已,为非。王耿疏:伏羲为上古炎帝,太昊为中古炎帝,神农为太古炎帝。
 
(3)《礼记•典礼篇•正义》说“神农至炎帝己有133姓”。《史记索隐·三皇本纪》云:“神农氏,其后有州、甫、甘、许、戏、露、齐、纪、怡、向、申、吕,皆姜姓之后”。
 
(4)《国语·晋语四》云:“黄帝之子二十五人,…其同生而异姓者,四母之子别为十二姓。凡黄帝之于,二十五宗,其得姓者十四人为十二姓”。这十二姓是:姬姓、酉姓、祁姓、己姓、滕姓、箴姓、任姓、荀姓、僖姓、姞姓、儇姓、依姓。这十二姓中至少有己姓、祁姓、任姓、箴姓、酉姓、僖姓等六姓,是出自炎帝一族,为“炎黄蚩大战”时炎黄联军中的炎族主力,战后被分封在黄帝的势力范围,被黄帝再封了一次。
 
(5)《路史后纪四》云:“黄帝封参卢于路”,注:“亦作‘露’”。又云:“伊、列、舟、骀、淳、戏、怡、向、州、薄、甘、隋、纪(已),皆姜国也”。姜国,炎帝之裔,“皆姜国”,就是“皆炎帝之裔”。
 
(6)《世本》说,祝融之后,陆终有六子,即昆吾、惠连、篯铿、求言、安和季连,分别是己、斯、彭、妘、曹、芈诸姓。斯姓即斟姓;从《国语/卷第十六》:秃姓舟人”看:“秃”既“盉”通“河”同“何”亦“韩”宗“寒”源于“亥”归于“王”,亦有宗祠在日本。董姓是缪叔安之子,《左传·昭公二十九年》言:“昔有飂叔安,有裔子曰董父,实甚好龙”。都是炎帝后代,封于夏商之前。本文按:此处的祝融和蚩尤等为末世炎帝。
 
(7)《路史》载少昊后代有:“偃姓国22个,赢姓国57个,李姓国4个,纪姓国6个,蔑姓国2个,还有不知何姓的国9个,总共6姓100国”,“六姓一百国”是炎帝宗族至蚩尤阶段的九黎分支中分封出“百官”和“百工”既“黎民百姓”的出处。明治八(1875)年,日本政府颁布的《苗字必称令》,同样来源于蚩尤分支的“三苗”。“苗字”就是“姓氏”,“黎民百姓”就是“蚩尤、九黎、三苗,皆末世炎帝(族)也”。
 
(8)《史记·陈杞世家》说:“舜居于妫汭,其后因为氏姓,姓妫氏”。
 
(9)《史记•殷本纪》言:“契长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曰:百姓不亲,五品不训,汝为司徒而敬敷五教,五教在宽,封于商,赐姓子氏。契兴于唐虞大禹之际”。《左传》哀公七年说:“禹合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吕氏春秋·用民》讲:“当禹(夏)之时,天下万国。至于汤(商)而三千余国”。
 
(10)《晋书志四》言:“自孔甲之后,以至于桀(夏),诸侯相兼,其能存者三千余国,方于涂山(今临淮),十损其七矣…凡一千八百国,布列于五千里内。历史上,凡有一国,必有一姓。
 
夏商周的源头全部在江南,以南京为核心的苏浙沪皖赣边区才是华人姓氏寻根的源头。至商,华夏姓氏至少已有十帝(朝)千姓之封,还说什么在中原和西部发生的“周公立七十一国”是华夏姓氏之源的“首封”不是很可笑吗。
 
华人“百家姓”中的“原生姓”就是这样在“周公立七十一姓”以前就已诞生了“十封”千姓,“周公立七十一国”显然已经至少是第“十一封”,属于姓氏中很晚的晚辈、都是“再生姓”和“次生姓”了。到了周成王之前,由江南炎帝魁隗氏和上述历代帝王明典分封的有封国公族以上地位的“氏姓”或“世家”,已达到了198姓之多,这就是华夏民族“老百姓”中的“原生姓”的由来,也是繁衍出至今的近25000姓的“根”。
 
2、“苗山乎”?“蒙山乎”?鬼谷子大隐处再训
 
鬼族王氏的源头就是音濮字夒今天安徽省马鞍山市的大騩山,《太平御览》卷三百七十一引《世本》:陆终氏娶于鬼方氏之妹, 谓之女嬇, 生六子, 孕而不育。三年, 启其左胁, 三人出焉; 启其右胁, 三人出焉。王国维《鬼方昆夷玁狁考》说,北狄多媿、隗、归、妫、嬇、怀姓,皆由鬼方而来。
 
大騩山的“騩”亦可写作“媿、隗和鬼”。《春秋左传》认为:“凡狄女称隗氏,宗周之末尚有隗国,隗当作鬼”。《路史后纪·国名纪》载:有神农魁隗氏、炎帝帝魁分立隗国。炎帝帝魁隗国的部落的末世首领中就有第一代鬼谷子,华夏民族和全世界最早有史载的帝王养生家王倪(约前3109-?)。
 
《吴兴记》 云:“吴兴西有风渚山,一曰风山,有风公庙,古防风国也。下有风渚,今在武康东十八里。天宝改曰防风山。禺山在其东二百步”。王耿认为:禺山既鬼国。《说文》:禺,母猴属,头似鬼。似猕猴而大,赤目长尾,亦曰沐猴。《山海经》:有兽焉,其状如禺而白耳。郭璞注:“禺似猕猴而长,赤目长尾”。禺,金文
 
(甲,面具)
 
(又,操持),表示手持面具,使人不辨真相。造字本义:手持怪兽(傩)面具舞蹈、表演,说明鬼族有“傩”的专业或血缘。
 
《寰宇记》云:以禁樵采曰封山。是为炎帝帝魁隗国的族裔,鬼族王氏的部落困民国首领王亥既竖亥的郡望与里居。《山海经/大荒东经》言:“有困民国,勾(后)姓而食。有人曰王亥,两手操鸟,方食其头”。另据《山海经/海外东经》载:困民国的方位当在“‘帝命竖亥步自东极至于西极’ 中的西北…竖亥右手把算,左手指青丘北”。 “騩山” 既“困民国”当在青丘国(花山区太白镇的大青山)之西北,地在苏浙皖边界音夒字濮的霍里镇的濮塘。
 
3、释迦牟尼的祖藉在中国江南的苏皖交界区
 
释迦牟尼父族自南京牛首山东北三公里南京江宁区的a镇、释迦牟尼母族自南京牛首山西南十八公里马鞍山花山区的b镇,在六千年前随江南炎帝族自南京高淳“西迁”和“南下”的史证、谱证、遗址、地名与物证。南怀谨《释迦牟尼佛,悟道成佛了,悟个什么道呢?》文中言:
 
“因此我也常常告诉西方人,你们讲宗教,世界上哪里有你们的宗教?五个教主都是东方人!孔子、老子、释迦牟尼佛,东方人;耶稣、穆罕默德,是中东人,也是东方,没有一个你们西方人。你们西方拼命反对东方,其实你们的文化思想大多是东方人所给的”。
 
王耿认为:在这些东方人当中,从盘古(太阳教)-伏義(太阳鸟)-炎帝(太阳神)-祝融(拜火教)-祝庸-庸成-容成-鬼容-鬼臾-鬼谷等千古一系的家族传承史证清晰,直到释迦牟尼至今,其具备了历史学、谱牒学和考古学价值的记载传承有序。
 
4、南京“建业”与河北“业城”及韩国的“首尔” 的城名来自蚩尤后裔的迁徒
 
张衡《东京赋》曰:“建明德而崇业”。注:“犹兴也”。王耿疏:此处的“东京”,为南京的旧名今江宁的“东京村”;此处的“建业”,为南京的旧名今天的建邺区。犹,蚩尤名。湘西苗语称水牛为“大业”,“大业”就是“牛”既“蚩尤”。“业”的“首”也就是“牛首”。《孔子三朝记》曰:“黄帝杀之于中冀,蚩尤股体身首异处…”。
 
为什么会“身首异处”呢?因为蚩尤族在五千多年前的炎黄蚩大战中败亡,其“首(领)”被埋的地方就叫“牛首”山。以蚩尤为始祖的韩国人也很怀念这个叫“牛首”的地方,因南方人称首领居住的地方叫“里”,北方人谓“里”为“尔”,所以当时的首都也就叫“首尔”暨“首里”了。巧的是:首尔历史上也叫南京。更巧的是:河北邺城与江苏南京,在历史上也都曾叫过“六朝古都”,“邺”与“业”同。
 
南京“建业”的城名和“牛首山”的山名,及韩国的“首尔” 的城名,都是来自蚩尤的族称,更是华夏江南及南北两韩的人文始祖,蚩尤大帝的“邺、雍、容城、九黎、三苗、仇由、赤水”等史前部族“北上、东进、南下、西迁”前的山镇暨都府。严如煜《苗疆风俗考》云:‘湘西苗语,呼黄牛曰大跃,呼水牛曰大业’。
 
假定,《史记》所谓大业,释为牵牛,那么,‘颛顼之孙女脩织’,显然是‘天孙’织女星;女修生大业,该是牵牛织女恋爱故事的变相”。唐善存《蚩尤的原形是野水牛》认为:大业之名,竟与女修之子大业语音相同,令人不能不疑及牵牛织女神话。故王耿认为:牛郎织女的古典版和现代版,都发生在建邺和首尔这两个南京。
 
5、史前只有华夏“西迁”与“北上”的记载,而从未有“南下”的
 
史前大运河的通航与史前丝绸之路的开通,都是在4500年前的古扬州今淮安开始的,而且要远远早于各位所热衷认定的2500年前后。这也说明了华夏文明、姓氏与宗教的起源,也都是围绕着江淮与太湖这个中心的。如果各位能换一个思路(认识论),就会发现在史籍中与遗址中的证据汗牛充栋,而从未有史前的华夏从中原与黄河“南下”的记载。
 
第一次是由4700年前的寒哀既蚩尤主持的。事因涉及到炎黄蚩涿鹿决战后,蚩尤家族被人以逐出领地的方式开始了北上和西迁,详情可见于晋王嘉 《拾遗记·高辛》载:“轩辕去蚩尤之凶,迁其民善者於邹屠之地,迁恶者於有北之乡”。邹屠是晋鲁豫及以远西亚北非,有北是冀燕辽及以远白令路桥阿拉斯加等。就是这个记载,同时还解决了涿鹿之战是在彭城南还是在黄河北的争论。因为如果已在涿鹿,还需要迁邹屠与有北吗?
 
第二次是4500年前帝颛顼发动的“绝地天通”,可详见《书·吕刑》:帝“乃命重黎,絶地天通,罔有降格”。孔传:“尧命羲和世掌天地四时之官,使人神不扰,各得其序,是谓絶地天通。言天神无有降地,地祇不至於天,明不相干”。意谓使南方的天神找不到接地气的地方,江淮的地祗接不通上天升华的路径。清王夫之《读通鉴论·平帝》说:“古之圣人,絶地天通以立经世之大法,而后儒称天称鬼以疑天下”。以莫须有的天帝鬼神分界为名,将江淮的蚩尤族后起之秀中的皎皎者又驱逐了一大堆。
 
第三次在4300年前,可详见《史记卷一·五帝本纪第一》中记载的“三苗在江淮、荆州数为乱,于是舜归而言于帝,请流共工于幽陵,以变北狄;放欢兜于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殛鲧于羽山,以变东夷:四罪而天下咸服”。这一次影响最大东南亚苗人与西北亚(欧)的多国都受此影响至今。但这些人显然自江淮迁出,而并非是他们长期宣传的是中原与黄河迁出。
 
当然,历史上还有其它若干次规模相对较小的,主因都是因为善于水陆交通工程的共工家族在交通方案的策划与实施方面总是与帝王或有不同,所以几任帝王都对这个家族严重不爽。而正是共工、寒哀或蚩尤的坚持,水陆交通方面才有了在全人类领先的突破性的发展。为了不与帝争,他们选择了到更大的世界去实施抱负。而极个别后世书生却选择了用詈语与佞言来歪曲先民们从大运河的开凿,到一带一路的开辟。
 
 
 
6、“鳄形超目主龙类”与“咽气式”呼吸的“根”在中国江南
 
在漫长而悠闲的三叠纪时期,大气层中的氧含量较低,龟鳖和鳄鱼等主龙类倚仗着自己特殊的呼吸方式,使呼吸耗氧效能提高,致使其在与其它动物的角逐中,取得了较大的竞争优势。由于它们体内独特氨基酸链的结构,和能使肺式呼吸扩大与延伸到腹式呼吸和丹田呼吸的优势,使之供氧储氧能力大为增强,因此还兼具了长寿的功能和特征,使鳄鱼平均寿命能高达150岁。
 
鳄形超目主龙类低碳高效的呼吸方式,导致了它们的生物特性和生理结构方面的调适、进化或突变。“王倪飞步、王亥健步、王乔导引、王诩飞拑和王耿飞踱”的核心功法,就是从这种不同于当今任何佛家、道家和武者的腹式呼吸和丹田呼吸的“咽气式”呼吸的仿生学创始的。
 
人类从仿生学转化了这些呼吸方式、生物特性和生理结构方面的调适、进化或突变后,所产生的生理学、生物学、养生学、保健术、零成长和负成长方面的进步与革命的成果令人惊叹。而南京的玄武湖至安徽的宣城一带,就是“扬子江”中的“扬子鳄”,在远古浩劫中少数存活的生物族群的种源,也是全球所有扬子鳄唯一幸存的遗址,和全球唯一能人工繁殖扬子鳄的国家级基地。
 
人类有史可鉴第一位以腹式呼吸进行微运动和微循环养生的“王倪同志”既“大鲵同志”,就是以饲“大鲵”既“鳄鱼”族的图腾来命名的,正是这个王倪与“大鲵”既“鳄鱼”的合作,成就了《王倪飞步》至《王耿飞踱》数千年世袭相传的养生伟业。从而也将与“王、倪、儿、皃”等有关的姓氏的源头,考“正”并锁“钉”在了太湖与江淮。王倪是末世炎帝,王亥是先商首领,王乔一名王子乔,王诩也叫鬼谷子。
 
7、“冀”字是怎么来的,“中冀乎”?“中兾乎”?蚩尤魂归处新考
 
据《佛祖历代通载卷第二》载:“黄帝有熊氏…榆冈末年诸侯相伐。伏虎貙貔貅之于‘吴(并非蒲)阪’。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铜头铁额…战于涿鹿之野。受斩于中帝”。这里所说的“吴阪”和“中帝”,与传统学术界所说的“蒲阪”与“中冀”的出入很大,因为“吴阪”和“中帝”显然是在江南。“帝”字与“商”字在甲骨文中同字,“商”字与“汤”字通同。“冀”又出于“兾”,“兾”又出于“单族”和“共族”,“单族”后又成为“丹阳”或“善卷”。“帝、兾、冀”与“商、汤”都在苏浙皖边区一带。
 
“兾”的甲骨文形象是“单”人,即江南丹阳的蚩尤族双手高举“傩”的面具在舞蹈。属于江南蚩尤族的“单”人与“共”人,在炎黄蚩大战中败亡后,全部被“南下、西迁和北上”了。“单”人与“共”人同舞的“兾”和“共工”之“北田”的“冀”,都是江南蚩尤族被北迁的遗证。《岭表录异》就有“儋振夷黎海畔,采以为货”的记载。说明海南儋州一带的百姓多来自江南“儋”既“单”的黎民。另据《路史·高阳》载:“初帝(黄帝)僇蚩尤,迁其民,善者于邹屠(豫鲁皖边区),恶者于有北(京津冀一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