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王旦荐贤不市恩

2019-09-11 10:05:39来源:新浪博客

打印 字号: T|T
     北宋王旦为相时,府上可谓“宾客满堂”。王旦亦籍此“观才之所长”,并不拒人于门外。他有二条不成文的规矩,其一,宾客“无敢以私请”;其二,“其人复来,不见”。有位叫张师德的,偏偏触犯了这第二条规矩,“两诣旦门”,也就毫无例外地吃了闭门羹,“不得见”。张氏已“久任馆阁副职,未能升迁”,他的“两诣旦门”自有所图,“不得见”之后,不反躬自省而“意为人所毁”,以为是什么人在王旦面前打了他的小报告,并将这满腹狐疑向王旦的同僚向敏中诉说,请向敏中出面沟通。王旦对向敏中说:“旦处安得有人敢轻毁人?”还如实相告,张师德“状元及第,荣进素定”,本已“累于上前言师德名家子,有士行”,没想到如此沉不住气,像他这样的尚且“若复奔竞”,那些“无阶而入”的又“当如何”?
    张师德“跑官”碰壁,很能说明王旦举贤之格调。
     王旦举贤,不受私请。无论是宾客“无敢以私请”或“其人复来,不见”,还是“旦处安得有人敢轻毁人”,都能说明在王旦那边“跑官”无门。想走“捷径”,想开“后门”,都会自讨没趣。他本已数次向皇上推荐张师德了,就因张师德的“两诣旦门”,看出他的浮躁贪进,反而暂缓其升职进用。不仅是张师德,就连寇准都曾为托求“使相”之事而使王旦勃然作色,说:“将相之任,岂可求邪!吾不受私请也。”
      王旦举贤,不图报恩。他已“累于上前言师德名家子,有士行”,张师德却全然不知,要不,张氏大概不会“两诣旦门”,更不会在吃了“闭门羹”后“意为人所毁”了。王旦荐贤不露,尤其不向当事人透露信息,可谓习以为常。宋史记载,“旦凡所荐,皆人未尝知。旦没后,史官修《真宗实录》,得内出奏章,始知朝士多旦所荐云”。
      王旦举贤,不忘育贤。暂缓张师德之升职,意在“使师德知,聊以戒贪进、激薄俗”。既为扬清激浊维护正气,给“无阶而入”者的一个公道,也是对这位年轻人的爱护与教育。他在“及议知制诰”时说的“可惜张师德”,体现这种心情。当然,这前提还在张师德本人的基本素质,“两诣旦门”毕竟只是有些浮躁与贪进的苗头。倘若有人竟敢以珠宝贿赂厚币买官,那就是另一码事了。
     史家以“荐贤而不市恩”评价王旦,言其不以“荐”为恩,不以“恩”市利,可谓“推贤达能,不望其报”,说得相当贴切。“拜爵公朝,谢恩私门”不合情理,故从来就为正派人所不齿。因为A的推荐,而使B得以升官晋爵,从A的角度说,乃是职责所在,即行使其荐贤任能之职,于B无恩可言;从B的角度说,靠的是自己的德才贤能,对A亦无恩可谢。当然,这只是“从理论上说”。实际上呢,即使真的贤能之才升官晋爵,还有仗于说得上话的人慧眼识珠,秉公而荐,何况升官晋爵的并非贤能之才呢!所以,自古以来,能像明代的薛宣拒绝谒见大权独揽的太监王振,堂堂正正地说“拜爵公朝,谢恩私门,吾不为也”的,恰如凤毛麟角;能像宋真宗时的宰相王旦那样“荐贤而不市恩”的,也不会太多。即在今天,“荐贤”而“市恩”的也时有所见。
上一篇:对王莽要重新认识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