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王家女杰:女界航空第一人“东方女飞将” 王灿芝

2019-09-05 07:54:19来源:传播王氏正能量推动王氏联谊交流

打印 字号: T|T
      说起王灿芝很多人还不是很熟悉 但是说到她的母亲秋瑾大家就会对王灿芝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王灿芝有一个很了不起的称号,就是中国第一位女飞行员。
 1901年8月25日,秋瑾25岁时,与丈夫王廷钧在湖南省双峰县荷叶神冲老铺子生了个女儿,起名桂芬,字灿芝。1903年春末,秋瑾随夫王廷钧抵京,带着婆婆和大儿子王沅德同去,将女儿交给奶妈抚养。可是婆婆不习惯住在北京,要带孙子南归,秋瑾没办法,只得回来。奶妈即将王灿芝抱回王家。不久,秋瑾再次北上,把女儿也带着。次年秋瑾出国时,将王灿芝寄托于友人谢涤泉家,让女儿认谢的继室为养母。当秋瑾在1907年遇害后,由谢家一位邓姓女仆将王灿芝自京带回湖南湘潭。
           1938年记者采访王灿芝时,问道:“令堂就义的时候,黄太太年纪还很小吧?脑筋里还能有一点印象不?”“一点儿影子都没有。”(引自逸霄:《秋瑾女儿王灿芝女士访问记》,载1938年6月5日《上海妇女》1卷4期)
 
        虽然王灿芝对母亲没留下什么印象,可是任侠尚义,救人之急仍千金不吝,一如其母鉴湖女侠——秋瑾之风。
 
      王灿芝在京时,由于谢家有许多子女,没有什么功夫来照顾王灿芝。据王灿芝写的一篇《我的家庭和生活史略》(载1938年6月5日《上海妇女》 1卷4期)里说:“我就衣裳褴褛,头发生虱,吃饭也有一顿无一顿的,以致饿得骨瘦神疲,满身疾病。她家中也就很讨厌我。”
 
        王灿芝的老家在湖南省双峰县荷叶神冲老铺子,离曾国藩的出生地白玉堂仅三华里。祖父经营商业,父亲王廷钧,在满清任部郎。祖父是曾国藩的表兄弟,王灿芝是祖母抚养成人的。对孙子沅德、孙女灿芝十分宠爱,要求严格。王灿芝的童年是在没有母爱的苦难中度过的,这成就了她倔强的个性,并效其母,拜师学习武艺。每天上午要练两个小时。15岁背着祖母,拜“王大老倌”为师学习武艺,立志要找谋害母亲的刽子手报仇。这位“王大老倌”是家中的仆役,曾当过兵。后来王灿芝听说有一位姓曾的,精于武术,就托人捎口信,准备跟他学习。不料,学校得知后,说曾某是个淫棍,并将此事告诉王家,结果王灿芝没能学成。
 
      王灿芝曾对记者说:“我学拳,倒也并不是为身体。我从小就羡慕侠客那一流人物。我觉得学精了武艺,专为人间抱不平,把那般贪污横暴的人杀一个干净,这是一件多么痛快的事!因此,有一个时期,我曾自题一个号叫‘小侠’。”
 
    1918年初,曾国藩的重孙女曾宝荪从英国留学回国后,在湖南办了一所艺芳女中学,那是为了纪念她的曾祖母,曾祖母号艺芳老人。因王灿芝父亲王廷钧与曾国藩家的亲戚关系,从小与曾家订有“娃娃亲”,所以她能到那所学校去读书。曾宝荪着重女子完全人格的培养,严格管理。采取一系列措施,使学生王灿芝受到了良好的教育。转眼到了王灿芝中学毕业那一年,她离开湘潭,辗转到了上海。
 
       档案馆发现鉴湖女侠秋瑾之女王灿芝的学籍档案在筹建我校校史馆的过程中,根据网络学院万明霞老师提供的线索,档案馆发现了鉴湖女侠秋瑾之女王灿芝在大夏大学(现华东师范大学)就学时的学籍档案。
      王灿芝,名桂芬,字灿芝,湖南省湘乡(今双峰县)人。1927年入大夏大学教育科行政系学习,1928年赴美留学,在美国纽约大学航空专科学习飞机制造和航空学两年,以顽强的毅力,系统学习了飞机工程、航空教育、驾驶学、气象学、机械用品、无线电、学校组织等课程。1930年学成回国,成为中国第一位女飞行员,被美国航空界誉为“东方女飞将”。
 
       王灿芝在上海持志大学(又一说法是上海大夏大学)肄业后,1927年得母亲挚友徐自华的荐引,接任上海竞雄女学校长。
 
       “竞雄”是秋瑾的字,当年创办竞雄女学曾经得到孙中山的关怀。徐自华,字寄尘。生于1873年,1934年去世。她是1906年在湖州浔溪女校任教时和秋瑾相识,当时她任该校校长,秋瑾是教员,两人一见如故,惟恨相逢之晚。1907年秋瑾为国殉难,徐自华和吴芝瑛为实现秋瑾生前“埋骨西泠”的夙愿,将她的灵柩从绍兴秘密转移运到杭州,一路送往墓地,徐自华和廉泉参加了迁葬的全过程,而吴芝瑛因病无法前往。
 
      当时孙中山曾在来杭时劝徐自华,不要作军阀的无谓牺牲品,希望她能去上海接办纪念秋瑾的竞雄女学。徐自华听从孙中山的劝告,便将表彰先烈、悼念亡友的心愿转向教育工作。在她十余年的惨淡经营下,竞雄女学由小学扩大到中学部、师范部。1927年夏,始交王灿芝主持校务而后卸任。
 
       王灿芝接任时,学校经济非常困难,只得到处去募捐,欲请政府要人为发起人,可是苦于无人介绍,于是就去找国民党元老、孙中山的机要秘书邵元冲,是他为王灿芝写了数封介绍信,使她能顺利地解决经济问题。人们一定会觉得奇怪,王灿芝怎么会去找邵元冲的?原来邵的太太是张默君,1906年张默君加入同盟会,与何香凝、秋瑾、唐群英等人,成为早期同盟会女会员。秋瑾在上海制造炸弹时,张默君协助筹划经费。她担任过神州协济社社长、《神州女报》经理等。邵元冲一直追求张默君,追到1925年,当张默君41岁时,方才结了婚。邵元冲在西安事变时去世,而张默君于1965年在台湾病逝,享年81岁。
 
      王灿芝在1937年3月写过一篇文章,题为《呈送先慈遗物翡翠双龙玉镯一双陈列革命党史料陈列馆序》,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1907年夏历五月十二日,秋瑾在绍兴组织光复会就绪,从杭州赴崇德,夜半叩徐自华的门,说光复军将准备起义,可是缺乏军饷怎么办呢?徐自华深知秋瑾为革命花尽了全部家产,此时已一贫如洗,困难甚多,于是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和妹妹的金银首饰通通拿出来,交给秋瑾。秋瑾异常感动,立即脱下戴在手上的翡翠玉镯,送给徐自华,赠给莫逆之交,留为纪念。
 
       徐自华将玉镯一直保存到1927年夏,交还给王灿芝,并写了篇《返钏记》,当时国内各报均有记载,并编入中小学语文课本。
 
      王灿芝在文章的最后说:“今闻革命党史料陈列馆,已告落成,正事搜集先烈遗物,陈列其间,以供后之来者,景仰而垂不朽于永久。此镯其可独付阙如?敢不呈送而光先志耶?惟见遗物以增悲,余不胜皋鱼之痛矣!”
 
       王灿芝在竞雄女学做了些时候,后回到湘潭,与哥哥彻底理论了一次,拿到几千元钱,于1928年赴美国留学。在美国王灿芝看到人们对航空事业之热爱几乎到疯狂的程度,政府大力提倡,军事和商业航空事业日益发展。王灿芝为了使外国人不再藐视中国人,决定学习航空专业。在纽约大学航空专科,学习飞机制造及航空学识两年,以顽强的毅力,系统地学习了飞机工程、航空教育、驾驶学、气象学、机械用品、无线电、学校组织等课程,并常常到寇狄斯带著名飞机公司参观学习
         关于王灿芝在美国的情况,她在《我的家庭和生活史略》里说:“当我在美国求学时,因经济困乏,想请求政府津贴一点学费,苦无人帮助。我就试寄了一封信寄给胡汉民先生。是时先生正任立法院长之职,不久即得回信,而且语多勉励,允为设法。他就向中央提议,补助我的学费,但是附议者少,不能通过,仅得国币数百元。”
 
         胡汉民在1905年参加筹建中国同盟会,1912年任孙中山临时大总统府秘书长。
          1930年5月王灿芝以优异成绩毕业回国,先在国民党政府航空署教育科任职,不久调入军政部所属航空学校任教官,负责教授飞机作战技术。王灿芝在航空署工作时,由于工资不高,家用不够,后托人帮助,晋升一级。
 
       王灿芝在空军中知名度很高,但她常常感到志向未竟,才华不能全部报效国家,故向周围人大声疾呼:“慨内讧不息,外侮频侵,列强争霸于空中,恣威权于海外,惟望高热奋勇直追,当仁不让,雪神州之耻,而慰先总理暨先烈在天之灵,则幸甚矣!”
 
       王灿芝在中学未毕业时,逃婚后,一直是单身,1932年在人劝导下,终于同意与广东人黄公柱(也有人说是叫黄公石)结婚。黄公柱是位留法学生,曾任湖北汉阳兵工厂厂长,著有《欧美考察记》。我曾到上海图书馆去寻找此书,但没找到。
 
        黄公柱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末、四十年代初去世。
 
        王灿芝在1935年生了个女儿,名王焱华。当王灿芝在1951年去香港,两年后去台湾时,王焱华正在读高二,每月能收到母亲从台湾寄来的生活费。高中毕业后,她向统战部申请当老师,后如愿以偿。王焱华的丈夫是位美术老师,他们生有两子一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王焱华成为上海民革成员,先后到绍兴和杭州,瞻仰了秋瑾的故居、卧龙山上的风雨亭和轩亭口的秋瑾烈士纪念馆、秋瑾墓等。1992年王焱华移居美国,2007年回国参加秋瑾牺牲百年的纪念会。
 
       王灿芝对母亲秋瑾的感情非常深,年轻时一直要为母亲报仇,1931年她得知杀害母亲的刽子手为原绍兴知府贵福,躲在东北,正欲前往,不料“ 九·一八”事变爆发,等到抗日战争胜利,贵福已年老生病而死,她为未能手刃亲仇而不胜悲痛。2000年贵福的墓穴在香山滑雪场西北部被发现(见《杀害秋瑾刽子手墓穴在京发现》,载2000年6月8日《文汇报》8版)。
 
         1948年中国电影制片厂三厂拍摄《碧血千秋》,是部描写秋瑾的传记片,由梅阡编导,沈浩担任主角。王灿芝对这部影片的拍摄很关心,在开拍的初期,她要求先看剧本,拍完后,又要求暂缓上映,希望看过样片后再公映。在《碧血千秋》正式开拍之际,由梅阡编导的话剧《秋瑾》曾经上演过。
 
        王灿芝15岁时秀闺清咏已斐然成章,诗、词、骈、散文俱琅然可诵,尤好书法,笔势奔放毫无闺秀纤弱之气。她常以秋瑾诗句“为人须作人中雄” 自励,后更姓秋以继母志,还设想创办一所秋瑾学校。当年王灿芝没办成的事,后人办成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绍兴福全镇秋瑾的故里建立了秋瑾小学和秋瑾中学。
 
         王灿芝曾写过几篇长文,如《我的家庭生活史略》、《留美学习航空之回忆》等,1933年住在上海红薇村(今香山路18弄)3号时,编辑《秋瑾女侠遗集》,前面有邵元冲、吴芝瑛、许啸天、叶颂清及王灿芝的序,后面有她哥哥王沅德的跋。关于此书的出版时间,我有点搞不清。在上海图书馆看到两本,一本是1929年10月上海中华书局出版,另一本再版于1934年3月,王灿芝的序写作时间是1933年6月16日,1929年10月怎么可能出版有王序的书呢?待考。
 
        抗日战争胜利后,王灿芝着手写秋瑾传,并在杭州找到了当年绍兴府审理秋瑾的三百余件档案,但后因生计所迫,终日劳碌而未果。
 
        1951年王灿芝得到周恩来总理的允许,移居香港,在走之前,将收集到的秋瑾材料捐献给上海博物馆。她后又到台湾,进行历史小说《秋瑾革命传》的创作,英文名字为《伟大的牺牲》,先后由台湾的兴台书局和三民书局出版。三民书局出至四版,署名秋灿芝。该书共17回约12.4万字,书末还收了她写的10首诗,抒发了女儿对母亲的深深思恋和敬佩之情。
 
        1967年的一天,当王灿芝吃完午饭,在家中洗澡时,突发脑溢血,保姆立即送她到医院,因救治无效而于当晚去世。王焱华目前还保存着当年的台湾报纸。
 
        王灿芝的一生成就斐然,很难想象在当时的情况与境遇之下她居然能够达到这样的成就。特别是她航空界里所取得的成就,至今都是一面鼓舞广大女飞行员的一面旗帜。

 世界王氏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世界王氏网所有作品、图片,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违反前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世界王氏网)” 的作品、图片,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谢谢! 本网总机:0593-7639088,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QQ邮箱:1173471839 网易信箱:fjfdws@126.com

上一篇:【邯郸人物】王喜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