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明清时期旌德节妇的生存状态(下)

2019-07-21 17:23:14来源:宣城历史文化研究

打印 字号: T|T
明清时期旌德节妇的生存状态
——以《旌德县志》为中心的考察(下)
孙 唤
二、节妇的守节生活
(三)乐善好施
       虽说节妇绝大都数是生活困窘,但其中也不乏家境殷实者,而难能可贵的是她们都积极投身到慈善事业中来。旌德每年遇到自然灾害不少,有的出资赈灾,如前文提到明朝吕文曹妻舒氏,“岁荒捐资赈恤” [1](p256),又如鲍希鹤妻周氏二十六丈夫亡故,“岁饥,邻有无可聊生者,置砒霜于粥内,欲一家俱尽,氏知,倾囊给以米,家获全。后岁复祲,邻亦有欲全家自尽者,媳喻氏,复济给之。能继姑之志焉” [1](p257),可见扶贫济困是代代相传;有的捐资造桥修路,如清朝朱必燃妻谭氏,“捐修紫阳桥,并独建井坑桥” [1](p261),朱可求妻吕氏,“散财济贫,捐资修路不惜多金” [1](p283)。旌德是典型的宗族社会,宗族祭祀非常重要,故而有的节妇捐田产入祭,如清朝吕灿兴妻汪氏,“二十四夫故,无嗣,勤纺绩以事翁姑,捐田产以供丧祭” [1](p268);有的还会帮助乡邻,如清朝吕邦叔妻柴氏,“勤纺绩,灌园自给,稍有余资,周恤邻里” [1](p269)。
我们认为,尽管节妇为家族、宗族、社会做出了诸多贡献,但她们在年复一年的守节日子里,生活是可怜又可悲的。她们在“绣被冷如水,昨夜三更雪” [3](p206)的哀怨中尝尽人间酸楚,时时遭受流言蜚语,处处被挖苦讽刺,不得已只能麻木自己的神经,以僵硬的表情来掩盖自身孤苦,以严肃的态度拒人千里之外,如清朝戴兆洋妻吕氏二十八岁守节,“抚孤勤读,语言不苟,恪守闺箴” [1](p281),朱守枢妻刘氏,“二十八夫故,抚幼孤成立。生平不苟,訾不妄笑” [1](p282),方大裔妻郭氏,“夫亡,氏年二十八,苦志孀帏,言笑不苟,族子皆惮其方严” [1](p258)。
四、多样的生存原因
嘉庆《旌德县志》、道光《旌德县续志》人物卷中明清两代共记载了1998位女性,而节烈记载就多达1924人,节妇数目是极为惊人的。我们认为,明清时期旌德女性守节现象之所以层出不穷,除了有的是情感上对亡夫的深切怀念而不愿意再嫁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复杂原因。
(一)主观因素
从能力看,节妇为了子女和家庭,有勇气依靠自己生存下来,这是基本前提。她们当中有的从事纺织、刺绣,如明朝汪梦龙妻丁氏,婚后四年便守寡,“无嗣,丁誓以死守,别构一室,织衽自给” [1](p254);清朝汪注妻方氏,“二十八夫亡,家贫,勤女工,养老抚幼” [1](p259),姚从翠妻俞氏二十六岁守寡,“家赤贫,针黹度日,翁姑丧葬皆氏经营,抚孤成立” [1](p454);有的给人做帮佣,清朝俞延宪妻刘氏,“二十六夫故,家贫,佣女工奉姑扶幼” [1](p267),吕光杲妻王氏,“二十一夫亡,家计萧条,姑老子幼,佣女工奉姑饲子” [1](p267);有的以耕种为生,清朝郭振琼妻黄氏,“年二十六夫故,一子单传。勤纺绩,种园卖水,备极艰苦” [1](p267),前文所提吕邦叔妻柴氏,“年二十九夫亡,矢志抚孤,勤纺绩,灌园自给” [1](p269);有的充当家庭教师,如清朝江起偲妻胡氏,“二十夫故,傭针指,以抚遗孤,老为女师,取值自给” [1](p266)。
从责任看,节妇自觉地承担起养老抚孤的义务,这是核心要素。如果说侍奉舅姑终老是节妇的重要任务的话,那么抚养遗孤长大成人便是她们应尽的职责。可以这么说,上有老姑舅,下有幼孩童,是女子守节不改嫁的最根本、最直接原因,因为节妇靠个人辛勤劳动,代丈夫完成社会责任,符合父权社会传承的要求。
从声誉看,死后的哀荣是节妇仅留的一点私心,这点非常关键。一块贞节牌坊、一纸旌表文书是她们一生寥寥可数的荣誉,也成了她们最终的价值归属,更何况对后代的成功培养,也能为其谋取一定社会地位和荣誉。守节行为往往被邻里乡亲所尊敬和崇拜,这种口碑对有子嗣的节妇来说极为有利。在节妇生活的地域范围内,节妇和子嗣将会同时得到邻里一种带着同情、崇拜似的尊敬,他们的社会活动会变得更加顺利。虽然守节与改嫁是女子自身的选择,但一旦寡妇选择改嫁,不贞的名声将伴随一生,包括其后代也将受到不利影响。可见,与其说守节是寡妇的自主选择,不如说是被社会舆论绑架。
(二)客观因素
从政治思想方面看,作为徽州文化的辐射区域,旌德受程朱理学的影响极大,“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孀居之妇不许不在嫁”、三从四德的观念在旌德女性身上刻下深深的烙印。清代学者钱泳曾有言,“余谓宋以前不以改嫁为非,宋以后则以改嫁为耻,皆讲道学者误之” [4](p612),可见当时文人学者大力提倡的守节思想,对女性产生了深入骨髓的影响。
从社会风气来看,明清时期各地女子守节成风,毗邻徽州的旌德更是如此,其中不乏存在争相效仿的情况。政府和文人士子对守节的大加赞扬,各阶层皆以此为荣,尤其清代守节近似于宗教化,在近乎疯狂的守节思想引导下,守节现象也变得疯狂,县志载“妇人知重名节,以再醮为耻,故贞烈常多” [1](p37)。守节是父权社会的产物,是夫权在亡夫后的延续,明清时期旌德“贵男贱女,为贫而艰食,女多辄不举,特其市无笄黛,妇人耻出闺门” [1](p36)的社会风气,确定了女性从属男性的地位,故而丈夫死后夫权仍然支配着妻子。
旌德孙村贞节牌坊题额
从国家政策来看,因推动力度很大,加之统治者的提倡,更促进了守节盛行不衰。“明朝继续着宋元,是奖励贞节最力的时代” [5](p529),据《明会典旌表》一节记载“洪武元年令凡孝子、顺孙、义夫、节妇志行卓异者,有司正官举名,监察御史、按察司体要,转达上司,旌表门闾。又令民间寡妇三十以前夫亡守制,五十以后不改节者,旌表门闾,除免本家差役” [6](p457)。《清实录》中有一则雍正五年二月癸亥的记载,“朝廷每遇覃恩,诏欵内必有旌表孝义贞节之条,实系钜典,迩来直省大吏往往视为具文,并未广咨远访。只凭郡县监司申详,即为题请建坊,而山村僻壤、贫寒耕织之人,或菽水养亲、天性笃孝,或栢舟矢志、之死靡他,乡邻嗟叹为可钦,而姓氏不传于城邑,幽光湮鬱,潜德销沉者,何可胜数。尔部即行传论督抚学政,嗣后务令各属,加意搜罗,虚公核询,确具本人乡评实迹,题奏旌奖,勿以匹夫匹妇而轻为沮抑,勿以富家巨族而滥为表扬,以副朕成俗化名,实心彰善至意” [7](p100),以谕旨形式命令各级官员注意搜罗节孝事迹,莫使其湮没不闻。明清统治者对守节的大力提倡和旌表,一定程度上诱发了女性守节。
四、结语
守节、改嫁是两个对立面,在自主选择情况下并无对错。明清时期旌德女性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下坚持守节,其精神可嘉;含辛茹苦的操持家业、养老抚孤,其贡献可赞。但在几近疯狂的贞节思想影响下,守节变成一种男权社会对女性的无情压迫,成为当时女性不得不选择的亡夫后生活。
我们认为,理性来看,年轻寡妇改嫁是合乎常理的选择。首先古代妇女劳动能力较弱,难以自养,改嫁重新组建家庭,可保障其基本生存;其次,守节对于宗族社会来说是一种负担,尤其县志记载关于旌德守节女性大都是社会下层群体;最后,从国家角度看,如果国家存在大量节妇,加之当时存在很多“溺女”现象,造成性别比例一定的失衡,单身男性数量顺势增长,就可能成为流民,年老时又成为经济负担。可见寡妇改嫁,重新组建家庭,男耕女织的小农家庭才可以继续。同时,节妇守节也是维持原有家庭的一种方式,如若家贫子弱,舅姑年事又高,那么节妇作为家中唯一的青壮年,其守节才能让原有的家庭勉强维持。我们还认为,如何看待守节行为,诚如清代学者钱泳所言,“总看门户之大小,家之贫富,推情揆理,度德量力而行之可也” [4](p612),也就是说守节要在适度的范围内,视情形而定,并非人人如此。
参考文献:
[1]中国地方志集成:安徽府县志集53:嘉庆旌德县志+道光旌德县续志[M].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36-457.
[2](宋)邢昺.十三经注疏 孝经注疏[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4.
[3](清)金若兰.冬怨[M]//陈东原.中国妇女生活史.北京:商务印书馆,2015:206.
[4](清)钱泳.履园丛话[M].北京:中华书局,1979:612.
[5]刘纪华.中国贞节观念的历史演变[M]//高洪兴.妇女风俗考.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1:529.
[6] (明)申时行等修.明会典[M].北京:中华书局,1989:457.
[7] 中华书局影印.清实录第七册世宗宪皇帝实录[M].北京:中华书局,1985:100.
(作者系淮北师范大学历史与社会学院研究生)

世界王氏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世界王氏网所有作品、图片,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违反前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世界王氏网)” 的作品、图片,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谢谢!

本网总机:0593-7639088,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QQ邮箱:1173471839 网易信箱:fjfdws@126.com

相关文章

最新推荐

最新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