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王蒙:相信并守望爱情

2019-06-26 19:12:40来源:中华读书报 

打印 字号: T|T
 《人民文学》2019年1月号发表了王蒙中篇小说新作《生死恋》。两年前,《人民文学》为纪念王蒙在该刊发表名作《组织部新来的青年人》(1956年9月号)60年,推出了作者中篇小说《女神》(2016年11月号)。这三篇重磅作品的主题并不相同,但层层深入历史与灵魂的深处。《组织部新来的青年人》写人们的精神意志,在从革命到和平的过渡时期所遇到的考验;《女神》的写人们的忠诚品格历经建国以来种种曲折所遇到的考验;《生死恋》则是写人们的爱情生活,在当前从基本小康向全面小康发展,金钱和物质前所未有的富足时期,所面临的考验。
 
  《生死恋》的故事从上世纪50年代北京胡同一座四合院讲起。院子主人是德文专家吕奉德和年少夫人苏绝尘,另住吕先生秘书顿永顺等。永顺原是老革命,因犯“男女作风”错误受到开除党籍等处分,老婆离婚,儿子顿开茅也嫌恶他。吕先生因胡风案等被捕后,苏绝尘生下和顿永顺的私生子二宝。二宝自小可爱、乖觉,老实,有礼。多年后衰老不堪的吕先生出狱回家,家中哀颓凄凉。二宝同学山里红爱上二宝,毅然承担起并安排好吕家种种家务艰难,成了二宝的恩人。顿永顺、吕奉德先后去世,二宝、山里红结成佳偶。改革开放出国潮,二宝、山里红先后赴美。二宝被跨国公司聘到中国南方任合资厂厂长。二宝陡阔,并为年轻女演员月儿丢魂发疯。二宝向山里红摊牌,以净身出户代价,一年后办完离婚手续。他兴奋地与一年无音信的月儿联系,而她已嫁人并怀孕。二宝绝望颓废,自缢身亡。死前留下时间设定在死后发给开茅大哥的微信:“灭亡为爱作证,挚爱也会成为虚空。”王蒙置故事“在巨大的历史与地域跨度之中,在急剧发展与变化的时刻”,力透纸背地发掘出了其中深刻内涵。
 
  首先,作者坚守相信爱情的立场,具有深刻的人文价值。
 
  在金钱、物质空前富足并继续膨胀扩大的时期,物欲对人性的巨大扭曲和对爱情的严峻考验,是灾难性、致命性的,由此产生的怀疑和质问是:人们是否有真正纯洁的爱情?挚爱会不会成为虚空?王蒙完全洞察爱情生活在物欲威胁下的种种乱象,像二宝这样,真的相信爱情,“把泡妞泡成老公”、不惜扫地出门离婚乃至为爱情绝望自杀的富翁大叔,算得上凤毛麟角了。作者把小说题目定名“生死恋”,显然要强调这个世界依然有爱情,有值得搭上性命的真爱,不管小说题目是否由于与38年前一部日本纯情电影重名,不管二宝的归宿是否由于与《红楼梦》林黛玉判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和《孔雀东南飞》男主角“徘徊庭树下,自挂东南枝”结局相似,而会显得老套和过气。
 
  王蒙坚守相信爱情的立场,与当代很多作家保持了距离。多年来他不断重申,决不改变。也许王蒙执拗的守望,在时下文学风尚中颇像唐吉诃德跟风车作战,他笔下的二宝也必然在爱情与背叛的挣扎中,显得愚傻可悲。
 
  在爱情遇到考验,爱情狼狈不堪乃至受到根本性怀疑的时期,正如哲学家胡塞尔所说:“我们切不可为了时代而放弃永恒”,也许我们应该质疑的,是时尚而不是爱情,是浮躁一时的红尘而不是亘古不变的大道。譬如孔子,在春秋无义战、礼崩乐坏的时代,呼吁“克己复礼”。孔子的立场是从人性最基本的善良“孝”“悌”出发的。爱情和孝悌一样,也是人类最基本的善良之一。甚至据当今科学研究,爱情具有原生性,是伴随爱情激素的分泌产生的情感,有关爱的行为都是源于爱情激素所起的主导作用。在人类历史的某个阶段、某个空间,人类最基本的善良,可能暂时被扭曲变形、失态迷茫、玷污侮辱乃至蹂躏践踏,人们会有暂时的信心动摇和方向迷失。尤其是在1840年战败屈辱之后,强烈渴望迅猛发展并终于迅猛发展了的百年来中国,一路迅跑途中也付出了自然报复、文化失落和道德滑坡等种种代价。当伟大复兴的希望即将化为现实,代价开启修复弥补之际,王蒙的《生死恋》恰是唤回东风的新枝。反倒是那些对爱情的怀疑质问,在爱情这尊古老又世世年轻的巨树面前,像是唐吉诃德和风车作战了。
 
  其次,良知在爱情背叛中承担着审判至少是最后审判的角色。与二宝不同,父亲顿可顺是在相信爱情的时代里婚姻出轨。“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弥留之际良心发现地留下忏悔遗言。即使是最无耻好色、屡教不改的顿可顺,良知在爱情婚姻背叛中也自然而然地出任了最后审判的角色,遑论一向克己复礼的二宝了。从王献之到聂赫留朵夫,人们的良心发现和由衷忏悔,比比皆是,不胜枚举。
 
  王阳明说:“吾心之良知,即所谓天理也。致吾心良知之天理於事事物物,则事事物物皆得其理矣。”有天理良知的存在,有对背叛的良心审判存在,有顿可顺所谓“报应”在,相信并守望爱情,应有坚定不移的理由。
 
  第三,信息科技的进步,能使爱情的声息成为永恒。小说里大量出现大量现代科技名词,是王蒙作品的一个特点。这与作者爱好数学或有关系。近年来,他甚至认为电子计算机的二进位制,与老子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和有无相生的道理是相通的。
 
  在《生死恋》里,王蒙用戏谑但又不无认真的手法赞赏了微信。在王蒙这里,现代科学技术成了人文进步的助力。微信不仅拉近了中国北京、南方某地和美国的距离,而且由于二宝把微信遗言设定在死后发出,更造成了爱情成为永恒遗响的悲剧效果。顿开茅用五笔字型输入法敲出的“月儿”,重码为“豺狼”,不禁让人惊心警心;而用GGAP敲出的“顿开茅塞”居然与作者“王蒙”二字重码,自然让人联想到这是作者对老子“道”的顿悟,写下的一部关于天理不容灭、豺狼不足惧、爱情不会绝的寓言。
 
  相信并守望爱情,正如人的意志不会消沉,忠诚不会更改,这是王蒙自执笔写作以来,始终坚持的人文立场。天不变,道亦不变,作为“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的王蒙的人文立场,无论如何终究是弥足珍贵和可以指望的。

世界王氏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世界王氏网所有作品、图片,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违反前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世界王氏网)” 的作品、图片,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谢谢!

本网总机:0593-7639088,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QQ邮箱:1173471839 网易信箱:fjfdws@126.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