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平潭——惊艳的不止是眼球

2019-04-19 23:37:50来源:百度资讯

打印 字号: T|T

平潭并不出名,至少于我来说,不去看海,是不知有这个地方的。做了些功课,知道平潭其实是海岛群,由126个岛屿组成,号称是中国的马尔代夫,福建第一大岛。
它是一个综合性自贸区,与台湾岛隔海相望,相距仅64海里,台胞们的思乡情结从这里开始得以纾解,三百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养育着四十来万人,但更多的人还是聚集在海坛岛上,这是平潭的行政中心,称得上是这里的人文聚居地
东海仙境在福州市平潭县流水镇东美村王爷山南麓,这里适宜俯瞰大海,居高而临下,就见烟波浩渺,海面平静且孤寂。沿石径下山,山坡缓缓,无数大卵石斜铺至浅滩,让人不禁猜测巉巉石山与圆润卵石之间的联系。
水中两峰对出,门迎海天,波涛回旋涌动,不时激起一个浪头砸碎在岩礕上,飞花溅玉,轰鸣不已,想来海终究是躁动的,不甘孤寂的。想起刘禹锡说“浪打潮头触山回”,还是温柔了海浪的脾性,你看它预谋着预谋着,猛地一个雪浪跃起,在岩石上砸个粉身碎骨也不罢休。
我看这山石耸立,剑指苍穹,阴风阵阵,莫非上演着不死不休的情仇?亦或这仅是个砸碎了重新活过的游戏,破而再立的奇妙境界,让它们玩得乐此不彼如痴如醉?
上山去,石径通幽,夹道的大麻黄长得不高,但针叶细长,罩在头顶如烟似雾。站在观景平台看下去,有一口井,名仙人,约莫四十米深,竖在海水中。你不能想象这个像烟囱、像水塔、亦或是像一切圆柱形建筑的巨大的深井,是如何在海水中形成。
它那径五十米的井口大开,似是想要吞噬些什么,又似想要诉说些什么。远望碧波万顷,水天相接,不知仙人在此凿井所为何事,深井幽幽,难道是仙人犯事借此遁去了不可知之地,亦或是仙人聚了此处灵气在井里修炼大成而与天地同寿了?仙人井,井如家,仙家故居,或许有时会从中飘出几缕海族的炊烟也说不定呢。
午后的冬月,微风习习,阳光将你照顾得恰到好处。微斜的光线在海面上铺出一大片光波,耀眼粼粼。极目四望,海永远与天相亲相爱,虽然不确定是谁随了谁,但总归是海到无边天做岸。海面上并无船只,浮子在波涛间起伏,有海鸟不时地飞去来。
你可以拍遍栏杆,抬望眼,如岳武穆般慨叹隔海相望的宝岛何时归来;你也可以轻倚栏杆,低沉吟,叹江山如画,枝枝叶叶、点点滴滴;亦或凭栏远眺,叹波涛如怒,千堆雪砸起。数年间不知多少游人行至此地,以海为景,框一个无垠的留念。这次第,心与大海与天空一样宽广,不染杂尘,幸福满溢。
海坛湾在海坛岛的东面,步行至海坛湾广场,视野一下子宽阔起来,海就在眼前了。海坛湾的波浪不知疲倦地卷向沙滩,又力竭而退返,一波接一波,前赴后继,仿若上岸就是它们毕生的追求。
正值深冬,游人不多,但大家沉浸在各自的快乐里犹如孩童。浪花欢快的追着游人的脚步,人们惊叫着后退。海浪进攻不行退守极快,游人便又掉头肆无忌惮的踩踏浪头追去,你来我往,不亦乐乎。更有人脱了鞋子,在浪花里跳跃。
夕阳将影子拉的很长,高大修长的人影映在在沙滩上显得很是伟岸,变幻姿势,用影像定格,看得人无限欢欣雀跃。浪花是绝大多数人的拍摄对象,拍波浪讲究个时机与角度,否则平铺直叙没什么看头。夕阳织就的金装铺在海面上,波光鳞鳞,加上翻滚而来的数排雪浪,定格成像,一帧帧照片令人心满意足,眼笑眉开。
半个月亮爬至中天已有些时候了,只是还未聚起清辉,太阳还在舞台上静待谢幕。海水成功迫到近岸,沙滩上不时突突冒泡,细看时,像蜗牛钻出的小圆洞,挖一挖便会有一圈净水清泠泠地汪在那里,煞是可爱。 沙滩上有很多贝壳,当地人不在意,游客又少,大可随意地捡。我小时得了两只贝壳粘成的小狗。
胖的身躯大的耳朵粗短的腿,着实憨态可掬,令人爱不释手。从此便有了拾贝壳的情结,我走过厦门,游过北戴河,甚至于在青岛、蓬莱这些颇有名气的海滩上都没能了了这心愿,没想到来平潭收获了意外之喜。
不去照相,不去观景,只伴着隆隆的海浪声挑选那些精巧可爱的小东西,直至海水漫过脚底,才大笑着后撤,等浪头有退去的势头时又佯装大尾巴狼,指着浪头叫嚣:停停,退退。待浪头果真停下退去,便一副志得意满的小人嘴脸,得意地笑着去拾贝壳。
太阳落去了,夜幕降临,涛声送客,月光铺路,满满的收获,喜不自禁。皮皮虾与海蟹就酒,已是极圆满的一天了,若不是算错时间熬着困意爬起来去看海上日出,还能更圆满些。
看那东西向的北斗七星,看东方的启明星,再看那连成一线的几乎要掉到海里的三颗耀眼的星,或许就是传言里的福禄寿三星吧。更多的是叫不上名字的满天星斗,但有什么关系呢,就是星星嘛,看着就无端欢喜,气爽神清。
暗夜里无人的广场黢黑,坐在石凳子上,再配着些节奏感极强的音乐,昂头观星。然此观星非彼观星,因为喜欢,权且不懂装懂,反正无伤大雅。目光掠过这颗拂过那颗,颗颗晶莹,粒粒璀璨。
你不必知道它们在哪个区哪一座在何处分野,眼下它们就缀在夜幕下,展现着造物主的无上神通,这之中还存在着身为万物灵长的人类的造物。当一颗混迹于群星的伪星星缓缓从头顶划过时,我见证到了人类的伟大。
听涛声听歌声看星星漫无边际的胡思乱想,时间过得很快,当西边儿天空有些许泛白的迹象时,东边儿海上依然是黑越越的沉寂,让人想到黎明前的黑暗。等待,等待。闪烁的星星不说话,只在遥远的天际眨啊眨地与你互动。你有理由相信星星亘古的寂寥因你而烟消云散,目光与星光彼此愉悦而无障碍地玩耍。
东方的鱼肚白渐出,群星隐没,只北斗七星与启明星坚守着,拍张照片吧,七星拍不到,启明星拍出了月亮的效果,不错。
一条巨大的浓墨秋刀鱼横在海面的天空上,前面寥寥数笔着墨浅淡成型的难道是皮皮虾?秋刀鱼追皮皮虾怎么也追不上,直追的两位面红耳赤,身度霞岥。
天终于亮了,启明星功成身退,天气还不错,彩云飞起,如燃烧的火,似重彩的画,海面依然平静得不动声色。人渐渐多起来,拍照的跑步的赏景的,新的一天,涛声依旧。
太阳是君王,当之无愧的宇宙王者,它要出行,当净街清道。于是彩云飞散,素面在天。人们不时地看一下海面,生怕错过什么,是怕错过太阳跳出水面的那一刻吗?其实并无必要。
君王一向是从容来去的,不信你看,它先是缓缓地冒了个粉红的头,又缓缓地露个粉红的半脸,缓缓地还给了你摆拍的时间。它其实是滑出水面的,让人想到贵妃出浴。
当它整个儿停在海面上时,它的形象就变了,不再威严霸道,而是一个粉红色的圆宝宝,我以为它是有些羞涩的——因为起晚了。
人们忙碌着,忙着用手指尖顶个太阳、忙着将太阳放到手心里、忙着把太阳抓住、忙着将它变成蛋黄,各种奇思妙想,总之是欣喜的快乐的满意的。天与海是广阔的,在这广阔的空间里,大自然的奇观时时上演。苏东坡说:"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不错的,走过,路过,用心看过,终是不虚此行。
海坛湾国家森林公园在海坛湾广场附近,从外面看植被森森,公园外的人行道上钻天的椰树亭亭玉立,窈窕得很。公园里不是很讲究,让人从新的角度体会到了这里的随性。各种植被夹杂,生命力顽强的可以脱颖而出,最终还被寄生藤类攀附,一颗树上好几种枝叶是常有的。
远看着三角梅也长成了高大的树开了满头的花,正稀罕呢,走近一看,光溜溜的细枝支楞着生出一大群枝枝蔓蔓攀上旁边的大树,满树冠的花朵甚美,只是不知树会不会被藤缠死。
高大的刺桐倒是独善其身,阔大的树冠落光了叶子,一树花红高高地站在枝头上神采奕奕。刺桐别名象鼻红,再形象不过了,艳丽的花朵在阳光下很骄傲的张扬着,花蕊如尖尖的鼻子高高翘起,牛气得很。
公园里人不多,一众大妈背来了大鼓,咚咚咚敲地起劲,一众走圈的年轻女子边走边说,说什么实在听不懂,只是看着她们身上单薄的衣衫,赶紧将自己的羽绒服脱了,免得怪异。
几只喜鹊漫步在林间,有人来也不见惊飞。适宜的气温,满眼的绿植,冬天里开花的树,种种,实在让人欢欣。只是不知县府能不能用点心思打理一下,将路边的枯枝败叶垃圾清理走,还自然一个清爽。
平潭,如初初长成的少女,明丽深藏、素面朝天。细探却底蕴深厚、金玉其内,若淡扫峨眉,惊艳的不止是眼球。 此行,看的不仅是海。
 
 

 
          本文由世界王氏网网编上传并发布,世界王氏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界王氏网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上一篇:1年1张,100年北京。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