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江苏省涟水县王义方后裔与海南等宗支寻根溯源

2019-03-27 11:49:04来源:世界王氏网

打印 字号: T|T
微信溯源
 
    世界王氏网:
    涟水郷賢堂修谱时由于信息流通不发达,老家在几次修谱均未得知义方公北归,琼海留有次子王承休一支血脉。一千多年以来琼海一支始终对家乡念念不忘,介绍始祖家乡一栏泗州涟水,却又因古泗州被淹没无法寻找,只能留白。好在近年通讯发达,我们开始接触家谱,热心宗亲告知琼海有一支王一方后裔,在琼海王祚光苦苦寻找几十年下,借助网络我们南北相隔一千三百七十年终于再相聚!
 
寻宗越千年
□ 王双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有海南王姓人来涟寻宗,不亦乐乎!
      今年的10月11日,唐代王义方公的海南后裔王位坚前来苏北涟水寻宗,期望与祖宗地的王义方宗族续叙渊源。如今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文化信息的沟通也十分便利,几年前曾听说海南有王义方的后人,不料这么快那里就有族人来涟寻根。作为涟水本地的王姓人,我欣喜地带着王位坚参观了新建的涟水博物馆,寻找王氏祠堂旧址。夜晚,特地联系本地几个族人,与王位坚在古城“涟水印象”共进晚餐。
     王义方(615—659)是唐朝的忠臣,堪称涟水籍历史名人。贞观二十年(646)受张亮案牵连,被贬至海南吉安(今昌江县)。据海南《王氏家谱》记:王义方在海南三年后,于贞观二十三(649)年改授洹水县丞时,长子随之北归,次子王承休留在海南,后婚媾符氏,自此,海南留有一支义方后裔生存、繁衍,孤悬海外。
       渡海寻根,是海南义方后人的千年梦想。王位坚今年五十有余,经营海产生意,利用来江苏洽谈业务的机会,特地绕道前来涟水,因此这一晚的相聚,对王义方族裔便具有历史的意义。我们用涟水的特产酒“今世缘”来接待和庆祝两地王姓的喜相逢,名与酒相得益彰,也触发了王位坚的感慨,不善饮酒的他频频与大家碰杯。他说:“以祖宗王义方的名义,这是王家兄弟历经一千三百七十年的碰杯!”
       王义方从海南返回大陆,至今已过一千三百七十年。族人望故乡,盼团聚,穿过了久远的时空。我不知道这人世间有没有比这更漫长的寻根之旅,这千年等一回的酒醇厚、芳香,足让同宗同族的兄弟不饮自醉。
      作为探索之行,王位坚此来非常关心王义方祠堂的情况。自古以来,祠堂是中国人每一个家族祭祀祖先或先贤的场所,也是存放乡愁、安放灵魂的栖息地。然而,作为载入史册的人物、地方名贤王义方的祠堂,却早被当成“封建资产”而被机关单位占用。几年前,有人向我说过城里尚存王义方祠堂,听后甚感珍贵,特地向本城地方文史专家、前辈彭云生先生咨询,得知王义方祠堂的方位,因此,在涟水博物馆里观看了王义方的塑像后,便前往瞻仰老城中的王义方祠堂故址。
       黄昏时分,太阳柔和地斜照着高低有致的居民住宅楼屋,因城市外扩,老城区显得寂静而落寞。穿过一个狭窄的小巷,在四周高楼林立的墙边,我们找到一座不起眼的默默伫立在巷子间的青砖古屋。因老城区改造和商品房的开发,这一带的明清建筑老房屋早拆光了,不知何故,还留这一座古宅,真是幸事。据彭老说,多年前,族人曾向县政府要回祖宗祠堂,当时县政府因将其划给县供销总社,是集体资产,说是不好退还,答应可以在其他地方选一地基重建。王氏族人可能一时没有宽绰的资金来源,此事作罢。
       王义方祠堂在当时是有一定的规模的,我们察看这座古宅,高处还有加固墙体的锈迹斑斑的铁件,屋脊小瓦还在,只是屋瓦因破漏,不知何时换成现在的红瓦片了。此屋的主人在逼仄的屋前围了一个水泥墙院,大门紧锁,锌皮包的院门上贴一招租广告。我们不得入内细观,只能在外面观瞻,发一番思古之幽情了。
       王位坚说涟水与海南王氏家族相隔有千年之久,我对此提出疑问——海南的王义方后代明确知道祖宗地在涟水,上千年来,难道就没有一个人前来寻祖问宗?特别是2000年之际,王氏族人到县政府商讨义方祠堂之事,难道没有海南族人来吗?
      王位坚解了我的疑窦。据他所知,从古至今,海南的王氏族人从没有来过涟水寻宗,因过去道路遥远、险阻,海南岛还隔着茫茫的海峡,经济贫穷落后,族人回祖宗地寻亲只能是一个梦想。同时,树大分枝,上千年的繁衍,宗族的族主早已难辨,其族谱也因战乱而丢失,现海南的谍谱最远追溯至明代。海南王氏族人联络本族人,开展宗族文化交流,是在改革开放以后才开始,他们兴建王义方祠堂,每年正月初六到祠堂举行祭祀活动,弘扬家族文化,这也只有在社会经济高度发展、道路交通高度发达的今天,寻根问祖才可成为现实。
       岁月悠悠,道路崎岖,大海滔滔,这一千三百七十年的思念呵,终因名垂千秋的先祖王义方而化为人间的一个奇迹。
 
      第二天上午,陪同王位坚前往县城北六十里外的蔡口村,寻找王氏族人的家谱。
       王位坚来涟,缘于淮阴区的王守林老师。王守林热心地方家谱的收集和研究,他从网络上阅知海南有王义方后裔,通过沟通,自此海南王氏才与大陆祖宗地有了初步联系,得知涟水王义方族裔的存在。王守林接到王位坚来涟寻宗的电话,因他正援疆支教,便一边通过周士昌老先生通知我,一边委托本家的青年人王家林前来陪同。
       王家林今年36岁,原灰墩乡人,成人后到市区谋职,他通过家谱寻找家族和亲情认识了王守林。王家林听说有海南来寻宗的本家,非常热心,一清早就从市区赶过来。我们驱车奔驰在收获的田野上,秋高气爽,遍地金黄,高大的收割机正长袖善舞,在田地里突突地收割。走出城市,扑进广袤的原野,不由地拉近了我们与祖先的距离,因为这是一片祖先曾经生活过的古老而丰腴的大地。
      从灰墩的涟新一级公路下来,临路而居的就是王庄。我们在一家新建的别致而宽敞的农家院前停下,王家林上前呼唤,出来的女主人面对陌生的客人有点茫然,当听说是来寻看家谱的,回答说经过几次搬家,家谱不知丢到哪里了。大约她不熟悉我们,不敢贸然说有,她又怕慢怠来客,立即打电话给老头子。一会儿,在地里劳作的丈夫回来了,王家林按王氏辈分称呼他二爹,说上半年从大爹处借阅过家谱,现在有海南族人来,想看看家谱。他听说后立即带我们到大爹家。路上,他说自家里的族谱可能锁在保险箱里了。从他的话里听出,他们对家谱的珍惜。
       车子开到一个铺满稻谷的小院前停下,踩着厚实的稻谷,走进院里,喊了几声,无人应。不一会,从院前的稻谷地里走来一个背着蛇皮口袋的七十岁左右的健妇。二爹介绍了我们一行,她从远处看到家院前有这么多人,正感到蹊跷,听说是海南来访的宗族,她顿感不可思议,当听说我们想看家谱,她有点左右为难,王家林看出她的踌躇,说,我今年春天借了大爹家的家谱,我夏天才还给你家。今天是海南过来的本家想看一下,我们也不拿走。大奶听后有点歉意,她告诉王家林,老头子索要家谱,是在县中学的孙女要的,是老师布置的作业。这个说法让大家不知所以,中学作业还要从家谱里找答案?我想起来了,这是县里开展学家规家训的一个活动。没想到家谱在现在社会也派上用场。在得到不拿走的承诺,本家大奶热情地将我们让进她的住处——东厢房。
       面南的堂屋高楼则是在城里打工的儿子儿媳住的,偌大的院子楼房都是空的,只有到了春节,子女们从城里回来团聚,才会热闹起来。东厢房是老公俩吃住的地方,老头子因病住医院了。她在家看院子打理农活。大奶健步到门后,从贴墙的橱柜里掏出一本古色古香的族谱,我先粗看以为是收藏的古谱,打开细看,这是一本1995年续编、印刷的王氏家谱,其印刷和版式设计模仿古代线装本竖排的式样,仿古得真不错。
      家谱的扉页印有民国25年(1936)修谱时绘制的王义方线描绣像和对联。与一般王氏族谱以三槐堂等为堂号不同,因王义方自唐以后,历代皆将他评为地方乡贤,故为官方所定,名乡贤堂。唐宋时王义方氏族就修有家谱,朝代递更,兵燹几经,沧桑几变,王氏犹得全宗保族,安土无恙,可惜,家谱于明嘉靖年间失于家乱。从谱序中得知,居于县城的王应鹤是族牒保存者,辞世时,儿子王应豸尚髫年,其舅觊觎其家产,除房产外,其资产悉移至其宅,家丁也乘乱窃去家谱,以为主人珍藏必为奇书,在市面上出售,被邑内另一王姓人购去。此人为取悦县令,冒充王义方后人,献给县令——四川人马朝锡以阅,马县令发现谱中有明初族人王景云与神仙张三丰唱和诗章,有张三丰信札。马县令羡慕仙人墨迹,顿生私心,收藏不还,卸任后挟之以归。

 
附:王氏宗谱序
      予族旧有谱牒,源流长远,叙录详明,其间忠义辈出,仙杰挺生,洵足光耀千古,有明嘉靖时,尚保存与我伯曾祖识方郎楚峰公之家,至庆历间有马朝锡者,字康吾,四川人,以甲榜初任名区,调补安东令时,予伯祖应鹤公卒,伯祖她张氏,大名别驾,张公讳典之女也。予祖应牙公尚署年,不施施计家藏,张氏子性感萌觊觎之私,除房产不便迁动外,所有宦资及宝货物件,悉移归张宅,谱牒因之为家丁乘间窃去,家丁疑为予先人家藏之奇书也,不认其为家谱,密持而黯于市,迁王仙谷与.予不一家,易之石米献之于马令。意在伪侈家声,取媚宦长耳,不意马令检阅,见有仙人张三丰与吾远祖景云公唱和诗章,并有三丰贴景云公仙礼,内称汝家唐侍御史义方公裔也。汝子在岸有声,可绍先业,待其成名,相会未晚云,马令因此仙人遗笔,宝而藏之,遂挾以归,而予族之谱牒遂失其传焉,夫值马令在任之日,予祖应旁公老诚特达,予父尽臣公身列胶库当日何不一追索其谱,竟任宵小辈窃英,作石沈耶。虽然此失谱之由,予何以知之,予入库后年逾弱冠,虽竞竞求学,每时以谱牒之失为憾。有书班高明吾系予姑党之亲,一日与予会席,连袂而坐,劝酬之间,谈及当日事,马令时菜施之盛明吾即以前事吐告云,称马令公暇出谱示之曰,安东王姓故家大族,令人景仰,惜瓜期将届,不及识契,明吾称父名,马令即日,不可使闻,闻则来求其谱矣,予以是知失谱之由也。隐予始祖义方公通籍唐初,稽其世数,自唐迄明,己阅千年,明代递更,兵燹几经,范桑儿变。我王氏欲得全宗保族,安土无恙,宁非始祖遗泽长乎,淮东旧有王公祠,祀予始祖义方公。昔予在壮年,豫章刘景衡。大令,曾劝令予主祀王公祠堂,云港水如贵族,并无两家。王公生于遊,发于莲,居官出身,籍于港,官成荣归,卒终于遊,母子同时弗于莲,祠于港。茲贤友家族,诗书继美,科第接武,子孙昌盛,为淮东第一人家。用主王公祠之祀事,夫复何惭,予玲之,心追不以为然,第念该祠堂旧非予族所建,不敢专主其祀,拟集资另建一祠,春秋祀之,奈有志未建,行年已老,建祠姑待后人,爱先考吾族之世,创草谱,其自景云公父,竹泉公以上,悉载旧谱,旧谱既失不敢隐载,容贤后裔,潜心搜索,族续补登,谁就竹泉公以下,暨吾族景云公,景初公,异派同源者之户族,分东西南北四门,各按世次,二编辑,即以竹泉公为一世祖,而仍以义方公冠其首为始祖。虽其间留有奶文,尚不致貽忘祖之谓,是为序。
                               裔孙世智谨撰
又叙
      礼载敬宗,书详睦族,古圣贤亦以宗族为重矣,而必敬之陸之也何哉。蓋以宗族为同气同体之亲,虽支派分别,若恒河沙数,而溯厥从来,推其伊始,则一脉一本也,宁不重哉。念我王氏,自始祖义方公仕唐为御史,宋赠显节侯,光于史册,载于家乘,相承相继,代有兩人,轻加氨量,尤多确度,无如至明中叶,旧谱为四川马康吾宰逆时所得,以其有张三丰与吾远祖景云公唱和诗章,往来仙礼,仙人遗笔宝藏之,携而去為,我王氏之谱遂失傳矣。迄今历朝五代,历年千余,分门别户,散处多方,似难稽考,惟奉世響公创有草谱,顾人公续而纂之。凡唐宋两朝十数傅,因旧谱遗失,概未载入,第由元末竹泉公以下,详辨世次,分东西南北四口,編纂成牒。维今二百余年,子孙逾繁,四方约有千余户,本是同根或不相识,若不急修谱牒,儿于五帝三王不知系出黄帝,贏秦不知系出伯益,汉高不知系出刘累,萧梁不知系出萧何。彼祖德宗功,亦将湮没不彰矣,数典忘祖之训,能免乎,今幸族公会祖祠,同声相应,奋力捐资,复议刊刻,委予与正卿、子华,了容兄,朗山,不伯、福夫侄,巨卿孙,联管修耕宗谱事宜,予实不才,弹竭心力,勉从事与诸族人互相参订,稽其缺略,断其紊乱,订其条例,辑成家乘数卷,付梓刊印,俾族中共曙然于一本之爱,天性之亲,敦宗睦族之谊,上慰先人,下购后世,是則予之冀望也,爰叙之志颠未云。
                                       裔孙子平谨撰
宗谱叙  
    家谱之设,所美参组,世人每多疏忽视之,殊不知家无谱则流源不清,而冒宗乱系之弊,隐寓其间,是谱之不可不讲也明矣。余王氏之族本出于潤洲陆籍,散居本邑暨淮阜等县,不下两千余户,惜以宗谱未经纂修,致鲜联系,实有失家族团结之精神。余因数度邀集族众,一再倡议,设法立谱,藉明追远报本之意义,用备子孙后世之考证,询苗族人,咸称善举,卒以事与愿违,迄未就范,甚以为憾,兹幸族伯子平、小浦、杏間,族兄朗山,不伯等热忱谱事,并追述我
    始祖义方公唐为侍御史,宋贈显节候,纪载史鉴。而木本有自,世系可考,然肇始之难,犹虑缺而未备。承商于余以编修事宜,素志未遂,成喜凤愿相浴,同声相应乃共赞其事,于是汇集合族所辑之草谱,互参考核,补所未补,续所未续,虽屡弗注绎,尚未敢以言尽善,蓋启发前创述之深心,罰勉后世继守之成法,非擅自汇集,聊以为述旧之意云尔。纵兹事体大,非可猝成。余惟竭力从事,与诸族人藉其缺略,订其条例,辑成家乘数卷,付梓刊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