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开国上将王震的光辉一生

2019-03-14 09:07:27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梅兴无

打印 字号: T|T
原标题:王震这一生的五个“最”
 
梅兴无
2019年03月13日08:35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开国上将王震,曾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国家副主席等党和国家重要领导职务。他一生波澜壮阔、功勋卓著,深得毛泽东、邓小平的赏识和器重。他晚年与身边工作人员谈起过往岁月时,说他这一生有五个“最”:最高兴的事,是受命护送毛润之到长沙,第一次见到毛主席;最满意的事,是奉毛主席、党中央之命率三五九旅将士开发南泥湾;最得意之事,是奉毛主席、党中央之命率南下支队南征北返;最自豪的事,是在党中央、毛主席领导下开创祖国的农垦事业;最幸福的事,是北京大学的大学生王季青伴我一生。
 
最高兴的事——受命护送毛润之到长沙,第一次见到毛主席
 
1908年4月11日,王震出生在湖南浏阳一个农民家庭。幼年读过几年私塾和小学,后因家贫而辍学,放过牛、练过武、流浪过街头,一直生活在最底层。1922年,14岁的王震到长沙寻求出路,当了铁路工人。1923年,参加京汉铁路大罢工,被郭亮派去散发传单。1925年春,成为长沙新河车站铁路工人纠察队小队长。
 
这个“小队长”的职位使王震有机会与毛泽东结识。从那以后,两人在长达半个世纪的革命生涯中,结下了深厚情谊。
 
1925年8月的一天,工人纠察队长王应典派王震带3名精干的纠察队员,用铁路上的手摇车护送一位叫毛润之的先生到长沙的韭菜园。那时王震还叫王正林,后来才知道,他护送的毛润之就是大名鼎鼎的毛泽东、毛委员。
 
王震当时直感眼前这个年轻英俊的白面书生和蔼可亲,询问他们生活和工作情况,讲劳工团结、工农革命,给他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在摇车上,毛泽东和王震还有一段单独的互动,使王震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毛泽东问:“看你小小年纪就做革命工作了,为什么呀?”
 
王震响亮地回答:“为劳苦大众的解放!”
 
“对头。”毛泽东频频点头,继续说道:“工人阶级就像你们铁路上的火车头。不过,工人阶级这个火车头,不仅要拉着长长的列车前进,还要拉着中国劳苦大众,拉着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拉着伟大的祖国前进!”
 
王震心头一亮,感觉这位毛先生讲的道理比郭亮讲得更透亮、更来劲。
 
毛泽东又说:“干革命,就得准备牺牲,包括自己的生命!”
 
王震发誓般地说:“我不怕死!为了劳苦大众的解放,我愿意牺牲生命!”
 
毛泽东意味深长地说:“是啊,革命者就是要敢于并且乐于付出,这个付出,有时是巨大的。这也是我们革命者与其他人不同的地方,所以革命是伟大的,革命者也是伟大的。”
 
对这番话,王震似懂非懂,眨巴眨巴眼望着毛泽东。
 
毛泽东坚定地说:“我们既然想做革命者,就是要付出,而不是索取,包括对革命、对国家、对人民、对同志、对朋友……这是我们做一个革命者的起码标准。”
 
很快到达目的地,王震感到路途太短,时间过得太快,毛先生讲的革命道理,他还没听够。毛泽东向王震他们道谢过后,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了广阔的农村。
 
这次谈话,不仅是王震与毛泽东建立深厚友情的开始,而且在他年轻的心灵中点燃了一支不灭的火把,使他懂得了怎样做一个革命者,认清了革命者的人生轨道:要付出,而不是索取。
 
王震在工人运动中迅速成长起来,1927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5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更加坚定地投身到革命的洪流之中。
 
王震和毛泽东再次见面是5年后。
 
1930年9月,浏北游击第一支队奉命配合主力红军打长沙,支队长张正坤、政委苏劳相继受伤,王震同时兼任支队长和政委的职务。9月12日,王震率部退回到浏阳河畔镇头市村北,红三军团政委滕代远把王震介绍给红一方面军总政委毛泽东。
 
“王震?”毛泽东眉毛一挑,“久闻大名哩!用你的名字散发了不少传单、布告,是不是?”
 
王震微笑着点头。毛泽东一细看:“你不是几年前用手摇车送我的王……”
 
没想到毛泽东还记得自己,王震很是激动:“报告总政委,我就是当年那个王正林。我们游击队的秀才们说,用‘王震’的名字又好记又响亮,用这个名字出布告,震动大,能镇得住地主老财和民团,便改成这个名字。”
 
毛泽东点点头,又说:“你出的传单、布告都很有文字功底的嘛!”
 
王震有些腼腆地说:“我是个大老粗。你看到的那些传单、布告,都是我们游击队那些秀才们写的。”
 
毛泽东摇摇头说:“你们的传单、布告不像完全出自秀才之手嘛,倒像经你这个‘大老粗’刀砍斧劈过的,有一种气势。你这个‘大老粗’能把那些‘小嫩细’组织起来,并把你的意图写出来,就是不‘粗’了。这方面我要好好向你学习。”
 
王震的脸红到了耳根,连连说:“总政委,不敢当,不敢当!”但毛泽东的鼓励给他增添了无穷力量。
 
毛泽东又问:“你想不想当正规红军呀?”
 
王震高兴地回答:“做梦都想!”
 
毛泽东接着说:“我给湘东特委说了,把你们这一带几个县游击队整编成一个红军独立师。你带一些骨干去参加,不就当上正规红军了吗?”
 
王震与毛泽东分别后的第4天,就带领浏北游击一支队的154人出发去找湘东特委。1930年10月6日,湘东红军独立师正式成立,王震所部和谭家述的茶陵游击第二纵队组成独立师第三团,谭家述任团长,王震任政委,开始了创建湘赣苏区的斗争。王震后任红八军、红六军团政委,成为湘赣苏区的主要创始人。
 
最满意的事——率三五九旅将士开发南泥湾
 
1937年七七事变后,全民族抗战爆发,国共实现第二次合作。红六军团改编为一二○师三五九旅,开赴山西前线抗日。1937年10月,王震被任命为三五九旅旅长兼政委。
 
1939年8月,为了加强中共中央所在地陕甘宁边区的安全,毛泽东决定将三五九旅调回边区。毛泽东对王震说:“陕北是个穷地方,养不起很多军队,只能放一些精兵强将在这里。”
 
在回师边区的两年多时间里,王震指挥三五九旅进行大小战斗数十次,粉碎了日军强渡黄河的企图,反击了国民党顽固派的挑衅,保证了边区的安全。毛泽东在接见三五九旅部分指战员时说:“你们三五九旅在王震同志的领导下,立下了很大的功劳。你们到了东边,东边就安全;你们到了南边,南边就安全;这次你们又到了北边,北边也安全了。总之,不管你们走到哪里,都没有辜负党中央和边区人民的重托。”
 
1941年皖南事变后,国民党设置了5道封锁线,切断了陕甘宁边区同外界一切联系。是年2月底,毛泽东在与王震谈话时说:“国民党封锁我们,我们面对严重的困难。是饿死呢?解散呢?还是自己动手呢?饿死是没有一个人赞成的,解散也是没有一个人赞成的。还是自己动手吧!这次调你们三五九旅到南泥湾是守卫延安南大门。你们不但要随时准备迎击国民党可能发动的军事进攻,还要通过开荒生产,尽快做到生产自给,从根本上打破国民党的经济封锁。”
 
1941年3月初,王震亲率三五九旅开进南泥湾。南泥湾几十里荒无人烟。部队进驻时,下雪天冷,寒风刺骨,夜间露宿,虎啸狼嚎。为了御寒和防野兽袭扰,王震与战士们一起点起堆堆篝火。他带领部队搭窝棚、挖窑洞,在荒坡上安营扎寨。他提出了“一把镢头一支枪,生产自给保卫党中央”的口号,规定从旅长到每一个战士,无一例外地参加生产,开荒种田。王震身先士卒,和战士一起开荒,双手打满血泡。在他带动下,部队掀起了你追我赶的劳动竞赛,仅1941年,全旅就开荒1.1万亩。
 
王震带领三五九旅经过两年的艰苦努力,把一个遍布荆棘的荒山深林变成了“平川稻谷香,肥鸭满池塘。到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的“陕北好江南”。同时,还大力发展了工业、运输业和商业,做到经济和财政全部自给,有力地推动了边区大生产运动,支援了抗日前线。
 
在屯垦过程中,王震组织部队利用农闲的冬季,开展大练兵活动。涌现了11个百发百中的连队,全旅投掷手榴弹的成绩,由平均25米提高到40米,不少人达到60米,最远的投到72米。部队平时劳动,把枪架在地头上,一有情况就拿起武器迅速投入战斗,数次击退国民党顽固派对边区的袭扰。美军观察组组长包瑞德上校观察后,情不自禁地竖起大拇指:“这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是了不起的。”
 
1943年初,在西北局高干会议上,表彰了22位生产英雄,王震名列第一,毛泽东亲笔为他题词“有创造性”。
 
1943年秋,毛泽东来到南泥湾视察。进入南泥湾地区后,他不时下车察看田里的庄稼,向田边地头的战士了解情况,本来1个小时的车程用了3个小时。毛泽东看到三五九旅指战员个个红光满面,十分高兴,说:“国民党要困死我们、饿死我们,他们越困,你们越胖了。”“你们这里什么都不花钱。同志们依靠自己的双手,创造了一切。”
 
毛泽东来到三五九旅旅部,王震请他先吃饭休息。毛泽东笑道:“刚来就开饭,可见你们粮食很多啊!”
 
毛泽东边吃饭边了解部队伙食情况,王震汇报说:刚来的那年,平均每人种3亩地,一般每天只吃两餐,用南瓜、洋芋、野菜拌和小米或玉米面做成的杂合饭。1942年以后,生产发展了,每人每天可吃到一斤半粮,一斤半菜,每月两到三斤肉。今年每人平均种地10亩多。部队提出的口号是:不要政府一分钱、一寸布、一粒米,做到粮食经费全自给。明年的口号是“耕二余一”,每人生产指标是6石1斗细粮,不仅自己要够吃,还要给政府上交公粮。
 
毛泽东在南泥湾地区停留了5天多。白天在王震等人陪同下,察看庄稼,巡视部队,与战士、老乡交谈,接见劳动英雄。晚上住在阳湾的一个窑洞里,和王震等一起研究工作。毛泽东多次发表讲话。他说:王震同志领导的三五九旅,是执行屯田政策的模范。感谢你们为党创造出怎样建军、养兵的新办法。现在我们能这样说了:我党我军可以抗战到底,彻底战胜日本帝国主义了!
 
毛泽东还指出:自己动手、自给自足的生产经验,王震同志领导的三五九旅通过实践已经总结出来了。回去后,党中央要很好地研究,要把三五九旅的经验推广到各个抗日根据地去。
 
最得意之事——率南下支队南征北返
 
1944年7月的一天,毛泽东找王震去交代一项任务,让三五九旅派一个团长率领一个加强营,护送干部团经鄂豫边新四军五师根据地,到广东扩大敌后抗日根据地。王震感到此行任务艰巨,责任重大,于是主动向毛泽东请缨,由他亲率部队护送。毛泽东说:“你去的话,我就另有打算,中央研究一下再谈。”
 
第二天,毛泽东又找王震谈话,讲了中央的战略考虑,巩固华北、华中,发展华南。南下支队的任务是:挺进华南,会合东江纵队,开辟五岭抗日根据地,把华中和华南联系起来。这样,在日军退却时,可以配合全国大反攻,收复失地;在抗战胜利后,如果蒋介石打内战,我们也能进退有据,牵制其南方一翼,配合各解放区的自卫战争。
 
毛泽东最后对王震说:“如果国际反法西斯战争迅速胜利,蒋介石决不允许你们把这把刀子插在他的咽喉上,他会首先集中力量吃掉你们。这样,你们孤军作战,斗争将十分残酷,甚至可能全军覆没,包括你本人在内。”王震当即表示:“不管发生什么情况,我们都坚决地完成任务!”
 
就在这次谈话后不久,中央正式决定,由三五九旅抽一部分主力部队,由中组部选调一批干部,组成“南下支队”,王震担任支队司令员。1944年11月10日,延安军民都赶到延安机场为南下支队壮行,王震陪同毛泽东、朱德检阅了部队。
 
王震率5000人的南下支队从延安出发,第一步经山西、河南,于1945年1月底,同李先念的新四军五师胜利会师;第二步,同五师张体学的部队一起,渡长江南下,开辟了以鄂南为中心的湘鄂赣游击根据地,把江北和江南联系起来。
 
1945年7月初,王震率部继续南下,于8月底打到广东南雄县境,与前来接应的东江纵队只有百里路程。这时,时局发生剧变,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王震部挺进华南,被蒋介石视为心腹之患,电令7、9两个战区的司令长官余汉谋和薛岳,将其消灭在湘粤边境。
 
王震率部进入湖南境内的八面山时,国民党军第四军、暂二军和四十四军等部共8个团的兵力围困八面山,封死了出山的5条通道。天下大雨,南下支队断粮,陷于绝境。危急关头,王震身先士卒,率部多次与敌血战,冲出包围圈。
 
8月26日,南下支队来到湘粤赣边的五岭山区。薛岳的追兵和余汉谋的一个军对南下支队再次形成包围态势。王震电告中央:鉴于当前形势,已不可以再与东江纵队会师。中央复电:南下支队可以自行选择路线北上,与五师靠拢。王震立即率部北返,一路奋勇拼杀,冲开一条血路。一个月后,胜利到达江北,脱离险境。10月初,回到中原再次和新四军五师会合。南下支队恢复三五九旅番号,编入中原军区,王震任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在中原解放区坚持斗争半年之久。
 
1946年5月,蒋介石派重兵将中原军区部队5万余人包围在以宣化店为中心,纵横不足百里的狭小区域。危急时刻,王震指挥三五九旅向陕南突围,在豫陕交界处,遭到数十倍于己的胡宗南部的阻截。王震身先士卒,带领三五九旅官兵浴血奋战,且战且走,在鲍峪岭之侧的玉皇山又陷入到敌人的包围之中。侦察员发现有一个深谷只有十几米,如果下得去,就可以进入敌人没有戒备的山谷中。危急时刻,王震指挥部队用绑腿拧成绳索,全旅人扭着绳索滑下陡崖。
 
7月25日,三五九旅进到长沟口、土岭地区,又陷入胡宗南8万兵力的包围之中,王震率部恶战10天10夜,突出重围,忍受着极度的饥饿与疲惫,昼夜行军,越过川陕公路,进到山阳与商县之间的黑山街一带。鉴于敌情严重,王震命令部队分散游击,然后横穿秦岭,由陇东向陕甘宁边区进发。
 
8月20日夜,三五九旅涉渭河,跨陇海铁路,蒋介石又派来2个师截击,三五九旅官兵再次冲出重围,与延安派来接应的警三旅胜利会师。9月27日,王震率部胜利返回延安。
 
王震直奔王家坪毛泽东的住处。毛泽东紧紧握住王震的手,上下打量着衣衫褴褛、满头长发、满脸胡须的王震,禁不住眼泪夺眶而出:“王胡子,你受苦了啊!九死一生,重返延安,了不起!你们的任务完成得很好,很好!”于是,王震“王胡子”的外号便广泛流传开来。
 
9月29日,中央在杨家岭中央大礼堂举行盛大的欢迎三五九旅胜利返回延安大会,毛泽东高兴地说:“你们不怕困难、不怕牺牲、勇敢顽强,深入敌人心脏,敢于和敌人作斗争,打破了国民党反动派数十万大军的围剿,胜利返回延安。这是我党历史上第二次长征。你们虽然牺牲了不少同志,但是光荣地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你们是党的宝贵财富,也可以说是从战争这所大学里毕业出来的优秀的大学生。”
 
10月5日,王震在延安广播电台发表《人民军队是不可战胜的》讲话,以雄辩的事实向全世界宣称:具有高度爱国主义与革命英雄主义的人民军队,永远是不可战胜的!
 
最自豪的事——开创祖国的农垦事业
 
王震曾说:“我这个人的革命生涯,就是从南泥湾开荒,到全国农垦,还是开荒。”
 
1954年,任铁道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王震,到北大荒汤原县看望即将退伍的铁道兵官兵。他乘车驰骋在广袤的千里荒原上,异常兴奋:“这片处女地,真是搞农业机械化的好地方啊!”在部队营地,他抓起一把黑土,更加兴奋:“这土真肥啊,一使劲就能攥出油来!”瞬间萌发了将退伍官兵安置在这里垦荒的念头。他立即开动员会作报告,一下子把广大退伍官兵的热情鼓动起来了,大家一致表示愿意在北大荒屯垦戍边。
 
王震又赶往哈尔滨找黑龙江省委第一书记欧阳钦谈自己的想法。欧阳钦说:“你去的汤原还不是大荒原。真正的大荒原在三江流域——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形成的冲积平原。那里荒草漫野,渺无人烟,光密山县那一带荒原,就够你开发的了。它相当于好几百个南泥湾哩!”
 
回到北京后,王震立刻向中央写报告,建议由铁道兵组织退伍军人在北大荒垦荒建场,为国家提供短缺的粮食。中央很快批准了王震的建议。他马不停蹄赶回汤原,命令铁道兵某部副师长余友清:“你先带一支精干先遣队进去。你是打头阵的,搞出好样子,后来的跟你们的脚窝子走!”
 
1955年元旦,余友清领着垦荒战士敲着脸盆,放着鞭炮,把“八五〇农场”的牌子挂了起来。第一批垦荒人当年开荒14万亩,播种4万亩,收获粮豆3383吨。首战告捷,王震又组织9个师的铁道兵转业官兵,分批进军北大荒,在密山、虎林、宝清、饶河地区摆开了垦荒战场。两年间,垦区农牧场发展到13个,收获粮食1.5亿斤。王震欣喜地给军垦战士写下一副对联:密虎宝饶千里沃野变良田,完达山下英雄建国立家园;横批:艰苦创业。
 
1956年,中央决定成立农垦部,毛泽东亲点王震任部长,统筹全国军垦、农垦及国营农场管理。王震开始指挥一场旷日持久的大规模的垦荒战役,并亲手点燃开发北大荒之火。
 
垦荒需要一个庞大的垦荒大军。1958年1月,中央军委发出《关于动员十万干部转业复员参加生产建设的指示》。王震与总政治部协调,争取这些转业复员官兵能到农垦战线。总政治部很快发出通知:“经与农垦部商议,农垦部所属农场今年可以接收6万名军队转业的连、排干部,2万名班以下工农骨干、青年知识分子学员,到国营农场参加生产建设。”
 
王震坐镇北京,一面接收8万多名转业官兵,一面协调铁道部调拨车辆运送转业官兵北上。接着,他风尘仆仆地赶到密山,亲自在密山车站组织万人大会,欢迎来自各地的转业官兵。会场上竖立着他书写的对联:“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英雄奔赴北大荒,好汉建设黑龙江。”
 
云集密山县城的十万垦荒大军兵分百路,徒步向荒原进军,打响了中国垦荒史上的“淮海战役”。
 
农垦英雄的汗水、鲜血没有白流,昔日的“北大荒”变成了“北大仓”。1964年盛夏,朱德、董必武一行来到北大荒视察。当看到昔日荒原已矗立起机械化农场群,所到之处机车隆隆,麦浪滚,林带如织,公路成网,他们对“王胡子”率师开发北大荒给予了高度评价。
 
最幸福的事——王季青相伴一生
 
1937年,任三五九旅旅长兼政委的王震近而立之年,还是单身。一二○师师长贺龙、政委关向应等都为他的婚事着急。
 
这年深秋,北平、天津等地的三四十名流亡学生,来到了一二○
 
师晋西北驻地,24岁的女学生王季青被分配在师部政训处当宣教员。她在北京大学读书时,参加过“一二·九”学生运动,1936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担任过北大地下党组织的联络员。
 
贺龙、关向应觉得王季青跟王震比较般配,就跟她挑明了这层意思。正巧这时王震来师部开会。散会后,贺龙把王震和王季青找到一起,直奔主题:“你们俩都老大不小喽!我看你们一文一武,蛮般配哩!”王震摘下帽子搔着光光的头皮:“是啊,我都29啦!”王季青则羞涩地低着头。
 
贺龙问她:“要不要对我们的旅长同志做进一步的考察?”王季青忙说:“组织上考察他这么多年了,还用得着我考察呀!”贺龙爽笑道:“那就这么定啦,我就是你们俩的红娘!”
 
几天后,在山西崞县一家简陋的农舍里,关向应亲自主持了王震、王季青的婚礼,向他俩道喜:“志同道合者一见如故,才有这战场上的‘罗曼蒂克’。” 王震高兴得说话像枪膛射出的子弹: “么子‘蒂克’?这叫‘速战速决’!”
 
婚后第二天,王震要回三五九旅。贺龙打趣地问:“季青同志,如今你是王震的人啦,是跟王震去三五九旅,还是继续留在师部?”王季青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那我就去三五九旅吧。”她随王震到了雁北,在三五九旅旅部当文化指导员。
 
1938年秋,王震和王季青有了第一个孩子。孩子出生时,王震正率部与日军激战,得知这个喜讯,他哈哈大笑:“好哇,老子打鬼子后继有人啦!”
 
1944年,王震奉命率部南征前,王季青把两双亲手做的羊皮护膝塞进他的挎包里,叮嘱他要安全地回来。王震抚摸着三个儿子的头说:“我们如今已是‘兵军之家’(他给三个儿子取名王兵、王军、王之),老子趴下有儿子!一切有组织安排你们。”将近两年的时间,王震率部南下北返,胜利地回到延安。
 
随后,王震指挥部队从山西一直打到新疆,并驻守新疆。1953年,王震到北京任铁道兵司令员兼政委。王季青是行政12级干部,却主动选择到北京女八中当校长,以了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要办好一个学校”的夙愿。在工资改革中,她一再向上级申请降低自己的工资。王震说:“对头!共产党打天下,不能躺在功劳簿上享清福吃国家!”
 
为了提高学校办学质量,王季青顶住“招降纳叛”大帽子的压力,引进一些有真才实学的教师任教。即使这些人的出身和本人经历在当时看来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她仍予以任用。为此,1959年反右倾时,王季青受到错误批判,被勒令停职反省。
 
远在北大荒的王震知道妻子的情况后,说:“他们批你是错的!他们要打你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咱就把家搬到北大荒来,一块儿种地。我陪你到底!”这使王季青感到莫大的慰藉。她去了北大荒,一连好几个春节都在北大荒度过。1962年,七千人大会之后,彭真在北京市万人大会上宣布为王季青平反。她又回到女八中当校长,在这个岗位上前后干了 11年。
 
“文革”爆发后,王震受到了冲击。一次,造反派把王季青押出来陪斗。王震怒不可遏,连忙上前护着老伴,大叫:“谁敢上来,老子跟他拼啦!”王震对“革命小将态度恶劣”的情况反映到毛泽东那里,毛泽东听了哈哈大笑:“谁叫你们惹他!王胡子当年打仗就是这个样子,赤膊上阵!王胡子惹不得!惹急了,他真会跟你们拼命的。”“王胡子打仗是英雄,生产是模范,不可能反对我,这个人要保。”这条“最高指示”很快传开,造反派再也不敢对王震放肆了。
 
老两口风雨同舟,相亲相爱,牵手走过半个多世纪。王震对老伴说:“经贺龙师长、关向应政委介绍,我们结为夫妻。有三个儿子,想要个女儿,‘兵、军、之、家’,结果‘家’没用上。”
 
1991 年 11月,王震患急性支气管炎住进301医院,1992年9月,转到南方的广州军区总医院继续治疗。1993年2月6日,是王季青80岁生日。王震特地托人买了一个大蛋糕,上面写着“祝老伴生日快乐”字样。王震高兴地说老伴像60岁,王季青很高兴,说王震也像60岁,厅里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和欢笑声。
 
不幸的是,不到一个月后的1993年3月12日,王震就离她而去了。
 
王震逝世之后,有人愿意出钱拍摄反映老将军战斗生涯的电影、电视剧,但王季青都婉言谢绝了。她说,现在还有部分群众没有脱贫,还有一些孩子因贫困而没有上学或失学。拍一部电影或电视剧,需要花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你们把这笔钱用来建学校或捐给“希望工程”,不是更有意义吗?这也是对王震最好最深的怀念。
 
来源:《世纪风采》2019年第2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