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族谱里的往事:再祭杨德群——鲁迅先生的女学生

2019-03-06 19:21:54来源: 杨岳平 仰岳楼家谱馆

打印 字号: T|T
前言导读
      杨德群,是鲁迅先生文章——《记念刘和珍君》里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人物之一。
      鲁迅先生在最中华黑暗的时候,一篇《记念刘和珍君》,仿佛点燃了民族血脉之魄。先生从杨德群、刘和珍、张静淑身上看到了民族希望。
      杨德群1924年家谱的面世,让我们真正认识到了“家是最小国,国是最大家”。家与国,从来就不曾分开!
      今天起,我为读者连载四篇,鲁迅先生《纪念刘和珍君》文章里女学生杨德群的族谱往事。
 
 
 
 
      《记念刘和珍君》是民国时期文学家鲁迅收录在《华盖集续编》的散文。原文于1926年4月12日发表在《语丝》周刊第七十四期。文章是这样描写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学生,在3·18游行中牺牲的“沉勇而友爱的杨德群君。”
 
      《纪念刘和珍君》(原文):“同去的杨德群君又想去扶起她(刘和珍),也被击,弹从左肩入,穿胸偏右出,也立仆。但她还能坐起来,一个兵在她头部及胸部猛击两棍,于是死掉了。”
 
      鲁迅先生全文白描杨德群的文字,不到一百字字。但是,历史永远记住了杨德群。
这是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搜索到的信息,刊登在民国报纸上,三·一八惨案学生死难的照片。这是杨德群最后人生的定格。照片标价:13800元
 
 
      《记念刘和珍君》因为被选入中学语文课本,对中国人影响很大。其中不少名句至今仍被人们脱口而出,用于表达内心的情绪:
“出离愤怒。”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回想1980年在长沙市一中读高中时,语文老师在讲解鲁迅先生《纪念刘和珍君》这篇课文时,介绍女学生杨德群家世有些语焉不详,使我对她毫无印象。但我记忆非常深刻的是:老师领读我们下面这段文章时,同学们热泪盈眶,血脉喷张。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三十五年后,我于2015年5月7日下午,在汨罗市杨桂华先生兄弟和侄儿一家人陪同下,与杨昌宇、杨俊勇及我先生冯启剑,应汨罗市弼时镇群合村杨六零、杨六三邀请,商讨续修族谱一事。我看了杨禾见保存的民国十三年(1924)《杨氏六修支谱》。惊喜万分,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心中又涌起高中时背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那种血脉喷张的感觉。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仰岳楼家谱馆】经过三年对家谱的修补,研读。终于能够让这部珍贵的杨氏族谱,展示在世人眼前。通过族谱,帮助人们找回鲁迅先生眼里:“沉勇而友爱”的杨德群君,认识杨德群身后站着的杨氏家族。
       最为珍贵的是,族谱里保存了杨德群唯一存世的文章。(《杨氏六修支谱·卷末中·坊表誌》六十八至六十九页,杨德群为爷爷锡兰公写的传记。 )
 
 
《十九世锡兰公事畧》
      公玮大华号锡兰,曾大父春汀公三子也。其殁也距今三十有六载,余生也晚,未睹其仪型,安能详其事实。且余涉猎书文一知半解,又安能表其大德哉。传曰:无征不信。余盖有所征耳。清之末页,政府提倡教育,余父曾参助其间。父不以余之性拙,命余就学。由初级而师范专门先后十余载。每值假归朝夕瞻依祖母彭太君。祖母含饴之情于余更笃。尝谕余曰:“尔辈求学勿过劳,劳则有妨生命。”余怪而问之。祖母曰:吾语汝。昔者,汝曾大父课汝祖父辈,督责甚严。越癸酉爕卿公以呕血殁。灰曾大父心。汝祖锡兰公遂弃毛锥。而理钱谷购置油麻石及新塘冲庄业,皆赖公为相助为理也。缪太君新赋于归而寡,终岁哭泣誓以身殉。丙子岁,汝父诞生,一索得男,公稟请曾大父母命,遂以汝父出继爕卿公为嗣解缪太君闷,并得曾大父母欢。时公体虽弱尚无恙也。
      越二岁,有族寿泉公以年少入庠。曾大父有感,复命公负笈从祖舅彭遊。公以年长失学刻苦自励,不半载咯血数升,精神疲惫矣。曾大父忧之,命公习骑射以周血脉。公习之熟且精,族有襄廷者闻而师事之,数月间受其术遂入武庠。饶祖姑丈华廷亦善骑射者,常来舍小住,公入则同处,出则偕行,如是者有年。公之支持病躯得无恙者职是故也。癸未岁,曾大父弃养,家难频仍,而公之旧病复发,遂成不治之症,年二十有八而殁。可悲也。夫祖母之言若此,余闻之也熟,印象亦深。今岁余父纂修家乘,命余校錄,始悉宗族之前言懿行种种出人意表。使天假之年光前裕后可操左券也。不揣冒昧聊述所闻誌诸简端俾后之人有所瞻感耳。
 
民国甲子岁
女孙德群谨述
 
 
 
      我们把杨德群文章里的关系进行了梳理,方便感兴趣的姓氏文化爱好者进行研读:
 
 
杨德群文章概述
      四代人的记录:十八世曾祖父春汀公——十九世祖父燮卿公、錫兰公(彭太君)——二十世父亲卓人——二十一世德群。
      清末政府提倡教育,德群从民国初年开始小学教育到师范,先后十余载受到良好的学校教育。
      德群的家庭教育大多来自慈爱的祖母讲述的家族故事。
      德群通过帮助父亲校录族谱,认识到续修族谱的责任感和重要性。
 
 
 
 
鲁迅《纪念刘和珍君》文章里,那个走在游行队伍最前面的杨德群君,与族谱里的杨德群一以贯之,形象丰满。这个汨罗江边的湘女,高歌屈原在汨罗江边行吟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诗句,来到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求学,追求人生的大梦想,义无反顾的站在了3·18游学的队伍里。她跨进了大文豪鲁迅先生的视野,出现于他的笔端。
      鲁迅先生在天国,如果看了这篇杨德群文章,一定会击掌称赞。
这个中国数千年,在族谱、支谱、家乘里传承有序的杨氏家族,从江西迁徙到湖南,六百多年筚路蓝缕,“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奋斗历程。
 
 
 
       “我目睹中国女子的办事,是始于去年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弹雨中互相救助,虽殒身不恤的事实,则更足为中国女子的勇毅,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千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死伤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杨德群君的族谱留给我们的,是华夏文明五千多年来,没有断裂的民族精神: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读史,帮助我们铭记昨天,做好当下,展望未来。
 
 
      杨德群牺牲的太早,所幸保存的《杨氏六修支谱》,是最完整而鲜活的一手资料,填补了史书、地方志、教科书缺乏的记载。清明又至,芳草萋萋,一杯黄土,百年风流,将杨德群家族故事,重现于世,就是对她最好的祭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