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跟民国方家学诗(四)极易领悟 一百年前的填词入门指南

2018-12-27 14:00:53来源:凤凰网国学

打印 字号: T|T

【编者按】

民国时期,传统文化氛围浓郁,诗词仍以“活态”传承着。那时的很多诗词研究者,既具贯通古今、融会中西、打通文史哲、将创作和研究相结合的开阔视野和博通气象,也有着“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的传世期许和实事求是、惜墨如金的朴茂之风。

毋庸讳言,当下诗词氛围已十分稀薄,能够切理餍心、鞭辟入里地解说诗词或将诗词写得地道的人非常罕见。在此情势下,重新呈现民国时期的诗词论著,一方面,可使饱含着先辈心血的精金美玉不至于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另一方面,也使当下喜欢诗词的朋友得识门径,由此解悟。任何艺术都有一定的规则、法度,中华诗词的欣赏、创作亦然。初学者尤其需要通过深入浅出、简明扼要的入门指引,掌握规则、法度。

凤凰网国学频道特约文化艺术出版社,联合开启“跟民国方家学诗”系列专栏,以周为期,陆续推出。专栏将从《民国诗学论著丛刊》(叶嘉莹主编、陈斐执行主编)中摘选由民国大师、方家所撰写的诗词论章,引导广大读者领略中华诗词之美,进而掌握中华诗词创作和欣赏的基本法门,推动诗词文化的研究、创作和普及。

跟民国方家学诗(四)学词初步

词者,乐府之别派也。古无所谓词,唐人李白之《忆秦娥》《菩萨蛮》,实其滥觞。试举如下:

忆秦娥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  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菩萨蛮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宿乌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盖汉之乐府,至南朝一变而为长短句,至唐再变而为词。惟唐时作者尚少,至宋始大盛,朝野上下,莫不各制新腔,争相酬唱。此后传之勿替,迄于今兹,词遂与诗并为美术之文矣。

古人作词,依管弦之声,填以文字,故词皆合乐。今人因词谱失传,但照昔人旧作,按字填缀,不知宫商为何物,而板刻又多舛误,于是词乃专为文人吟咏之作,而多不可歌。

学词之程序

词曰诗馀,故必学诗已成,方能从事学词。盖不学诗而学词,犹不步而趋也。读者如不爱诗,则亦不妨单独学词,但平仄总不能不讲。可购本局出版之《学诗入门》,其中载有练习四声法,先自学习,然后读此。

初学作词,第一步当注重读功。读时先看调名,次看平仄用韵之处,次看通首之意如何起,如何承,如何转,如何合,久而久之,自然进步。

读词既多,便可着手学做。先自拈一题,或写景,或写情,不必限定;次选一简短之词调,逐字填之,填毕诵读一过,如有不妥之字句,随加修改;三四星期后,再填较长之词调。若不间断,必有可观。

或曰:学词较难于学诗。其实不然。诗句有一定之平仄,其字数或五言一句,或七言一句,均不能随意增减。有时吾人作诗,有若干意思为字数所限,须加剪裁,颇费苦心。词则字句之长短,适如语言,可无此难,故谓词难于诗,似非确论。

词之作法

吾人作词,要不外乎写景与写情两种。写景之词,实为词家之绘画,全赖点染,方不呆板。试举其例:

锦缠道·春游 

宋祁

燕子呢喃,景色乍长春昼。睹园林、万花如绣。海棠经雨燕脂透。柳展宫眉,翠拂行人首。  向郊原踏青,恣歌携手。醉醺醺、尚寻芳酒。问牧童、遥指孤村道:“杏花深处,那里人家有。”

离亭燕·怀古

张昇

一带江山如画。风物向秋潇洒。水浸碧天何处断,霁色冷光相射。蓼屿荻花洲,掩映竹篱茅舍。  云际客帆高挂。烟外酒帘低亚。多少六朝兴废事,尽入渔樵闲话。怅望倚层楼,寒日无言西下。

观于上举之词,无异两幅画图,其工致细密之处,且有为画工所不能到者。写情之词,贵于婉转,但欲婉转,语必层深。试举其例:

蝶恋花

欧阳修

庭院浅深深几许? 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末二句因花而有泪,是一层意;因泪而问花,是一层意;花竟不语,是一层意;不但不语,且又乱落飞过秋千去,是一层意;人愈伤心,花愈恼人,语愈浅,而意愈入,盖写情之佳什也。至于咏物,不可专写其形状,直以烘托之法取胜,《诗品》所谓“离形得似,识之愈真”是也。试举其例:

潇湘夜雨·灯花

赵长卿

斜点银缸,高擎莲炬,夜深不耐微风。重重帘幕掩堂。香渐远、长烟袅穟,光不定、寒影摇红。偏奇处,当中庭月暗,吐焰如虹。  红裳呈艳,丽娥一见,无奈狂踪。试烦他纤手、卷上纱笼。开正好、银花照夜,堆不尽、金粟凝空。丁宁语,频将好事,来报主人翁。

疏影·梅影

张炎

黄昏片月,似满地碎阴,还更清绝。枝南枝北,疑有疑无,几度背灯难折。依稀倩女离魂处,缓步出前村时节。看夜深竹外横斜,应妒过云明灭。  窥镜蛾眉淡扫,为容不在貌,独抱孤洁。莫是花光,描取春痕,不怕丽谯吹彻。还惊海上燃犀去,照水底珊瑚疑活。偏弄得酒醒天寒,空对一夜香雪。

上词不脱不粘,是深得咏物秘诀者,若刻画过甚,便落下乘矣。

调名之由来

词调命名,咸有原起。

或取诗意,例如《蝶恋花》取梁元帝诗“翻阶峡蝶恋花情”,《满庭芳》取吴融诗“满庭芳草易黃昏”,《点绛唇》取江淹诗“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唇”,《鹧鸪天》取郑嵎诗“春游鸡鹿塞,家在鹧鸪天”,《踏莎行》取韩翃诗“踏莎行草过青溪”,《西江月》取卫万诗“只今惟有西江月”,《玉楼春》取白乐天诗“玉楼宴罢醉和春”,《丁香结》取古诗“丁香结新恨”,《霜叶飞》取杜诗“清霜洞庭叶,故欲别时飞”,《清都宴》取沈隐侯诗“朝上阊阖宫,夜宴清都阙”;

或缘题生咏,例如《念奴娇》咏唐明皇宫人念奴,《临江仙》咏水仙,《菩萨蛮》咏西域妇髻,《苏幕遮》咏西域妇帽,《巫山一段云》咏巫峡,《黃莺儿》咏莺,《迎新春》咏春,《月下笛》咏笛,《暗香》《疏影》咏梅,《粉蝶儿》咏蝶,诸如此类,不胜缕举,初学可不必尽知也。

小结

夫为学无止境,学者备此书后,宜多事诵读,以求精进,就吾所知,如《花间》《尊前》,以及《六朝词选》《草堂诗馀》《绝妙好词笺》等书,其中所选者,六朝唐宋名家之作,均可购置案头,以资观摩。至于近人之词,有纳兰容若之《饮水词》,陈维崧之《乌丝词》,张惠言之《茗柯词》,亦可作词学之参考。苟能遍读,则博取兼收,其所造就,非作者所敢量已。

 
编 辑:fnstudio 标签:民国,方家,学诗填词,入门指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