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惠州水北王氏:书圣王羲之后代

2018-12-15 09:17:25来源:东江时报惠州家族史

打印 字号: T|T

始祖为东晋王羲之十九世孙 寓惠近千年

         水北王氏宗祠历经500余年。2008年,水北搬迁,在北湖公园处修建新祠。 本版图片 《东江时报》记者姚木森 摄
 

             家族名片

       水北王氏,源于陈塘,在惠960余年,始祖为东晋王羲之十九世孙王龙德,于北宋仁宗年间率子孙自金陵迁徙惠州,定居陈塘,开枝散叶。至十世孙王一举于元末明初择居水北荔浦,再建王氏宗祠,获称“水北王氏”。王氏家族秉承琅琊之风,诗书传家,元有“两教一事”,明有“两史”、“两巡按”、“两太守”,清有“两县令”,更是出了惠州“明代四大御史”之首王度,名声大振。水北王氏在明代遭遇两次灭族,族人顽强生存,迁徙各地,今惠阳、博罗、惠城、兴宁等地皆有后人,子孙数万。

         上篇·族

    千载陈塘王氏自称琅琊之后

       初春的东江北岸,寒风尤烈,高楼耸立的沿江大道边,红棉却已花开。这里,曾经是水北最有名家族王氏族人居住地,百年木棉树下,昔日显赫的水北王氏在此修建宗祠,历经500余年。

       2008年,水北搬迁,破旧的王氏宗祠最终被拆毁,在水北新居北湖公园处修建新祠,唯留高大的百年木棉挺立江边。年复一年,花开花落,木棉不语,却见证了水北沧桑巨变,王氏几度兴衰。

       “兰亭日暖,荔浦春浓。”水北王氏新祠堂联依旧,却没有了依靠的百年木棉。水北王氏的历史,犹如旧祠原址与新祠千余米距离,蜿蜒曲折,历经千载。

族谱串起千年历史

        水北王氏自称 “琅琊之后”,二十七世子孙王国光当了几十年教师,潜心研究家族历史,他最为宝贝的是家族前人康熙年间修辑的《水北明谱琅琊王氏》。这本族谱来之不易,最初为明代王氏十五氏子孙王凤歧整理充实资料修辑族谱,至清顺治三年(1646年),经历朝代更迭民间战乱,王氏族失遗族谱宗系,所幸十一世族人王常吉保留着残本,故清代康熙年间陈塘王氏重新修族谱,二十七世子孙王叙经修辑、王叙铭抄录,得以稽考明代族谱而成全牒《水北王氏族谱》(康熙本)。最终,族谱《水北明谱琅琊王氏》流传下来,王国光留有一本复印本,“向来不外借”。

         这本族谱详细记载了水北王氏迁徙历史与历代人物,足有三百多页之厚。王国光介绍,族谱原本,是明代王凤歧任岁贡主簿时,深得皇帝赏识,出入皇家书院,翻阅档案史籍,摘录与王氏有关记载等文史资料,而后充实修辑族谱。“这本族谱对王氏族人的记载,与地方志或史料有些不同,我更倾向族谱对人物的介绍,王凤歧掌握的资料更全面。”令王国光自豪的是,这本族谱还抄录了明初惠州名人周歧后、吴高、翟彦荣、杨政、张日新等诗词歌赋与墓志铭,如明代博罗才子周歧后的5篇辞赋,这些辞赋即便在地方志也难寻获。

        “族之有谱,犹国之有史。史以载国事之常变,谱以叙族人之根本,率皆以信示之。观国史而知实世之升降洞然,观族谱而明祖宗之血脉昭然也。”《水北明谱琅琊王氏》开篇,道明了族谱对家族的意义,也是王凤歧重修族谱的原因。据记载,王氏最早修族谱的是元代八世王仕,可惜版本无存。王凤岐“广集先祖人文史迹及族人活动踪迹,最终著成《水北明谱琅琊王氏》,并使其定型后传”。族谱按“序、源考、世系歌、世系简表、族训、六十流年花甲便览、宋元明历传国号花甲便览、历代世祖生卒事迹录”八大部分写成,结构严谨,语言精准。

        这本族谱记载的上百位王氏族人,串起了“琅琊王氏”在惠州的足迹,也描述了这个家族近千年跌宕起伏的历史。

宋金陵迁惠

         水北王氏先祖最初落基于今日小金口陈塘一带。据族谱记载,始祖王龙德号十一郎,为东晋王羲之第十九世孙。

         琅琊为秦三十六郡之一,为秦朝大将王翦、王卉、王离祖孙受封之地,其后人故称琅琊王氏。西晋末年永嘉之乱(注:“永嘉之乱”亦称“永嘉之祸”,西晋永嘉五年,即公元311年,匈奴趁着中原战乱、天灾人祸,大举南下,攻陷洛阳,掳走怀帝,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汉族建立的政权被外族推翻,导致统治集团整体南迁,定都建康,建立东晋,史称“衣冠南渡”。)王氏家族衣冠南渡,举家迁至会稽(今绍兴、宁波一带)、金陵(今南京),至东晋南北朝时期,琅琊王氏成顶级门阀士族,位于当时四大盛门“王谢袁萧”之首,出了王导、王羲之、王献之等名人。唐代诗人刘禹锡名句“旧时王谢前堂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描述的就是唐朝时期王谢家族为代表的门阀士族的衰落。

        至东渡金陵,琅琊王氏便世居乌衣巷,直至北宋。时间过去700多年,历史再次重演:宋亦是个倍受外族侵扰的朝代,乃至1127年发生“靖康之耻”,金人大破都城开封,掳走徽宗、钦宗父子,宋皇族南迁建康,建立南宋。《水北明谱琅琊王氏》记载:北宋期间,金人不时骚扰,宋仁宗皇佑五年(1053年)孟冬,龙德公乃率子弟徙至广东惠州博罗陈塘歧阳岗定居,故“此公所以为陈塘开基始祖也”。

        王龙德如何下定决心,从繁华金陵出走,率族人来至岭南之地,重新开基建业,族谱并无记载,其中的线路与艰辛,无从得知。族谱对这位“开基始祖”的描述,只有寥寥三十字“号十一郎,为人襟怀耿介,卓立独行,嗜书好古诗,礼传家,喜好林泉,训子有方”。这些描述,倒是可以看出这位龙德公不愧琅琊王氏后代,颇有魏晋士人之风。

       水北王氏相传,当年龙德公之所以定居陈塘,是因为此处有条河流,于是泽河而居,命名这条河流为“陈河”,以河为名,王氏开基之地故称“陈塘”。

元“两教一事”

        王氏定居陈塘后,不断开枝散叶,成为陈塘一带大家族。族谱记载,王龙德有两子,长子王革“广置田地”,可见王家家底颇厚。之后,从北宋至元代,王氏历经十代,300多年间不断壮大。

        “元代,王氏家族出了两教一事,这在惠州历史上是少见的。”王国光对此颇感自豪,他认为元代惠州籍官员不多,记载的仅有4人,而根据《水北明谱琅琊王氏》记载,王氏家族在元代就出了3位教职官员,可谓难得。

      惠州学者徐志达、吴定球、何志成在《惠州文化教育源流》一书中提到:根据明嘉靖《惠州府志》提供的资料,入元之后八十余年惠州竟无一名科举进士,乡举(相当举人)仅有四人,授官七品以下,他们分别为:谢天兴,河源人,授官宣抚同知;谢礼和,河源人,授官教;刘泉(授官不详);陈推贤,兴宁人,授教谕。造成这种现象原因很多:如元代立朝时间较短;元朝选拔官员的途径主要不在科举,立朝之初科举中断数十年,直至元延佑元年(1314年)才正式恢复开科取士,而且每科取士的名额很少;统治者在取士过程中对汉人尤其是南方汉人,亦即所谓“南人”实行民族歧视的政策;长年的干戈扰攘和战争祸害致使惠州儒学教育机构破坏严重,修复较迟等等。(《惠州文化教育源流》第121页)

        王氏家族元代出的“两教一事”,是指八世王仕、九世王恩佑、十世王一举,为祖孙三代。《水北明谱琅琊王氏》记载:

       王仕,号郎行一,八世祖。公嗜书工文,廉静寡言,孤高尚志。由博罗邑庠生应元大德戊戌孝廉,任翰院宣教。衡文风,裁卓芳。

       王恩佑(王仕之子),号十三郎,字仁泽,九世祖。元岁贡生,惠州府经学掌教。公性颖悟,聪角之年,闻诗闻礼。由博罗禀生应元大德乡贡,掌教惠州路博士,传经泮水清芳草,著订期课艺,首倡生徒。

        王一举(王恩佑之子),字嗣兴,十世祖。元岁贡生,理院承事。公性质慈良、廉明公正,好积阴功。应元泰定戊辰乡贡优入国学肆业,以才猷陈达寻擢理院承事,恒烛带冤。

       “翰院宣教”、“经学掌教”与“理院承事”官品多大难以查询,描述中可看出王氏祖孙授的皆为教育官职,由是可窥王氏家族诗书传家家风之盛。

明两度灭族

        “理院承事”的王一举,正是水北王氏的开基者。

        王恩佑有两子,长子王一高留在陈塘,次子王一举“元初由陈塘分居归善,至元延佑庚申(注:1320年)择见水北荔浦山水清秀,率子孙迁居荔浦而为开基”。

        王一举生五子,王仁可、王义可、王礼可、王智可与王信可。除长子早逝、二子留守外,王礼可、王智可、王信可皆外出为官,其中王礼可任福建汀州府太守(汀州最高行政长官,类似于现在的市长),王智可任江西道按察司副使(“按察司”是元明清设立在省一级的司法机构,主管刑名、诉讼事务,是一省司法检察机关,相当于现在的省检察院法院),王信可为直隶河间景州吏(河北景州明代属河间府,领辖三县)。

         兄弟三人为官,王氏应当风光一时。明洪武十六年(1383年)三月,王礼可到任福建汀州太守。为官三年,王礼可算得上治理有方,民安居乐业。然而,一场意想不到的冤案不仅让他丧命,更让其王氏遭遇“灭族”。洪武十八年三月,御史余敏、丁延举告发北平布政使司、按察使司官吏赵全德等与户部侍郎郭恒合谋贪污皇家2400万石粮食。此案影响甚广,涉及人物众多,更牵连不少无辜,王礼可就是其中之一。《水北明谱琅琊王氏》记载,“质赃混招云有三十疋红逍布寄在福建汀州知府处”,王礼可“覆盆哑冤,诏下追捧,诛抄三族,在任上殒,年六十七”。受“兄抄三族之累”,王智可“自缢任上,年五十七”;王信可“骇亡于任所”。受牵连的不仅仅是兄弟。王礼可有六个儿子,二子王原谦被执而自招为嫡长子,赴刑,其妻叶氏亦被杀;六子王原顺携家逃逸,隐居博罗、兴宁等地。

        这是水北王氏遭遇的第一次家族之难,为官者几乎全部殒损,家族大受打击。然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第二次灾难来得如此之快,只隔了仅仅一代人。

       水北王氏十三世出了惠州明代“四大御史”之首的王度,他让水北王氏名声大振,亦让王氏再遭灭族之难。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明太祖崩,孙子建文帝继位,实施削番,燕王朱棣起兵,是为“靖难之役”。此时,王度官拜山东道监察御史,辅助一代名 儒方孝孺,对朱棣口诛笔伐。4年后,建文帝兵败失踪,朱棣登基,为明成祖,方孝孺十族尽诛,王度满门抄斩,“姻亲连坐155户无一幸免”。此时,王度47岁。

       《水北明谱琅琊王氏》记载,王度有三子,长子王永受避居,其子易姓屠,迁往江西吉水,万历十二年(1584年)广东巡按御史屠叔明为永受之孙;次子王永昌,自招为嫡长子受死;三子王永贵,易姓汪,迁居江南,万历十三年(1585年)广东巡按御史汪言臣为永贵之孙。

清再难中兴

        受王度牵连,水北王氏再次面临灾难,族人纷纷外迁,易姓避难。此后,王氏族人小心翼翼躬耕于水北,直至十五世王凤歧任明岁贡主簿,王氏才稍稍抬头,继而有族人先后为官。

       两度灭族,为何王氏依旧有后人?古代交通不便,诛罚制度并非严格,即便遭遇“灭族之罪”,多以长子受难。不少家族为保留血脉,纷纷用兄弟或族人顶替嫡长子受刑,而地方乡绅亦会保护其后,令家族得以存留后代。如马安文氏乃文天祥胞弟文天球后代,文天祥亦遭遇灭门之罪,然而文天球却将一子过继胞兄名下,以续血脉。而在江西文天祥故里,依旧有文天祥的后人,这是族人保护文天祥子息的结果。

        根据《水北明谱琅琊王氏》记载,水北王氏十五世出了主簿 (主簿为各级主官属下掌管文书多佐吏,相当于现在的秘书长)王凤岐,虽为九品芝麻官,却受到皇帝专诏接见,并出入皇家档案馆,重修族谱。接着,水北王氏十七世出了一位太守,王原顺后代王守充为明嘉靖庚戌年(1550年)进士,任福建邵武太守。

        在嘉靖年间,水北王氏还出了一位胆识之人王镇。他是王礼可四子王原敬后人,臂力过人,尤善骑射。族谱记载:嘉靖二十年(1541年),倭寇犯平山(今惠东),惠州知府李几嗣以弓马娴熟,令镇领兵防御。适闻把总周云翔刺杀参府耿宗元之变,而云翔拥兵至。镇帅士卒尽去桥梁,云翔见桥断,不得入城,大恨失策,及废毁东平庐舍,杀掠民居,犹欲跨江渡北。镇怒,候至半江,奋力击之,乃止。

       自此,水北王氏结束明代的沉浮,两度惨遭灭族,却能再度中兴。明代王氏家族经历似乎影射了当时惠州历史,人才辈出,以敢言当道。王氏家族的“两史”为梅州刺史王智可、山东道监察御史王度;“两巡按”为王度易姓弦孙,一是万历十二年广东巡按御史屠叔明,另一是万历十三年广东巡按御史汪言臣;“两太守”分别为福建汀州太守王礼可、福建邵武太守王守充。

        自清以降,水北王氏风光不再。“王氏明代遭遇两次灭族,后代为官甚微,也许是怕了,也许是元气再难恢复。”王国光感叹,水北王氏自此默默守在东江北岸,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前朝风云似乎随东江之水蜿蜒而去,再也不回。

编 辑:wangshi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