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治艾村医王焕云的两个梦想

2018-12-01 13:23:47来源:央视网

打印 字号: T|T

原标题:染“艾”后续,谁给了他们“后悔药”
 
  人生没有绝对的安全。
 
  村医的两个梦想
 
  2001年,王焕云40岁,不惑之年遇到的这件事改变了他的后半生。
 
  那年的7月中旬,疾病来得很突然。湖北十堰竹山县溢水镇陈家铺村一村民因感冒、发热,来找村医王焕云就诊。在询问和诊断过程中,王焕云发现他有咳嗽、气喘、胸痛、盗汗、乏力、消瘦等症状,根据病情为他治疗了两天,却不见好转,于是建议到县级医院检查。村民却不听劝,又私自跑到其他医院治疗一周,病情逐渐加重,无奈之下又请王焕云继续治。
 
  根据村民的症状及自述曾有过卖血史,凭着职业敏感,王焕云怀疑其感染了艾滋病。为明确诊断,王焕云将这一情况及时报告给了卫生院,卫生院通过进一步调查,将情况上报到县疾控中心。后经确认,该村民感染了艾滋病病毒,随后又相继发现十几名感染者。
 
  十几年前,在经济和文化相对封闭的山村,发现艾滋病,无异于投掷了一枚重磅炸弹。最初,王焕云和家人也有对艾滋的恐慌和不安,也有怕被感染的担心和顾虑。“如果我不去帮,就不会有医院愿意接收他们。我是医生,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的病人去世而不管。”
 
  作为湖北省十堰市竹山县防艾第一人,王焕云一肩挑起附近5个村子和十几名艾滋病人的防治工作。面对村民们的误解与非议,王焕云不但没有退却,反而更加关心艾滋病人。17年来王焕云一直工作在抗艾一线,视患者为亲人,用行动化解歧视,用爱心温暖患者,为艾滋病人撑起了一片天空。“目前,我们这里还有10位艾滋病患者,我要陪着他们一直走到人生的尽头。”王焕云说。
 
  陪伴还有另外的方式。在日前召开的关于艾滋病防治工作进展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疾控局副局长王斌发布了一条好消息,我国艾滋病输血传播基本阻断,经输血及使用血液制品传播病例接近零报告。
 
  这两年,王焕云又有了新目标:利用专长,带领乡亲们致富。经多方征求专家意见,确定陈家铺村非常适合种植中药材。王焕云说:“在我们这个曾经谈艾色变的小山村里,村民都有一个‘健康梦’。随着防艾工作的深入和国家各项医疗惠民措施的落实,这一问题已得到解决,现在最紧迫的任务就是让乡亲们富起来。”
 
  生命在阳光下延续
 
  “当知道自己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死。”2006年的一天,严勇来到了广西南宁第四人民医院艾滋病科求医。跟护士长杜丽群讲述了他的故事。
 
  严勇是家中独子,未结婚,当得知自己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后,万份懊悔,“我想死,可是我死了,父母该怎么办?求求你们救救我。”杜丽群知道,每一位初来诊室的人都会经历这样的过程。她耐心地告诉严勇,目前艾滋病虽不能治愈,但通过每天按时按量终身服用抗病毒药物,体内的病毒就得到控制,就会大大的降低传染给别人和下一代的风险。“说到这时,我看到了他眼里的亮光。”杜丽群说,这时希望比什么都重要。
 
  后来,严勇和同样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的梓言结了婚,两个人积极配合治疗,坚持按时服药。就在三年前,他们有了自己的宝宝,孕期积极做好母婴阻断,宝宝出生后也及时得到免费的抗病毒药物,而且得到一年免费的奶粉。经过一年半的跟踪检测,他们的宝宝没有被感染,很健康。而像严勇一家这样的情况还有不少。
 
  2010年底,梁悦在怀孕4个月做孕期检查时,被检测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当地医生告诉她最好不要这个孩子,因为即使吃药阻断后也不能为她接生这个孩子,她陷入了绝望。“孩子是无辜的呀,我一定要拥有这个孩子,这是一家人最大的愿望。”在一家人冷静商量之后,他们决定去北京寻找希望。
 
  2011年元旦过后,梁悦和母亲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佑安医院,找到了专门从事艾滋病母婴阻断工作的专家。专家耐心倾听了她的诉说并为她进行了全面检查,还给她讲解了艾滋病母婴阻断的知识,并告知她可以在医院生孩子。听到这一席话,梁悦一家人如释重负。
 
  在接下来的五个月,梁悦往返于老家和北京之间,每天按时服药,每个月如期到医院做检查。时间一天天过去,终于迎来了小生命的降临。宝宝出生后梁悦不敢抱一下,甚之不敢多看一眼……经过难熬的等待,检查结果终显示,艾滋病病毒抗体为阴性,一家人激动的都哭了,梁悦忍不住抱起仍在熟睡中的宝宝亲了又亲,幸福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满脸颊。
 
  据了解,截至2017年底,我国孕产妇艾滋病的检测率已经达到了95%以上,艾滋病母婴传播率从2012年的7.1%下降至2017年的4.9%,感染艾滋病的孕产妇和婴儿抗病毒治疗率都达到了90%以上,母婴传播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
 
  那段青春的断层
 
  “邵妈,以后我就这么叫你了。”
 
  “乖孩子,好好吃药,有什么难事儿尽管来找我。”
 
  2017年的深秋,地上的树叶卷曲着被风吹的到处跑,划过水泥地面,声音很是刺耳。子鸿——一名大学生,本该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却被HIV(艾滋病病毒)击垮了。
 
  “我想哭,却哭不出来;想倾诉,却不敢对别人说。”子鸿说,他第一次去医院,内心十分忐忑,甚至觉得路上的人都在用有色眼镜看他。“可是,到了医院,并没有我想得那样糟糕。”他说他最感谢的人就是邵妈,第一次去就给予了他母亲般的关怀。
 
  子鸿说的“邵妈”,是北京佑安医院感染中心门诊护士长邵英。她日常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做HIV阳性告知和心理疏导。“风险的确就在身边。我做阳性告知这么多年,发现大多数人最初都有两个反应:一个是恐惧,另一个就是懊悔,觉得自己就像盖了戳一样,怎么也洗不掉。”邵英说,感染者的隐私保护要大于治疗本身。
 
  随着对于HIV的深入了解,子鸿内心的恐惧也渐渐褪去。一年多时间过去了,子鸿觉得身边人的爱成就了他,所以他一直没有忘记医生的嘱咐,好好吃药。“我开始爱去医院,每一次去我都喜欢和邵妈聊天,她真的很像我的母亲,善良慈爱,这也是支撑我好好治疗的动力。”子鸿说,他像是也从一场病痛之后活了过来,现在不会再去任性,并且懂得了感恩,去勇敢面对未来。
 
  “检测是艾滋病预防干预的非常重要的措施。”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研究员吴尊友表示,艾滋病感染者一段时间内是没有症状的,不检查、不诊断就发现不了。“之前曾对云南做过一些研究,从感染到发现平均要六年的时间,在这六年当中有一部分人又在继续传播着。”
 
  中国疾控中心艾防中心主任、研究员韩孟杰表示,目前,高校学生对艾滋病传播途径的知晓率挺高,但是对艾滋病的防护意识不高。数据显示,2017年,学生感染人数有3077例,其中有81.8%都是同性性传播感染。
 
  艾滋病离你并不遥远:主动检测、知艾防艾、共享健康。(文中严勇、梓言、梁悦、子鸿均为化名)
 
  (记者张恪忞)
 
编 辑: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