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张盛钏·闽王在沙县概述

2018-11-23 10:59:18来源:沙县一中高级教师 张盛钏

打印 字号: T|T
                        张盛钏在三明沙县闽台闽王文化考察团座谈会上发言

     唐末王绪率光州、寿州五千义军,携数万百姓南下入闽。南安竹林兵变后,王潮担任军中主将,王审知为副手,北上返回光州。义军在沙县休整期间,接受张延鲁请求,转战泉州,其后统一福建,建立闽国。王潮、王审知及其后人统治闽国期间,在当时的沙县留下了众多的遗迹,产生过重大而深远的影响。由于史料零碎不全,遗迹不彰,多被后人忽视。笔者反复查阅史料,考察遗迹,撰写成文,以广影响。
 
五代时沙县隶属汀州府
 
     五代时沙县先属有唐,再闽国,后归于南唐。唐开德四年(621年)隶属建州,后省入建安县;唐永徽六年(655年)复建,隶属建州。唐大历十二年(777年)隶属汀州府,后汉乾佑元年(948年)从汀州划归剑州(见《嘉靖延平府志·地理志卷之一》)。五代时县域辽阔,包括现在的沙县、梅列区、三元区的全境,永安市的大部分,大田县、明溪县、清流县的一部分。这是唐末、五代时,沙县隶属、占域的大致情况。
 
王绪率光州、寿州军民入闽
 
     唐末,黄巢起义军“掠人为粮,生投于碓,并骨食之,号给粮之处曰‘舂磨寨’。纵兵四掠,自河南、许、汝、唐、邓、孟、郑、卞、曹、濮、徐、衮数十州,咸被其毒。”(《资治通鉴·第二五五卷》)唐末藩镇之乱也愈演愈烈,大江南北每一寸土地都遭受兵燹,真正是破坏极惨,生灵涂炭。秦宗权“命将出兵,寇掠邻道,陈彦侵淮南,秦诰陷襄、唐、邓,孙儒陷东都、孟、陕、虢,张晊陷汝、郑,卢瑭攻汴、宋,所至屠翦焚荡,殆无孓遗。其残暴又甚于巢,军行未始转粮,车载盐尸以从。北至卫、滑,西及关辅,东尽青、齐,南出江、淮,州镇存者,仅保一城,极目千里,无复烟火。”(《资治通鉴·第二五六卷》)《资治通鉴》卷二五六记载:光启元年(885年)正月,蔡州节度使秦宗权要求光州刺史王绪上交赋税,王绪没法上交,宗权发怒,发兵攻打他。王绪的实力与秦宗权相比,相差悬殊,不敢迎战,于是率领光州、寿州的士兵五千人,扶老携幼,驱使数万吏民渡过长江,辗转南下。王绪以妹夫刘行全为前锋,从光州、寿州出发,经过六安、霍山、安庆,抵九江,再转南昌、吉安、赣州,然后一部分越过大庾岭,进入广东曲江、潮阳,再转入福建漳浦,另一部分由赣州进入福建长汀,抵达漳浦。据梁方仲《中国历代户口、田地、田赋统计》记载,唐元和年间,闽中仅有七万多户,晚唐福建每平方公里仅有1人,汀州更是人口很稀少。王绪所率领的数万军民,大约占当时福建人口的五分之一,大大改变了福建的人口结构。
 
                                      义军从沙县转战泉州
 
      王绪率领的军民,是以家族式南迁的,大多拖儿带女,上有父母,下有子女,行军非常不便。王绪的两股军队在漳浦会合后,北上返回光州。福建多山区,路险粮少,为了轻装赶路,王绪下令,军中不得以老孺相随,有违者一律杀头。只有王潮兄弟仍带着他的母亲徐氏(王潮之母)、董氏(王审邽、王审知之母)继续随军而行。王绪知道后,叫来王潮兄弟,责备他们:“军队都有法律,没有无法的军队,你们违反我的命令,如果不杀头,就是军中无法。”王潮兄弟回答说:“人人者有母亲,没有无母的人,将军为何命令人抛弃母亲呢?”王绪发怒,下令斩杀他们的母亲。王潮兄弟说:“我们侍奉母亲如同侍奉将军,既然要杀掉他们的母亲,怎么任用他们的儿子?请先杀掉我们。”将士都替他们求情,王绪饶了他们。北上到南安时,军队里发生了竹林兵变,王绪自杀。王潮接替王绪,担任军中主将,王审知为副手,率领将士继续北上,返回光州。当军队北上到沙县时,数万军民逶迤数十里,驻扎在柱源、镇头、琅口、水南、城区一带休整,据说王潮、王审邽、王审知的指挥部及住所就设在水南凝翠西峰后面,后人在凝翠峰一侧建白马庙以祀之。王氏兄弟的军民驻扎在沙县时,泉州人张延鲁等因为刺史廖彦若贪婪残暴,百姓水深火热,率长老奉牛酒,遮道恳求王潮留为州将,王潮兄弟于是引兵再度南下,围攻泉州。这样沙县就成为王氏兄弟转战泉州的转折点,从而使王氏兄弟留在福建,先攻下泉州,当上泉州刺史,再攻克福州,建立闽国,可以说改变了福建的历史。
 
王审知过化沙县
 
     《福建通史·隋唐五代卷》说,汀州境内住着被称为“蛮獠”的少数民族,他们是没有开化的山民。光州、寿州数万军民把中原的习俗、民风、文化带进了福建,现有数千的王氏后裔分散在沙县及周边县市;随王入闽的并在沙县安家的张孺后裔,目前已知的分布于沙县、三明、南平、永安、尤溪、福州及闽南等地,人口达四五万。王审知治闽时期,重视文化建设,兴办学校,重视人才,使野蛮之地成了文明之区。唐末于兢撰的《恩赐琅琊郡王德政碑》写道:“常以学校之设,是为教化之原,乃令诱掖童蒙,兴行敬让,幼已佩于师训,长皆置于国庠。俊造相望,廉秀特盛。”宋太祖赵匡胤称赞王审知政德,御题“八闽人祖”。北宋开宝八年(975年),沙县人张确在南唐最后一次科举考试中能高中状元,与王审知的重视文化建设是分不开的。张确是随王入闽的张孺的六世孙,闽西北的第一位状元。其后,北宋沙县有陈世卿、陈瓘、罗畸、张若谷、曹辅等40多位进士,南宋有陈渊、俞肇、罗博文等50多位进士,其中不少是随王入闽的各姓的后裔,在某种意义上说,都是王审知过化的成果。
 
王延政转战汀州
 
      通文四年(939年),连重遇发动兵变,扶王延羲做皇帝。王延羲登基后,派从子继业追杀了王继鹏(王昶),改年号为永隆。拜王延政为建州节度使,封富沙王。后来因性格、争权等多种因素,兄弟互相猜忌,成为仇敌,多次发生战争。永隆四年(942年)六月,王延政发兵攻打福州,准备灭掉王延羲,但没有进展,于是掉转方向,亲率大军攻打汀州,想打下汀州,以形成包围福州之势。新任的汀州刺史许文稹很能打战,双方交战42次,王延政没有占到便宜,迫不得已,只好退兵。沙县当时属于汀州,是许文稹的辖地。沙县的镇头、琅口一带,是洛阳溪进入沙溪的水口,河谷平原较宽阔,可以驻扎军队,自古是兵家战略要地。这里属县城东郊,交通发达,往东跨过后底峡可抵高砂、青州通往延平;沿洛阳溪上溯可到南阳再转尤溪;镇头村北后还有一条往南霞、大洛在到尤溪的路;琅口临沙溪,上到城关,下到延平,军队进退便利。因此许文稹的军队很有可能派一支驻扎于此,以抵御王延政的进攻。王、许之间的42次交战,有几战可能就在镇头、琅口打的。《福建通志·古迹》记载,相传闽王屯兵于沙县八都(今镇头、琅口一带)。据三明市王氏宗亲联谊会会长、岩前镇人王本增先生考证,三元区岩前镇一带也曾是王潮、王审知及王延政军队的驻扎休整地。
     永隆五年(943年),延政以建州开国,自立为帝,国号叫大殷,改永隆五年为天德元年。后来王延政统一了福建,但王氏政权在兄弟、侄叔的惨杀中,政权已处在风雨飘摇中。天德三年(945年)八月,南唐中主李璟发兵攻打建州,不久城陷,王延政出降。紧接着许文稹以汀州、皇从子继勋以泉州、继成以漳州归降南唐,闽国灭亡。
 
镇头出土闽国钱币
 
      闽王统治时期,铸有大量钱币,《十国纪年·闽史》记载:“王审知为闽王,梁贞明元年(915年),汀州宁化县出铅,置铅场。二年,铸铅钱与铜钱并行。”《新五代史·闽世家第八》记载:“延羲,审知少子也。既立,更名曦,遣使者朝贡于晋,改元永隆。铸大铁钱,以一当十。”《十国春秋·闽·天德帝本纪》记载:“天德二年(944年)正月,铸‘天德通宝’大铁钱,一当百。”董逌《钱谱》说:“建州王氏钱面文‘天德重宝’,背文穿上有‘殷’字。”洪氏《泉志》说:“按王延政以建州建设国,称‘殷’,故幕文为‘殷’字。通宝、重宝之异,亦当时铸此二品耳。”(以上所引二书文字,见《十国春秋·闽·开德帝本纪》)沙县物价局原局长、福建省钱币学会理事邓景华先生说,1995年3月,虬江街道办事处麦元村村民万礼煌等人,在镇头村(古代称洛阳里)登坑垅山坡上开荒时,挖出一坛五代龙凤纹青陶罐,内有闽国开元通宝小平铅钱百余斤。开元通宝钱币,钱背穿上多有“福”字,偶见“闽”字,并根据铅钱的铸主、分期、币文书体、星点分布等,区分出50多种版别。这坛闽国时期铸的钱币在沙县出土,是闽王在沙县活动的实物证明。
 
王延政建栖云寺
 
      僖宗光启元年(885年),王绪军民经过南昌时,洪州节度使钟傅想消灭他以壮大自己,住在南昌上蓝院的上蓝和尚,以“因果”、“机数”劝说钟傅,钟傅被说动,不仅没有灭王绪,反而以优礼劳送。年轻的王审知,真切地体悟到佛教对政治的巨大影响。这对他当权后重视宗教,把宗教作为统治权术打下了认识基础。他推崇道教和民间信仰,更笃信佛教,兴建和修缮寺庙数百座。曾请闽侯雪峰寺高僧义存到福州说佛,舍雪峰寺钱五十万缗,建大殿及堂宇。在福州九仙山(于山)建造报恩多宝定光塔,俗称白塔;在鼓山建造涌泉寺。王审知的宗教思想,无疑影响了他的儿子,王延政等也非常重视佛教。
      沙县城西怡山之麓的栖云寺,是王审知与黄氏夫人所生的王延政兴建的。《嘉靖延平府志·地理志·寺观》记载:栖云寺“在九都,伪闽王延政建,宋建隆三年重建。”1992年版的《沙县志·风俗》也记载:“闽王延政(943—945年)建。宋建隆三年(962年)重建。清康熙元年(1662年)重修。原有前殿、正殿、后殿、钟鼓楼、方丈室、藏经室、静坐厅等建筑。”
      栖云寺是沙县历史上的名寺,李纲谪居沙县时,曾和罗畸(字畴老)登临参观。李纲《罗畴老同游栖云院瞻礼新藏》中写道:“宝峰古丛林,深寂云所栖。中有大宝藏,涌海蟠蛟螭。庄严极精丽,金碧光陆离。诸天渺宫殿,地轴森铁围。雷音出妙响,震破群生疑。天人所瞻仰,神物应护持。”罗畸曾以右文殿修撰出任庐州、处州等地知州。他在栖云寺兴宝藏,使信心士有所依归,又辟经堂,使具眼人有所阅习。后来建报本殿,供奉双林善慧大士、三藏法师玄奘像而行奉祠之礼。李纲为之撰《报本殿记》。抗战时期为国民党福建省军区军械厂,“文革”时被用作仓库。1985年信众集资重修,规模不如从前,时有香客进信。
 
 越王山与越王墓
 
     《嘉靖重修沙县志·疆里》记载:“越王山,相传越王尝屯兵于此,俗呼为越王寨。山顶有石棋局。及越王寨下,有漈峡。”《嘉靖延平府志·地理志·丘墓》记载:沙县“东南八都越王山,五代时闽越王屯兵于此而殁,因葬焉,乡人立庙墓侧祀之。”越王山坐落在柱源村东,越王庙位于越王山下,庙已废,庙址在205国道上,南阳路口往上近百米处。据老人回忆,越王墓位于越王山南面山坡上,坐正北,朝正南,1958年大炼钢铁时,墓砖被柱源村民挑去砌钢铁厂了。越王、闽越王应该是闽王之误。笔者曾在沙县、永安、南平等地见过多种族谱,都把五代时的闽王误成越王、闽越王。不要说族谱弄错了,就是《嘉靖延平府志》、《嘉靖重修沙县志》等方志也没考证清楚,有的说“越王”,有的说“闽越王”。“越”是古国名,大约在公元前306年越王句践六世孙无强为楚所败,他的兄弟子孙散落各处,其中东越的无诸,都城东冶(今福州),疆域扩展到闽南的漳泉,沙县也属于无诸的地盘。那个年代,距今2300年左右,沙县完全是南蛮之地,无史可考也。《福建通志·古迹》即说,闽王墓在沙县八都,“相传闽王屯兵于此而殁,因葬焉”。因此,越王山实际应为闽王山,越王墓实际上是闽王墓。至于是哪位闽王,或者是不是闽王,目前相关史料缺如,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镇头“五官”遗迹
 
      镇头村还留有“五官”遗址,相传是闽王驻军时留下的。“五官”原为“五军”,即军路、军坪、军坝、军亭、军桥,闽王驻扎镇头时,认为“五军”杀气太重,改为”五官“,即官路、官坪、官坝、官亭、官桥,且立有“五官”石碑,遗憾的是建国初期遗失了。永隆四年(942年),王延政率军进攻汀州,与许文稹打了42战。当时沙县隶属汀州,镇头即是守护汀州的战略要地,许文稹必然要派重兵把守,有几仗就可能在沙县打的。因此,留下“五官”及越王山、越王墓、越王庙的遗迹。
 
大东山白马庙
 
      王审知“常乘白马,军中号‘白马三郎’”。(《新五代史·闽世家第八》)福建许多地方建白马庙,祀奉王审知。沙县城区、富口镇、虬江街道办和凤岗街道办的各村有近三十座的白马庙,这此庙主要祀奉开闽三胶其将领的。其中东门的大东山白马尊王庙最著名。《沙县志·卷之八·祠祀》及沙县的林氏、高氏、陈氏、王氏族谱等记载,大东山白马庙在城东广誉坊黄竹坑,始建于宋代,明朝正统年间(1436—1450)扩建,占地为今东山巷、城二小学校北校区、东山村原养猪场、卧龙池、菜园等约26亩。清光绪戊戌年重修的《沙县范氏族谱》标有“大东山庙”的图示。由于庙宇宽阔,20世纪40年代国民党监狱、驻沙的军团(国民党荣军)曾先后驻扎庙内。清代、民国时期香火鼎盛,庙会闻名遐迩,信客如潮。20世纪60年代因建设城二小学、东山村养猪场等先后被拆除,80年代信众在原址重建大东山白马尊王庙,但规模较小。大东山白马庙历史悠久,形成了至今保留的扛乩问病求医的传统,具有广泛的影响。
 
 结   论
 
      闽王墓、白马庙、栖云寺、古钱币、徐氏夫人墓及五官等遗迹文物,是闽王在沙县留下的遗迹。史书上留下的文字经整合,也可以看出王潮、王审知及王延政等在沙县活动的情况。本来北上光州的王潮、王审知的义军,驻扎在沙县时,应张延鲁之请求,从沙县转战泉州,进而建立闽国,改变了福建的历史。王潮、王审知、王延政等对沙县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都产生过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写于2016年9月15—20日 
编 辑: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