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家书的源流、体例和格式

2018-11-10 11:31:44来源: 赵和平

打印 字号: T|T
 
     书信既是散文中具有实用性质的文体,又是人与人之间互通信息、交流思想感情的一种工具。家书,是书信中最具特色的一种文学形式,迄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名篇佳作层出不穷,许多家书至今仍有极强的生命力。
 
      梁代刘勰《文心雕龙·书记》中说:“三代政暇,文翰颇疏,春秋聘繁,书介弥盛”。他认为书信产生于春秋时期,产生的原因则是交往频繁的需要。从物质层面上说,甲骨文时代,以龟版及牛肩胛骨为书写材料,主要内容为占卜;青铜时代,以钟鼎为材料,主要内容为纪功、纪事;春秋战国时代,以竹简、木牍、缣帛为主要书写材料,“书介”也随之产生。由于物质层面的限制,同时为了避免麻烦,使者往往是面受辞语,书信的普及流通尚无法实现。
 
       汉代以后,纸张的发明是人类文明发展进程中的一场革命,它的出现真正使文字的流通得到了普及。与此对应,书信也凭借纸张而迅速普及。家书作为书信的一种形式也普及开来。汉、三国时代的一些家书,有不少已成为流传近两千年的名言警句,比如东汉名将马援《诫兄子严敦书》中,谆谆告诫他的侄子马严、马敦,让他们向龙伯高学习,不要学杜季良,“效〔龙〕伯高不得,犹为谨敕之士,所谓刻鵠不成尚类鹜者也;效〔杜〕季良不得,陷为天下轻薄子,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诸葛亮的《诫子书》更是流传千载,脍炙人口:“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治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復何及!”“画虎不成反类狗” “澹泊以明志” “宁静以致远”,早已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佳句,谁能想到这是汉代人在家书中告诫子侄的谆谆嘱咐呢?
 
       家书作为一种独特的文体,在体例和格式上都有具体要求,在行文上因接受书信者的身份地位、长幼尊卑不同而有许多不同的讲究,在遣词用句上也有具体规定,许多讲究和规定一直延续到现在。由于纸张的不易保存,汉代的纸质家书笔者未曾见过,就管见所及,传世法帖之中,以二王父子的“帖”为最早。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的法帖中,多为书信短札,即与亲友的书信,因残损过多,书信的完整格式不十分清楚。20世纪初,日本大谷探险队在罗布泊地区,发现了著名的“李柏文书”,是西晋末西域长史李柏发出的一封信的草稿,虽然是“公函”,但我们可以从中大致推断出“家书”的格式,因为“家书”是承袭“公函”的格式而来。
 
李柏文书
 
       从晋至唐,一直到宋代,教人们如何写公私书信的书统称之为“书仪”,一直在社会上广泛流传。在1900年发现的敦煌藏经洞中,就保留了几十种共100多件写本的“书仪”,更有一批唐代的“家信”抄件或原件。这些珍贵的文献,使我们对如何写“家书”,有了明确而直观的了解。
 
         这里仅为读者举两个例子,说明在唐五代时,尊卑、上下、亲疏的关系在撰写“家书”时必须严格遵守,不得淆乱。
 
       在敦煌写本《书仪》中有一篇叫“公私平阙式”。“式”是一种法律规定,“平”指行文遇到特定的字要提行另写,称为“平出”,“阙”指行文中遇到特定的字要在此字上空两字格或一字格。这里我们不谈公文中的平出、空格等问题,仅谈家私书札中的规定。敦煌本郑余庆《书仪》中记载,“高祖、曾祖、祖、翁婆(指父母)、外族耶娘……”等字“准式并平阙”,就是说遇到上列规定的字词要提行或在字前空两格,以示对长辈的尊敬。“墓所、茔所、望问、清誉”等规定的数十个词要“准式阙二字”,即在上述词前空二格。这种规定,后世发展到“双抬”,即不仅遇到特殊的字要提行,还要高出其他行两个字;“单抬”,提行高出其他行一个字;“平出”,即提行另书;行文中遇到特殊字仍要上空两字或一字格。这种影响一直延续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
 
大唐新定吉凶书仪 公私平阙式第三
 
       在家书中,受信人不同,应用轻重不等的语词,如:
      凡书末,尊行皆告,长皆报疏,长加敬字;舅云问疏;加丈人云敬;谓女婿云白,平怀云谨咨,小重云呈,云疏,皆为姑族以上。凡重长通称吾、小重平怀皆称名,平怀以上通用谨字。
 
      这里是告诉写家书的人,你的身份是什么,结尾就用哪个字。就“家书”信封上最后一两个字的用法来说:若写给父母,封面最后两个字是“几前”,若父母写给儿女,封面最后一个字是“发”。我们今天看到有人给长辈写信,在信封上写“×××教授敬启”,真不知这里的“敬”字是“敬”谁,令人哭笑不得。上例是想说明在中国传统社会中,因受信人和写信人的身份关系,从书信的文字、称呼及信封上的用字都有十分严格的规矩,而祖国内地多数人已不甚了了。
 
       家书写完之后要送达受信人,在清末新式邮局出现之前,私人信件则大多是托人携带,“柳毅传书”就是一个著名的例子。
 
       汉代之后盛放书信多用“函”,即小木盒。《世说新语·任诞》中讲,东晋殷羡字洪乔,由建康(今南京)出为豫章(今江西)太守,都下士人托他给豫章的亲属带信共有百余函,殷羡走到石头渚(江西赣水西口),将所带百余函“书”悉投水中,并说“沉者自沉,浮者自浮,殷洪乔不为致书邮。”因此,后世称那些丢失别人书信者为“付诸洪乔”或“洪乔之误”。唐代之后,多数的家书只要封起来即可,敦煌文献中即有折叠的样式。
 
       家书作为散文的一种形式,是亲人之间互报平安、倾诉衷情、议论时政的一种私密性文字,真情实感最易流露,社会真相也极少遮掩,所涉及的又均为真人真事,其中透出的历史、文化、社会变迁等内容具有重要的历史与文化价值,它是社会的一面未扭曲的镜子。例如,曾国藩1864年写给其弟曾国荃的一封信中,在谈及请淮军一同“会剿”协助曾国荃攻打天京时,曾国藩说:“余亦必将赶到金陵会剿,看热闹也。”“看热闹”三字在收入文集时即已删去,但这恰恰是曾国藩的真实想法,其史料价值不言而喻。
 
       鲁迅先生说,书信是“较近于直实”的文字,“从作家的日记和尺牍(书信)上,往往能得到比看他的作品更明晰的意见”,也就是他自己的简要注释(《鲁迅全集》卷六,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俗语云“文如其人”,家书正是作者流露内心的文字,就是作者的真实自己。
 
      按:作者为中国唐史学会理事、著名信札研究专家,应邀为民间家书系列图书第一辑《家书抵万金》撰写了此文,书名由季羡林先生题写,由新华出版社2006年出版。后收入《敦煌书仪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公号转载有增删,引用请参照前书。
 
编 辑: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