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三百余年齐鲁望族秘诀竟然是走群众路线

2018-11-09 09:39:28来源:吕建君

打印 字号: T|T


王士禛纪念馆 一部《手镜》揭示奥秘
名人故居清初文坛盟主、刑部尚书王士禛纪念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年来肠断秣陵舟,梦绕秦淮水上楼。
十日雨丝风片里,浓春烟景似残秋。
      这首《秦淮杂诗》出自清初诗人王士禛。最早知道这个人也是因为在《中国古代文学名篇选读·清代文学》里收录了他的3首诗,学习了以后才了解到。
      本来诗词到了清代已渐式微。王士禛因为倡导神韵说而成为清初文坛领袖。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独领风骚50余年。
      以上便是19岁的青年时代对这位清初诗人的基本认识。充其量考文学史的时候答个填空题也就抛到脑后去了。跟人秀诗词还得从唐诗宋词里去搜肠刮肚。怎奈学无止境,活到老学到老。又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30年后的今天(不小心暴露了年龄),参加网络大V穿越齐国故都活动来到山东省桓台县王渔洋纪念馆,才又勾起了一段回忆。回到家后在地下室的故纸堆里居然找到了30年前的那套灰尘满面的文选重读了开头的那首诗和其他几位清初诗人代表作。忽又改头换面对清诗热衷起来。以往对于清诗的轻视因为这次对王士禛的全面了解而逆袭,以至于推崇备至到无以复加的境地。开口闭口神韵、美学、意境。宛如史湘云一般癫狂。
    王士禛,号阮亭,又号渔洋山人,人称王渔洋。他是顺治时期的进士,后官至刑部尚书。套用当今的官员体系,相当于中央政法委书记。
    明朝为加强皇权,中央罢除宰相,废除三省,首创内阁,六部直接对皇帝负责。地方实行府、州、县三级行政机构。
     清朝官制基本沿袭明制,为进一步加强皇权增设南书房、军机处。令设理藩院、内务府、八旗都统衙门等机构。
     因此,王士禛的这个刑部尚书能统领全国司法工作,堪称皇帝身边最信得过的人。
于是,在讲解员亲切的话语中,一代文学家的家事渊源及官场历程便被一一呈现出来。
     在王士禛纪念馆南侧有一座15米高的砖石牌坊“四世宫保”。这座牌坊始建于1619年,是万历皇帝表彰王士禛的祖辈当时的兵部尚书王象乾而敕建。同时,追赠其上三代,父亲王之垣、祖父王重光、曾祖父王麟,均为“光禄大夫柱国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因此称“四世宫保”坊。这四个字为明代大书法家董其昌书写。
可见,王士禛出生在一个官宦世家。
     从明嘉靖至清光绪年间,中进士者达30人,堪称“齐鲁第一进士家族”。出仕为官者100多人。

    来到纪念馆正门,看见“忠勤报国”四个字。该讲王士禛了吧?别忙,这个忠勤祠是为纪念他四世祖王重光所建。
     王重光曾历任工部主事、户部员外郎等职。因秉性刚直,为权相严嵩所忌,调贬贵州布政使左参议。奉命采购贵州大木以修建皇宫三大殿。因积劳成疾,触瘴而死。嘉靖皇帝亲书“忠勤可悯”。在贵州建祠以祀。嘉靖、隆庆、万历三朝皇帝六次追封。家人因贵州遥远,祭祀不便。经请示万历皇帝恩准将祠堂迁回故里。
    所以,到了王士禛出生后,他便生活在这样一个科甲蝉联的世家望族中。
他的为官要诀恒如康熙皇帝御赐题词:“清慎勤”。康熙皇帝一生惜墨如金,绝少为士臣题词。王士禛为官45年,有27年为康熙近臣。康熙御赐匾额十余次,在清朝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王家世代官宦,与注重教育不无关系。王家子弟通常5-7岁进入私塾学习。“每夜五鼓即起,终年在书屋;每日读经史毕,作文七篇,缺一不可,旷一日不可;一文不佳,责有定数”。 

    然而并非一味苦学。上图呈现的是:年末大雪之夜,王士禛兄弟聚集在东堂饮酒对诗。每作成一首便击掌相庆。诗成酒尽,而雪不止。
    嗯,私塾里还能喝酒。想想也是醉了。这样的学习还算不违反人性。
    而王诗中透露的神韵恐怕于此宽严并举的家风不无关联。顺治年间,考中进士的23岁的王士禛邀请济南的文人雅士畅游大明湖。东北岸一小巷名“秋柳园”,据说是当年王士祯咏《秋柳》诗处。由他发起的“秋柳诗社”在当时名声大噪于大江南北。不知怎么又想起《红楼梦》中的海棠诗社来,那位史大小姐又快要从脑海里蹦出来了。快打住!
王士禛的诗性还来自于他的交游和交往。衙门下班后以文交情、以诗会友。公余之暇,寄情山水。看来,王士禛也是一位超级灵感旅行家啊。
     以至于康熙皇帝下诏要王士禛进呈诗稿,并把王士禛自己挑选出的300篇诗作定名《御览集》。给予最高荣誉。
     王士禛在文学上的造诣和官运一同上升。既是清初文坛公认的盟主。官职又是集公检法司于一身的国家最高刑官。
     一时间,新人后辈纷纷找他指点。这些人当中就有落拓不第的蒲松龄。
     现在的人看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是文学大家作品。可在当时以注重科举为主业的社会氛围中当属不务正业。蒲松龄想让王士禛为书写序被婉言谢绝。但王士禛却给蒲松龄赠诗:“姑妄言之妄听之,豆棚瓜架雨如丝。料应厌作人间语,爱听秋坟鬼唱诗。”后来又在《聊斋志异》上大书“王阮亭鉴定”,各家书坊争相求索书稿进行刊刻。使得《聊斋志异》广为流传。
     王士禛审时度势,以一种表面上看不露痕迹,实则暗中相助的方式对蒲松龄进行提携。被传为一段文坛佳话。

     一转眼,王士禛的后代也长大成人了。三子启汸要去唐山任县令。王士禛手书《手境》一册,教育儿子洁己爱民,宽政慎行。
     这一核心思想也是王氏家族兴盛300余年的根本思想。其家规门风的根源是“道义”和“读书”。到了王士禛这一代,以手书的形式列举出50余条箴言流传后世。像查验农事时,“自备饮食,令民间不惊扰”。这简直就是走群众路线的典范嘛。

     有关刑罚的宽严到与民休戚,从高祖王重光的夫人刘太淑人的话里也能找到佐证。就是说宽严要酌诸情理。套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得益彰。
     说到这里又显示出孤陋寡闻来。以前只知道曾国藩的曾氏家训,其实,里面很多内容皆源自《手境》一书。到了当代更是被中纪委拍摄专题纪录片《忠勤报国铸家魂》。而王士禛纪念馆也成为当代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纪念馆内还有其它文物和园林风光可供游人赏玩休憩。
     小小一座园林,洞察齐鲁望族奥秘。

编 辑: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