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他终究还是把自己留在了边境线上 ——追记新疆阿勒泰地区青河县委原副书记、政法委书

2018-10-11 10:29:35来源:人民法院报

打印 字号: T|T
    位于祖国西北部边陲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有着绵延5700多公里的陆地边境线,约占全国陆地边境线的四分之一。这里是中国陆地面积最大、交界邻国最多、陆地边境线最长的省级行政区。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生活着维吾尔、汉、哈萨克、回、柯尔克孜、蒙古、塔吉克等55个民族的人民。截至2016年末,新疆总人口为2398.08万人,其中少数民族约占60%。
    新疆北部的阿勒泰地区青河县与蒙古国接壤,面积几乎和首都北京相当,人口却只有北京的0.3%,地广人稀的土地上,边境线绵延长达250多公里。边防巡查是这里政法干部日常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青河县委原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王红星便是他们中的一员。
    “这下我们的护边员不仅有水喝,还可以洗上热水澡了!”
    2018年8月9日,王红星带队在青河县辖区中蒙边境开展边境一线巡边踏查工作。这已经是此次巡查工作的第三天。将本来要5天完成的行程压缩至3天而内容不减是王红星的意思,与他一起工作的同志都知道,“抓紧时间”是他最常说的话。
    汽车在边境公路上疾驰,干燥的天气让路面的尘土飞扬在空中,所谓“公路”不过是两座山之间一条狭窄颠簸的土路。这样的路,王红星再熟悉不过。作为青河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他总是要亲身走过辖区内的每一米边境线、检查过每一个界碑和警务站才放心。 汽车上不去的地方就骑马,马也上不去的地方就靠手脚爬上去。
    13时许,王红星一行的车停在今年新建的一个边境警务站,查看建设情况。
    建设边境警务站最大的难题就是吃水问题,新疆干燥少雨,边境警务站周边又大都是茫茫戈壁,没有水源。以往警务站的用水全靠汽车从临近的乡镇运送,每3天一次,70多公里的长途颠簸,一桶水送到警务站常常只剩下半桶。边防员们对这来之不易的水源必须省之又省。“能够吃喝就不错了,洗澡什么的根本就别想。”青河县塔克什肯口岸边防派出所一边境警务站站长唐绪说。
    “今年,王书记积极筹集资金,为边境线上每一个警务站都打了一口井,海拔最高的地方打了460米深才出水。”青河县塔克什肯镇党委书记薛义瑞向记者介绍。
    王红星下车的时候脸色有点差,“我看到他用手猛捶了自己左胸几下,便问他是不是不舒服,不舒服要赶紧去医院。但他却说没事。”同行的青河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军利最先发现了王红星的异样。
    走进边境警务站,查看了各项设施后,这个黝黑健壮的汉子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这下我们的护边员不仅有水喝了,还可以洗上热水澡了!”说完,他快步走出房门,打算再去看一下警务站新建的马棚。跟在身后的人还没反应过来,他就突然身子一歪,倒在地上。
    这天中午,李晓清像往常一样,把2岁多的女儿多多送到保姆家后准备去上班。3天前,丈夫告诉她今天下午就能结束出差,回到青河县城。而他的同事却突然打来电话,支支吾吾地说王书记出事了,让她赶往县人民医院。同时接到电话的还有王红星的儿子王毅哲。
    8月9日15时,王红星在青河县人民医院经抢救无效,不幸殉职,享年50岁。医生说,他这是疲劳过度导致心源性猝死。
    “我现在心里全是他的好”
    记者见到王红星的妻子李晓清时,王红星已经走了42天了。这个声音温柔的女子已经基本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在镜头前哭出来。
    “我们结婚4年了,几乎从没吵过架。一方面是因为他让着我,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工作实在太忙,在家的时间太少,他回家的时间就显得特别珍贵,我根本不舍得用来吵架。我最开心的事就是他能回家跟我们一起吃饭。”
    她身边是他们的女儿多多,2岁的小朋友还弄不清楚爸爸的离去意味着什么,只是不停地问妈妈:“爸爸为什么变成照片了?”“多多”这个名字是王红星取的,年近50岁才得来的女儿是他的掌上明珠,是他“多一份的福气,多一份的牵挂”。
    “他经常加班到凌晨两三点才回家,回了家也经常被紧急的工作电话吵醒。很多时候,他就干脆睡在办公室。他说,睡办公室比睡在家里踏实,有什么紧急情况可以立刻去处理,也不怕电话吵到我们。”可不论回家多晚,王红星一定要做的事就是去亲亲熟睡的女儿。妻子经常趁他工作的间隙,带着女儿到他办公室,一家人享受一下短暂的相聚时光。
    “我已经习惯了什么事情自己解决。有次他出差,女儿发烧3天我都没告诉他,怕他担心。他时常愧疚地对我说,以后等他退休了,孩子就由他来带,让我好好休息休息。”说到丈夫这个再也无法兑现的诺言,李晓清终于还是没忍住泪水。
    “说完全没埋怨过他是假的,我也是第一次做妈妈,孩子生病的时候我觉得最无助。但如果我们都不支持他,谁还会支持他呢?我现在心里全是他的好。”
    24岁的王毅哲已经入伍3年,现在是一名边防干警,穿着迷彩服的他眉眼间都是爸爸的神韵。“我妈妈是在2004年离开我们的,她走之前给爸爸写了一个字条:把儿子照顾好。爸爸看着字条,泪流满面……”怕10岁的儿子受委屈,王红星10年来拒绝了很多热心人想要帮他介绍对象的好意,悉心照料儿子。直到2014年儿子20岁了,才经人介绍与李晓清组建了新家庭。
    “爸爸给我做的早餐,一周7天每天都不重样。有段时间,我爱吃炒米粉,爸爸怕外面饭店吃的不卫生,就自己跑去学习做法,回家做给我吃。爸爸跟妈妈一样爱干净,他在家的时候,家里的地板每天要拖3遍。中午吃完饭他就让我赶紧去午睡,自己就收拾打扫。”儿子记忆中的爸爸是一位慈父,也是自己的偶像。“我遇到难做决定的事情都会找他商量。现在他走了,再也没人帮我出主意了……”
    打一场脱贫攻坚的漂亮仗
    8月11日,一大早就出发赶往青河县体育馆参加王红星同志追悼会,送别王红星最后一程的群众中,阿尕什敖包乡阿克加尔村村民金格斯·沃尔肯拜夫妇与王红星的关系很不一般,他们是王红星的帮扶贫困户。从2014年至2017年,王红星帮助他们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
    “这些年,有了王书记的帮助,我们的日子越过越好。二女儿去年考上大学,我们本来不想让她去读的,王书记知道后告诉我们必须要上学,他自掏腰包给了我3000元,让我给孩子交学费。”
    2016年,王红星帮金格斯家申请到1头牛,20只羊和5万元的贴息贷款,嘱咐他们养好牛羊,加工奶制品卖掉增加收入。王红星看到金格斯家有一台电焊机,就找来技术人员教金格斯学习电焊技术,现在金格斯除了养牲畜,还能帮人做些电焊和木工活,现在家庭年收入达到2万多元。
    2016年,是青河县脱贫攻坚之年。当时,全县总人口6万多人,贫困人口就有1万多人。作为分管脱贫攻坚工作的县委副书记,王红星面对基础相对薄弱、脱贫任务重的实际,敢于担当、敢于负责,一年多时间,每月至少要到22个重点贫困村调研一次,突破了一个个难题。
    “要让群众定下来、住得好、留得住。”王红星把异地扶贫搬迁作为脱贫攻坚的首要任务,有计划、有组织地将长期生活在山上、生活条件恶劣的贫困群众搬迁到交通便利、设施完备的新家园。
    王红星协调财政局等部门,完善小额信贷办法,因户施策,为贫困户落实3年以内不高于5万元的扶贫贷款,由县财政按不高于5%的年利率予以贴息。同时,积极鼓励脱贫动力不足、无技能、创业目标不明确的贫困农牧民,用好扶贫贷款,加入合作社入股分红脱贫致富。
    青河县东惠绿业种植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于治成说:“在王书记的指导下,合作社以贫困户入股分红的方式迅速发展壮大,贫困户入股5万元,每年可分红7500元,直至贫困户脱贫退出为止。”
    2017年11月1日,青河县成功脱贫摘帽。
    他对得起党徽上那五个字
    “我听他们说,爸爸走的时候是面朝下突然栽倒在地上的。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胸前的党徽都被地面磨花了。”王毅哲从胸前的口袋中小心翼翼地掏出一枚党徽给记者看,党徽已经被仔细擦拭过。
    “他以前常跟我说要懂得感恩,要好好工作,对得起党徽上‘为人民服务’这五个字。我觉得他做到了。”王毅哲把曾经佩戴在爸爸胸前的党徽戴在自己的胸口,上面“为人民服务”五个字熠熠生辉。
    后记
    采访的一路上,记者听了太多王红星书记的故事,有敬业的、有智慧的、有温暖的、也有辛劳的。即使现在想起小多多天真的笑脸,记者仍然会忍不住鼻酸,她还那么小,未来没有爸爸呵护的路要怎么走。
    也许会有人发出这样的疑问:这么拼到底为什么?做得再好不也就是一份工作吗,对你的家人来说你才是全世界啊!
    说实话,记者也曾有这样的想法。然而,在千千万万个像王红星一样的政法干警心里,他们用肩膀扛起的不仅仅是一份工作,而是更多像你我一样普通群众的平安和幸福。正如那句大家耳熟能详的话: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编 辑: 标签:新疆阿勒泰地区 青河 边境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