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王童:海的呼应

2018-09-27 09:40:44来源:中国日报网

打印 字号: T|T
王童
《北京文学》月刊社社长助理兼文学编辑,副编审。中国作家协会、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北京东城区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民主同盟盟员。
 
经幡与鸟语
到海东市,似乎总有个错觉,即总认为此处以东就有海,就可见到海。实际上这是地理上认知的一个误判。因青海是一个高原省份,离大陆架延深的海皆远去了。是高原肯定便会是气候干燥,风雪弥漫之地。但这似乎又是一个误知,因青海还是一个河流纵横,湖泊棋布当年的“卫藏地”。黄河长江的源头从这里的巴颜喀拉山脉滴水聚川成江河湖泽,三江源汇合起繁衍了中华民族的血脉。
不知为何,这拔峻出海为“世界屋脊”,却同海密不可分了。省份叫青海,全国最大的咸水湖叫青海湖,位于东经100°41.5′~103°04′之间的海东市,也沾上了海的气息。当你经过东南沿海城市,并在冬日里去海南岛躲避寒冷,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海的称谓几乎要将海的浪潮漫过衣襟,而这海水不知为何竟翻山越岭漫溢到了这高原地带。
海东市自然是在青海湖的东面,一如通常的地级市有常规的街道公路广场。但似弥漫着一股异域的气息。城的周边藏着骆驼泉、仓家峡和孟达天池。在这内陆半干旱性气候里境内出没着鹿、麝、岩羊、白唇鹿、山鸡、雪鸡等野生动物。野生药用植物党参、贝母、茯苓、黄芪、冬虫夏草也穿插在这走兽之间。
当然,距海东市只有50多公里的青海湖更让人心驰神往了。环青海湖自行车赛,青海湖国际诗歌节,似将这个曾经闭塞的地域打开了通向世界之门。那年环赛,一过路行人误闯赛道,让运动员躲闪不及,接连摔下车的事故,令观众记忆犹新。这自行车赛被称为世界海拔最高的赛事,或许只有体能超常的神行太保才可完成骑程。
应是多重性的。
藏语把插经幡仪式称为“托随”,喻为祭神祈福仪式。印有佛陀教言和鸟兽图案的蓝白红绿黄五色方块布一块紧接一块地坠飘在长绳上,悬挂在两个山头之间,还有一条三五米长的狭长布条,其颜色是单一的,或白或红。上面飘有释迦牟尼警世告诫,总而言之是一座无形的庙宇,供人顶礼膜拜。穿过这一顶顶经幡织就的华盖伞来到青海湖边,景仰的心情自然就形成。湖水的蓝色与咸涩又增加了几多海的浸透。青海湖上的鸟岛令人神往。
乘船去鸟岛,尚未上岛,岛上鸟的合唱清唱二重唱等就不绝于耳而来。鸟岛上鸟类数量多,约有八、九万只之多。海西皮为鸬鹚鸟的王国,栖息的鸬鹚窝一个连一个,象一座鸟儿的城堡 ,所以海西皮又叫鸬鹚岛。小西山,也称蛋岛;东边的大岛叫海西皮。海西山地形似驼峰,面积原来只有零点一一平方公里,现在随着湖水下降有所扩大,岛顶高出湖面七点六米。岛上鸟类数量繁多,海西皮为鸬鹚鸟的王国,栖息的鸬鹚窝一个连一个,像是一座鸟儿的城堡。这里翩翩展翅的鸟或扑愣愣斜线跃起,或三两结伴盘旋,闻有声响或觅食的目标,便叽叽喳喳的群飞划翔。这鸟群除成群结队的鸬鹚外尚有黄嘴黑纹的斑头雁、如穿着白色燕尾服的鱼鸥、体毛雪白的棕颈鸥,通常人们统称它们为海鸥,这仿佛又同海衔接到了一起。海风吹拂着深蓝的青海湖,远远看去,它却纹丝不动,从山顶俯瞰下去,一个椭圆形的硕大镜面闪亮着镶嵌在绿色的凹凸间,这时才觉它是西王母娘娘的梳妆台了。人常戏谑广东话为鸟语,现听上去确有百鸟朝凤的音调,抑扬顿挫,如念经幡上的咪嘛籁音,让闻者心领神会。
丹霞屏风的后面
登上坎布拉的山峰,举目所见便是期望已久的丹霞额斯特地貌的山水环绕,这地貌因岩溶水蚀而成,山体瘦骨嶙峋,皱褶丛生,呈红褐色丹山碧水景观,对比强烈,煞时有山呼水应之感。
这地为国家森林公园,但崎岖的山路只有自驾车才可抵达。3800万年以来的地质生态的演化,使坎布拉丹霞地貌由红色砂砾岩构成,岩体表面丹红如霞。奇峰、方山、洞穴、峭壁亦神亦鬼,如塔、似壁似堡、似人如兽,形态各异。十八座奇山险峰,南崇峰、宫保峰、德杰峰、内宝宗峰、大雁峰、尼姑峰、山羊峰、 牦牛峰等,这些山峰的命名大都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
确实,在现代化极度发达的社会,诸神都躲避到了边远的清静地,而这里才保持了自然的神韵,在长焦镜头里可见十八座山峰中,阿琼南宗和内宝宗异峰突起,德杰峰在深云的簇拥下形成一道奇峻的屏风;屏风这侧的村落叫德洪村,男女村民们因惧阳光刺射风晒,皆戴着口罩,裹着头巾出售着牛角、银饰、护身佛一类的饰品,其刀剑一类亦闪烁其间。围巾上露出兜售小商品妇女眼晴周边的肤色,有的黝黑泛光,有的白晰嫩泽。随着这些眼晴向下瞭望,“仙女聚会”的圆锥形山体因四周地形隆起,犹如“仙女”们在翩翩起舞故而得名,峰顶有天池、泉水,目力所见,只是一抹亮色。沿山环行,水中的孤岛又让人错觉成了南海中的钓鱼岛、南沙岛、永暑礁等岛礁。这又同海交融到了一起,令人心驰神往。
从山顶垂盘至李家峡,屏风后的水域忽又别开洞天。李家峡水电站正在兴建中,在纷繁的施工现场旁,依然可见的是额斯特溶岩形成的山笋,乘船深进,山水相依,影影憧憧,汽艇刨开的泛花将两侧的山姿波起云涌。当艇曲转旋回时,两侧神态各异的山体,仿佛都活了起来,挺立的恐龙在引颈嘶叫,水牛潜水而过,龙珠衔云,金蛇狂舞,绿色的水有飞渡的条云向落日麋集。徒近山体,仰望向天,如埃及金字塔,狮身人面像临至,那耸立的岩峰其质地清唽可见。嵯峨吟歌,梦魂牵绕。时近黄昏,这些山影岩形皆在迷离中把一个灵魂摆渡的世界环伺在周身,让你感到惊悚,好奇而又浮想连翩。远处的湖心岛成海壳状纹理层次分明的安卧在水中,静谧,安祥。李家峡的映画有如黄宾虹泼墨洒脱挥就。徐霞客记之“其中所入者皆甚深,秉炬穿隘,屡起屡伏,乳柱纷错,不可穷诘焉。”描绘出的轮廓今人更有身临其境的感受。这云巅旁,这地底下,这深水里,这屏风后面该有多少通向海洋的潜流呢?
梦醒塔尔寺
位于西宁市西南25公里处的塔尔寺被称为“十万狮子吼佛像的弥勒寺”,与佛旨大慈大悲的超度大相径庭,这称谓源于创始人宗喀巴去西藏六年后,其母香萨阿切盼儿心切,让人捎去一束白发和一封信,要宗喀巴回家一晤。宗喀巴接信后,为学佛教而决意不返,给母亲和姐姐各捎去自画像和狮子吼佛像1幅,并写信说:“若能在我出生的地点用十万狮子吼佛像和菩提树为胎藏修建一座佛塔,就如与我见面一样”。塔尔寺名曰先有塔后建寺,美其名曰塔尔寺。不知宗喀巴建的佛塔是否就引繁寺庙的指路明灯。塔尔寺的门前有转经的灵塔,进门前信众自然绕塔祭拜,有藏传佛教信奉者手握转经轮,闭目念念有词亦步前行。转完三圈,跟随着一家藏民,见他们在照全家福,喜笑颜开,沉淀的心境也多少放开了些。塔尔寺称是最为灵验的寺之一,心想事成,祈福遂愿,于是前来消灾避祸,迎喜接祥的人众多。踏入寺内,阳光从菩提树上泄下,鸽子也各个庙宇寺沿间展翅往返,穿着暗红色朗袈的僧人穿梭其间。其实,来祭拜者也懵头懵脑不知怎样去拜各路神仙,只好见庙见佛就拜,规矩礼仪也全顾不上了。因这里的规模实在太大了,斗檐飞拱,层层叠叠,鳞次栉比。仅环卧在莲花山上错落有致的白色屋檐就叠碧磊居,说是那是寺庙及各地来的朝拜僧人的居住地。
塔尔寺分布于这山的一沟两面坡上,有大金瓦寺、大经堂、弥勒殿、九间殿、花寺、小金瓦寺、居巴扎仓、丁科扎仓、曼巴扎仓、大拉浪、大厨房、如意宝塔等9300余间(座),组成一庞大的藏汉结合的建筑群,占地面积45万平方米。格鲁派的法王在大金瓦寺讲经,僧人围聚一圈,有信徒不停匍匐在地,趴行跪拜,虔诚之心可鉴。这坚韧精神,有时在青藏公路上也可见,据称他们可一直扑跪到西藏的布达拉宫,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天地也必将酬情让极乐世界降临。
从莲花山观望整个塔尔寺,金碧辉煌的大金瓦寺在众庙宇的衬托下格外醒目,鸟从寺檐上飞过不知昭示着什么?但这里的气场突升发出促你醒悟的感应。
塔尔寺自然没有自然的海,但海的胸怀、海的大度则无处不见。法螺吹响,海潮心涌,意念超脱。佛教说的左右旋海螺其实就是大海中海螺的变异。智慧海给人以启迪,脱开尘世的烦恼,如在静静的海湾。从青海归来,又去了寻常去的海滨城市,高原的海与此交织在一起,山呼海啸的感受油然而生。长江黄河越过青海高原,蜿蜒曲折滴水泽华,海的感召上下呼应到了一起。
编 辑: 标签:王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