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霞浦名人识记之王都中

2018-09-14 10:43:28来源:个人图书馆

打印 字号: T|T
    郑学华/文
    元朝大臣王都中是“官二代”成长起来的汉族大臣。他在《书怀》一诗中这样写道:“一心常欲洗民寃,清白炉烟可付天。但愧才疏为政拙,只宜及早赋归田。”表露了他勤政为民的心迹。在元朝等级统治的严苛政治中,王都中以杰出的行政才能,为“南人”赢得了“清白”的声名。
    少年高官
    王都中,字元俞,一字邦翰,自号本斋,霞浦赤岸人。王都中的父亲王积翁是南宋降元的大臣,为元朝统治立下了汉马功劳。王都中出生于至元十五年(1278年),三岁时就被朝廷录为从仕郎、南剑州路顺昌县尹(从七品)。至元二十一年(1284年),王积翁在出使日本的途中遇难。王都中因此在被元世祖“特授”为平江路总管府治中(正五品),年仅七岁(虚岁)。
    至元三十一年(1294年)王都中十七岁,正式就任平江路总管府治中。少年王都中在任上表现出了与年龄并不相称的成熟和干练。
    王都中上任之初,他众多的下属见他年轻,都看不起他。嘴上无毛的少年,一个“南人”、官二代,能有什么本事呢?《元史》说他“遇事剖析,动中肯綮。”是说王都中遇到事情都不满足于表面现象,对人对事都要进行深入了解,剖析得十分透彻到位,知其因果,切中要害,令人刮目相看。他经手办理的几个案件,都能够抓住关键,找出隐情,使案件豁然开朗。
    平江路(今苏州市)所属昆山县曾审理过一个掉换官田案,有一个乡绅通过隐蔽的手段,把官田转换成他个人私田(“诡易官田者”--黄溍《王都中墓志铭》,本文未注明出处者皆引自此文)。但因为“证据不足”,这个案件积压了8年也没有得到妥当解决。王都中接过调查,调阅原始案卷,逐一澄清事实,终于发现了其中的隐情,让这个人无法辩驳,最终认罪伏法。十七岁少年能够这样地审理案件,他的上司和同事都很惊讶,认为他是一个“天才”式的人物,他的部属也十分信服他了。
    王都中在审理案件的过程中还讲究策略和方法。吴江县有一个官吏违反了官府筑堤护田的命令,并且把过错都推到了其他人身上,王都中通过详细的询问,了解到了其中的原因,之后他不追究他人的责任。这样,这个人的罪恶就暴露无遗,最终自己出来向王都中认罪,王都中因此训戒了他,并依法惩处。
    以前官办酒税(元朝实行酒专卖制度)收税的时候,因为州县官吏同豪绅关系较好,一般就不向豪绅收取,而把费用分摊到了贫苦的“下户”那里。王都中因此向平江路总管汇报,认为酒出于粮,粮产于田,建议把所有的“酒税”都按田亩分摊,田多多摊,田少少摊。大家都觉得这个办法公平公正。这是王都中对元朝廷财税制度最初的思考和干涉。以后,王都中每到一个地方任职,都不得不对元朝掠夺性的财税体制进行“改革”,努力减轻人民负担。
    平江郡(今苏州市)的学校年久失修、破烂不堪,但因为郡守许久了还没到任,也就没人带头修。王都中说:“学校是学习、弘扬圣人之道的地方,人人都有责任,为什么非要等郡守来了才能修呢?”于是他带头捐款,发动大家集资,终于把学校修葺一新。
    断案能手
    大德元年(1297年),王都中二十岁,他在平江府任满三年,升任浙东道宣慰副使(正四品)。在新的任上他再次发挥“遇事剖析,动中肯綮”的能力,决狱断案,秉公执法,扬善惩恶。
    浙东道辖下金华县有一个土豪,在斗殴中打死了人。狱吏、县尉被凶手贿赂,就捏造证据,说死者是病死的,凶手因此逃过了惩罚。死者家属向浙东道申诉,王都中接下案子,挑选了几个自己得力的手下到金华复审案件,查明了真相。(“都中摘属吏覆按,得其情”)原来,从县丞、县尉到狱吏都收受了赃贿,有意包庇杀人凶犯。王都中把他们都一一惩办。
    余姚县有一个名叫张省四的恶霸,居住在海边,横行乡里,鱼肉百姓,无法无天,就连当地的官员也不敢涉足他的地盘。王都中充分掌握了恶霸违法的证据后,马上把这个恶霸拘捕,依据法律严惩了张省四,当地百姓都没有想到王都中会这么快就惩处了张省四,无不拍手称快。
    昌国县(今定海县)在浙江东部大海中,每年夏天,台风袭来,冲毁房屋,漂走人畜,给当地居地造成巨大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年轻的王都中不惧危险,亲自到舟山群岛上去慰问,表现出了与其他官员完全不同的作风。
    元朝廷有一个专门经营高利借贷的“斡脱所”,即人民生活、生产和交纳赋税需要的时候,可以向“斡脱所”借钱,叫“应办”,“应办”后当年本利相等,第二年把本利合起来生息,叫“规画”,但民间叫它“羊羔息”。借贷出去的钱常常只有几缗,但收回时常常收到面达到几百斤、猪羊达到几十头。许多人因此倾家荡产。王都中看到了十分痛心,却没有太多的办法。他总是出面要求把收取的米面、猪羊按照市价计算,绝不允许多取。
    官府行政设有典章制度,但那多是宋朝的旧制度,元朝在此基础上修修补补,并不真的当回事,吏员在办事的时候常常随意执行,因此暴露出很多弊端。王都中为此组织人手,收集各种规章、条例和案例,亲自书写在专门的大屏风上,总共抄写了整整八十个屏风。他要求所有下属行政办事都必须严格遵守这些条例、规章,绝不允许营私舞弊。这样,王都中的行政显示出了一种全新的风气。
    王都中的部属十分信服他,收集他的政绩,想向朝廷汇报。但还没完成,王都中就调走了。
    开河和铸铜钱
    大德四年(1300年),二十三岁的王都中转任荆湖北道宣慰副使。他是九月去湖北就任的,一上任就赶上了大饥荒。(“岁适大侵”)《续资治通鉴》(元纪十一)记载:“(九月)甲子,建康、常州、江陵饥,赈之。”赈灾的任务落到了王都中身上。他不辞辛苦,跑遍穷山僻壤,发动灾民生产自救,同时申报朝廷拨粮十万石,一一分送到灾民手中。湖北境内江陵(今荆州市)、沔阳(今仙桃市)、荆门等府灾民几十万人都得到了救助。
    长江出三峡后,流到江陵,水势变得十分舒缓迂阔,长江水环绕着江陵城向南流去。因为原任荆湖北道宣慰使工作不力,造成了江陵南湖淤塞,大小船只无法出城,城里的百姓都要出城十里以外,才能够得到米粮、薪柴和牧草,生活极为不便。王都中组织人手疏浚了南湖。不仅如此,王都中还开凿了一条新河与南湖相连接,这样水路就更加畅通,群众的生产、生活更加方便。
    王都中在湖北任职九年,史料只记述了他的这两件事迹。那时候王都中已经为自己赢得了勇于任事的“通才”名声。
    元朝时期通行纸币,中统元年(1260年)元朝政府发行纸币“中统钞”。但随着元朝战争的扩大,财政入不敷出,于是开始滥发纸币。其间还发行过“至元钞”。中统钞和至元钞严重贬值,至少贬值了二千倍。至大二年(1309年),元朝武宗皇帝开始实行新钞法。发行“至大银钞”,同时又开始恢复使用铜钱。朝廷设立了六个泉货监,负责铸造铜钱。宰相认为王都中是个“通才”,做什么都精通,于是任命王都中为江淮泉货监,专门负责铸造铜钱。
    王都中上任后,了解到赣、浙、皖交界的德兴县是传统的产铜区,不但出产优质铜矿,而且炼铜的技术也先进。于是王都中就在德兴县生产铜,几个月就生产了十万斤优质的铜。在全国六个“泉货监”中,江淮泉货监生产的铜质量最好,铸造的铜钱也最精美。只是,不久,为了保证至元钞的坚挺,铜钱再次被废除。
    治理郴州
    从至大二年(1309年)底到延祐四年(1317年),王都中任郴州路(今湖南郴县)总管达八年,这是王都中一生中最志得意满的任期,八年里,王都中不但治理郴州有成,至今在郴州留下了许多惠政,还写下了许多诗章,表达了他的治政心得,这些诗占了王都中流传至今的诗歌的半数。
    王都中的施政首先是从教化民众开始的。郴州地区是瑶族、仡佬族与汉族杂居区,民族隔阂较深,有争斗恶习。王都中恩威并施,在少数民族地区大办学校,制造礼器,聘请著名儒家学者前来执教,用儒家的思想来教育他们,使这一带的风俗民情大为改变。
    王都中十分关注民生,他每到一处,都要把改善民生作为自己首要的责任,有时候不惜违背权贵和典章。
    郴州郡内周围有山,可耕种的土地较少,加上豪绅贵族圈地,百姓生活十分艰难。当时,用于发放官吏“工资”(年薪)的“职田米”都贮存在郴州官方的粮仓里,而当地口粮一时周转不及,缺少粮食几千石。王都中就征求同僚的意见,把所有的“职田米”都放到市场上粜,让百姓放心籴米。而又从外地以低价购入粮食来补充库存。有同僚提出不同意见,认为按规定“职田米”是专有的,不能随便改变用途。王都中不为所动。因为王都中的“变通”,避免了一次粮荒。
    王都中还大量减免了“秋粮”和“商税”。元朝江南农民主要缴纳“秋税”,也即“秋粮”。各地“秋粮”征收标准不一,以产粮多少五取其一。但各地官吏在征收“秋粮”时也额外增加征收“费”,“费”是当地政府加收的,秋粮一石,“费”还要加收五斗。王都中把“秋粮”按最低标准征收,还把所有的“费”都减免了。交粮的农民把剩下来的粮食拉回去,无不欢喜开颜。
    征收商税,按照规定,只征收营业的“住税”,商品在流通过程中是不用交税的。但地方政府常常设卡收取“过税”。王都中要求当地官吏严格按规定办事,不收“过税”,并且亲自监督,坚决杜绝地方官吏设卡收费。消息传开,各地商人贩运商品,都争相从郴州过境。因为这样,王都中的郴州总管府每年所收的赋钱,不过一百五十缗,远远低于其它同级的总管府。
    郴州西北有一个北湖,湖面浩渺,湖水清澈,波光粼粼,是郴州人心中的“母亲湖”。治理北湖,王都中颇费了一番苦心。北湖连接龙泉塘、流盃池,流入郴水,这几个地方都是“官产”,王都中就把它利用起来,放进鱼苗养鱼。这里还有一个故事。王都中刚刚开始养鱼的时候,第一年,看着鱼养的很多,捕捞的时候却捕不到多少。这是怎么回事呢?善于调查的王都中向老农请教,这才了解到,原来北湖的北面有一个很深的洞穴,所放养的鱼都跑到洞穴里面去了,无法捕捞。怎么办呢?他想到了筑堤的办法把洞穴隔开。于是他又命人招募工役,筑堤坝。堤坝长过百丈,宽约五尺,将北湖分割成南北两半,分割后的湖就叫前湖和后湖。前湖大些,养鱼;后湖(即今郴州北湖)有洞穴,小些,蓄水防涝。为了防止前后湖水势泛滥,就用竹子编成篱笆插在堤中,水可互通,鱼不逃逸。他又在下游地方建造了一个水磨坊,为百姓磨米和麦子。据记载,磨坊日磨五斗。磨坊和养鱼的收入“百倍于官所赋钱”,这些收入都归郴州府和郴江驿,收入多了,也就不再向百姓摊派费用,避免了扰民。
    郴州的三川河,穿城而过。郴州古语说:“三川塞,合郡灾。”三川河一旦堵塞,整个郴州都要受到危害。王都中为了治理三川河,仔细地察看了三川河的走向和水势,然后再北面筑了一道大堤,使三川河再也不会危害到郡城。为了方便群众,王都中还全面维修了郴州桥。王都中在郴州兴建了许多工程,但无论什么工程,他都设法由总管府出资修建,不派百姓的赋和役。
    王都中在郴州又办理了几件要案,值得一记。有一家小农,祖父的坟墓颇有“风水”,年久失修,后被当地土豪人家强占去,而吏员畏惧土豪家里的强大势力,都不敢过问这事。案子诉讼到王都中那里,王都中了解情况,责令其归还祖坟,赔偿损失。
    还有一个离奇的案子。一家农户,父亲状告他的继子是个盗贼。这个案子本身很简单,因此很快就定案了。王都中听说后,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愀然说:“父亲状告儿子,这事情违反了人伦,况且里边还有隐情,不一定是实情呢!”于是他深入调查,发现了线索,最后抓到了真正的盗贼,儿子无罪释放,这一对父子又和好如初。
    王都中善于审理疑难案件出了名,他的上司指令他去审理相邻的株州茶陵县的一件财产继承疑案。茶陵县富翁覃时中只生育一个女儿,妻子病死,而女儿在入赘女婿之后也病死,不久他也病逝,家里就只剩下一个妾和入赘的女婿。覃时中妾状告这个女婿是“拜尸成婚”,并没有形成真正的婚姻,不是这个家庭的成员,并且状告他隐藏玉杯、夜明珠等。王都中深入调查,发现一个疑点就穷追不放,最终完全掌握其中实情。原来覃时中妾贿赂株州和茶陵县审理案件的大小官员,还收买了有关证人,伪造证据,目的就是要赶走这个入赘女婿,剥夺其继承权,独吞财产。王都中依法惩处了全部涉案人员。这个案件竟然株连八百多人,覃时中妾用于贿赂的赃款高达十一万五千余缗。这个案件轰动一时。
    王都中治理郴州几年,郴州城不知不觉已焕然一新了。
    地方安宁下来,于是他开始修撰郴州地方志。王都中主持编撰的《郴州志》虽然没有流传下来,但它启发了后代郴州方志的写作。今天我们可以在明代万历年间编成的《郴州志》看到当年王都中治理郴州的事迹,还有部分王都中所写的诗和记。
    饶州理财
    延祐四年(1317年),王都中调任正议大夫(正三品)、饶州路(今江西省鄱阳县)总管。那一年饶州路正遇荒年,米价飞涨,王都中制订了赈灾计划,官仓的米原来是分上中下三等定价的,他下令一律按下等价卖给群众。这个计划上报到了江浙行省,行省还没有批准下来的时候,他通过调查,发现群众早已经断粮,而且,就是按下等价格,群众也仍然买不起粮食。于是王都中就按照下等价格的八折把粮食买给群众,并且组织义赈救灾。江浙行省丞相知道了这件事,责备他越权行事,要治他的“专擅”的罪。王都中只好写公文解释,说:“从饶州到杭州相距二千里,等到江浙行省审议批准、加上公文往返,至少要有半个月时间,人七天不吃就会饿死,我怎么能忍心看着人饿死不去救助,而等着公文批准呢。”行省左右司都事王克敬知道了这个事,也对行省丞相说:“鄱阳离这里很远,要是等到公文报送批准了再赈灾,老百姓都要饿死了。王都中想要施行仁义,然而我们反而不仁不义吗?”于是行省丞相不再追究王都中的过失。饶州的灾民听说了这件事,十分感动,他们说:“王公为我们减米价,王公真要是因此被治罪,我们宁可典当妻子、买掉儿女,也要为王公赎罪!”
    饶州地区出产黄金,郡里也把黄金当成贡品,有一批专门从事开采金矿的矿工。矿工们因为开采技术、产量、矿脉含金率不同等等原因,每年的收入都不一样。元朝廷对金矿矿工的税收几年才定额一次,这样贫苦的矿工和富有的矿工所征收的税收就变成是一样的。王都中觉得这样不公平,于是他派人到矿上去了解情况,把每个矿工的实际收入情况都调查得清清楚楚,然后把修订金矿矿工税收的意见故意不写成正式公文,而只是用草稿,命令德兴县县丞彭庭玉送到行省上报审批。行省的工作人员同王都中都很熟悉,见是草稿,以为王都中并不知道这件事。彭庭玉说:“王总管怎么不知道呢?他是故意这样的。”因为这件事涉及的矿工很多,让人知道了调整税收的情况,同僚官吏肯定会有不同的意见。王都中连申请的公文也不写,给人觉得这事是行省一手包办的,这样行省的公文下来,同僚也就没有话说了。行省知道了内幕,很快就批准王都中的意见,金矿的税收就此贴近实际的情况,显得公平。
    元朝的税收制度中还实行一种“包银法”。“包银法”就是把应该缴纳的各种税费都折算成银子来交,而且“包银法”规定每户最高税收包银不超过二两银子。有一次王都中公差外出,他的属下趁这个机会向百姓收缴包银。他们胡乱附加征收各种名目的费用,高的竟然超过了十倍税银,少的也超过一倍。王都中一回来,马上就发现了这件事。他重申了“包银法”的规定,要求属下一律把多收的银子还给百姓。不久,元朝廷发现“包银法”的弊端,又因为货币改革的原因,就取缔了“包银法”。丞相指责相关官吏对百姓太过残酷,而表扬王都中在实行税收时能够体恤百姓。
    鄱阳湖里的芦苇荡是官有的,之前任由农民割草沤肥。后来有豪绅占为私有,农民要割草,得向豪绅交钱。河流码头的税收,每年都有五万多缗,朝廷用这笔钱救助贫苦的农民,也任由贫苦农民割草沤肥。但河荡被豪绅占有之后,朝廷救助贫苦农民的钱也被豪绅冒领,贫苦的农民再也得不到救助。王都中了解这些情况后,严厉地惩处了为富不仁的豪绅。
    饶州下属余干州(今江西省余干县)官吏在管理土地粮食税收的过程中,欺上瞒下,集体营私舞弊。王都中知道后立即展开调查。这些官吏为了逃脱惩处,就让其中的一个人顶了全部的罪行,结果仅在这个人名下收取的非法好处高达十几万缗。王都中一下子就发现了其中的端倪,顺水推舟,破了这个案子,所有参与的官吏都受到了应有的惩处。
    王都中在饶州四年的事迹远不止这些,后人评述说他在饶州是“政平讼理”。
    治理盐政
    至治元年(1321年),王都中母亲过世,他回到平江的家里为母亲守孝三年。
    泰定元年(1324年),王都中除服后改任两浙都转运盐使,还没到任,就又转任为北海南道肃政廉访使,但丞相知道后,认为治理盐政,现在缺少能干的大臣,让他仍然任两浙都转运盐使。于是王都中开始治理盐政。
    元朝从事盐业生产的盐户,是有特殊户籍的生产专业户,朝廷规定他们不得转行改业,他们“不统于有司”,只归盐司管辖。盐户缴纳的盐有固定的数额,称为“额盐”。盐户生产时间久了,生产的能力会产生变化,因此盐司规定每三年重新核定一次额盐。重新核定额盐,实际上涉及到盐户利益的分配,因此阻挠很多、困难很多,基层盐司索性不再重核。王都中发现,有的盐户生产能力过剩,大量生产的盐,除了交额盐外,常常偷拿出去外卖,实际上助长了盐的走私。而有的盐户生产少,额盐交不足,就以次允好,盐的质量下降。于是王都中对辖区内所有三十四所盐场进行调查摸底,然后按各盐户的产盐能力大小重新核定额盐。
    元朝廷为了促进盐业生产,给盐户发放“工本”和粮食,统称“工本钞”。“工本钞”在发放的过程中被贪官污吏重重克扣,真正发放到盐户手里,已经所剩无已。(“遭贪官汙吏掊克之余,人户所得无几。”)王都中挑选清廉的官吏发放“工本钞”,并且减去所有中间环节,把“工本钞”直接发放到盐户手上,他还亲自监督发放,杜绝了“工本钞”发放过程的弊端。
    盐户煮盐,需要购买大量的柴草,盐司也对柴草进行收费。王都中将这项收费减少了大半。
    盐走私的行为,盐司官员其实多有参与,走私的盐,大多都是从官办盐场流出来的。而发现盐走私的时候,盐场官吏常常诬陷盐户,他们反而要承当责任。王都中一方面严厉查办盐走私行为,要求一查到走私,立即办理,绝不拖延,这样也就避免了盐司官吏互相勾结、推脱责任。
    由于王都中整顿盐场措施得力,辖区的盐业很快就改变了面貌。
    治理福州和再治盐政
    王都中治理盐政业绩突出,受到了左丞相脱欢答剌罕的关注,他还没来得及向皇帝推荐,王都中就任福建闽海道肃政廉访使,不久就升任中奉大夫(从二品)、福建道宣慰使都元帅。
    王都中在郴州任职时写作《郴州北湖始末记》很自豪地著名“三山王都中”,三山是福州的别称。在家乡任职,王都中更是勤勉治事,谋划长远。他在福建的任职期间主要做了两件事。
    一是兴修水利。福州城周围有三个湖,灌溉农田一万五千多亩。由于水闸损坏,无人处理,时间久了就被豪绅占有了。王都中到任后,惩处了豪绅,维修水闸,疏浚水道,使农田得到灌溉,农民因此重新获利。
    一是军屯闽西。福建西部汀州、漳州的边远山区,世代居住着高山族等少数民族。以前这里曾经实行军屯种田,后来撤销了。王都中沿用在郴州的做法,在少数民族地区实行民族和睦。同时报朝廷同意后,再次实行军屯。在西部军屯,一边耕种、一边守备,使边境得到了安宁。
    王都中在福州任职时间很短,仅一年多,天历元年(1328年),又改任浙东道宣慰使都元帅。时间不久,再调任广东道宣慰使都元帅。他三次任“都元帅”都佩带钦赐的金虎符,很受皇帝的重用。
    元朝掠夺式的财政制度,时间越久,就越发难以运行。元统元年(1333年),元朝末任皇帝元顺帝即位几个月,就看中了“通才”王都中,任命他为正奉大夫(从二品)、户部尚书、两淮都转运盐使,企图发挥王都中非凡的才能,为元朝整顿财税,给垂死的元朝注入生机。王都中赴两淮整顿盐政,采取以前在两浙施行的办法进行整顿,使两淮盐政管理走上轨道。同时,王都中采取措施,扩大盐政收益。
    王都中通过考察,在通州(今南通市)狼山地区建新的闸门,把海水引入扬州,不但使扬州地区原有的盐场增加了产量和效益,而且扩大了盐场规模,增加了盐场收益。王都中还开通了一条联结长江和淮河的运河,修理和改造句容、陈公、雷塘三条河,疏浚真州硃金沙河,使它们都与长江、淮河联通,大大增强了水上运输的能力。两淮盐政经过王都中一番治理,又现出了活力。元顺帝特地赏赐王都中名酒、精缣和白金五十两,以示对他格外“恩宠”。
    不久王都中升任河南行省参知政事(从二品),但他积劳成疾,在上任途中走到宿迁的时候就发病了,只好南归养病。元顺帝还想让王都中发挥余热,于是改任他为江浙行省参知政事,以便就近理政。王都中感谢皇帝对自己的信任,带病上任,一边吃药,一边工作。无奈病情加重,只好返回家中治疗。
    至正元年十一月(1341年),王都中逝世,享年六十四岁。后封赠昭文馆大学士,谥“清献”。
    王都中的所处的年代,正是元朝由盛及衰的时候。元朝立国时间短,盛衰都显得倏忽。王都中的父亲王积翁从南宋投身到元朝,亲历了社会的动乱和变迁,而这个动乱似乎并未因元朝统治的确立而结束。元朝虽然也曾把儒学(理学)作为治国思想,但习惯于“马上治国”的蒙古民族,并不熟知和习惯儒家的理念,他们更多地实行等级统治和掠夺性政策。元朝的统治对于第四等级的“南人”来说,仍然是动乱和水深火热。由盛及衰,似乎动乱还没结束,元朝就走向覆亡了。王都中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元朝的覆灭,但这个过程,却是亲历了。王都中十七岁开始步入仕途,也许是因为身缝乱世,父亲早逝、兄弟多数夭折,他显得早熟。他理民政、断疑案、治盐政、办军务,无一不是快刀乱麻,显示出一个干臣的手腕。王都中的身份极其特殊,一方面他是“南人”,另一方面他又是为元朝统治立下汗马功劳的“南人”的后裔,是“官二代”。这个特殊的身份给了他很大的施展才能的舞台,也因为这个身份,他只能始终处于辅助的边缘状态,充当元朝的“救火队”。王都中早年是儒学大师许衡的弟子,是儒学的乳汁喂养长大的。《元史》说王都中“致力于根本之学”。这个“根本之学”对于一个致力“为政但当求实效”(王都中诗《依紫崖韵和彬卿》)的干臣来说,会是什么呢?就是他的行政和为人,处处体现儒家以民为本的思想,体现“爱民、忠君、亲孝”的本质。儒学在元朝是被轻视的,它不得不借助于王都中这么一个特殊身份的“南人”,展示其“根本之学”。这是王都中对于儒学的“特殊贡献”了。
    王都中的诗画书
    王都中也是一个艺术家,诗歌、绘画、书法样样精通。
    王都中著有诗歌《本斋集》三卷,但留传下来的不多,主要保存在清朝顾嗣立编辑的《元诗选》中,郴州方志也保留了部分,共25首。另有《郴州北湖始末记》一文保存在《万历郴州志》中。王都中现存的诗歌中有近一半(12首)是吟咏郴州的。王都中治理郴州八年,使百姓在元朝廷严苛的统治中恢复安宁的局面,不能不说是王都中的功劳。王都中在郴州也志得意满,诗兴大发。这些诗有描写郴州美丽的景色的,如吟“北湖八景”,也有描写他治理郴州的心得,表达他从政的理念。如《题叉鱼亭》:(见《元诗选》,又见《万历郴州志》卷九)
    昌黎曾此赋叉鱼,
    披棘寻碑考郡图。
    重筑草亭存古意,
    双浮画舫仿西湖。
    激轮为磨供官费,
    隔水分塘笑我愚。
    寄语后来贤太守,
    相承无似此慵迂。
    虽然经宋未战乱,北湖破败,但在王都中的治理下,很快恢复了昔日的风采。北湖上的“叉鱼亭”,是“北湖八景”之一,唐朝时韩愈曾经在郴州当过太守,赋诗题咏“叉鱼亭”,王都中在与韩愈同题的在这首诗中有意记述了自己治理北湖的情况,“隔水分塘养鱼”、“激轮为磨供官费,”这是王都中治理郴州北湖令人称道的政绩。在这首诗里,王都中不但已有了以韩愈自况、甚至有了与之一争高下的意味。
    再如《龙泉》(见《万历郴州志》卷七),“龙泉烟雾”是“郴州八景”之一,王都中游览其中,吟哦自乐,描述的却是农家丰收和乐的景象:
    一泓寒水碧冷冷,
    四面青山列翠屏。
    龙乐深潜鱼自乐,
    绕塘风送稻花馨。
    在吟郴州的诗歌中,有五首是“和彬卿”的,有三首题写到了“雪牖”。“雪牖”典故出自晋代孙康映雪读书的故事,这里的“雪牖”应该是和“彬卿”一样,都是郴州当地诗人的字号,王都中在《七律·和郴卿北湖》中点到了他们:
    玉容水态若为模,
    仿佛风光似鉴湖。
    桥跨沧浪泻寒玉,
    舟横沁碧滚明珠。
    且斟醽醁醉鹦鹉,
    应用娉婷唱鹧鸪。
    席上嘉宾贤雪牖,
    高吟原不让三苏。
    这首诗描写了郴州北湖的秀丽多姿的风光,表达的是王都中治理下的郴州“其乐融融”的景象。“席上嘉宾贤雪牖”,席上的嘉宾纷纷赞扬“雪牖”,说他的诗歌有“三苏”的水平了。《元史》说王都中“中年尤致力于根本之学”,赞扬王都中宣扬、研究儒学。在郴州的彬卿和“雪牖”,应该不仅仅是诗歌唱和,也是跟王都中在儒学上声气相求的人物。
    王都中也借助诗歌表达自己的从政理念。王都中十七岁正式上任平江路总管府治中(正五品),在经办案件中,善于剖析,抓住要害,一下子就查办了让人棘手的案子,表现出了非凡的才能。他在《书怀》一诗中表达了他为民洗冤、一身清白的理念;而在《依紫崖韵和彬卿》一诗中,王都中表达了自己勤于政务、务实为民的作风:
    捐躯难报圣明君,
    补拙惟将一寸勤。
    为政但当求实效,
    劝农何敢具虚文。
    夜来江上一犁雨,
    晓起山前万锸云。
    愿得岁丰民物阜,
    素餐犹可度朝曛。
    诗为心史。王都中的诗歌有感而发,朴实平白,正直大气,犹如他的为人。
    王都中也是一个画家。清人章嚞在《本斋王公孝感白华图传》中记载了王都中孝敬母亲的一个故事。
    王都中的生母张普贵,自号无为。至元二十一年(1284年)王都中的父亲王积翁在出使日本途中去世,他的母亲年仅三十,就在北京净垢寺出家为尼,后来回到平江(今苏州市)住持阳山妙净寺近四十年,锡号“宏宗圆明佛日大师”。母亲“趺坐而逝”后,王都中请永嘉道士心乐周真师到家中办理丧事。灵堂前放一个瓶子,上面插着赤丹茶花,花插在瓶中有二十天了,花瓣已经半萎,中间有一个花萼,是天然形成的,形状就像桃子一样,看上去即不是花也不是果,像玉一样的温润,细看还有三路纹脉。这个奇异的花萼日渐丰满。拿烛光来照,显得内外通透,就像琉璃。
    大家非常惊讶,就像看到昙花一现那样。大家都说:这是不是《诗经》中所说的“白华”呢!
    王都中因此绘制了一幅《白华图》。因为有这个故事,《白华图》轰动一时。元朝著名的画家、诗人张翥、李士行、龚肃、汤弥昌、王寿衍、释大忻等人也都与王都中有酬唱之谊,见到王都中的《白华图》,一时都在画上题咏。
    王都中的画没有保留下来。
    王都中还是个著名的书法家。明人陶宗仪在《书史会要》中评王都中的字是:“简而不凡,大字似其为人,小字亦善。”王都中是元朝能干的大臣,难得的是,他以复兴儒学为已任,在四十多年的行政生涯中,始终践行儒家的价值观,忠君亲孝,勤政为民。他的为人,应该称得上“方正”的。可惜,我们今天看不到王都中“方正”的书法了。
    作者介绍郑学华
    霞浦县作家协会副主席、霞浦县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作品《风铃之声》获第三届(2001-2004年)全国侦探小说大奖最佳推理奖,入选《2003年度最佳侦探小说》。
    书香霞浦
    倾力打造一个集优秀诗文书画、摄影、有声文学等作品为一体的文化艺术交流平台,展现霞浦文化艺术人才的魅力与风采。带您开启霞浦久远的历史文化记忆,感受霞浦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了解并热爱一个有灵魂有魅力的霞浦。
编 辑:wangshi 标签:王都 霞浦 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