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神将"秦基伟

2018-09-12 10:44:58来源:文化中国-中国网

打印 字号: T|T
抗美援朝时,秦基伟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五军军长时于朝鲜战场的留影。
 
据云:1961年3月,中央军委拟组建中国空降兵。军委从全军野战军中筛选出一军、十五军、二十军、三十八军,交空军挑选。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将军毫不犹豫地圈定了十五军。有人不解:“一军、二十军、三十八军均为原一野、三野、四野之主力,均由红军部队组建,均属能征善战之师;而十五军则较为年轻……”刘亚楼将军对曰:“十五军生气勃勃,在上甘岭打出了国威。”十五军首任军长,秦基伟将军是也。
 
秦基伟原姓王,锹溪王氏后裔,(1914—1997年),躯干伟岸,浓眉赭面。1984年10月1日,邓小平国庆阅兵,将军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作为阅兵总指挥随行,侧立阅兵指挥车上,威风凛凛,目光夺人,被誉为“神将”。
 
秦基伟将军1929年参加红军。红四方面军成立后曾任手枪营二连连长、警卫团团长。将军回忆:其时,警卫团为总部首长贴身部队,团长外出常有一骑兵班相随,每人一长一短两支枪,后背插一把大刀,短枪挂红穗子,大刀挂红飘带,跑起来迎风招展,漂亮扎眼。将军言:“比我后来当军区司令员、国防部长还威风。”
 
秦基伟将军作战动员时曰:“我秦某人打仗有两条枪,一挺机枪一把手枪,机枪是打敌人的,手枪是打逃兵的!”众官兵闻之悚然。
 
1937年1月,秦基伟将军随西路军总直机关驻扎甘肃临泽。21日,马家军五个多团兵力围攻临泽,而城内红军仅一警卫连,其余均为勤杂人员,女同志居多。将军临危受命担任守城总指挥,将城内人员悉数编组,迅速完成布防。翌日,初始待而不发,敌近前,猛烈还击,坚守数日后乘夜间顺利撤离。是役,将军抱着惟一一挺机关枪,一边组织部队还击,一边冒死拼命扫射,敌弹削伤其四指竟毫无感觉。
 
国民党方面的陈秉渊后追忆是役曰:“二十二日马元海以马步銮团、刘呈德团、骑兵第五师马禄旅为主力先向临泽河西北城南各庄堡分头进犯,被红军机枪击退,复行硬攻,爬上城头的又被红军击附于城根。混乱中红军多用石块拒击,气吞山河,有些女战士在战斗中英勇异常,从不退让,尤为马元海所惊叹,明知守城红军弹药缺乏,但铜墙铁壁,可望而不可及。”
 
1933年某日,红四方面军总部为所属各团配备一部电话。秦基伟将军始见电话,不知为何怪物;铃声响,竟手足无措;接听时闻有人声,疑惑不解。其时,四方面军总供给部部长郑义斋于电话中命其率部至某地执行任务。将军接电话后,恐有诈,急策马飞奔三十里,至四方面军总供给部当面质询。郑义斋部长见之,大惊,问:“你不是走了,怎么又来了?”将军对曰:“那玩意儿我信不过,我得听你当面交代。”其时,秦基伟将军任四方面军警卫团团长。
 
八路军老战士朱霖言:秦基伟将军,湖北口音重,言日本为“嗷本”;宋洁涵东北人,言日本为“意本”。某日,开大会,呼口号,秦基伟将军喊:“打倒嗷本帝国主义!”宋洁涵喊:“打倒意本帝国主义!”某大娘问朱霖:“妮子,到底要打倒一本帝国主义还是二本帝国主义?”
 
向守志将军言,淮海战役中某日,至纵队前指,见秦基伟将军蹲野战工事中读书,近视之,《孙子兵法》也。其时,敌机飞掠而至,轰炸声不绝于耳,将军则聚精会神,若无其事。秦基伟将军回忆录载:淮海战役期间,将军于野战工事抽空通读三遍《孙子兵法》,第一遍认生字;第二遍解大意;第三遍悟其道。
 
秦基伟将军好胜,亦好学。崔建功将军告余:十五军进步快,战斗力强,与秦基伟将军好学密不可分。将军见谁好,就跟谁学。成立纵队时,号召部队向三纵、四纵学习;新式整军时,派干部前往华野陈(士榘)唐(亮)兵团学习;南下广东,向四野学习城管和群众工作经验,连待人接物、礼节礼貌均列入学习范围;抗美援朝时提出向先期入朝的部队学习。十五军在太行山善游击战,过黄河后善大兵团作战,打淮海善平原阵地攻坚,西南剿匪,学会了反游击战。
 
崔建功将军言:秦基伟将军能打、善学、会玩。上山打猎,开车兜风,打扑克,下象棋,样样都会。解放郑州后某日晚,秦基伟将军穿便衣赴中原大剧院看豫剧,恰遇邓小平政委打电话寻将军,邓闻之火起,次日通报全中原野战军批评。将军晚年忆此事曰:“小平同志善抓苗头,一抓一个准,矫枉必过正,敲山可震虎,我心服口服。”
 
1949年3月,秦基伟将军率十五军为二野渡江先遣军,先期向长江边北岸跃进。其时,阴雨连绵,部队于雨中浇泥中滚,长驱千余里。为鼓舞士气,减少疲劳,秦基伟将军弃马与士兵同行,并帮士兵扛机枪。行军队伍中立时传开:“向后传,军长扛机枪!”全军上下一片沸腾,无不奋力前行。
 
秦基伟将军自1937年开始记日记,直至抗美援朝。枪林弹雨中,竟一日不落。渡江战役中,将军率部过江当日即蹲于江堤奋笔疾书作战简况,并记日记两千余字。上甘岭战斗中,将军于道德洞坐镇指挥,最紧张时七日未眠,日记亦未中断,四十三天内日记本密密麻麻过半。将军夫人唐贤美告余:某日,将军至志愿军司令部开会,警卫员忘带日记本,将军以香烟盒纸记之,次日再誊抄于日记本上。将军晚年回忆道:“记日记是最好的学习形式。上甘岭战斗那几天,每天都有新战况,每天都有新事物,每天都有新感觉,不记岂不可惜?”
 
1952年10月25日(上甘岭战斗中),秦基伟将军日记载:三号(王近山)给我打电话,提了两个方案:一个是打,一个是收。收就是收摊子。我的意见是坚决打下去。为此,秦基伟将军组织召开各师师长、政委参加的作战会议。将军曰:“目前整个朝鲜的仗都集中在上甘岭打,这是十五军的光荣,我们要咬咬牙,再挺一挺,敌人比不了这个硬劲。上甘岭战斗要坚决打下去。”
 
秦基伟将军在日记中论上甘岭战斗之战术:“我反击成功之后,除主峰基点必守之外,应该是不可不守,不可全守,有利则守,无利则收”;阵地被敌占去之后,“我(应)准备好了再反,我准备不好则不勉强反;有时机则反,无机会则创造条件”;“我之一切战术手段均不要形成规律,以造成敌之紧张慌乱,我之战机就会越多”;“要发挥各级指挥员的机动性,保持战术上的主动”。杨得志将军赞之曰:“正确的战术指挥,确保了上甘岭战斗的胜利。”秦基伟将军善于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既有预见,又有心机。
 
周恩来言秦基伟将军:“是文化人中的没文化人,没文化人中的文化人。”1957年8月,秦基伟将军于南京军事学院战役系毕业,升任昆明军区司令员。是时,将军为全军177名中将中首位就任大军区正职者。
 
“文革”期间,秦基伟将军下放湖南汉寿县某军垦农场“监督劳动”,被下放期间仍手不释卷,笔不停挥,好学不止。其时,广州军区工程兵某师政委谷善庆送将军一本苏军元帅朱可夫的《回忆与思考》,将军视如珍宝,爱不释手,对照地图通读两遍。
 
(作者为广州市文联副主席。本文资料来源于对向守志、崔建功、唐贤美、秦天等人的访谈,并参阅了《秦基伟回忆录》和张嵩山、楚春秋等人的相关文章)
 
文章来源: 北京日报
 
 
编 辑:wangshi 标签:神将 秦基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