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闽南文化名人系列之:思想大家李贽传略(三)

2018-09-04 09:21:37来源:世界王氏网

打印 字号: T|T
 
第六章·波涌龙湖
 
《焚书》之战
 
    《焚书》的出版,引起封建统治阶级及理学家们的惊慌和仇视,并对李贽进行了更加疯狂的迫害,首当其冲的便是当年的好友耿定向。
 
     就在《焚书》出版的万历十八年,耿定向告假回黄安。看到李贽在《焚书》中把自己写给他的信公之于众,戳穿自己是伪君子,“只为自己”、“见死不救”,把自己推上了前台,成了众矢之的,十分愤怒。
 
     他应战的第一着是文攻,即发动黄、麻两县弟子,大造舆论声势,展开对李贽的总攻击。耿定向连忙翻箱倒柜,搜捡昔日几封信件,然后撰出一篇动员令,令门徒印制,散发四方,向李贽进行诬陷和反扑。    
 
     对于耿定向的一封封公开信,一次次对自己的攻击,李贽不以为然。但双方弟子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耿氏门徒已鼓噪起来之时,李贽的信从者也都按捺不住,决计反戈一击。李贽却表现出大将风度,坦然地制止了他们,希望能主动地与对方和好。
 
     耿定向在《求儆书》中列举李贽三大罪状,于是“人人骇异,谤声四起”。至于李贽那颗非僧非道的脑袋,对方更是大作文章。于是诬他为妖,“散布左道”,“诬民惑世”,告之官府。地方官一来尊重当地大吏豪绅,二来对维系风化大事,不敢懈怠,再加上耿定向这位大人物亲自出马,他们岂能不鼎力相助。
 
     耿定理去世后,耿定向开始向李贽发难
 
李贽写《答耿中丞》反击耿定向,揭开了十年论战的序幕
李贽《焚书》揭露道学家虚伪面目
耿定向唆使门徒围攻李贽
 
乌云压顶
 
     与此同时,封建统治者采用驱逐的强制手段,对李贽施加压力。袁中道《李温陵传》记载:“公气既激昂,行复诡异,斥异端者日益侧目。与耿公往复辩论,每一札,累累万言,发道学之隐情,风雨江波,读之者高其识,钦其才,畏其笔,始有以幻语闻当事,当事者逐之。”沈鈇《李卓吾传》也说李贽“角巾髡首,日携同志重游巷陌。缙绅衿佩骤睹,骇异之,谤声四起。黄郡太守及兵宪王君.亟榜逐之。谓黄有左道,诬民惑世。捕曹吏持载贽急,载贽入衡州,过武昌。”
 
     从这些记载,可以看出,李贽的“异端”言行引起了封建统治集团的极大恐慌。于是黄州府太守下令,负责一方保安的兵宪督察,四处张贴榜文,驱逐妖幻、左道,搜查擒拿李贽。李贽顿时处于险境。
 
     一向不畏强权的李贽泰然处之,然李贽的弟子不愿老师有什么不测,纷纷劝其外出躲避。李贽道:“妖言惑众,我岂惧哉!”
 
府衙四处擒拿李贽
 
流氓围攻
 
     不仅如此,他们还采取卑鄙的手段,对李贽进行人身围攻。万历十九年(1591),李贽曾到武昌一游,住在城外二十里的洪山寺。他原想先观看一下武昌黄鹤楼的胜景,而后再去远眺汉口晴川,游江夏九峰山名。但是,他刚刚登上黄鹤楼,还没来得及眺望晴川阁的烟霞,就遭到了一伙流氓无赖的围攻。他们诬蔑李贽是“左道惑众”,对李贽实行人身攻击和迫害。
 
     理学家的这种无耻行径,使李贽极为愤慨。他后来在《与周友山书》中指出,这次流氓行动,完全是出于耿定向之流的煽动。那些直接围逐李贽的,则是“饮食耿氏之门”的无赖之徒。
 
     衡州同知沈鈇,与李贽为同乡,闻李贽到来,亲自远接。李贽见其谦恭好学,诚以待人,遂在府上小住。沈鈇询知根由,劝李贽放心前往,他欲代李老辩明真相。
 
     紧接着,湖广左布政使刘东星前来洪山寺见李贽。

李贽游黄鹤楼时受到围攻
 
知遇东星
 
      封建卫道士的迫害和围攻,并没有使李贽屈服,相反,却扩大了李贽的声望和影响,正如李贽给杨定见的信中所说,“本欲甚我之过,而不知反以彰我之名”。一些具有进步思想的人对李贽深表同情,刘东星就是这时候结识李贽的。
 
      刘东星,字子明,号晋川,山西沁水人。隆庆二年(1568)进士,曾任湖广左布政使。万历二十年(1592),升右佥都御史,巡抚保定。二十六年,被任命为工部左侍郎,兼右佥都御史,总理河漕。当时黄河决口,刘东星因治河有功,升为工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
 
      万历十九年,李贽游黄鹤楼受围逐时,刘东星正在武昌任职,他主动到洪山寺拜访了李贽,并把他邀到自己的官署,加以保护。另外安排一处幽静的庭院,专供李贽居住,“朝夕谈吐,始恨相识之晚。”
 
      所谓逢难见情真,他们很快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后来刘东星赴保定之巡抚任时,李贽在给他的诗中一再表示谢意。
 
刘东星洪山寺拜访并保护李贽
 
挚友三袁
 
     袁宗道、袁宏道、袁中道三兄弟与李贽的初次会面,是在万历十八年(1590)春。李贽在公安“醉游市上,语多颠狂”“止于村落野庙”的“异端”行为,引起了袁氏兄弟的注意,因此,他们前往访问,和李贽这个“大奇人”开始了友谊的来往。
 
     第二年,正当李贽与耿定向之间围绕着《焚书》的出版展开激烈斗争的时候,袁宏道亲到麻城拜访李贽。李贽与宏道相见后,“大相契合”,并写诗赠宏道说:“诵君金屑句,执鞭亦忻慕。早得从君言,不当有老苦。”宏道留住三月,二人还是“殷殷不舍”,而后宏道又陪同李贽到了武昌。与李贽一起游黄鹤楼,遭到理学家的围逐。
 
      万历二十年(1592)五月,袁中道到武昌访李贽。五月二十九日袁中道过李贽寓中闲话,晚归,病大作。七月初三日,袁中道以病未愈自武昌雇舟回公安。袁中道去后,李贽在武昌也病倒了,只沙弥常闻、怀林二人守侍,两个月后才愈。同年,袁氏三兄弟又到龙湖访李贽,并把他们和李贽论学的谈话记录,由袁中道整理成《柞林纪谭》。
 
     在李贽受到迫害时,袁氏兄弟却和李贽结下了深厚友谊,真是危难结真知。他们的密切交往,表明他们之间有着共同的思想基础,这就是对那些理学家的憎恶。
 
     袁氏兄弟在与李贽的交往中,也深受李贽思想的影响,特别是在文艺思想上。三袁主张写作要自然,不拘格套,并反对文必秦汉、
 
     诗必盛唐的拟古风气,创立了当时文学的一个新学派,即“公安派”,这是在李贽进步文艺思想的直接影响下形成的。

袁氏兄弟麻城拜访李贽,危难情真,结下了深厚友谊
 
第七章·探道求真
 
童心新说
 
      李贽思索着一个习以为常的现象:何以人皆喜爱孩童,孩童的手举脚动、哭笑言闹,一颦一目,无不自然可爱。而年龄愈长,童稚心愈弱,大人气愈浓,便愈令人生厌?李贽的结论是,人最可宝贵者,童心也;最可厌者,闻见道理也。闻见道理如污泥、浊麓,随年龄日长,而一次次一层层地将洁白童心污染沾垢,于是孩童变为大人,真人变为假人。于是世界成了假人统治、伪理充斥的世界。
 
      他寻觅人的本心,挥洒出一篇人性的宣言——《童心说》。弟子们读之,无不称快,无不赞叹李老见识的非凡,直指根本,由源及波,尽揭伪病。学问中种种疑点,被从哲理上说了个透亮。
 
     李贽的《童心说》,实乃有为而发,道理闻见实为权力所需,愚弄人所用。人若盲从,个性何存,天生我人,又有何用?所谓童心,非但为人之本性,也是个体之心,非他人之心。道理闻见,不过,从外入者,以外人之心,祖宗之心为己之心罢了。
 
     李贽评《水浒》,寄情于《水浒》,以忠义之心,发书中忠义之气,体察作者满腹牢骚,一腔悲苦。继而又以真情、真心体验《西厢》、《拜月》、《琵琶》,于是“童心说”、真假论,由此而发,又将此说运之于笔端,发掘诸剧之情韵,成就了李贽的文学观。

李贽创立《童心说》
 
观音梅女
 
      梅澹然是位僧人,一位女观音。她是当地豪门望族梅国桢的千金,一位孀居的年轻美女。梅氏家族在麻城一带最为显赫。仅梅国桢一房兄弟六人中。三个进士,一个举人,三个年幼的皆为生员,名震一方,势倾一乡。这梅国桢喜好佛理,对女儿选择以佛教排遣亡夫的痛苦与孤闷时,任其自然,不加阻挡。有父亲的理解,梅澹然无所顾忌地走着自己的路。
 
      梅澹然出家了,她对佛理佛经像着了魔似的,便求教于李贽。于是她与李贽的书信往来,一天多似一天。他们间的关系,也由一般的一问一答,而发展为师生、同志之谊。澹然师事李贽,李贽也为女子能如此好学向佛而感慨颇多,对她也渐生敬意。故有问必答,有信必复,又继而有事必告,心心相交。
 
      在澹然倡导下,与她亲近的一些女子如自信、明因、善因等,也向往起佛法来。时时与澹然在一起讨论,但每逢疑窦,便向李贽求教。
 
祸起禅林
 
      然而,一群女子三天两头往寺庙里钻,像牵线的红娘,在一女尼与一长老间传书递简,这在那样一个男女授受不亲的传统观念里,必然触动人们最敏感的神经。这样的新闻,人们最爱听,更爱传扬,遂不胫而走,沸沸扬扬,风雨满城。于是龙潭变成了祸水滩,李贽也成了众矢之的。
 
      对这些庸夫俗妇的风言风语,李贽不屑一顾。他为那些女子担忧,担心她们能否经得起此场天塌地陷般的打击。他频频致函,把精神力量传递给她们。劝她们不要与俗人计较,切莫以世俗陋见为怀。李贽的鼓励,令她们做好了经受任何打击的精神准备。
 
      当此之时,学界有人写信于李贽,言为女人受牵累不值得,因妇人天生见短,不堪学道。李贽撰《答以女人学道为见短书》,满怀激情地予以驳斥。
 
      事实上,李贽与梅澹然等女子的交往,光明磊落。他将那些信函公开地收入自己的书中,公之于天下,表明所谓男女往来,不过是书信往来,讨论学问的传道解惑。至于那些所谓“勾引士人妻女入庵讲法,至有携衾枕而宿者”,纯系造谣中伤。

李贽手迹(上海博物馆提供)

 
END
    福建省闽南文化研究会
    图文编辑 | 王国钧
    图文排版 | 黄英l
    审核 | 林志宏l
 
编 辑:wangshi 标签:李贽 传略 闽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