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泽州县大箕镇发现王泰来故居遗址群及王氏墓群

2018-08-12 09:53:43来源:晋城市遗址调查队

打印 字号: T|T

  近日,晋城市遗址专题调查队在泽州县大箕镇南沟村、秋木洼村、申匠等村发现明清时期泽州首富王泰来的故居­——秋木山庄遗址群及王氏墓群。

  泽州县大箕镇的秋木洼村、南沟村在现在看来,这不过是太行山上两个平常又平常、普通又普通的村庄。然而,在三百年前,清王朝还正当康乾盛世时,这里可是鼎鼎大名,风光一时。那时候,在整个泽州府,说起秋木洼,说起秋木山庄,恐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山西泰来号,独修火神庙,捐银十万两,不够再来要。”这个泰来号够财大气粗吧,它的东家正是世居大箕秋木洼的王泰来王氏家族。

  关于王泰来,民间有两种说法,一是认为王泰来是王氏家族几代生意人的统称;二认为王泰来所指的是王璇。王璇(1636—1706),字在只,泽州大箕镇人,早年曾入贡,后经商,由于经营有方,最终成为富甲一郡的巨商大户。

  王璇,主要生活在明末至清顺治、康熙两朝。王家从明末王自振经营盐运起家,到清初时,富甲一郡,渐成晋商魁首,泽州望族。

  据有关资料显示,清朝盐的贩卖几乎由山西商人一手包揽,而当时清政府的盐税收入占全国税收的一半。对于盐商来说,其利润最少是五、六倍,有时为七、八倍,有一段时间竟高达十五、六倍之多。可想而知,当年盐商是何等的富有。

  王家当年到底富到什么程度呢?今天的我们已经无从知晓。其实,当金钱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它就只是个数字概念了。于是,捐银放粮、赈灾济困、捐赠公益,便成了王家的输财之道,动辄十万、八万,得有多少家底银根才敢如此慷慨啊!

  王氏子孙几代均身居高官,却大多未经科举之途。《永宪录》中就记载有这么一件事:“雍正四年,山西巨商王廷扬以捐纳军费换取官阶。”“擢太仆寺少卿”。王廷扬正是王璇的次子,他后来更是官居工部左侍郎。肯拿这么多白花花的银两来换这样的显赫,可见王家资财之巨,其“泽郡首富”之称当然不是徒有虚名。

  王氏故园“秋木山庄”在数百年前,曾是怎样的生活场景呢?想必是极尽奢华。

  “漫漫风雨三百载,谁料此间留辉煌。” 秋木山庄遗址是一个历史见证,它把当年王氏家族的繁荣兴盛物化于此,浓缩于此。

  就是秋木山庄遗址现存的坚固的城墙,承载着山庄内森严的高墙及精致的屋宇,承载着如山的粮仓和充栋的诗书,承载着一个大家族内每个成员的喜怒哀乐和生生死死,承载着鲜花着锦般的兴盛和无可奈何的没落。

  如今,秋木山庄建筑业已毁败殆尽,繁华一梦已随王氏先人一起逝去,烟消云散了。从巷口望去,两旁尽是简陋的木板门,没有了张扬着富贵气的高大门头,没有了威猛的镇宅石狮,没有了雄伟壮观的牌楼高阁,没有了漂亮的紫铜门钉雕花窗棂,只有那风蚀的断壁残垣和四下散落的建筑构件。脚下印痕深深的石路,踏出一个家族的兴亡变迁。

  王泰来故居位于大箕镇南沟村村北,是王璇时期专为王氏内府区而建,依就北低南高的地势,甃石为坪,坪上建宅,占地面积约12500平方米,现城内建筑均已塌毁,不复存在。城周为椭圆形走势,城设南北二门,北门外有一单层建筑,据村民介绍,此建筑为接官厅,接官厅旁为吊桥(已毁),是往来外界的主要通道。

  王氏墓群位于大箕镇秋木洼村北,墓地格局已被破坏,有康熙丁亥(公元1707年)季春合族公立的“王氏祖茔”石碑尚存。墓地前农田中保存有两匹残破的石马,可辨墓园当年甬道位置。石马西侧的田塄上,垒砌有石人头一颗。几通雕刻精美的碑首也被当作了垒砌田塄的普通石料,十分可惜。

  王珣,字玉光,王氏家族中人,王璇之弟,生卒年代不详。康熙丙辰科(即康熙十五年,公元1676年)武进士,授明威将军。年四十一卒。其墓地位于大箕镇申匠村东南,已无封土,墓地神道碑及其碑亭保存尚好。碑为雍正十年(1732)镌刻,高2米有余。碑亭平面呈正方形,为砖石结构歇山顶建筑,前、左、右各开拱门,檐下为仿木构砖雕斗拱、枋、垂柱等装饰立面,飞檐橼头刻有万字纹和团花纹。在楼身四面石枋下均有精美砖雕镶嵌,题材有龙、麒麟、花草、吉兽和人物故事等,现部分已失窃。整个碑亭造型美观,装饰华丽,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

 

  清朝中晚期,就在晋中商人创办票号,实现“汇通天下”,开创晋商的空前鼎盛之际,显贵一时的泽州秋木洼王氏已然衰败了,彻底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倒是那王氏墓园依然伫立的石人石马石像生,碑碣砖雕封土丘宿草离披中 留驻着王家最后的辉煌……

     作者:裴池善 马艳芳 申建 赵迪 武亮亮  

编 辑: 标签:泽州县 泰来 钩沉 故居 遗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