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陈晓丹:浦尾岛上神秘的江永女书

2018-08-08 16:34:52来源:红网

打印 字号: T|T
    【编者按】
    远方无穷,历史无涯。唯有非物质文化遗产,能穿透时间和空间的长河,在手口相传间记录人类文明的延续。于湖南而言,经典非物质文化遗产,俯拾皆是。拾起其中厚重的文化力量,就是从中传承前人的智慧与传统文化的血脉。
    为更好地传承湖南非物质文化遗产,“论道湖南”岳麓讲坛栏目综合整理非遗传承文章,今日推出第一篇《浦尾岛上神秘的江永女书》,原载于《湖南旅游》2018年第2辑。
(女书绣)
    2006年,江永女书习俗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江永女书流传于江永县上江圩一带,是世界上唯一妇女专用文字。女书文字呈长菱形,笔画纤细,民间叫它长脚蚊字或蚂蚁字,所记录语言是永明土话,用400多字符可以写出千余字的韵文。女书采取家传、亲朋相教的方式世代相传,与妇女婚嫁、节日庙会等民俗活动紧紧融合。
    从郴州市到永州的江永县,一天仅有一趟大巴,路程不过200公里,却要走四个多小时,这大概就能看出江永有多么偏僻难行。
    江永位于湘南山区,地处都庞岭与萌渚岭之间,东部、东北部与江华和道县相邻,西北部、西部和南部与广西灌阳、恭城和富川县接壤,历史上是楚国中原文化与百越少数民族文化交融的地方。江永县瑶族人口有14万多,占总人口的62.4%,勤劳智慧的瑶、汉同胞共同创造了灿烂的文化,江永女书就是他们献给世界文明的一朵奇葩——世界上唯一以性别区分的妇女专用文字,虽然女书养在深山老林,也不妨碍人们跨越万难前来一睹芳容。
    江永女书作为湖南省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无可比拟的文明地位,这使得江永女书流传的上江圩一带蒙上了迷一样的色彩。在江永县旅游局两位漂亮向导的带领下,我们踏上了寻访上江圩江永女书之旅。
(初见女书)
    女书河护卫的美丽女书岛
    汽车驶离县城东南15公里后进入了上江圩,清澈宁静的潇水河出现在面前,而在潇水河的中央,环抱着一座翠绿色的小岛,岛上杨柳依依,屋舍俨然。向导告诉我们,潇水的这一段又叫“女书河”,而河中间的原名浦尾的小岛又叫“女书岛”。因为神秘的女书,一段潇水和一座岛屿,又有了另外的名字。
    从岸边通向女书岛的唯一途径是浦尾吊桥,神秘的女书文化通过一座晃晃悠悠的吊桥与外界保持着距离。岛上浦尾村是上江圩镇的一个自然村,居住着近50户人家。浦尾村位于潇水河之尾,面积约6平方公里,远看像一个倒挂的葫芦,村民套用《诗经》的文字说:“浦尾浦尾,在河之尾。窈窕女书,君子好求。”原来,浦尾村是高银仙、胡慈珠、唐宝珍三位女书传人的故居地,是女书流传的核心村落,较完整地保留了女书文化的自然和人文环境。女书是浦尾村妇女智慧的结晶,并成为这个村子的骄傲。
(神秘女书园)
    人死书焚,女书留下千古之谜
    浦尾村村民世代务农、打渔,男人们外出干活,女人们在家纺纱、织布,个个都有刺绣、织锦的绝活。在封建社会的江永农村,妇女无权享受教育,只好在纺纱织布之余自发地学习女字,她们用女字传递彼此的友谊,吟唱女人的喜怒哀乐,歌颂平等自由幸福的生活。
    在群山环绕、碧水长流的上江圩,女书代代流传,宛如一盏盏明灯照亮了妇女们的心灵。不过由于缺乏文献记载,且当地女书传人有“人死书焚”的习俗,即她们临终前会焚化生前创作或保存的女书作品,导致早期女书很少存世,迄今存留最早的女书不过是清末的作品。另外女书大多以纸、布书写,极易毁坏,种种因素造成女书存世难,其真实起源变得更为扑朔迷离。
    学术界对女书渊源众说纷纭,一说女书比商代甲骨文早,是母系氏族社会的产物;二说女书是古代越人的文字,可能是与甲骨文同时存在;三说女书借用的非古汉字,其产生不会早于唐代;四说女书是再生汉字,只有数百年历史;五说女书产生于唐宋或明清时期,是江永一带的妇女依据汉字创造的女性秘密文字;六说女书也许是清乾隆时期禁用的宝庆府瑶族“捏造篆字”,后来流传到江永。
    女书究竟起源于何时,至今仍是千古之谜,等待人们揭开谜底。
(江永女书作品)
    女书的发现一波三折
    女书岛上有个古香古色的“江永女书生态博物馆”,馆内女书品类繁多,早期的文献有线装书、扇面、纸页三种形式,内容包括书信、礼仪文书、女歌、记事书、自传和祈祷文。据说身世坎坷的女书传人年老时会写一篇自传,向女伴诉说悲惨命运。这些妇女还用女书创造各种美观实用的生活用品,如用女字编织、刺绣头巾、手帕和花带,如“一路平安”“万事如意”等吉祥话语。
    女书字形很特殊,略倾斜的长菱形字体,笔画纤细,字体修长飘逸。女书记录的是永明(江永)土话,这种土话属汉语方言,也掺杂了一些瑶语。女书可完整记录当地土话,甚至能写出上千字可唱读的七言韵文。
    江永妇女惯用小木棍或小竹棍削尖而成的棍子笔,沾锅底烟灰泡制的墨水写女书,书写材料是当地自产的毛边纸、桑皮纸等纸制品。为了方便学习使用,2001年江永县本土女书研究者周硕沂编写了《女书字典》,收录女字1800多个,其中500余字是古老的女字,其他是1980年代后新创的。
    提及女书的发现可谓一波三折。传闻20世纪50年代,一位上江圩妇女到北京走亲戚,因为不会说普通话也不会写汉字,就把地址写成女书向路人问路。所有人都看不懂,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她的字被怀疑为某种符号或者某种通敌的密码,妇女被带到公安部门接受调查,而这形如“蚂蚁”“蚊子”似的符号让公安部门如看天书,只好放人。他们把文字交给了中国语言研究所,女书因此引起语言学家的高度关注。
    历经30年曲折调研,1983年《中南民族学院学报》发表宫哲兵撰写的《关于一种特殊文字的调查报告——湘南瑶山采风记》的论文,这是第一篇正式发表的研究女书的论文报告。女书自此成为学术界的热点,这种以女字、女歌、女红及其传承的民俗习俗为内核的社会文化现象,被认定为“人类迄今发现的唯一现存的性别文字”,是中华文化的瑰宝。2005年,女书入选英国吉尼斯世界记录;2006年6月,女书习俗入选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浦尾岛上的女书传人)
    浦尾村的女书传人
    浦尾村村民都姓胡。据胡氏家谱记载,胡氏于明代迁来浦尾,距今有700多年。过去女书的传授没有学校,没有专职教师,也没有固定教材,而是靠母传女、姐传妹,或亲戚朋友相教,习惯上称她们为自然传人,她们在当地被称为“君子女”,近代著名的女书自然传人就有高银仙、义年华、胡慈珠、唐宝珍、阳焕宜。而浦尾村女书传人最多,高银仙、胡慈珠、唐宝珍等人就是当地人。
    在浦尾村我们找到了高银仙故居。高银仙1902年出生于上江圩镇的高家村,21岁嫁给浦尾村胡新明,在浦尾生活了60多年。20世纪60年代,高银仙与相邻村子的六位女子结为“七姊妹”,高银仙为大姐。七姊妹以女书传情,感情深厚。
    晚年的高银仙因结交姊妹相继去世,更倾情于女书,常与唐宝珍、义年华一起在浦尾村写女书、唱女歌、做女红,留下了数百篇达数万字的作品,为现代抢救女书做出了巨大贡献。
    胡慈珠则出生于浦尾村,擅长唱女歌、写女书,她写的《女书之歌》被收入《江永县解放十周年志》,成为载入史册的第一篇女书作品。
    这些女书自然传人为女书的延续发展起到承前启后的宝贵作用。
    在女书岛领略潇水中央的自然风光和古老文化,离开时心情久久不能平息。上江圩这个大山里封闭的小镇,有什么法力能推出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女性文字?而江永妇女,哪里来的智慧能独步世界文字史?解不开的历史之谜和现实中深厚的女书文化魅力,大概是吸引我们前往江永上江圩的原因。
编 辑:wangshi 标签:陈晓丹 浦尾 江永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