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尘境心影录|文坛逸事:王士祯与宋荦相争相重

2018-08-01 10:52:22来源:齐鲁壹点

打印 字号: T|T
    原标题:尘境心影录|文坛逸事:王士祯与宋荦相争相重
    作者:史遇春
    关于读书人,世人对他们的期许高,所以,对他们的苛责也就深。
    对读书人的评价,比较常说、印象最深的有两个:
    一是三国·魏·魏文帝曹丕《典论·论文》所云:
    “文人相轻,自古而然。”
    一是明代官员、学者、诗人、藏书家曹学佺的对联:
    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负心的读书人究竟多不多,猜想,按统计学的数据来说,应该是不会那么多。
    既然负心的读书人不会多,那么,为什么还会这么说呢?
    一者,读书人的社会地位从来都相对较高、在社会上曝光的频率相对较多,一旦他有负心的行为,马上就会被发现,立即就会被广泛传播。
    再者,社会从来都对读书人的期许比较高,都会用较高的标准来检视读书人。其他人负心,大多时候,都是情有可原的;读书人负心,一般情况下,全是人所不容的。故而,一旦读书人负心,也就很容易被人记住。
    之所以说读书人负心的应该没有那么多,倒不是我在为读书人辩护。就科学分析来说,自古以来,可以真正称为读书人的那个群体,在整个社会人群当中,原本一直就只占少数;在这个只占少数的群体之中,负心人毕竟也只占少数。两个少数综合起来,就是少之又少,故有上一说。
    虽然,负心的读书人不是那么多,但是,真正的读书人也不需要沾沾自喜。在现代社会中,读书人仍然要发挥真正意义上“知识分子”作为社会良知和社会脊梁的作用,而不是助纣为虐,负自心、负良心,无正义、无公义。
    负心多是读书人,如上所说,其实,应该是少数。
    文人相轻,与上全然不同,一直是普遍现象、历来是真实存在。
    文人相轻,是文人之间的事情,仅限于文人群体内部,而且是这个群体的显著特征之一。
    正是因为文人相轻的普遍性与真实性,所以,偶有文人相重时,便会被称作佳话、传为美谈。
    这里,就讲一段清代文坛上两位名人的逸事,看看他们是如何在争胜中相重的。
    这两位名人,一是王士祯、一是宋荦。
    先介绍一下这二位的情况。
    王士祯,原名王士禛,字子真,一字贻上,号阮亭,又号渔洋山人,世称王渔洋,山东新城(今桓台县)人,常自称济南人。
    出身仕宦,祖父象晋,为明布政使;明思宗崇祯七年(公元1634年),生于豫省官舍,祖父呼为“豫孙”;娶山东邹平张延登之孙女。
    清世祖顺治七年(公元1650年),应童子试,连得县、府、道第一,与伯兄士禄、仲兄士禧、季兄士祜皆有诗名。顺治八年(公元1651年)乡试第六。顺治十二年(公元1655年)会试第五十六。顺治十五年(公元1658年)戊戌科补殿试,三甲三十六名进士。文名渐著,23岁游历济南,邀文坛名士集大明湖水面亭,即景赋秋柳诗四首。此诗传出,一时大江南北和者甚多,时称“秋柳诗社”。顺治十六年(公元1659年),任扬州推官,“昼了公事,夜接词人”。
    清圣祖康熙四年(公元1665年),升任户部郎中,至京师。有大量名篇传世,其写景诗文,尤为人称道,所作“绿杨城郭是扬州”一句,被当时许多著名画家以题入画。康熙帝称其“诗文兼优”、“博学善诗文”。康熙十七年(公元1678年),召见,“赋诗称旨,改翰林院侍讲,迁侍读,入直南书房”。下诏命进呈诗稿,选诗300篇进奉,名《御览集》。后升礼部主事、国子监祭酒、左都御史。当时,名扬天下,为文坛盟主,一时间,诗坛新人到京城求名师,常首先拜见。康熙四十三年(公元1704年),官刑部尚书。后因王五案失察【《清史稿》列传五十三《王士祯传》云:“王五故工部匠役,捐纳通判;(吴)谦太医院官,坐索债殴毙负债者。下刑部,拟王五流徙,谦免议,士祯谓轻重悬殊,改王五但夺官。复下三法司严鞫,王五及谦并论死,又发谦嘱讬刑部主事马世泰状,士祯以瞻徇夺官。”】,革职回乡。康熙四十九年(公元1710年),眷念旧臣,特诏官复原职。康熙五十年(公元1711年)卒,享年78岁。
    去世后,被易名数次。原名士禛,清世宗雍正朝,“禛”字避雍正讳,改士正。清高宗乾隆朝,又赐名士祯,谥文简。后世记载中,“王士禛”、“王士祯”两名并用。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云:
    “当我朝开国之初,人皆厌明代王(世贞)、李(攀龙)之肤廓,钟(惺)、谭(元春)之纤仄,于是谈诗者竞尚宋、元。既而宋诗质直,流为有韵之语录;元诗缛艳,流为对句之小词。于是士祯等以清新俊逸之才,范水模山,批风抹月,倡天下以‘不著一字,尽得风流’之说,天下遂翕然应之。”
    袁枚称王士祯的诗作:
    “不过一良家女,五官端正,吐属清雅,又能加宫中之膏沐,薰海外之名香,取人碎金,成其风格。”
    “然稍放纵,不加检点,便蓬头垢面,风姿全无。”
    钱钟书《谈艺录》中评曰:
    “一鳞半爪,不是真龙”
    “渔洋天赋不厚,才力颇薄,乃遁而言神韵妙悟,以自掩饰。”
    以诗文为一代宗师,其诗多抒个人情怀,清新蕴藉、刻画工整,早年清丽华赡,中年后清淡苍劲。散文、词也很出色。擅长各体,尤工七律。与朱彝尊齐名,时称“朱王”。他提出的神韵诗论,渊源于唐司空图“自然”、“含蓄”和宋严羽“妙语”、“兴趣”之说,以“不著一字,尽得风流”为作诗要诀。
    一生著述达500余种,作诗4000余首,主要有《渔洋山人精华录》、《蚕尾集》、杂俎类笔记《池北偶谈》、《香祖笔记》、《居易录》、《渔洋文略》、《渔洋诗集》、《带经堂集》、《感旧集》、《五代诗话》、《精华录训篆》、《蚕尾集》等数十种。
    曾赠诗蒲松龄:“姑妄言之妄听之,豆棚瓜架雨如丝.料应厌作人间语,爱听秋坟鬼唱诗。”为《聊斋志异》大书“王阮亭鉴定”,各家书坊争相求索书稿,刊刻《聊斋志异》。
    说完王士祯,还得说宋荦。
    宋荦,字牧仲,号漫堂、西陂、绵津山人,晚号西陂老人、西陂放鸭翁,河南商丘人,“后雪苑六子【雪苑本是西汉梁孝王在归德所筑造的东苑平台,也称梁园或者梁苑。南朝宋著名文学家谢惠连游至此地时,大学纷飞,作《雪赋》一首,始有”雪苑“一称。归德侯方域仰慕昔日梁苑风景,钦佩谢惠连才气,于明崇祯十三年(公元1640年)与同里吴伯裔、吴伯胤、贾开宗、徐作霖、刘伯愚等组织“雪苑社”,为文人骚客赋诗论文会聚之会。他们谈古论今,评点诗文,广结名流雅士,有“雪苑六子”之称(此为雪苑前六子)。明末兵乱,原雪苑文社成员或死或散,社亦不存。清顺治二年(公元1645年)后,侯方域与贾开宗相继归里,原雪苑社成员徐作肃与其侄徐世琛提出重建雪苑文社。侯方域曰:“姑待之。大乱既已夷矣,天下之人才,其生育而长养之者,未可量也;学古而行修,聪明淹贯之士,莫遂谓雪苑无其人也,吾将求而益之。”八年后,求得宋荦,收为雪苑社成员。雪苑后六子为:侯方域、贾开宗、宋荦、徐作肃、徐世琛、徐邻唐。】”之一。
    明思宗朝崇祯七年(公元1634年),生于河南商丘,国史院大学士宋权之子。
    10岁能骑烈马;13岁始学声律、书法,笃学好交游,淹通掌故,有诗名。
    顺治四年(公元1647),14岁,应诏以大臣子列侍卫,以勇猛见嘉。顺治五年(公元1648),15岁,考授通判。
    康熙三年(公元1664年),授湖广黄州通判,以母忧去。康熙十六年(公元1677年),授理藩院院判,迁刑部员外郎,榷赣关,还迁郎中。康熙二十二年(公元1683年),授直隶通永道。康熙二十六年(公元1687年),迁山东按察使,再迁江苏布政使。康熙二十七年(公元1688年),擢江西巡抚。康熙三十一年(公元1692年),累擢江苏巡抚。赈荒抚饥,深得人心,康熙帝誉其为“清廉为天下巡抚第一”。康熙三十八至四十四年(公元1699年~公元1705年),康熙帝三次南巡,皆驻跸苏州,时任江苏巡抚,负责接待。康熙帝嘉赞其居官安静,迭蒙赏赉,御书“仁惠诚民”、“怀抱清朗”以赐,又“御书诗扇,又临米芾书,董其昌书天马赋,渊鉴斋法帖及耕织图以赐”。后康熙帝以其年过七十岁,书“福”、“寿”字以赐。康熙四十四年(公元1705年)十月十七日,四鼓,气脱偃卧,不能赴宴,廷医大用补剂方保残喘,即登舟淮扬一带力疾督赈。适抵扬州病势缠绵,头晕气喘,日渐衰弱,医生皆云年老病剧,非静养不能奏效,倘再一触发,便难医治。但他却以“江苏事务殷繁,非司卧理”;同年十一月,授其吏部尚书。康熙四十七年(公元1708年),以老乞罢官,濒行,赐以诗。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奉诣入京师为康熙帝贺寿,加官太子少师,复赐诗,回乡;同年九月十六日,卒,享年八十岁。康熙帝下旨赐祭葬于其家乡,祟祀名宦乡贤,葬于西陂别墅(今大史楼村)。
    沧浪亭修建五百名贤祠时,将其画像刻于石上,其画赞就以沧浪亭的清流为喻,赞颂其人其行:
    “惠爱黎元,宏奖髦士。心迹双清,沧浪之水。”
    汪琬曾评论宋荦:
    “廉而不刿,严而不苛,抚循吏民,煦煦慈爱而不失之姑息。当其莅吴,仅四阅月耳,裁决簿书,勾稽金谷,往往至丙夜,虽精锐少年不敢望。一二老奸宿蠹,俯首侧足,亦率不敢旁睨,考其设施。”
    清代学者朱彝尊诗云:
    “妙鉴谁能别毫发,一时难得两中丞。”
    两中丞指的是当时大收藏家卞永誉和宋荦。
    著有《漫堂说诗》、《漫堂墨品》、《绵津诗抄》、《筠廊偶笔》、《西陂类稿》(50卷)、《沧浪小志》、《江左十五子诗选》等10余种。论诗主张尊杜甫,认为韩愈、苏轼、黄庭坚、陆游、元好问都是学杜而成家的。但他对苏轼“弥觉神契”(《漫堂说诗》)。
    宋荦和王士祯是好友,但论诗主张有异。
    宋荦是清代学宋诗派中的重要诗人。
    编有《商丘宋氏西陂藏书目》,著录宋元明本134种,抄本72种,曾进呈皇上御览过。淹通典籍,熟习掌故。又喜刻印书籍,刻有《商丘宋氏家乘》、《古竹圃诗集》、《嘉乐堂诗集》、《柳湖诗草》、《绵津山人诗集》、《国朝二家诗抄》、《施注苏诗》等古籍30余种,刻书颇为精美。抄本亦多。宋荦曾合刻侯方域、魏禧和汪琬三家文为《国朝三家文钞》,影响颇大。
    清代邵长蘅曾选王士祯与宋荦诗为《王、宋二家集》。宋诗不及王诗的超逸,而清刚隽上,亦自可观。其诗多赠答、题画、咏物、记游之作。其中如《盘山诗》、《黄山松石歌寄金仁叔将军兼索子湘和》、《乌江》、《石盆峪龙潭歌》、《椰子》、《落花》、《即事六首》、《邯郸道上》等诗,含蓄酝藉,标格隽上,颇见特色。
    善画水墨兰竹,疏远绝伦;亦擅山水。
    两位主人公已经讲说清楚,下面,就根据清人佚名氏《蕉窗雨话》中《记王渔洋宋牧仲逸事》一节,来说说王士祯与宋荦的相争相重事。
    话说,新城王士祯渔洋先生,是一时的诗坛泰斗。
    王士祯论诗,独标神韵之说,超越百家,号称无人匹敌。
    康熙时期,王士祯的声名倾动海内。
    当时那些号称擅长诗文的人,对王士祯的向往,就如同号称诗仙的唐代大诗人在《与韩荆州书》中所云:
    “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
    当时文士,均以能与王士祯交往,为人生之大快事。
    那些向往与王士祯交往的人士,不外乎以下两种:
    一是愿意从王士祯学,成为其门下之士的;
    二是希望同王士祯结成文字因缘,通过王士祯对其诗文的品题,抬高自己在文坛上的地位和身价。(当时的实际情况也是,一旦某人被王士祯品题,身价马上抬高十倍。)
    当时社会风习和文坛氛围就是如此。所以,就连在当时文坛上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宋牧仲(荦),也不能脱俗,他也还要引王士祯以自重,拉抬自己的行情。
    宋荦也工诗,其诗秀丽风雅,处处胜人。
    但是,宋荦的诗和王士祯的诗比起来,时人认为,二人还是大相径庭的。
    不过,对于自己的才气和诗文,宋荦还很是骄矜自负的。
    传闻,宋荦常常说,自己的诗境,是足以和王士祯媲美的。
    那时候,大家因为宋荦的声望平素就很显著,也不好与他辩驳、更不可能对他诘问。
    每次宋荦自炫,说自己的诗与王士祯不相伯仲时,大家也只是随口应答、表示同意而已。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闲言碎语。
    光阴苒苒,众口嚣嚣,积年累月,宋荦所言,一再传播,后来,也就传进了王士祯的耳朵。
    原来,王士祯和宋荦素早就有交情,两人的性情才识,互相了解、互相欣赏,也算是莫逆之交。
    所以,王士祯听到宋荦的说法之后,也不以为意,更不愿意公开回应,违逆宋荦的心意,让宋荦羞惭。
    这个时候,王士祯有一个门生,穷困潦倒于异乡。
    门生无处安身,就请求老师王士祯牵线,将自己推荐给宋荦,希望能够在宋荦幕下谋生。
    王士祯与门生的感情很好。门生有求,王士祯慷慨应允,马上为门生写了一封推荐信,将门生介绍给宋荦。
    因为担心宋荦不接纳自己门生,门生去了之后,会吃宋荦的闭门羹,所以,书信写完之后,王士祯又单独写了一首诗赠给宋荦,以确保门生能够在宋荦那里谋到差使。
    王士祯的诗,就是揣摩宋荦骄矜自负的心意来写的,而且是要用诗来亲自证实宋荦平日自炫之语不虚。王士祯这么写,就是想要借此来结宋荦的欢心,给门生谋得一个生计。
    门生临行前,王士祯还特别叮嘱他说:
    “宋公的寿辰就要到了,我写给宋公的信,您一定要在宋公生辰当日,于大宴宾朋时投递给他。切记,切记!”
    门生恭敬地答应了老师的叮嘱。
    门生到江南之后,没有几天,就是宋荦的生辰了。
    宋荦生辰当日,门生来到幕府。
    宋荦的幕府之中,真可以说是群贤毕至、大雅同登。
    大家都带着各类礼品,向宋荦表达真诚的恭贺与祝福。
    宋荦在分班招呼接应客人时,门生带着王士祯的信,也欣然前来,表达恭贺之意。拜见并表达老师致意之后,门生拿出老师的书信,交给了宋荦。
    宋荦展纸拜阅,喜不自胜。
    读罢书信,宋荦对宾朋扬言道:
    “我曾说,王渔洋先生推我为知己,以前我对你们说,你们还不相信。今天,先生亲自来信,祝贺我的生辰,另外还附有一诗,大家可以读读,看看我平常所说,是不是真的?”
    于是,生辰聚会上,王士祯的诗篇被众人竞相传阅。
    你道诗中所云为何?
    王士祯诗云:
    尚书北阙霜侵鬓,
    开府江南雪满头。
    谨识朱颜两年少,
    王扬州与宋黄州。
    顺治十六年(公元1659年),王士祯任扬州推官;
    康熙三年(公元1664年),宋荦授湖广黄州通判;
    所以王士祯诗中有云“王扬州与宋黄州”。
    诗中大意,一者,是说两人相交,是早年就有的事;两人的情谊,至老弥笃;二者,把“王扬州”与“宋黄州”相提并论,就是在表明,二人是不分伯仲的。
    读罢王士祯的诗,众宾朋相顾叹赏。
    这个时候,宋荦笑逐颜开,就像是处在无上尊荣的境地一般。
    随后,宋荦很感激王士祯以诗相赠的高厚情谊。因为王士祯来信的盛情,宋荦就为王士祯的门生安排了一个职位,并且对他刮目相看,多有资助。
    (全文结束)
 
编 辑:wangshi 标签:相重 心影 文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