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回忆老友王植伦

2018-07-06 17:18:30来源:福建王氏网

打印 字号: T|T
  福建王氏网福州讯(王磊陶然)王植伦(1932~1998年),闽侯上街人。1949年入伍,曾任中共福州郊区宣传部部长、《福州晚报》副总编、《文化生活报》总编,新闻高级编辑、福建省寿山石文化艺术研究会顾问。著有《寿山石缘》、《寿山石传奇》、《寿山石文化》(与陈石合著)。
  1949年8月在福州入伍(离休干部),长期从事部队、地方的新闻宣传工作,历任记者、编辑、部主任,曾担任《福州晚报》社副总编、《文化生活报》社总编和福州郊委宣传部部长等职,并兼任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丛书总编委、福州新闻工作者协会、民间文学协会、杂文学会、闽学会副主席、副会长等职。对传播乡土文化方面成绩尤为显著。
  后记--回忆老友王植伦
  ----(陈石工艺美术大师)
  我认识王植伦先生已有十多年了。那是80年代初期,国家刚刚开始改革开放,被“四人帮”破坏而凋零不堪的寿山石雕业开始恢复和发展。1982年我先后同石雕大师林元康、林寿煁等人赴日本香港举办寿山石展,禁锢了几十年的寿山石雕艺术在海外引起很大的轰动。我们八闽瑰宝能在海外深受欢迎的消息传回内地,人们十分高兴,同时也引起了政府等有关部门的重视。我回榕不久,福建电视台已在筹拍电视知识片《八闽瑰宝寿山石),邀我担任该片的艺术指导,撰稿人是福州晚报社的副总编辑王植伦先生。经制片人介绍,我们第一次见面了。他向我了解寿山石雕在海外展览的盛况,并说了他对此知识片拍摄的构想。交谈中我觉得这位大编辑没有架子,谦逊且平易近人。他说,他耳朵有点背,当年当部队随军记者,一次采访中炸弹在身边爆炸,耳朵被震聋了。如果有听不清的地方,我们可以用笔谈。这次只谈了一个多钟头,因报社临时有事他就先告辞了。
  不出一个星期,电视台制片人就将他写的《八闽瑰宝生闽中》分镜头的脚本交给我。看过全稿,令我大吃一惊,除了条理、文采无可非议外,对寿山石的历史、开采、分门别类以及寿山村的地理风貌、传闻逸事,他岂止了解,应说是精通。从此我才知道福州有一位精通寿山石的文化人,他就是王植伦先生。
  此后,我与王植伦先生同摄影组同志一道上寿山,登月洋、下工厂、访名家,朝夕相处了十余天。我们跟全组人员亲如一家,拍片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我们俩在一起由于有同好和共识,有说不完的寿山石话题。按他的话说,我们俩成了“忘年交”,因为我们之间的年龄相差近20岁。他称我为“小兄弟”,我对他见多识广、学问渊博,尤其深通闽学,十分钦佩,所以引为良师益友。在此期间我进一步了解到他与寿山石特别有缘的一段人生经历。
  王植伦先生的祖父清末时从候官乡来城内渡鸡里开了一家客栈,此地上接北门,下连总督后,是寿山石农进城卖石和采购用品的最佳住宿地。往来一久,客栈便成为买卖石头双方的中介所。由于耳濡目染,王先生的先祖和先父、兄弟都成为寿山石的鉴赏家和收藏者。他幼年时代就用寿山石的边角料来玩“跳框”游戏。读中学时,他书桌上常摆着的是寿山石的“镇纸”。“文革”期间,连寿山石也难逃厄运,被当作“破四旧”对象。他原以为此生与寿山石再也无缘了。
  “文革”后期,他被下放到北峰山区,三番五次地被调到寿山、九峰、东坪、党坪、南峰等大队劳动。他和石农一起钻过山洞,挖过田石,见过石农偷偷私藏明清时留传下来的珍石。灵洁的寿山石深深地滋润了他这位下放干部的心田。他在北峰生活五年,又在郊区任职七年。在这漫长的日子里,他从石农处搜集到不少生动感人的寿山石传奇和故事,研究了与北峰寿山有关的志史如《三山志〉、《九峰寺志〉、《林阳寺志》以及著名的寿山石专著前后观石录、《寿山石谱》等。这位文化人深深地体会到寿山石因它的灵洁光彩使“他山之石皆卑凡”,而且认识到寿山石有一个深厚的文化积淀层,是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自己搜集、积累74和笔记了大量的有关资料。1982年他回城以后,在福州晚报社工作,在该报的“左海语丝”专栏先)后后发表了20多篇专门介绍寿山石的文章。“石不记能言”,可他是石的代言人,是寿山石文化的当代拓荒者和倡导者。
  我们之间的交往,使我受益匪浅,尤其对扩大我的知识面,提高我的艺术欣赏水平,帮助很大也因石缘,我们之间建立的友情日深。正如他所说的,我们“每隔时日,相聚评赏,升腾志气,共增学识,心目既荡,嗜好为移”。90年代初期,我应香港八龙书屋之约编著《寿山石图鉴》和《寿山石雕艺术》两书。这事一开始就得到他的关心和支持,首先为这两本书提出许许多多可行性建议,在百忙中为我披阅全稿;再则,他支持我将寿山石科学地划分为“三系五类”,同时将田坑改称田石,而不再沿袭“三坑"的提法。
  1996年福建省寿山石文化艺术研究会成立时,他被聘为顾问,我们之间的联系也就更加频繁。他对我省在寿山石研究方面有了这么一个群众性的学术团体,把艺人和文人聚集在一起,为共同弘扬寿山石文化而由衷地高兴。老王长期患有糖尿病,身体虚弱,但他毅力坚强,精神乐观。1996年他摆写的章回小说《寿山石传奇》问世,这是有史以来第一部以寿山石为题材而创作的文学作品,在《文化生活报》连载后,受到读者的好评。80年代末以来,他写了五部长篇,其中三部是在病塌上写的。他说:“病中写文成为我的一种心理治疗法。到了我这个年龄,本来已经荣辱皆忘了,唯有文学不能忘。”
  1997年8月,我夫妇俩赴新加坡参加当地举办的八大中年寿山石雕刻家佳作展,回榕刚放下行李,就接到他夫人黄铮生大姐的电话,告知老王又病重住院了。我们俩立即赶往医院,得知这一次老王雪上加霜,得了至今医学上尚无法治疗的绝症。他牵着我的手说:“这回我病得不轻。0。●是他意志坚强,生性乐观,对治好病充满信心。他说:“我病塌的窗前,点缀的是于山的碧绿,白塔的圣洁和五一广场上湛蓝的一片天空,由于畅想翩翩,那病中的痛楚也被冲淡了许多。”在这期间,他又完成了34万字的长篇传记文学《寿山石缘》。不久,他出院,在家中接受中西医结合治疗,病情有所缓解,我们都为他高兴。于是,我和他酝酿已久合写的《寿山石文化》一书在他坚持下终于开始动笔。但是我同黄大姐约定,他每天写作不得超过2000字,以保证他的治疗和休息。
  这年11月中旬,我同黄大姐陪同他去看医生,在回家的路上他告诉我说:“咱俩这本《寿山石文化》写好以后,我还要写十本书,题目都拟定好了。就要跨世纪了,我也要做跨世纪的人。”我安慰他说:“会的,再过两年就跨世纪了,你一定会跨世纪的。”话虽这么说,我们三人的眼里都噙着泪花。我心中默默地为他祈祷,愿上天能保佑这位怀有浓浓乡国之情的老人能渡过这个难关。在这本书即将完稿时,老王的病情又有了反复,他再次住进医院。这时他的身体非常虚弱,病情日重。但是,在治疗间隙,他背着医生、护士修改我送去的最后个章节。1998年1月中旬,他又写好“跋”,交给我说:“终于划上了句号。"这里,应当特别提到黄铮生大姐,这位与他数十年朝夕相处的伴侣,对老王的照料真可谓无微不至。为了老王治病,也可以说为了老王生命能多延续一天,她倾尽家财,倾尽心血。况且,老王每本书素材的搜集、核对、抄稿乃至联络和后勤工作,都是由她担当,她是老王事业和生命的最大支柱。
  书稿送去排版,其时正近大年除夕,家人正商量接老王回家吃年夜饭,过个团圆年。然而,1998年1月27日,就在除夕那天,他却因病情突然恶化而安详地永远离开了他的家人,离开了生他养他的故乡,离开了他一生酷爱的文学园地,离开了他的至爱亲朋,离开了寿山石界许许多多的好朋友、好兄弟。在他生命弥留之际,他对寿山石界的人有着特别的心愿,他说:“愿普天下的人都与寿山石结缘,让闽都一隅的地域文化走向世界,走向全球。......”
  文联的朋友对我说,王植伦的名字永远与闽学联系在一起。我们寿山石界的朋友们则说,王植伦的名字永远载入寿山石文化史册。
  陈石
  1998年3月15日于福州
编 辑:wangshi 标签:老友 后记 王植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