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福建省王审知研究会太姥王氏文化委员会承办

继承、批判和创新

2018-07-05 11:42:12来源:高路加 高氏研究会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家谱文化与当代传承
    内容简介
    中国有悠久的修谱传统,留存丰富的族谱材料。有必要珍藏、继承。特别是始迁祖以下世系,最为珍贵。但始迁祖以上世系,错误甚多,不能照搬传承。必须改革创新。可运用现代史学方法,把新修谱定位为“学术著作样式的谱牒类作品”。一方面继承传统,用新格式续修世系表;一方面主要根据正史,结合族谱,特别是以墓志为补充,重新制作始迁祖以上总世系表。还可借助现代人类学方法,开展父系基因(Y染色体单倍群)的调查,对老谱的记载予以验证,对相关历史真象予以全新的解释。
    中国特有的家谱文化,传承已有三千年。家谱的核心内容是世系。最初是靠口传心记。直至近代,炎帝部落旁支彝族仍由巫师负责记忆家支世系,竟可达三千年之久。继之以结绳记事。直至出现陶文、甲骨文、钟鼎文,才有了文字记录。因此先秦古籍《世本》、《春秋》、《左传》,西汉《史记》才能够系统记载自上古以来的帝王贵族世系,使后人得以了解姓氏之起源。这就是中国家谱之滥觞。
    自《世本》始,中国历朝历代都编纂了讲解姓氏起源的书籍,例如《元和姓纂》、《古今姓氏书辨正》、《通志·氏族略》、《新唐书·宰相世系表》、《万姓统谱》、《姓氏寻缘》等。这些古籍和更早的《世本》、《春秋》、《左传》,《史记》,把各种来源的中国姓氏全部整合为源于炎黄,建立起完整的系统,熔铸成“大一统”观念。这个系统成为后世民间修家谱(族谱)时追溯本姓氏起源的依据。
    中国各姓族谱,经过汉晋唐宋的演变,已形成一套共同模式。传统族谱本质上是宗族文献资料的汇编,其主要功能是保存、传承本宗族的历史文化。族谱不可缺少的核心内容始终是世系表。如果没有世系表,不论有多少家族文史材料,都不能叫族谱,只能叫家族资料汇编,也有其价值。
    正是有了绵延不绝的家谱文化,中国人深信同为“炎黄子孙”。这种坚信不疑的认同对中国长期维持稳定的统一发挥了巨大作用。
    盛世修谱,是中国家谱文化的又一惯例。今天,中国处于历史上最强盛时期之一,国家稳定,人民安居乐业,“富起来了”,民间修谱热自然也应运而生。
    既然修谱是中国的古老传统,就必然要有所继承。但是,今天随着科学、史学的现代化,修谱的条件和手段已和前人差距甚大。修谱理念和方法理应与时俱进,有所创新,达到新的高度。
    因此,当代修谱应该三点并重:继承、批判和创新。当前重要的是思考为何要创新?如何创新?这也是本文思考的重点。
    一、继承
    家谱,是中国前人留下的丰富的文化遗产,有史料、方志不可替代的作用。尤其是自始迁祖以下的世系,通常是比较完整且真实的。其中欧式谱还附有人物详实的说明。因此传世老谱具有历史学、社会学、民俗学、人类学、经济学、人口学、遗传学、地理学等多方面价值,可补史料之不足。这是旧家谱最珍贵的部分。为不使这笔丰厚的遗产失传,有必要予以珍藏,继承修谱的传统。既然是修谱,就必须有家谱的不可缺的要素。首先是必须有世系表。不能制作世系表就意味着不具备修谱的基本条件和能力,不能勉强为之。其次是谱序,着重叙述修谱缘由和过程,家族来源和迁徙、分布等。再次是凡例,规定了修谱的方法,并为读谱时“导读”,辅导正确理解该谱的体例和各种表示法。还有字辈、族规家训、祠堂祖墓的图形和地点,名人传、诗文名篇等。这些都根据具体情况,可有可无,可多可少。不是必要条件。
    二、批判
    中国民间对旧谱往往看得十分神圣,容不得半点非议。然而,尽管旧谱总体上讲是古代流传下来的珍贵财富,但不必讳言,前人留下的大量家谱,良芜并存,凡有现代史学素养的人士都不难发现。因此对旧谱的价值需要具体分析,不可一概而论。这是当代修谱必须既继承又有所创新的原因。
    在各姓传统大宗谱或统谱里,基本上都有总世系表,叫法不一,有叫统宗世表的,有叫上古世表的,有叫原系图的,有叫通天谱的等等。这些世系表都有阖族统谱性质。史学界很多专家论证过,这类世系表错误很多,例如史料记载很清楚不是直系血缘关系的名人都列为直系关系,出生晚很多的列在出生早的前面。因此史学界倾向性的意见是伪造的,典型手法是攀附名人。
    各姓氏的老谱关于始迁祖以前的世系,的确错误百出。出现这种情况是必不可免的。其原因一是年代久远,以讹传讹;二是历经兵火、动乱、天灾,旧谱往往残缺不全,前后错乱,以致有时不得不予以填补,造成失真;三受修谱者文化水平所限,无法辨别真伪;四是联宗合谱,弱势家族归附邻近名门望族;五是谱匠伪造,大量攀附名人多是谱匠所为,以投本姓所好。一般本族人不会故意伪造,出错往往是水平有限。
    族谱记载出自历史上真实存在的某位名人之后。有两种情况,一种确实是攀附,另一种确是事实。不能一概而论,把老谱付之一炬。例如某些家族有石碑、传说、遗迹、史料等多种材料互相补充、印证出自某位并非一流名人之后,就有相当可信度。
    即使是在史学专家眼中错误百出的老谱统宗世系,通过把大量老谱互相比对,并和史料比较,有时会发现有些合理的内容,或者和史料、碑刻吻合,或者和史料、碑刻不矛盾而互补。有可能是先祖留下的简易单传世系表或世代口传资料,可能含有一定真实内容。不宜一概排斥,可用来补充或印证史料。对此后面还会详细举例说明。
    三、创新
    由于我曾运用民族史专业特有的“田野工作法”结合“图书馆工作法”,对高姓历史进行全面研究,在1997年出版了系统阐述高姓历史的第一部著作《高姓群体的历史与传统》,后来增补修订为《高姓全史》(2008、2013)。并在此基础上主持编修出版了《中华高姓大通谱·总谱卷》,先后出了两版:作家出版社2011版、中国文史出版社2016版。随后组织各省编修分谱,各家族编修支谱。这里根据我的的实践经验谈谈心得。
    首先,新时代修阖族谱,不妨由本姓历史学专业人员担任主编,按其熟悉的史学著作编写法来主持编修。编修前可向编委会全体成员讲授必要的史学研究方法和史学著作编写方法。新修谱可定位为“学术著作样式的新型谱牒类作品”。体例仿照史学著作,结构分为卷、篇、章、节。严格注释,力争做到“无一事无出处”,“言必有据”。尤其是对采用旧谱内容部分更要认真注释,说明是出自哪部旧谱,以示并非信史,提醒后人继续挖掘材料予以验证、补充、修改。注释还是表示对引用著作作者的尊重。全部署名。其作用一方面是明确著作权,表示主编不敢掠美;另一方面是表示“文责自负”。如有臆造、侵权现象,稿件撰写者或提供者须承担责任。如此可增强撰稿者的责任心,有利提高全谱的整体质量。
    其次,旧谱的统宗世表,问题很多,基本上都不能直接沿用。我通过基本收全正史人物家族资料写出《高姓全史》,在研究和写作过程中,发现我们高家还比较幸运,正史里面的资料基本上是明确地一个家族连一个家族,大致能从公认的始祖一直接续到现在。当然也需要补充碑刻首先是墓志资料,也采用一些族谱里不违背正史的材料填补缺环,但特别注明是引自哪个族谱,以提示需要进一步考证。这样就制作出了《高姓总世系表》。
    下面谈谈在综合运用正史和族谱材料,比较研究,制作全新总世系表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和解决办法。这里虽然都是以高氏为例,但相信也是不少姓氏的共性问题。
    不少老谱统宗世系表都涉及高姓古代同样一些名人,但互相差异很大。不少据正史、碑刻材料并非直系关系的名人,却出现在同一个单传世系表中。这类世系表,有一部分名人的先后辈分明显违反了历史记载,不难辨别是伪造。但仔细研究,发现有的世系表里的某些名人,虽按史料不是直系关系,但不违背各自所处的历史阶段。上举各谱就都有这种情况。早期高氏人物多出自春秋齐国高氏,例如战国高柴、高量,东汉初高获,东汉中高洪。以这几位先贤为始祖的高氏家族都称为“渤海高氏”。可见“渤海高氏”实际上是齐国高氏的统称。《新唐书》记载的东汉渤海太守高洪只是那个时期“渤海高氏”的代表。中期高氏人物绝大多数在正史或碑刻里记载出自渤海高氏,例如北魏的高允,东魏的高昂,北齐的高欢家族,唐代的高士廉、高适、高郢、高崇文。至今,有始祖记载或始祖传说的高氏家族,大多自认出自渤海高氏。因此,上述虽按史料不是直系关系,但不违背各自所处历史阶段的,有可能是制定单传世系时,有意选取某位名人作为某一代的代表,从而可以作为渤海高氏总世系表,得到高氏宗亲认同。我们可以用来作为确定某些名人辈分关系的参考(但不能据以认定父子和直系关系)。如果和史料不违背,尤其是得到其他族谱印证,则这类材料特别珍贵。
    基于这种认识,我们在制定《高姓总世系表》时,确定古代名人的辈分关系,在无史料、碑刻依据时,就主要依靠上述这类族谱。例如,结合史料、碑刻、族谱材料,高洪、高允、高欢、高士廉、高崇文、高琼的辈分可以准确确定。而根据族谱、传说,又可以确定高适低高士廉四辈,高怀德长高琼一辈,高郢长高崇文一辈、低高士廉五辈。而高崇文、高琼、高怀德后裔(例如扬州高明二、高明三一支,高铨一支)世系,根据族谱、碑刻材料,都可以建立起代表性世系(详见《高姓全史》2013版)。我们制定总世系表,还注意严格区分直系还是旁系,用倒三角标示直系,避免了前人的弊病,以免误导宗亲。这样,渤海高氏的主流世系,可以完整建立起来。既符合祖先制定渤海高氏单传世系的惯例,继承了中国姓氏宗族文化传统,而且在集中史料、碑刻、族谱、传说资料基础上,综合研究、比较研究相结合,有所发展,制定的世系表不只是单传,而是更加完善、科学、准确,言必有据,主观上严格忠实于历史,除非史料本身有误。
    下面以高怀德、高崇文辈分确定过程为例。
    拙著《高姓群体的历史与传统》(1997版)根据多种族谱、传说,确定高怀德属于渤海高氏,在辈分上长高琼一世。戏曲里甚至把高琼说成是高怀德之子高君保(此与史不合),因此把高君保的传说移到高琼身上。又根据《萧山东瓜沥谱》,高郢为高士廉后第6世,高琼为高士廉后第13世,因而确定高怀德为高士廉后第12世,高郢后第7世。我在1997年公开出版的著作里确定的这两个辈分关系,恰恰和我后来于2008年才看到的《赣吉高氏联谱》完全吻合。
    我在《高姓全史》(2008版)中,根据《赣吉高氏联谱》把高崇文列为高郢下一世,并标明只是辈分关系。因此高崇文为高士廉后第7世。2013年,高广伟、高国莹披露《高冏墓志》、《高行晖墓志》,知高崇文为高欢族弟高归义第9世孙。而据《新唐书》,早已知高士廉为高欢族弟高岳之孙,因此高崇文应为高士廉后第7世。又完全印证了《高姓全史》(2008版)的推断。
    我一贯主张当代制定总世系、修谱也要遵循学术规范,认真注释,交代资料来源,尤戒把臆测和事实混淆,把首创和借用混淆。我在《高姓群体的历史与传统》(1997)、《高姓全史》(2008、2013)、《中华高姓大通谱·总谱·总世系表》(2011、2016)里都注意这样处理。我们也不能持民族虚无主义态度、宗族历史不可知论,盲目鄙弃祖先留给我们的珍贵精神遗产。应该尽量在前人留给我们的遗产基础上,努力前进一步。哪怕只是一小步,也是为高氏,为人类历史做贡献。随着有更多的新材料被挖掘,我们的成果必然会不断补充、修正、更新、完善,这符合科学研究的规律。上举高怀德、高崇文辈分确定的过程,就是例子。每个人的新成果,必定都是建立在前人劳动基础上的。我们没理由轻视前人的劳动。我主持制定的《高姓总世系表》,欢迎高姓族人和学术界以科学、公正的严肃态度来检验、修正。下次出版时将采纳各方面的真知灼见。
    四、用现代科学技术手段对老谱予以验证
    2012年,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实验室披露了曹操基因研究过程和结果。开辟了用基因法检验老族谱的新途径。各姓踊跃参与,已积累许多姓氏的大量数据。从中可看出,各姓尤其是较大姓,都具有几种至二三十种父传子基因类型(Y染色体单倍群)。这印证了从史籍可知的各常见姓均有多种来源的说法。即使族谱或传说认同一位古代祖先,往往也测出多种基因类型。这已反复证明是常态。在这个新情况下,如何认识老谱的价值?是否还要有批判地继承?就成了当代姓氏谱牒学研究必须面对的问题。
    其实,任何姓氏、家族都和民族一样,是历史上形成的,并非严格的血缘共同体。民间早已有此认识。因此而排斥父系基因调查的势力强大。实际上,只要客观认识到这个规律,也就没有必要对此心存顾虑了。
    各个姓氏、家族在血缘上并非绝对“纯”,除民间根据经验即可认识到的有抱养、过继、招赘、联宗、合谱等原因外,还有可深入探讨的更深远原因。
    首先,姓,尤其是氏的产生,从一开始就不是单纯的血缘共同体。例如,“以国名得氏”的,一般是其国灭亡时,其国遗民集体以原国名为氏;“以邑名得氏”的,也可能是该邑平民集体相随得氏;“以官职、爵位、职业得氏”的,应该是任此官职、受此爵位、事此职业的,均可以此为氏;“以王父字为氏”的,王父(即祖父)如果同字或同名,均可能得到相同的氏,即“同氏不同姓”,也就是氏相同血缘未必相同。今天的姓氏,绝大多数都是由春秋时期产生的氏演变来的。
    其次,古代有一习俗,巨家望族的终身佣仆,往往随主人姓,名多类似李勇、王忠。甚至一定历史时期形成的家族军事集团,例如杨家将、薛家军,其来自各姓的基层成员,也可能在某种特殊情况下集体改姓主帅家族的姓,促进认同感、荣誉感,从而加强凝聚力。这样,驻扎在某地的军事集团的后代,就可能以其显赫的主帅为共同始祖。这或可作为单姓村落通常能检测出多种父系基因类型的一种解释?广东珠江三角洲不少姓氏村落都有出自南宋末厓门血战宋军后裔的记载或传说。其中比较重要的有当时的重臣率领的周家军、高家三千子弟兵的说法。高家军的统帅即史载祖居汴京、寄籍丹徒的枢密副使高桂(一作贵)。至今厓门五义祠有供奉。江门莲塘高村《高氏族谱》记载,也参与了厓门之役的始迁祖应冒公为高桂“族弟”,临终前告后辈,家族姑祖母是皇后,应该就是北宋高琼重孙女、宋英宗皇后。中山《高氏族谱》也记载了其先祖添公输送粮食支援宋军的事迹。高桂迁徙路线和《维扬高氏宗谱》所载北宋开国元勋高怀德家族情况吻合。高怀德家族自古就被称为“高家将”。今天,长江两岸以扬州、丹徒为中心的广阔地带,多有自认高怀德后裔的家族。因此,丹徒高桂所率高家军,可能既包括来自长江两岸的高怀德所部后裔,也包括来自南宋都城临安(今杭州)周围的高琼所部后代。可说是共同续写了始自五代崛起,中经澶渊抗辽的高家将传说的新篇章。这里“族弟”、“家族姑祖母”的“族”,有可能指的是渤海高氏这个大“家族”。在国难当头时刻,重要的是扩大团结,具体家族的明确区分已不重要了。因此,我早就猜测,广泛分布在江浙一带的认同高怀德、高琼的两大家族在曲折复杂的历史过程中,已经互相渗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浙江长兴就有家族世世代代传说祖先是怀德公,族谱却明显嫁接在高琼家族谱后面的实例。民间传说、戏曲和族谱有以高琼为怀德之子的,也暗示着两家族的认同可能是事实。
    既然如此,今天认同同一古代人物而有不同的父系基因,就不是什么奇怪而值得隐晦的事了。其实大家融为一体,很可能已历经千百年甚至两三千年。即使血缘不同,也是世世代代休戚与共的最亲之人,实践上比早已融入其他家族的同父系基因的更亲。因此,族谱的记载,仍是值得珍惜的。那么、是否基因检测就全无价值了呢?验证了以上记载和认识的合理性,本身就具有学术价值。了解了一个个具体家族的单纯或混杂程度,也就对一个个家谱的性质得到了更符合实际的认识。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实验室在2014年报道了一批零星积累的高姓父系基因数据。高研会则已从2015年开始陆续组织检测,逐渐积累,已发表初步成果的综述(见高路加主编《高氏研究文集》)。待有足够例数,将发布正式调查报告。如果各姓数据大量积累,可望丰富中国史尤其是姓氏史史料,推动历史科学的发展甚至变革。
    2018.5.27
    (中华文化促进会姓氏文化国际论坛论文)
 
编辑: 标签:继承、批判和创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