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福建省王审知研究会太姥王氏文化委员会承办

王汝涛· 两汉琅邪王氏述考(上)

2018-06-11 16:43:28来源:琅琊王氏考信录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一、《新唐表》所记载的世系考
据《新唐表》,琅琊王氏在两汉的世系是这样的:
 
  (王)元避秦乱,迁于琅邪,后徙临沂。四世孙吉,字子阳,汉谏大夫,始家皋虞,后徙临沂都乡南仁里。生骏,字伟山,御史大夫。二子:崇、游。崇字德礼,大司空,扶平侯。生遵,字伯业,后汉中大夫,义乡侯。生二子:时、音。音字少玄,大将军椽。四子:谊、睿、典、融。融字巨伟。二子:祥、览。
 
 这一大段传承世系,除了王元至王吉中间缺几世外,似乎中间没有再中断过。其中除了王元、王音两代之外,名讳及所任的官职,都能在两《汉书》、《晋书》中找到根据(1)。前文说过,欧、吕修的《新唐表》是有谱牒作根据的,其所据之谱今日虽已佚失,幸而还有出土的一通唐文宗大和年间的《王袞墓志铭》可供参照。撰者李珏在墓志中有系统地择要记下了自周灵王太子晋及西晋王览中间几代人的名讳,又记下了某人至某人相隔几代。所记基本上与《新唐表》相符合。看来似乎据以写墓志的王袞家中收藏的族谱和欧、吕据以写《新唐表》的族谱是同一系统的。这一系统,当记述至唐初后,开始出现了不同。《王袞墓志铭》记述的是王方泰一支,记到王袞之子而止(2),《新唐表》却沿着王方庆一系记了下去,所以说二者是同一系统的谱,而非同一本谱,现引《王袞墓志铭》有关部分于下:
 
 王氏之先,本于周灵王太子晋,以忠谏废,天下之人谓之王家。至八世孙错,七世而生翦,仕秦,复为大将军。翦七世而生吉,仕汉为谏大夫,去官全道,隐于琅琊之皋虞。吉生駿,为京兆尹,骏生崇,为司空。崇五世生览,仕晋为宗正卿。
 
《新唐表》所记,既与正史相合。又与唐代某一王氏谱相合,应该说基本上是可信的,就谱论谱,必须给予承认。但是仔细研究,仅记下了两汉四百余年间事,却有许多问题和记事不明处。其原因主要是由于原谱有脱略和失误,但是,也由于修史者与修谱者目的不完全一致,修史者只传可以人史的人物,那些官品小与身不系于政治、经济、文化、军事方面大事的人以及无有特立独行之事者,自当被淘汰。而一部族谱中,官卑职小,一生默默无闻的人又太多。年深日久,给他们以一席地位的谱牒一旦失传,后世新修的谱中他们便被淘汰了。勉强予以补上的多数不实,疑以传疑。任凭其空缺,奉行无征不信者,自然导致出现世系的断裂。《新唐表》两汉部分中,两种情况都有。下面先研究一下世系承传中的问题。
1、 王元与王吉,谁是琅邪一支的始祖
 前面提到过,在学者中间,多对王元其人的有无持怀疑态度。除了王国维、毛汉光以外,更早一些的宋人汪藻,他编纂的《琅邪临沂王氏谱》,本为配合后人阅读《世说新语》而作,自言:“凡《世说》人物可谱者,自临沂王氏而下二十六家。然《世说》所记,止于晋末•今用诸史,谱至陈隋。”因为《世说新语》一般不记西汉人的事,所以以东汉人王融为琅邪王氏一世祖,但其前又加了一段说明:“琅邪王氏本居皋虞,后徙临沂。汉大夫吉生御史大夫骏,骏生汉大司空崇。崇孙后汉中大夫遵,生青州剌史仁,仁四子曰谊、曰睿、曰典、曰融。”下面有双行小注:“唐《宰相表》云:”音字少玄,汉大将军掾,生谊、睿、典、融。”看来是汪藻自己注的。
 王吉确实是第一个可以考知的琅邪王氏成员,因为《晋书•王祥(王融之子)传》一上来就说:“王祥、字休征,琅邪临沂人,汉谏议大夫吉之后也。”承认王吉是琅琊王氏的远祖,证据确凿,无可非议。但是《新唐表》和王袞墓志铭既都写了其世系中有王翦其人,那么秦朝的大将军王翦的后代王吉怎么会跑到琅邪郡的皋虞定居了呢?欧、吕修《新唐表》,本应承担对王氏远祖追本溯源的任务,而又必须顺着王翦这一线索查下去。王贲、王离一直留居秦国,是没有问题的。王离的后代呢,当王离被项羽俘获后,依秦朝的苛法加上赵高有意谋害兵多权重的大将章邯、王离等,王离的儿子势必难以逃过族诛的惩罚。恰巧《史记》又没有记王离后裔的下落,这就留给后人以想像的空间。欧、吕所据的老谱或是有更早的谱作为凭证,或者竟是修谱人依照推理编出来个元、威各奔一方。不能不承认,编造出这么一个王元以承前启后,是十分合理的。皋虞是什么地方?它是秦朝琅邪郡的一个县,在今天山东即墨县城东北五十里的海边,附近就是田横岛,是五百义士跟随田横逃避刘邦追踪的地方,要说王元逃到这么个偏僻的地方来,是理所宜有的。修史与修谱的侧重点应该有所不同,修史可以忽略这样的细节,修谱却不应忽略这个重要的环节。欧阳修、吕夏卿采用了这个说法是有眼光的,后代人研究这个问题,存疑可以,宁可信其有也是可以的。
2、王元以后为什么缺了三代
 先说一下所谓几世孙的问题。前面曾出现过“(宗敬)八世孙错”的提法,如今王元下面又是“四世孙吉”。这个八世与四世到底该怎么计算法呢?例如王错,是以宗敬本身为第一代,下数至第八代而为王错,还是以宗敬之子为第一代,下数到第八代便是王错。台北根据《御制太原王氏世荣悠远系谱》修的《太原王氏通谱》有另一种算法,它补上了宗敬至王错之间所缺的八代名讳。它以子乔为第一世,宗敬为二世,其后是三世岳起……四世靖康……五世肃……六世缵……七世育……八世尚德……九世弼……十世景……十一世错。”在宗敬与错之间硬填进去八代。但在廿一世王元(它改为元威,下注:“离公长子,避秦乱,迁于琅琊,为琅琊祖,子廷臣。”)之后,写道廿二世廷臣……廿三世中……廿四世乐……廿五世吉。”这又是从《世荣悠远系谱》抄来的,只是世代的算法又不相同了。这里所谓“四世孙吉”,并非在王元、王吉之间填入四世,而是二者之间只有三世,王吉乃是“四世孙”了。一本谱两种计算法,足以证明填人的所缺世代,并非真的有什么资料根据,而是编造人名以入谱的。到底应该怎样计算?窃以为《新唐表》上的X世孙的正确计算法,应该是其子为一世,孙为二世,曾孙为三世,玄孙为四世,其下为五世,依次类推下去。若问这种计算法有无根据?有,是根据唐代王方庆回答武则天的话,类比而推知的。王方庆的话是这样说的:“臣十代从伯祖羲之书,先有四十余纸。贞观十二年,太宗购求,先臣并已进之,唯有一卷见今在。又进臣十一代祖导,十代祖洽,九代祖珣,八代祖昙首,七代祖僧绰,六代祖仲宝(3),五代祖骞,高祖规,曾祖褒,并九代三从伯祖中书令献之已下二十八人书,共十卷。”高祖以上为五代祖,正如玄孙以下为五代孙一样。这是当时的通行称呼法,可惜后来研究谱牒的人不懂得,便各自根据自己的理解计算,弄出两三种不同的计算法来。弄明白了这个问题,便知道王元至王吉中间,实际上缺了三代。如果以汉高祖6年,始平定全国(杀项羽),为王元的生活时代,是时为公元前201年,又以汉昭帝始元6年为王吉人仕之年,是公元前81年。上距王元120年,以30年为一代,恰是第4代,时间上是正相当的。因此欧、吕之“四世孙吉”的说法,不可谓无有根据。至于王吉以上三代为何名讳不传,也可以从历史角度考察一下原因:
 王元逃亡后不久,汉王朝建立。高祖、惠帝、武后、文帝时,多用功臣及其子弟为公卿,才能之士如贾谊者,尚不能晋用。王元祖上三世为秦将,大约只能隐姓埋名,寄身于东海之滨的皋虞,默默以终了。景帝时,有七国之乱,被周亚夫平定。七国中便有胶东、胶西两国,王元的子孙,虽未卷入其中,然胶东国治所为即墨(今山东平度东南),虽然景帝对于诸反国吏民下了赦令,但当地人出仕为官者更困难。汉自立国以来,没有正规的选官制度。景帝曾在后元二年下诏书论其事:“今资算十(按,十算为十万钱)以上乃得宦。豪士算不必众,有市籍不得宦,无资又不得宦,朕甚愍之。资算四得宦。”稍微降低了标准,但“资算四得宦”,条件仍然不低。直到汉武帝时,刚一即位,即“诏丞相、御史、列侯、中二千石、二千石、诸侯相举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之士”。元光元年冬,又“初令郡国举孝廉各一人。”二年五月,又下诏举行贤良对策,皇帝出题目策问,被各地举荐为贤良的,书面回答,武帝亲自阅览。后来取中了董仲舒、公孙弘。二人都属于儒家,“而公孙弘以治《春秋》为丞相,封侯,天下学士靡然乡风矣(4)”到这时,才给身在民间而又想作官的人,指出了一条路。王吉诞生于何时?考他在汉元帝时又被征用,因为年老,“道病卒”。今暂定王吉卒年为70岁,卒于元帝初元元年,是为公元前48年,上推70年,他当生于汉武帝元狩3年(公元前120年),正是武帝全盛时期。他幼年便下决心习经学,以求走上仕宦之路,这当然是最好的选择。果然,他治《论语》,兼通五经。“少……以郡吏举孝廉为郎,补若卢右丞,迁云阳令。举贤良为昌邑中尉”,从此走上了仕宦之途。其子、其孙又能传承其业,从此,家世因人而显,成为琅邪王氏在西汉最早的显赫人物,被一些学者认为是琅邪王氏真正的始祖。换一个角度看,如果王吉不碰上以孝廉、贤良为出仕之路的时代,或者他不走经明行修的路子,他必然会和王元下面的三世一样,或浮沉于郡县小吏,或默默无闻以终。以上所分析的,便是王元以后缺了三代的历史背景。欧阳修是史学家,他了解这个大背景,宁愿在《新唐表》中使这三世成为空白点,也不随意虚构几个名字,填上以充数。他的做法是对的。
二、东汉时世系漏失存疑
 《新唐表》所记载的王吉以后的世系是:吉生骏。骏生崇、游。崇生遵。遵二子:时、音。音生四子:谊、睿、典、融。融二子:祥、览(祥已入魏朝,览入晋朝)。看起来父传子承,清楚明白。但是取史传一对照,就发现了这一段记载,至少存在着两个问题:一是世系中似乎缺失了几代;二是王祥的祖父到底是王仁还是王音。从中又生出一个王氏何时由皋虞迁往临沂的问题。由于资料不足,当代学者及研究工作者各有不同的解答法,又都难作为定论。下面试着作一个比较研究,并表达一下笔者的观点。
1、这个世系的头三代,生、卒的年代,大体上可以考证出来:王吉死于汉元帝初即位时(约为公元前48年)。王骏死于成帝永始元年(公元前16年)。王崇死于平帝元始3年(公元3年)(5)。就是说七代中的前三代都是西汉人。而遵、音、融三代占去了自王莽至东汉灵帝中平元年(公元184年)(6)的181年,平均60年一代,显然中间至少缺了几代。用生卒年代推论自某某至某某当为几代,这方法见于欧阳修《与曾巩论氏族书》,文中他举例说:“如足下所示,云曾元之曾孙乐,为汉都乡侯。至四世孙据,遭王莽之乱,始去都乡而家豫章。考,于《史记》,皆不合,盖曾元去汉,近二百年。自元至乐,似非曾孙,然亦当仕汉初,则距遭莽世失侯而徙,又二百年,疑亦非四世。”曾巩定二百年间传四世,平均50年一世,欧阳修就以为不对,如今平均60年一代(亦可称作一世),自然更不对了。后来的学者,以平均30年为一代,验之大部分谱牒,基本上相合。故可以推定王崇王融之间,至少佚失了三代人的名讳。
 2、要想把缺失了的这几代,完全补上,就今天文献缺失的情况看,大约不可能。补上一或二代,尚有蛛丝马迹可寻。当代有人尝试着在作这一工作。据几位先生的共识,《晋书•王祥传》云王祥字休征,琅邪临沂人,汉谏议大夫吉之后也,祖仁,青州剌史。父融,公府辟不就。”明写王祥的祖父为王仁,这与《新唐表》所记王祥的祖父为王音不一样了。有人以为王仁即王音,因为读音相近似,才被不同的史官写成二人。但是熟悉《晋书》的人都怀疑此说,因为《晋书》虽然晚至唐初才修成,却基本上是依据南朝齐臧荣绪的《晋书》为底本写成的。刘知几《史通》评《晋书》说:“皇家贞观中,有诏以前后晋史十有八家,制作虽多,未能尽善,乃敕史官更加纂录……为《纪》十、《志》二十、《列传》七十、《载记》三十,并叙例、目录合为卅二卷,自是言《晋史》者,皆弃其旧本。”《王祥传》为大臣中入列传的第一篇,记其事不容疏忽。臧荣绪的时代,距离东晋之亡,时间不过60年,王览的子孙在南齐为官的人数甚多,不可能容许臧荣绪记错了王祥、王览祖父的名字。赵宋汪藻在《琅邪临沂王氏谱》的谱图后面,综述各世的部分,于“一世”中,也上推远祖为王吉,他在正文中写道:“琅邪王氏,本居皋虞,后徙临沂。汉大夫吉生御史大夫骏,骏生汉大司空崇。崇孙,后汉中大夫遵,生青州刺史仁。仁四子,曰谊,曰窨、曰典、曰融。”下面在小注中,提到了《新唐表》中的王音,似乎,他以为王祥的祖父、王融的父亲应该是王仁,小注中提到王音,是备此一说。而又有些学者在仁、音谁是王融之父外,另立新说,承认了王音,又以为王仁乃是佚失了几代中的一代。至于王音与王仁谁在先、谁在后,又有不同的看法。
 3、毛汉光先生以为王仁应是王祥的祖父,即传承次第为王音——王仁——王融——王祥。王大良以为王音在王仁之前,但当中空了六代,传承次第应为王音——□□—-□□——□□——□□一-□□—-□□—-王仁——王融(7)。笔者昔年为文,以为王仁应排在王音之前,即传承次第为王仁——王音——王融——王祥。今巳改变了看法,认为王音应在王仁之前,略同于毛、王二先生之说,但不同意王音、王仁之间,隔了六代。所以改变看法,即基于相信《晋书》的纪事,而对据旧谱牒而修的《新唐表》存疑,亦即“信史不信谱”的观点。如果以上的说法成立,可以算得补上了佚失的一代。
 4、另一处蛛丝马迹是前面所引用的汪藻《琅邪临沂王氏谱》“一世”之说明部分。其中有这么一句骏生汉大司空崇。崇孙后汉中大夫遵。”看来,本文是根据《新唐表》写的,文字上有所简化,但是有一处却作了大的改动。《新唐表》上,王崇的儿子王遵入东汉后官居中大夫,《汪藻谱》上,王遵变成王崇的孙子了。是汪藻的笔下误呢,还是他有意地纠正《新唐表》的错误?笔者以为,他的这—处改动,作为校雠学中的“理校”是可以说得通的。王崇在汉平帝元始三年被傅婢毒死,当时他由“以父任为郎”,累次迁官,已居大司空高位,封扶平侯,年龄不会太小,如果有子王遵的话,也可以循例以父任为郎,王崇死后6年为新莽始建国元年。又经过16年为东汉光武帝建武元年。《新唐表》既然说王遵在东汉为官,这二十多年的空白点,就不好解释。说王遵是在王崇的孙子,比较合理一些。如果汪藻之说确实有据的话,则可以说王崇王遵之间,又有佚失了的一代。
 5、在史籍中找寻王遵其人,倒也不是一无线索,王晓家找到了两个(8)。一个是被王先生肯定了的:他引《牟子》中的一段话:“汉明帝夜梦神人,身有日光、明日博问群臣,通人(翻译)傅毅对曰:‘臣闻天竺有道者号曰佛,轻举能飞,身有日光,殆将其神也。于是遣羽林将军秦景、博士弟子王遵等十二人之大月氏国,写取佛经四十二部,在兰台石室。”按以上所引与《牟子•理惑篇》原文稍有出入,但“博士弟子王遵”六字不误,故王先生论定曰:“这里,所说的博士弟子王遵,大概就是琅邪临沂王氏的先祖王遵。关于这一点,基本可以确定。”然而倘若依据年代一计算,往天竺求法的博士弟子王遵,不可能是《新唐表》所写的周灵王太子晋一系统传承的王崇之子的那个王遵。因为,前面提到过,根据《汉书•王吉传附王崇传》及《汉书•外戚恩泽侯表》,王崇死于西汉平帝元始3年(公元3年),假使他有个遗腹子,生于公元4年。到东汉明帝派人入天竺求法出发年的永平7年(公元64年),也应该61岁了,当时的博士弟子都是年轻人,没有这么老的“博士弟子”。另一个是被王晓家否定了的王遵,这是一个有趣的人物,因为他的名字同时列人《新唐表》的“琅邪王氏”和“京兆王氏”中,其生平事迹,琅邪王氏谱图序与京兆王氏谱图序各取其一部分,这一来,令考史者难下断语了。今将两个谱图序的原文及由《后汉书•隗嚣传》摘出的王遵事迹录之于下:
 
 (王)吉生駿……御史大夫。二子崇、游。崇……大司空、扶平侯。生遵,字伯业。后汉中大夫,义乡侯《新唐表》琅邪王氏部分)。
 京兆王氏出自姬姓,周文王少子毕公高之后,封魏,至昭王彤,生公子无忌,封信陵君。无忌生闲忧……秦灭魏,闲忧子卑子逃难于太山。汉高祖召为中涓,封兰陵侯。时人以其故王族也,谓之“王家”。卑子生悼。悼生贤,济南太守。宣帝徙豪杰居霸陵(9),遂为京兆人。贤七世孙堂,上郡太守。卑子九世孙遵,字子春,后汉河南尹,上乐庄候(《新唐表》京兆王氏部分)。
 
 王遵,《后汉书》未给他立传,其事迹散见于《隗嚣传》与《来歙传》。大体上知道,他本为新莽的明威将军,更始元年(公元23年),参加了隗嚚起兵反王莽的决策,在《移檄告郡国》的檄文上,为列名的六人之一。更始二年,隗嚚在天水自称西州上将军时,与杨广、周宗、行巡、王捷、王元一起被封为大将军,曾经在隗嚚欲杀汉光武帝的使者来歙时,救了来歙一命。光武帝建武七年(公元31年)时,投降光武帝。《隗嚚传》在记载此事时,附带介绍了王遵的身世:
 
 (光武)帝因令来歙以书召王遵,遵乃与家属东诣京师。拜为太中大夫,封向义候遵字子春,霸陵人也,父为上郡太守。遵少豪侠,有才辩,虽与嚚举兵,而有归汉意。曾于天水私于来歙曰:“吾所以戮力不避矢石者,岂要爵位哉!徒以人思旧主,先君蒙汉厚恩,思效万分耳。”又数劝嚚送子入侍,前后辞诛且甚。嚚不从,故弃焉。
 
 从上面引文中的“字子春,霸陵人也,父为上郡太守”三句看,此一王遵应该属于京兆王氏,王晓家即据此,断定他绝非琅邪王氏系于王崇下面的那个王遵。但是,有一个问题,遽尔一口否定,是无法解决的:“琅邪王氏”王遵下面有“后汉中大夫,义乡侯”二句,就与《隗嚣传》中“拜为太中大夫,封向义侯”二句接上关系,证明“琅邪王氏”中的王遵,系于王崇下面,也不是毫无根据的了。这里,稍作两点小考证:1、遵任后汉的“太中大夫”,是对的,“中大夫”则错了。据《汉书•百官公卿表》,“郎中令”下面大夫掌论议,有太中大夫、中大夫、谏大夫,皆无员……武帝元狩五年,初置谏大夫,秩比八百石。太初元年更名中大夫为光禄大夫,秩比二千石。太中大夫秩比千石如故。”东汉承袭西汉制度,《后汉书•百官志》光禄大夫,比二千石……太中大夫,千石……中散大夫,六百石……谏议大夫,六百石。”观《后汉书》,光武帝时,来歙、王遵及另一个降将牛邯,都被任命为太中大夫。光禄大夫,偶见有被任命者,却未有何人被任命为中大夫的。2、光武帝封王遵为向义侯是对的,改为义乡“了。按向义,意为向往大义,嘉王遵慕义来归。改为义乡,变为地名了,而义乡设县是晋朝的事。“琅邪王氏”部分谈王遵封官封爵,虽然有小小的改动,但其有根有据则是显然的,比较起来,“京兆王氏”部分说王遵的官职为河南尹,就无可查考(10),说封爵为上乐(应为洛字,上洛位于今陕西商洛市境内)庄侯,虽然晋司马彪《续汉书》有一句“遵降,封上洛侯”,但范晔未用其说,似乎任为太中大夫,封为向义侯,更为可信一些。
 欧、吕都是史学家,修《宰相世系表》,把一个王遵分写于琅邪王氏和京兆王氏两个支系内,记载又各有过得硬的史传记载作根据,这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们后学之人,今天查不出更可信的资料来,只能说,欧、吕修《新唐表》是根据旧时(唐以前)谱牒,略为理顺文字而定稿的。旧琅邪王氏与京兆王氏,都拉王遵入自家谱中,欧、吕既未作考辩,我们也只好存疑了,然而有必要把考证过程写出来,以省后人研究此一课题者翻检资料之力。
 6、东汉初年,还有一个王遵。可惜他的资料更少,似乎在史册中一晃就消失了。《后汉书•光武帝纪》建武六年六月条下:“初,乐浪人王调据郡不服。秋,遣乐浪太守王遵击之,郡吏杀调降。”又,“秋九月庚子,赦乐浪谋反大逆殊死以下。”这里,得说明一下,乐浪反是六月的事,故用一个“初”字,讨平它是七月的事。下赦诏是九月的事。乐浪,汉武帝所置郡,郡城在今朝鲜境。因为是边疆地,光武帝立,当传檄而定。后王调反,王遵应当是光武帝派去的郡守,故兵未到而郡人已杀王调,朝廷立刻下大赦令。王遵的功劳不小,是否封侯不可知。不过,不能只因为他名叫王遵而硬拉人琅邪王氏一族中去。
7、如果王崇与王遵之间,确有佚失了的一代,加上王音、王融之间多出了王仁一代,也只补上了两代,王遵、王音之间,也还有一至二代佚失。倘无新资料出现,怕是无法补上了。
三、史学角度下的考辨
 修谱如治史,因为作者所面对的都是几十年至几百年以前的资料。因此,一个修谱的人至少必须对历史年代,朝政大局,职官变迁、地理沿革等方面都有一定的素养,方可下笔,无奈有些史学功底不厚的人,承担修谱工作,在他笔下,写出不合史实的内容,固属可议,更不应该的是他妄改历史上的官名、地名、大事记,致使后代以讹传讹,不但得不到一部可信的族谱,还使得后代研究其谱的通人用大量的时间及精力去考订这些错误。本篇,对于《新唐表》中两汉部分作了些考辨工作,而意有未尽,下面,拟从史学角度探讨一下两个昔贤尚未涉及到的问题。
  1、王吉一族何时从皋虞迁到临沂
 《新唐表》谱图序:“元避秦乱,迁于琅琊,后徙临沂。四世孙吉,字子阳。汉谏大夫,始家皋虞,后徒临沂都乡南仁里。”《汉书•王吉传》王吉,字子阳,琅邪皋虞人也。”《晋书•王祥传》王祥,字休征,浪邪临沂人,汉谏议大夫吉之后也。”从上引三书看,《新唐表》记得最含胡,王元,“后徙临沂”,王吉,“后徙临沂都乡南仁里”,两个“后”字,后到什么时候呢?《汉书》记得准确,前面记了王吉为琅邪皋虞人,后面又记汉宣帝不用他,他便“谢病归琅邪”,而未写谢病归临沂,因为这时临沂尚未归入琅邪郡。据《后汉书.郡国志》,琅邪郡下属之开阳、临沂、即丘、缯皆原属东海郡,东汉章帝建初五年(公元80年),改属琅邪郡。据此,身属西汉的王骏,王崇恐怕也未必迁居临沂,那位封向义侯的王遵也不大可能迁居临沂,迁临沂的人,当为章帝及其后的琅邪王氏家族的某一成员。是不是王音呢,无法考证了。有的学者以为“王吉家皋虞,后徙临沂都乡南仁里,遂为临沂人,子孙因以为地望。魏晋南北朝隋唐时期的琅邪王氏,无一不自称琅邪都乡南仁里人,袭用王吉地望。由此言之,既然二者地望相同,那
么王吉当然要被看作琅邪王氏祖先了(11〉。”这一段议论似乎由于看出了家住皋虞的王吉,顶多只是后代迁到了临沂居住,与在临沂居住的王祥、王览一支未必有血统关系,但魏晋南北朝隋唐由祥、览一脉传下来的一支人,由于临沂已被划入琅邪郡,便嫁接上了王吉的琅邪郡望,从此王吉便被当作王氏祖先云云。此说甚新,但是把王吉之后代与王祥一族分为两家,说是后者嫁接了前者的琅邪郡望,却与《王祥传》中:“汉谏议大夫王吉之后也”的明确记法大有出入,欲翻此案而缺少可信的文献资料作证据。笔者研究琅邪王氏由皋虞迁居临沂的时间,并非为此说寻找佐证,而只是由于知道迟至东汉章帝时临沂才从东海郡分出划归琅邪郡,读《新唐表》至王吉部分,窃有所疑,便写出来,以求通人方家为一释疑而己。
 2、州刺史、大将军掾与公府辟
 汉承秦制,但部剌史这个官却是汉武帝设置的。《汉书•百官公卿表》:“武帝元封五年,初置部刺史,掌奉诏条察州。秩六百石。员十三人。成帝绥和元年更名牧,秩二千石。哀帝建平二年复为刺史,元寿二年复为牧。”所谓部刺史,即分部按行各州,十三部为:司隶、豫州、冀州、兖州、徐州、青州、荆州、扬州、益州、凉州、并州、幽州、交州。每部下面各自有管辖的郡、国,多者十二个,少者五个。所谓奉诏条察州,就是奉皇帝命,依6条标准,考察郡、国二千右以下官吏(主要是郡太守),看有无违反6条者。6条包含甚广,其中5条都是针对二千石的,如第二条二千石不奉诏书,遵承典制,背公向私,旁诏守利,侵渔百姓,聚敛为奸。”第三条:“二千石不恤疑狱,风厉杀人。怒则任刑,喜则任赏。烦扰苛暴,剥戮黎元,为百姓所疾,山崩石裂,妖祥讹言。”都是郡守、县令最容易倚仗权势,明知故犯的。剌史以六百石的小官,巡察二千石高官违法渎职的罪,虽说不在所察6条之内者犯了法也不能管,但也够显赫的了。这本是皇帝搞平衡的办法,但从品秩上说,六百石是低了点。所以西汉成帝曾改称州牧,秩二千石,但到了东汉光武帝18年,又改回刺史称号。一直到灵帝时,才用刘焉的建议,改剌史为州牧,有行政权力,有兵权。州成为郡上面的一级地方组织,作为监察部门的剌史从此不再存在。晋代也设州刺史,已经成为高级地方官了。
 大将军椽,不是官而是吏。大将军为西汉的官名,即三公中的大司马,西汉时,官名下常加上某将军字样,最早的是大司马大将军,有时单称之为大将军,但不常设,只有卫青、霍去病、霍光、王凤等少数人曾单称为大将军。后来多改为大司马车骑将军或大司马骠骑将军、大司马卫将军。到了东汉,光武帝时,功臣吴汉为大将军大司马。以后直到和帝时,帝舅窦宪征匈奴有功,为大将军,位于三公之上。直到灵帝以前,也只是外戚如安帝舅邓骘等为大将军,并不常置此官。大将军橡;《后汉书•百官志》“大司马掾属下:“橡史属二十四人。本注曰:‘《汉旧注》,东西曹掾比四百石,余掾比三百石,属比二百石,故曰公府掾’。”
 琅邪王氏东汉的传承者,有四代人的名字,即王遵,王音,王仁,王睿与王融。再下一代的王祥,虽然生于东汉年间,从他一生的活动看,已经是魏晋人物了。王遵其人,属琅邪王氏还是京兆王氏,还无法下结论,就王音、王仁、王睿、王融四人而言,不但不是名公巨卿,连个二千石的郡守也没有混上,官职最高的是州刺史。考,从西汉末年到东汉末年,起家为郎后,常常迁为州刺史,如王崇。有的人如王骏甚至以幽州刺史为起家官。又如,贡禹起家为博士,一升为凉州刺史,再升为河南令,可见大县的县令还高于剌史,刺史并非高官。当然,刺史是清贵官,再往上提升,千石的县令,二千石的郡字,不难到手。但琅邪王氏四代人中,王仁为青州剌史,不知为何未见升迁,就无声无息了。王睿为荆州剌史,已是汉灵帝扩大剌史权限之后了。如果不是被孙坚杀掉,说不定官职升上去,博得史书为他立传,后人会对这时的琅邪王氏家族知道得更多一些。其余两代人呢,王音为大将军掾,三、四百石的小官。王融所以辞“公府辟”,也只是因为应辟以后也不过为大将军的掾属,无有大的前途而己。
 据此可知,琅邪王氏一系在东汉时,政治上并不得志,远逊于西汉时王吉、王骏、王崇三代之显赫。王大良先生认为琅邪王氏在东汉一朝归于“沉寂”,又说:“琅邪王氏在西汉大司空王崇之后,家族地位似乎有些下降,以至世系不明,人员事迹无考”,是极有见地的评语。
 
 注释:
 (1)王吉、王骏、王崇,《汉书》有传。王遵的事迹,散见于《后汉书•隗嚚传》及《来歙传》中。王睿事迹见《后汉书•刘表传》。王融事见《晋书•王祥传》。
 (2)《唐代墓志汇编》2134页《王袞墓志铭并序》(前略)览孙导,匡辅元帝,中兴江左。导六世生俭,仕南齐,为太尉,谥曰文宪。文宪三世生褒,仕宇文周为司空,封石泉公。石泉生隋安都太守鼒。鼒生皇中书舍人弘让。弘让生太府卿方泰。太府生鸿,为同州冯翊尉。冯翊生志悌,为长安尉,赠礼部郎中,郎中生汶,殿中少监致仕,赠工部侍郎。工部少有高志,不乐荣官,致仕赠官之命,皆由公显。公讳袞,字景山。本名高,工部公之长子……子男三人,长曰存夫,光陵挽郎,次曰绚,幼曰绹。”《新唐表》谱图部分,自王袞以前部分,全与墓志文相同,惟王袞之子,只录二人:“长曰宜阳,次曰绍。”疑墓志所记正确。
 (3)仲宝即王俭,避讳改称其字。
 (4)《汉书•儒林传》
 (5)《汉书•百官公卿表》
 (6)中平元年(公元184年),王祥诞生,今以此年为王融活动的年代。
 (7)毛汉光先生文,见其著作《中国中古社会史论》371页。王大良先生的传承世系表见其著作《中国古代家族与国家形态》323页。
 (8)红旗出版社版《王羲之书法与琅邪王氏研究》321页。
 (9)《旧唐书•王徽传》记曰:“王徽,字昭文,京兆杜陵人,其先出于梁魏。魏为秦灭,始皇徙山东豪族实关中,魏诸公子徙于霸陵,以其故王族,遂为王氏。”此处疑《旧唐书》所记有误,因为秦始皇时,尚无霸陵之名,当以《新唐表》所记为是。
 (10)《晋书•王接传》:“汉京兆尹尊十世孙。父蔚。”如果东汉时河南尹,到了后代可以称为京兆尹,王遵可以写作王尊的话,而《新唐表》京兆王氏图谱序中又无王蔚与王接。是否可以证明《京兆王氏》所记也不可靠呢?存疑
 (11)王大良《中国古代家族与国家形态》26页。
 
编辑: 标签:王氏 王汝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