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王汝涛·琅邪王氏为太原王氏分支说质疑

2018-06-02 21:26:09来源:琅琊王氏考信录

打印 字号: T|T

中国著名历史文化研究专家王汝涛教授著


 一、冋题的提出
 今日传世的王氏谱,凡属姬姓一系之后,凡溯及得姓之始以及自周灵王至秦汉之交的各代祖先名讳者,绝大部分录自前面所引的《新唐表》、《琅邪王氏》谱图序,但是有一支族谱,即近年所修的太原王氏谱,不知有何根据,改动了《潜夫论》、《元和姓纂》及《新唐表》的记载,创出琅邪王氏乃是太原王氏分支、将《琅邪王氏》及唐末《三槐堂王氏》、《开闽王氏》各支全都併入《太原王氏》一系之中,由此导出:王氏出自太原的新奇说法。所谓近年出现云云,笔者没有看到明弘治14年编纂的《太原王氏会通世谱》,不知上面是不是这么记载的。却看到了由海外太原联谊后援会编、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太原王氏》和1967年台北王尚三编的自谓托人自故乡抄出的《太原王氏通谱》。前者在目录部分是这样写的:“上编——太原王氏源流”下面分15个标题:“渊源。系姓始祖——太子晋。太原世表。琅琊世表。江左世表。咸阳世表。固始世表。闽台世表。新安世表。三槐世表。赣湘世表。潮州世表。琼崖世表。海外播迁。总说。”“下编——太原王氏历史名人传”。在其秦汉部分列有王吉,魏晋南北朝部分列有王衍。王导。王羲之。王献之。王俭。王褒。
  一般人笼统地看来,只觉得琅琊世表列人太原王氏源流以及将王吉、王导、王羲之、王献之列人太原王氏的名人,令人吃惊、骇怪,甚至感到可笑。初步判断为编者水平低下,且无视历史。但仔细研究内文,就发现这是一部在“王氏一姓,肇始太原”指导思想下有意识地将琅邪王氏归併于太原王氏而编成的书。其编写方法与内容殊多可议之处。在其《总说》中,编者正式阐明了这一观点,但也在不经意间暴露了其违反事实之处,为了便于作比较研究,大段录其原文于下:
 
  在我国历史上,各姓氏的发祥地或著名人物出生、居住地,称曰郡望或地望。周灵王太子晋公,因直诛被废为庶人,其子宗敬仕周为司徒,以周室衰微,避乱居太原,时人号曰“王家”,乃改姬姓为王姓,自此子孙蕃衍,遍及各地,太原遂为王氏地望之首。据《广韵》载,王氏郡望凡二十一:太原、琅琊、北海、陈留、东海、高平、京兆、天水、东平、新蔡、新野、山阳、中山、章武、东莱、河东、金城、广汉、长沙、堂邑、河西。其中以太原、琅琊最著名。其实,琅琊王氏亦出自太原,是离公长子元公为逼祸而前往琅琊的。琅琊地望与太原地望是世代相传,一脉相承的,并非另一系统。不仅如此,太原地望与江左、咸阳、固始、闽台、新安、三槐、赣湘、潮州、琼崖各支以及太原王氏的海外播迁,也是世代相传,一脉相承的。王氏一姓,肇始太原,中经琅琊、江左,使之光大,咸阳、固始,散迁四方,闽潮、琼崖,盛于沿海,三槐、赣湘,槐荫满庭。每个不同的支系,都是太原王氏的传承、播迁和发展。太原就是这些王氏支系的发祥地⑴”。
 
 台湾新编的《太原王氏通谱》(后文简称《通谱》),既然是以从太原抄录而去的旧谱为主干编成的,内容同于《太原王氏》,是必然的。但是也有主编先生新加进去的内容,例如第19页有下面几句话:
 
  琅琊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应包括临沂在内,狭义则专指今山东省诸城县东南地方。故《晋书》称王导为琅琊临沂人,导公从子羲之于晋宁康二年为镇国将军邓姜撰《南阳邓氏族谱源流序》题款为“通家同寅弟琅琊王羲之。”
 
  编撰史书,重在可信与否,后人评价史学诸著作,最贵“信史”,谱牒原属史部下之一类(2),自然亦应昭信于后世。上面所引二部太原王氏专著,涉及琅邪王氏,竟谓其为太原王氏的一个分支,又为了缩短琅邪王氏传世的年代,将它分成琅琊世表、江左世表、咸阳世表三个部分。这与欧、吕《新唐表》的提法大不相同,抄袭其书,而又公然篡改其书,对待这种情况。治学本有考辨方法,以明真伪,笔者撰写这个小册子,写到琅邪王氏与太原王氏分支立祖一部分,深感必须辨清此一课题中后出异说之不可据,为了正本清源,便遍考赵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与《太原王氏》等二专著所引的文献资料。作一个比较研究,文中有时重述前面二章引述过的资料,是沿流寻源所必须,不得不然。又,有时涉及到治学的方法论,也只限于与本课题有关的部分,决不节外生枝。
 
 二、改动二字,结论大变
 细读《太原王氏》及《通谱》,发现其王氏得姓部分及由宗敬至王元、王威部分,基本上采自《新唐表》,只增加了自黄帝至太子晋的一个世系表,是抄录自1937年编的《余姚上塘王氏宗谱》的,其实太子晋以上,王氏还未得姓,上溯到黄帝或什么人,没有什么必要。于此本文不予置评。而既然主干是根据《新唐表》所写,就比较一下是否在《新唐表》以外,增加了什么资料。
 考《太原王氏》本书中增加了两种不同的说法:1、91页《总说》周灵王太子晋公,因直谏被废为庶人,其子宗敬仕周为司徒,以周室衰微,避居居太原,时人号曰‘王家’,乃改姬姓为王姓,自此子孙蕃衍,遍及各地,太原遂为王氏地望之首。”2、9页《太原世表》:“太子晋公年十七而卒,周灵王驾崩,其弟贵继位,是为景王,晋公长子宗敬仕周为司徙,其时诸侯争霸,王室日衰,宗敬知国事已不可为,遂上表致仕,避乱于晋阳(一说居河东城都乡唐版里),世人以为王者之后,仍呼之为‘王家’,遂以王为姓,是为太原王氏之始祖,后人并尊晋公为王氏‘系姓始祖’。宗敬死后,葬于晋阳城北五里,其墓地称‘司徒家’。宗敬的后裔,瓜瓞绵绵,人才辈出,成为太原的著姓。其后子孙蕃衍,遍布各地。太原遂为王氏二十一地望之首,且为王氏之总号。”
 这两处记载,显然是源于《新唐表》,因为在前文中,笔者已经考证出来,先秦两汉的六种与王子晋有关的著作中,五种没有提到他的后裔的事。只有《潜夫论》一书提了两句:“其(王子晋)嗣避周难于晋,家于平阳,因氏王氏。”但没有提到其嗣的名字。直到北宋《新唐表》出来,才第一次提到太子晋的儿子(《通谱》称他为长子,似乎还有次子,在其上文,提到太子晋十七岁死去,竟然有两个儿子,不知所据何书)名叫宗敬,但是删去了“避周难于晋,家于平阳”二句。上引《太原王氏》两种不同的说法中一种改为避居于太原,一种改为避乱于晋阳(一说居河东城都乡唐版里)。就凭这太原二字或晋阳二字,就把宗敬与太原或晋阳扯上关系,可以称之为“太原王氏”,从而又得出“王氏一姓,肇始太原”的结论了。如果此处不添加太原或晋阳,而依《潜夫论》作平阳,或依《新唐表》删去避乱之说,就得把太原王氏的始祖依《新唐表》定为王离的次子王威,而且也绝不会得出琅邪王氏是太原王氏分支的结论了。改动关键性的两个字,竟然使得与太原王氏同时出现又同经两汉、魏、晋、南北朝、隋、唐的琅邪王氏,变为太原王氏的分支了。这一改动,实在非同小可,笔者以为这乃是有人借修谱之机而妄改历史。
  这个“妄”字,不太好听,但看了笔者下面所陈述的理由,就可以评价一下,笔者的用词是否过分了。下面分几个具体问题谈:
 1、宗敬居太原或居晋阳,毫无根据:前面已经分析过所谓“周难”应该指什么,《太原王氏》中上面所引的资料中,说是“诸侯争霸,周室日衰,从而宗敬知国事已不可为,遂上表致仕”。其实周室之衰久矣,周贤王时,齐桓公、晋文公等五霸,死去已久,就连晋悼公的霸业,也已经成为过去,周衰不等于周难。当时是世官世禄制,没有什么后来的致仕之说。一般逃往近邻诸侯之国的,只有抢夺国君之位失败的公子。其实《潜夫论》所说的周难确有所指,即“景王十八年,后太子圣而早卒。二十年,景王爱子朝,欲立之,会崩,子丐之党与争位,国人立长子猛为王,子朝攻杀猛,猛为悼王。晋人攻子朝而立丐,是为敬王。敬王元年,晋人人敬王(送敬王由晋返周),子朝自立,敬王不得人,居泽(《史记集解》:‘泽,周邑也’)。四年,晋率诸侯人敬王于周,子朝为臣。诸侯城周。十六
年,子朝之徒复作乱,敬王奔于晋,晋定公遂人敬王于周(3)。”这可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大乱。太子晋的兄弟周景王立20余年死去,死后,三个儿子争为周主。子朝杀了国人拥立的猛,晋人拥立逃在晋国的子丐,前后三次派兵送他回国,从周景王21年(公元前524年)死时⑷,直闹到敬王16年(前504年),争王位的三个人。都是宗敬的堂兄弟,争王位可以说与宗敬毫无关系,他逃的什么难?再说晋国为了帮助子丐,三次出兵,也是牵涉进周难的惟一诸侯国家,宗敬不为晋所拥立,为何跑到晋国去避难?欧阳修是历史学家,他发现了《潜夫论》记载此事有漏洞,因此删去了宗敬避周难这几句。《太原王氏》一切照抄《新唐表》,却在关键性地方添加上宗敬避周难居太原的字样,其实连周难指的什么也不清楚。
 2、周景王时,晋国领土在今山西省南部,故其国内根本没有太原,又怎能出现一个太原王氏?前面所引的《太原王氏.总说》中,有这么一小段:“据《广韵》载,王氏郡望凡二十一,太原、琅邪、北海、陈留……长沙、堂邑、河西。其中以太原、琅邪为最著名,其实,琅邪王氏亦出自太原。”这里所说的望,乃指郡望,而宗敬所处的周景王、周敬王时代,尚属春秋时代,既没有郡,更没有太原郡,当时晋国的国土范围,只限于今山西南部,北至今临汾市附近。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一册第22图(春秋晋国)画得很清楚。范文澜著《中国通史》第一册《春秋列国简图》把今太原一带列为赤狄辖区(5)。晋国既管辖不到今天太原的地界,宗敬跑到那里,可以说绝无可能。
  再考太原地名的由来,《尚书•禹贡》:“既修太原,至于岳阳。”这个太原,指的乃是泛指今太原市至临汾市一带之地。《尚书正义》曰“高平曰太原,今以为郡名。”秦设太原郡于其地,才是专门的地名。《禹贡》篇的写定时间,至今尚有争议,大部分学者(顾颉刚、翁文灏,日本内籐虎次郎等)以为写成于战国时间,又《诗经•小雅•六月》薄伐猃狁,至于太原”,顾炎武《日知录》认为,从诗中泾阳以考太原,当在今之甘肃平凉市,学者多从其说。因此,周景王、敬王时,今之太原地,既无太原郡、县,亦无太原之邑,当时称作大卤。说宗敬避周难于太原,本来没有根据,加以今太原之地尚无专指的城邑,所以说太原二字,实属某个修太原谱的人所妄改(改《潜夫论》之“平阳”为太原),略一考证,改动的痕迹就显露出来了。
 3、《太原王氏》“太原世表”部分,不说宗敬避乱于太原,改称避乱于晋阳,大约发现了太原作为城邑名称出现于周景王敬王时期的不合史实,而晋阳作为地名,春秋时已经出现,故先写为“避乱于晋阳”,后面又写道:“宗敬的后裔……成为太原的著姓……太原遂为王氏二十一地望之首,且为王氏之总号”,潜换概念,晋阳又变为太原了。其实,晋阳这一地名见于《春秋》及《左传》,已是鲁定公13年(晋定公15年,公元前498年)的事。《经》晋赵鞅人于晋阳以叛。”《左传》:“晋赵鞅谓邯郸午曰:‘归我卫责五百家,吾舍诸晋阳。”杜预在此句下有注:“晋阳,赵鞅邑。”这时,距周敬王三子争立过去20余年,晋阳还是赵鞅的采邑,20多年以前,谁知道是什么样子,也许仍是赵氏的采邑,宗敬跑到那里去,有可能吗?晋阳立为县,属太原郡,乃是西汉的事,故说宗敬避周乱奔晋阳,也是违反史实的。
 至于说宗敬奔于平阳,倒能说的过去,因为春秋时,平阳为晋国北边的一邑,总算是在晋国领土之内,但重要的问题是,秦行郡县制,建置36郡,平阳属于河东郡而不属于太原郡。宗敬要是避周难去平阳,就与太原不发生关系,无法制造什么王氏出于太原的无稽之谈了,所以非得把平阳二字改为太原或者晋阳不可。
 4、但是,根据《新唐表》和《广韵》、《元和姓纂》,分明琅邪和太原是两个不同的郡望,而且《新唐表》详细写了各自代代相传的名讳,比较起来,琅邪王氏部分除了两处小小缺失以外,自两汉经历魏晋南北朝隋,直到唐末,来历分明,均有史书列传可以为证。然而《太原王氏》却把它分为三个“郡望”,即琅邪王氏、江左王氏和咸阳王氏。从书中所列的《世表》看,《琅邪世表》自西汉王吉至东晋王导之子王悦、王恬等,其实已经进入东晋王朝了。《江左世表》却又自东汉王仁、王融开始,下分王导、王彬两大支,共十一个表。王导一支,到隋唐之交的王弘让、王弘直。王彬一支到唐代的王繕、王续。其中有三代与咸阳王氏重叠。《咸阳世表》,自北周王褒至五代闽王王审知,其中又有三代与固始王氏的《世表》重叠。
 从上述内容可以看出,琅邪王氏本是源远流长的,却被缩短到从王吉到王导的儿子王悦等一代,即从西汉中后期到东晋建国之年。一下子被砍掉了六百多年。琅邪王氏中的精英人物和关键性人物王羲之、王彪之、王珣、王献之、王俭、王褒、王琳(方庆),都以江左王氏及咸阳王氏等名义被划归太原王氏了。太原王氏空前地壮大,把琅邪王氏挤出了东晋,南北朝和隋唐。
 这又是违反历史,毫无根据的编造。唐朝的《广韵》,有王姓的21望,开头是太原王和琅邪王,其中并没有什么江左王与咸阳王。《元和姓纂》的16望加上乌桓王氏,也没有江左王与咸阳王。宋朝修的《新唐书》,其《宰相世系表》中的王姓部分,分明将周灵王太子晋一系的王氏分为两大支,所谓江左王及咸阳王两支中的全部人物,都列人琅邪王氏一大支中,而太原王氏的谱图序,从王威、王霸开始,特别自曹魏王泽、王昶以下,至唐初的“四房王氏”,世代传承,名讳分明,多数在史传中有根据,其中也根本没有那些所谓江左王咸阳王的成员。另一部宋人汪藻纂修的《太原晋阳王氏谱》,自后汉王柔、王泽,一直记到南北朝末年,除了放弃以王威为始祖外,入谱的成员基本上与《新唐表》的太原王氏谱图序相吻合。上述四部书,出自唐代和宋代,是今日研究王氏两大支先唐谱系的重要资料。《新唐表》琅邪王氏与太原王氏谱图序部分,是今存所有王氏谱上溯远祖部分所依据的。《太原王氏》本也依据它而写成唐代以前部分,却为了併吞琅邪王氏,先是虚构了一个宗敬避难于太原,以自称“王氏出于太原”,又虚构了什么“江左”、“咸阳”的分支名称,将琅邪王氏最显赫的东晋南朝部分,偷梁换柱地换成了属于太原王氏了。
  《太原王氏》的编写体例也令人不解,例如太原王氏中最早的知名人物,东汉的王柔、王泽弟兄,已经离开太原,在外地为官。王泽的儿子王昶,起家为魏文帝的太子文学。文帝践阼,徙散骑侍郎,为洛阳典农,改在洛阳为官。虽曾外放为地方官,已在洛阳扎下根基,晚年为魏司空。其子王浑,依附司马昭,故入晋朝为官,早年常在外任,晚年回京任尚书左僕射,迁司徒,录尚书事。其子王济,一直为京官。王浑弟王湛,也一直为京官,未见《太原王氏》把他们列为洛阳分支。王湛之子王承,随晋元帝南渡江左,人物为中兴第一人,王导、庾亮等人名声都出其下。其子王述、述子王坦之、坦之子王恺、王渝、王国宝、王忱,都是声名显赫,具有实权之人,一时势力超过琅邪王氏族人。这几代依《太原王氏》编书体例,亦应列为江左王氏分支。后来太原王氏家族中的王国宝与王恭参加了东晋末年的政争,王愉又谋作乱(反对刘裕),三人俱死。王愉的孙子王慧龙,成为太原王氏兴于北朝的始祖。其后,由于他及其子孙累世与北朝高门大姓清河崔、范阳卢、陇西李为婚姻,终于在北魏孝文帝一朝被承认为“四姓”家族(6>,王慧龙四代居北魏,使太原王氏成为北朝至唐的五大姓之一,依例,应把这一段定名为洛阳王氏或后洛阳王氏,但《太原王氏》书中却把他们归人太原一系中,那么为什么独独从琅邪王氏家族中抽出最显赫的一段,毫无根据地起个江左王氏、咸阳王氏的名字把他们归入太原王氏一支呢?
 不独此也,依《太原王氏》书中的世表,在宋、元以后分支众多的三槐堂王氏,其祖先实为琅邪王氏中的王琳(7),其世系为“褒公西人咸阳,传四世至琳公。琳有十子,第三子皦公为潞州剌史。皦公八传至言公,为唐滑州黎阳令。言公生彻,为后唐进士,官至左拾遣。彻公生祜,是为三槐王氏始祖(8)”。据此,王琳明显地是琅邪王氏王导的11代孙,三槐堂一支应该是琅邪王氏的后裔了,但随意从琅邪王氏中分出一个咸阳王氏并归人太原王氏一系,三槐堂王氏便也归人太原王氏后裔了。
 还有子孙繁衍于福建广东并分迁海外的开闽王氏一支,依《太原王氏》所言,也是自王琳一系传下来的。书中《固始世表》写道晔公(按王晔被《咸阳世系表二》列为王琳之子),为固始县令,落籍固始,其后子孙蕃衍而成固始分支。晔公子友,孙玉,玄孙恁,世代务农,但仍具祖先之美德,虽淡泊而明志,笃于孝悌,约于礼教,为乡里所推重。传至恁公子潮,审邽、审知,又为时势所就,终成大业,成为王氏闽台祖(按,世称开闽王氏,称为闽台王氏者不多)。”而用了同样的方法,开闽王氏也成了太原王氏的后裔了。
  今天传世的约一千种王氏谱,绝大多数自称为或琅邪,或太原,或三槐堂,或开闽王氏的后裔,《太原王氏》造出了宗敬奔太原,又造出琅邪、江左、咸阳王氏都是太原王氏的分支,这两个无稽之谈,相信了它,便只得承认天下王氏出自太原了。
 三、不能据私谱而改国史
 这里所说的私谱指私家所修之谱。也泛指宋、明、清的大量家谱、宗谱而言。唐宋两朝之间,中国封建社会地主阶级内部发生了变化,租佃制盛行,无身份的地主取代了士族地主的地位,纂修谱牒也随之发生变化,首先,旧的谱牒多已丧失不传。《宋史•刘烨传》说:“唐末五代乱,衣冠旧族多离去乡里,或爵命中绝而世系无所考。”旧谱已失,宋朝,新的家族又需要修谱,于是,由官修盛行,变成了私修的时代(9)。但经过了靖康之乱,经过宋元易代,元托克托修《宋史》时,其《艺文志》中所著录的族谱只有三十余部。到今天已经很难看到宋谱了。拿王氏谱说,据1997年出版,由国家档案局三处、南开大学历史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图书馆合编的《中国家谱综合目录》所著录的,宋谱一部也没有,明谱约五十部,其余约七百部都是清代以后纂修的。这些族谱,大部分为了证明其世系的源远流长,免不了追溯远自周灵王太子晋以来的世系,而唐代以前的老谱一部也没有传下来,根据什么来编写呢?有识之士以《新唐表》为骨架,又参考历代史书中列传部分,能勉强凑成一部世系相接的新谱来。而学识两俱不足的人就不认真根据历史,妄自加进一些于史无据的内容。这就是许多谱中有或多或少的与国史相矛盾之处的原因。这里举两个例子:1、《太原王氏•江左世表八》王彬之下,列有四子:彭之、翘之、彪之、旷。旷的儿子是羲之。考:王旷、王廙、王彬都是王正的儿子,王旷是王彬的哥哥,怎么成了他的儿子了呢?《晋书•王廙传》下有弟彬二字。王廙传云:“父正,尚书郎。”故所附的王彬传不再重复“父正”二字,只承前写道:“后与兄廙俱渡江。”王旷,《晋书》未给他立传,但《王羲之传》中交代得很清楚:“祖正,尚书郎。父旷,淮南太守。”其实,对琅邪王
氏稍有研究的人都知识王羲之是王彬的侄子,怎么成了他的直系孙子了呢?2、台北所修的《太原王氏通谱》18页廿世离公生二子,长子元威,次子元辟(唐书《宰相世系表》作长子元,次子威。当从谱)。”其实这也是将王元、王威合为一人,又造出一个元辟的独特的谱,不但违反了《新唐表》的记载,也违反了众多王氏谱的记载。
 问题在于遇到这种情况,是相信国史呢,还是相信家谱?
 窃以为应当相信国史,不应该相信只能作为孤证的某家私谱,理由如下:1、至今所存的王氏谱,最早的也只修于明朝,经过五代之乱,唐以前旧谱丧失殆尽了。经过元朝一朝的不修谱,宋朝的旧谱亦佚失殆尽,今存的约50部明代所修的谱,根据什么写唐以前的世系呢?只有依据史书,违反史实的部分,倘若不写出依据于何书,可以断定绝大部分是修谱人编造的。2、史书的正史,自《史记》至《新唐书》等17部,都有学者为之作注,好的史注,如《史记》的三家注(《集解》、《索隐》、《正义》)、《三国志》的裴松之注,都有拾遗纠误的作用。后代复有专著作这方面的研究,如《十七史商榷》、《廿二史考异》、《廿二史劄记》等,加以近现代学者发表了多篇论文,作各种专题探讨,即使有错误,大部分早已被人指了出来。而私家所修之谱,却很少有专家学者为之订正,故有些内容,其错误虽显而易见,仍旧被后来修谱者辗转传抄,以讹传讹。
 故笔者以为,遇到私家所修的族谱,内容与国史记载矛盾时,原则上信史不信谱。如果有时谱中提出了新资料而有文献根据时,也应考证鉴别一下这文献资料是否可信。例如《通谱》19页:“导公从子羲之于晋宁康二年为镇国将军邓姜撰南阳邓氏族谱源流序,题款为‘通家同寅弟琅邪王羲之’。今《邓氏族谱》载有全文。”说得有根有据。可是一考察,无论在《法书要录》卷十王羲之著作部分,还是严可均辑《全上古秦汉三国六朝文》中《全晋文》所收王羲之著作诸文中,均未见有《南阳邓氏族谱源流序》这篇文字。严可均可是有名的辑佚家,遇有真实可靠的佚文,他不会不辑人《全晋文》中。此文分明是伪托王羲之的名字借以传世的。更重要的证据是,王羲之生于303年,殁于361年的说法,已为大陆上研究王羲之的学者所公认。宁康2年是公元374年,王羲之已经死去13年,怎能还给所谓邓氏族谱写序?从此可以看出,治谱牒学的必须懂一点史料鉴别学,凡受本族委托修族谱的人,不研究一下历史也是不行的。
 四、小结
 《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将王姓分为琅邪王氏、太原王氏、京兆王氏三支,先以谱图序追溯其得姓之始及由始祖一直到唐初的世系,然后用谱图详细表出其在唐代部分的详细传承情况。其中谱图序的部分是以前没有人考证过的,特别是得姓与分支这两部分,成为可做为依据的惟—来源。在唐代以前旧谱全部佚失的情况下,后来所修的族谱,全都传抄这两部分,以明其世系源远流长。琅邪、太原、京兆三支中,琅邪、太原为周灵王太子晋之后裔,从东汉末魏至唐末七百余年间为有名的士族大姓,京兆王氏只显于唐朝,故研究中古史的人都特别注意琅邪王氏与太原王氏两支的得姓,传承,由发生、发展至衰微的资料,以评估其在历史上的作用。
 据《新唐表》谱图序的记载,周灵王太子晋的儿子为周司徒,时人号为王家,从此子孙以王为姓。由宗敬到王错八世之间,传承者之名佚失,由王错历九世至秦朝王离,因避秦乱,其长子元逃到琅邪皋虞,又四世传至西汉宣帝时王吉,后迁临沂。从王元以后,为琅邪王氏。王离次子威、汉扬州剌史。九世孙东汉王霸,居太原晋阳。从王霸以后,为太原王氏。尔后《三国志》、《晋书》、《宋书》、《南齐书》、《梁书》、《陈书》、《魏书》、《北齐书》、《周书》,都把琅邪王氏与太原王氏看作双峰并峙的两大族。唐代著作《广韵》、《元和姓纂》虽然因为太原王氏已经成为五大名族之一,在王姓17望或21望中将太原王氏排在琅邪王氏以前,但仍认定他们各是一族。北宋修《新唐书》,在(宰相世系表》王姓部分,把从宗敬到王元这一段传承写人琅邪王氏部分。太原王氏部分却从王威写起。显然因王元是长子,应该在前。王威是次子,应该在后。总之,仍然认为琅邪王氏与太原王氏各是一族。
  不知何时(最早或在明朝)开始,太原王氏修谱,硬把琅邪王氏併人太原一系之中,杜撰出“王氏出自太原”的说法。今日《太原王氏》及台北修的《太原王氏通谱》传其说。但这一说法,其根据是不能成立的,因为它采用了《新唐表》中太子晋之子宗敬开始得姓的记载,却毫无根据地在下面加上了一两句话,《太原王氏》加的是:“宗敬知国事已不可为,遂上表致仕,避乱于晋阳……是为太原王氏之始祖。”而在《总说》中可能因为晋阳二字不醒目,干脆改为:“宗敬……避乱居太原。”《通谱》从其说王氏尊二世宗敬为《太原祖》。”为什么说这一说法不能成立?1、写宗敬晚年居住于晋阳也好,居住于太原也好,在宋朝以前的文献资料中均未见记载,找不到根据。2、太子晋、宗敬时代,晋国的领土范围,在今天的山西南部,北部边疆约在今临汾市一带。宗敬避周难奔晋,绝不会跑到晋国北边以外的地方。3、最重要的是,那时根本就没有太原这个县名和郡名。太原置郡,是秦朝的事。设县。是西汉的事。没有置郡,怎能称为太原王氏?4、只凭明代的某个修太原王氏谱的人,妄自改窜旧有史料,加上太原二字,就使宗敬成为太原王氏的始祖,併吞了琅邪王氏一大支,进而自称“王氏出自太原”。这种以虚构材料得出虚构的结论怎能说服研究王氏谱牒的人?
 笔者不嫌词费,多方举证,以申质疑之忱,只是为了还历史以本来面貌。因此欢迎不以此文为然者,据可信的资料,据学理以展开争鸣,以求得正确的结论早日出现。
 
注释: .
(1)文中的黑点为笔者所加。
(2)《新唐书•艺文志》史部。
(3)《史记•周本纪》。
(4)《史记•周本纪》记周贤王共在位20年,然《春秋》有一条记景王21年事的。荣孟源所编的(中国历史纪年》、(十二诸侯年表》部分却记他在位25年。多出的4年大约是猛(后被谥为悼王)及子朝在位这两段时间。
(5)顾炎武《日知录》曾引《春秋》“昭公元年晋荀吴帅师败狄于大卥。”大卥即今之太原,顾炎武按以后的称呼,写作大原。鲁昭公元年正相当于周贤王时代,太原尚为狄人所据,而非晋国领土,这又是一个证明。
(6)据今人陈爽《世家大族与北朝政治》:“经过数世的经营,太原王氏……在其姻亲之家陇西李氏的大力举荐之下,(魏)孝文帝纳王琼之女为嫔,太原王氏得以成为四姓家族”。
(7)王琳自己认为属于琅邪王氏,并非什么咸阳王氏、《新唐书•王琳传(武)后尝就求羲之书。方庆(即王琳)奏:‘十世从祖羲之书四十余番,太宗求之,先臣悉上送,今所存惟一轴,并上十一世祖导,十世祖洽,九世祖珣……曾祖褒并九世从祖献之等凡二十八人书共十篇。’《太原王氏》“江左世表一”,列王导及其诸子于其中,而王琳直接称之为十一世祖,可见自以为是琅邪一支,根本没有什么江左王、咸阳王的说法。
(8)见《太原王氏》61页。
(9)《中国家谱合目录》11页:“先秦至隋唐谱牒多由官府主持修撰,即使私家撰述,亦需政府审核认可,因此说这是谱牒的官修时代。”又,同书14页:“唐宋之间谱牒的纂修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官修盛行变成了私修的时代。”
 
编 辑:wangshi 标签:王氏 太原 分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