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福建省王审知研究会太姥王氏文化委员会承办

二十四年寻女路王明清:一切只为找到你

2018-06-01 14:53:28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王明清当年的寻女启事

王明清夫妇和失散24年的女儿在一起
  过去的半个月,王明清的家门涌进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最轰动的一次,是上百名记者在这里,见证了他的欢笑和泪水。
  这是因为,王明清夫妇与失散24年的女儿重逢了。
  一遍一遍地讲述过往,王明清从没有拒绝。就像过去的24年,他在成都的大街小巷,在工作的网约车上一遍遍地问询一样。他要回报这些人的帮助。
  现在,已有一对儿女的女儿王启凤回到了吉林的家中,王明清和家人则还在成都。王明清还在为更多失散的家庭奔走发声,帮他们找寻失散的亲人。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杨逸男
  看着她们母女俩相谈甚欢
  清明节前后,成都市龙泉驿区安置房。王启凤和母亲刘登英、二妹凑一块,立刻让人觉出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微胖的脸型,单眼皮大眼睛,宽厚的嘴唇,都带着骨子里的倔强和爱笑的天性。
  吃饭的时候,王启凤给18个月大的儿子喂饭,王明清给女儿和女婿夹菜,刘登英忙前忙后添菜、动不了几筷子又一阵激动,一口四川音不住地感叹“奇迹”。
  “你看,我们的小指都是内弯的。”刘登英拉着两个女儿的手比划着。“你再看我们的嘴角,都是这样翘的。”三张脸上丝毫没有记者在场的陌生感,藏不住的幸福洋溢着。
  王明清也不忙着叫吃菜,而是看着母女俩相谈甚欢。过去半个月,一家人和失散的女儿重逢后,时常聊到深夜,“每个成长的阶段,爱吃什么,爱喝什么,每个细节都想知道”。
  王启凤带着一对儿女,和丈夫王东旭分坐在王明清两侧,心直口快地回应,“以前以为自己只是没有妈,没想到找来一个家”。她与父母失去联络长达24年,成了另一个家庭的康英,跟着养父和奶奶一家生活。
  这也是母亲刘登英的伤心处。“对不起娃。过去是没妈的孩子,没有陪你成长。”
  不离开成都,只为找到女儿
  1994年1月8日,成都市锦江区九眼桥。王明清和刘登英永远记得那个下午。在成都市卖水果为生的两人在给顾客换找零钱的间歇,女儿失踪了。
  这一下,夫妻俩的生意停了半年多,几乎每天就是在九眼桥附近的街道、成都市各大车站、儿童福利院、招领所等地遍寻。派出所的报案没有回音,王明清花100多块在报纸左下角登的第一张寻人广告,也没有任何人联系。
  彼时两人还不到30岁,决定留在成都谋生继续找寻。王明清找了份拉板车运蜂窝煤的工作,在各大小区寻觅。常常一听到小孩的哭声,王明清心里就紧张。
  随后,王明清又考取驾驶证,跑搬家业务和公司货运,扩大搜寻范围,直到2015年做起网约车司机。十多年来,王明清每天看报纸和电视新闻,手机号从没换过。
  初中文化的他不会打字,在亲戚介绍下登记寻人网站的时候,只能让志愿者帮忙填写信息。“女儿前额有一道疤,一哭就反胃”成了王明清铭记在心的标记。
  模拟女儿的照片,让他燃起希望
  让王明清犯难的是,他从小在农村长大,父亲在他三岁时去世,母亲从不让家人照相。到王启凤四岁的时候,家里没有一张她的照片。无奈之际,他只能用后来出生的小女儿的照片发布寻人启事。
  开网约车期间,王明清一遍遍地讲述失女遭遇,这期间他遇到了好心的记者、帮助印制传单和卡片的乘客,还有许多人主动加微信转发消息。两年来,近两万张卡片、本地和央媒的采访和散布,王明清仍然没有等到女儿的消息。
  网络的发达,为他带来了新的转机。在奥地利定居的林嘉翻看手机新闻的时候,发现了王明清寻女的新闻,宣传卡片上只有一张模糊的三岁女孩的照片。她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林宇辉。第二天一早,她就拨通了国际长途,让两人取得了联系。
  林宇辉是模拟画像专家,在搜集了王明清夫妇俩年轻时以及一对儿女的照片和资料后,先后画出两稿交给王明清。而这期间,也有二十来个自称“女儿”的人联系他,“有几个特征相符的,结果DNA核对后却不是。心里很着急。”王明清一个个地询问,“不能错过一次机会”。
  今年3月上旬,一位来自吉林的女孩加了王明清微信。打开头像背景,王明清和刘登英激动地叫喊不迭,“太像了!”林宇辉为三人建了个微信群。一句“可能性90%”让微信两头相距几千里的两个人充满期待。
  纠结情绪在见面一刻被融化
  3月9日,王启凤突然从养父家得知身世。记忆中唯一的“九眼桥”让她发现了王明清的寻女新闻,“一哭就反胃”的信息让她心里一紧。
  “到底是不是呢?害怕是,又害怕不是。”与王明清加了微信后,她称呼其为“叔叔”。“我知道他在跑车,我早上五点半就醒了。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赶紧看手机,但从不给他发消息,让他多睡一会。”王启凤(康英)记得,有天“王叔”回复迟了,她心里立刻打起了鼓:“他怎么样了,是不是不理我了?”
  在林宇辉得知DNA比对结果后,询问她能否在4月3日回成都时,她突然就哭了,脑中一片空白,“害怕失望,不知道怎么面对”。
  王明清等待得焦急,直接问她“难道你不想见到我们吗?”但随后,王启凤(康英)的纠结在机场见到亲生父母的那一刻,被泪水融化了。
  改名康英后,王启凤对四岁以前的印象几乎完全消失。“身份证上的生日是我自己定的”。
  之后,她一直和家中的奶奶生活在一起。奶奶特别疼她,只是从小到大,都有人说康英是没有妈的孩子。“我当时最想的是,妈妈突然有一天出现在我面前,抱着我说,妈妈只是出去挣钱去了,给你买好吃的。妈妈爱你。”王启凤哽咽地回想起往事,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就抱着一棵树说话。
  再次回到成长的地方,王启凤轻闭着眼叹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自私地说,让我永远不要长大”。


编辑: 标签:路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