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琅琊王氏:风流不衰、冠冕不绝,92位宰相600多人名垂青史

2018-05-29 16:16:25来源:大道知行

打印 字号: T|T
李白有诗云“铭功会稽岭,骋望琅琊台”,琅琊是山东省东南沿海地区的古老地名,历史上曾有琅邪邑、琅琊国、琅琊郡、琅琊道等,涵盖今山东临沂以及青岛、诸城、日照一带,琅琊治所,位于临沂。
01
琅琊王氏
刘禹锡《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诗中的王谢,是六朝望族琅琊王氏与陈郡谢氏的合称,后成为显赫世家大族的代名词。其中,琅琊王氏素有“华夏首望”“中古第一望族”之誉。
琅琊王氏素有名望,二十四史中有3部历史列传居首者为琅琊王氏:王祥为《晋书》列传首卷,王弘为《宋书》列传首卷,王俭为《南齐书》列传首卷。从西汉至隋唐年间,琅琊王氏有600余人名垂青史,其中正传62人、三公令仆50余人、侍中80人、吏部尚书25人,有92人担任过相当于后世宰相的官职。
除了政治上的辉煌,琅琊王氏在文化艺术上也是累世风流,人才辈出,据不完全统计有文章流传于世的共73人,擅书者43人,从王览、王正、王旷、王导到王羲之……诸多王氏子孙在书法、音乐、绘画及文学上都取得了卓越成就,被誉为一时之冠冕。南朝文学家、史学家沈约评价:“自开辟以来,未有爵位蝉联,文才相继,如王氏之盛者也。”
琅琊王氏自汉代步入历史舞台,历经两晋的兴盛,流风余韵延续至隋唐之世,数百年冠冕不绝,固然与外在之社会政治、经济财力有关,但像他们一样能保持门户不衰的并不多见,这与其良好家风有莫大关系。家风是家族的精神文化传统,关乎家族文化的底色和基调,琅琊王氏家风的底色便是立德、立功、立言。

孝友祠
02
立德:重视礼法、孝友传家
琅琊王氏第一代人物是西汉时期的大儒王吉。汉武帝独尊儒术,士子通一经便可以入仕,而王吉通五经,以高起点步入仕途,后来通过举孝廉,平步青云,地位日显。
王氏家风的奠定者当属二十四孝之一的王祥,他是王吉以下第六代,“卧冰求鲤”的主角就是他。王祥的故事类似于上古舜帝的事迹,生母早逝,继母和父亲对其非打即骂,他反而更加恭谨地孝敬父母。面对继母的中伤、迫害,他仍能“笃孝至纯”。
父母生病,王祥衣不解带,日夜照顾,汤药必亲自尝过后,再给父母服用。天寒地冻,继母想吃鲜鱼,他脱衣卧于河冰之上,冰被暖化,孝感天地,从冰下跃出两尾鲤鱼。故事经过民间演绎,自然有夸张之处,但王祥的孝在当时是传为佳话的。

孝友祠王祥卧冰处
王祥对兄弟王览也是爱护有加,兄友弟恭,远近闻名,时人把他们的居所称作“孝悌里”。王祥临终前留下的“五至”遗训,成为此后琅琊王氏一族长期遵循的家训:
“言行可覆,信之至也;推美引过,德之至也;扬名显亲,孝之至也;兄弟怡怡,宗族欣欣,悌之至也;临财莫过让。此五者,立身之本。”
信、德、孝、悌、让的“五至”遗训是琅琊王氏家族子弟为人处世的基本准则,诚信做人,诚实做事,孝敬长辈,兄弟之间互相爱护,不过分看重钱财,这样才能保持家族和睦兴盛。史书记载,琅琊王氏“子孙皆奉而行之”,重教子,尚孝悌,以孝友传家。

孝友祠内“孝友格天”牌匾和王氏家训
同为琅琊王氏的王戎,是竹林七贤之一,也是晋代有名的孝子。晋武帝时,王戎母亲去世,他照常喝酒吃肉,看似逾越礼制,实则内心悲恸,哀伤得起身都得借助拐杖。而尚书和峤同时遭母丧,虽寝苫枕块、粗茶淡饭,但只是表面上的礼节,而气色不衰。时人称王戎为“死孝”。
两晋时期,玄风昌炽,士人崇尚清谈,以放浪形骸为高玄境界。然而,高谈阔论的玄言虽然能博得一时声誉,容易走红,却很难助力家族的长远发展。王氏子孙少有这种任诞简傲之徒,恐怕也与其秉承礼法持家的家风有关。

孝友祠浮雕
03
立功:与时推迁、建立事功
有人根据二十四史中的记载统计,从汉代到明清,琅琊王氏家族共培养出了王导、王睿、王抟等92位宰辅和王融、王羲之、王献之等600余位名士,任何一个中古家族都难以匹望其项背,这种家族成就无疑得益于王氏家风中“与时推迁”的应世态度。
“与时推迁”的应世态度是一种积极入世、建立事功、不落窠臼、不尽愚忠的处世哲学。王祥是王氏家风的奠定者,王导则是王氏走向极盛的引领者。晋室衣冠南渡,王导与堂兄王敦一内一外协助司马睿建立东晋。王导安抚南渡的北方士族,联络南方士族,极力调和二者之间的矛盾,为稳定江东局面,立下汗马功劳,时人言“王与马,共天下”,道出了王导对晋朝的再造之功。
坚定地支持东晋抵御北方胡族的进攻,寻机克服神州,这是王导一生的志向。为了这一志向,笼络江东士族,维护安定团结的局面,他积极寻求与江左名门世家通婚。当时的吴语是北人和江东人士都羞于使用的方言,而王导入乡随俗,不惜屈尊学习吴语。
一次盛夏时节,驸马爷刘惔前去拜会王导,看到他把弹棋棋盘贴在腹部降温,嘴里还说道:“怎么这样渹?”“渹”是古代吴地方言,意为“凉”。刘惔离开后,有人问他见到王丞相怎么样,刘惔说:“未见到有什么特别的,只听到他满嘴吴语罢了。”

孝友祠正殿
王导调和南北矛盾的同时,也没忘了身为近臣要时刻规劝皇帝的职责,他成功劝谏司马睿戒酒、放弃随意改变储君等。
一次,晋明帝当着王导的面,询问中书令温峤晋朝得天下的原因。温峤尚未回答,王导上前一步,说:“温峤年轻不熟悉本朝旧事,我来为陛下陈述。”
王导便详细地讲述了司马懿创业初始,诛杀名门望族,宠信培植亲近之人,一直讲到司马昭除掉魏帝高贵乡公曹髦等不光彩的事情。王导以此来规劝晋明帝要远小人,行德政。明帝听后很内疚,掩面伏于坐榻之上说:“如公所言,晋室皇祚安得长久!”
历史进入南朝,琅琊王氏子弟王弘、王昙先后辅助刘裕、刘义隆父子建国称帝,将王氏家族再次推向鼎盛;齐代宋,王俭对萧道成的功业立有大功。
虽然这种“与时推迁,为新朝佐命,以自保其家世,虽朝市革易,而我之门第如故”的做法,为一些人所诟病,但是放眼整个封建社会的历史,也不过是一部帝王易代的周期率而已。只要顺应历史发展,不为腐朽王朝尽愚忠,维护安定大局,尽可能减少战乱,让百姓少受乱离之苦,就是对历史有功。不为一家一姓尽忠,而为国为民建立事功,是琅琊王氏家风的成功之处。

王羲之故居·鹅池
04
立言:培养家学、诗书传家
作为个人,若缺少文化知识的熏陶滋润,便难有君子之风,所谓“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同样,一个家族若缺少学识文化底蕴,其家风层次也不会太高,更难持久。
因此,家风的高下不在于家族中出过多少大官、多少名人,而在于文化之高下。除了立德、立功,琅琊王氏家族的另一个治家之道便是立言,注重家学养成,做文化世家,家学与家风互为促进。琅琊王氏的家族文化最初便是以经学立世,王吉就是西汉时代的五经博士。
以文化立家是琅琊王氏家族绵延不绝的根基,然而,其成功的诀窍不全在此,而是家族文化所具有的包容性和多元性,每每能够走在时代前列,引领社会文化风尚。这一家学风气来自实践,起初,因举贤良,王吉被推荐为昌邑王刘贺的中尉。通过经学,王氏家族开始与政治紧密地结合,并成为家族发展的巨大推动力。
王羲之故居·晋墨留香亭
汉末军阀割据,经学一统天下的局面也随之解体,社会思潮复现多元化。从王祥开始,就已经“理致清远”,王氏家族开始由道家而玄学,王戎和王衍就是当时的玄学名家。史家陈寅恪曾分析说:“若王吉、贡禹、甘忠可等者,可谓上承齐学有渊源,下启天师之道术。而后来琅琊王氏子孙之为五斗米教徒,必其地域熏习,家世遗传,由来已久。”
晋初,崇尚名教的是辅助司马氏夺取政权的人,而标榜老庄之学的则是与司马氏不合作的人。对名教与自然的主张事关政治立场,与他人不同的是,王戎提出调和儒学与玄学的主张,“圣人贵名教,老庄明自然,其旨同异?”王戎认为二者“将无同”。
到了后来,王导因袭了这一主张,王氏家族儒玄兼修,在与清谈大家殷浩等人的一次长谈中,王导提出以儒学治国、以玄学生活的主张,在他的理论中,玄学是被儒家思想支配的工具,当然,其目的仍是为现实服务,结交南北世家,共同维护江左政权的稳定。
另外,王氏子弟在佛学、文学、书法、绘画等领域也多有建树。王氏家风不允许不学无术的王氏子弟存在,对子弟教育上,倾注大量心血,且不时自我警醒。因此,王家注重名士集会,作为熏陶培养子弟的机会,最著名的当属王羲之召集的兰亭雅集,就连年仅9岁的小儿子王献之也在列,可见其对子弟的培养是不遗余力的。

王羲之故居·王右军祠
家风本身就是一种家族文化,它既是家族历史的积淀,又是家族文化的传承。琅琊王氏家风的底色是立德、立功、立言,树立高尚的道德,为国为民建立功绩,培养家族文化底蕴,保持了王氏家族的长盛不衰,这便是祖德家风带来的文化力量。
编 辑:wangshi 标签:琅琊 王氏 冠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