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福建省王审知研究会太姥王氏文化委员会承办

秦桧的夫人王氏,原来是一位深明大义的女性!

2018-05-10 16:24:58来源:搜狐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秦桧的夫人王氏,在民间传说中是个狠毒的女人。
 
 在杭州栖霞岭下岳飞墓前,至今还跪着五个人的铜像,分别是秦桧、王氏、张俊、万俟禼、王伦。岳飞墓阙上有著名楹联云:“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
 
 王氏是这五位”佞臣“中唯一的女性,也是一个被民间万口唾骂的女性。在安徽亳州花戏楼景区岳飞庙内,王氏的跪像胸部因久被游人拍打而黑得发亮,景区不得已为秦桧夫妇跪像增设了护栏。
 那么,王氏到底是做了什么,让她受辱至今?这与民间流传的一个“东窗事发”的故事有关,这个故事来源于野史记载。
 
 据传,南宋时,主和派的代表人物秦桧杀害了主战派的代表人物岳飞,这个奸谋都是在他家的东窗下与他妻子王氏合谋策划的。秦桧死后,王氏让方士给秦桧招魂。方士声言,他看见秦桧正在阴间遭受刑罚,并让方士传话说:“请告诉我的夫人,我们在东窗下商量的陷害岳飞的事,现在被揭发了。
  “东窗事发”后来就用来比喻阴谋败露,自食恶果的恶人。
 
 关于“东窗事发”故事的最早雏形,来自南宋无名氏《朝野遗记》一书。在这本书里,王氏不仅是陷害岳飞的合谋者,还是主谋者。
影视剧中的秦桧与王氏
书中对王氏有这样的描述:“秦桧妻王氏,素阴险,出其夫上。方岳飞狱具,一日,桧独居书室,食柑玩皮,以爪划之,若有思者。王氏窥见,笑曰:“老汉何一无决耶?捉虎易,放虎难也。”桧掣然当心,致片纸付入狱。是日,岳王薨于棘寺”。
 
《朝野遗记》里的秦桧形象是一个犹豫少断的人,而王氏却是怂恿、设计谋杀岳飞的主谋。王氏”“捉虎易,放虎难”的一句话决定了事情的走向,突出了王氏的阴险毒辣,奠定了她恶毒妇人的后世形象。
 
事实上,岳飞冤案是秦桧和宋高宗共同制造的,是经过精心筹划的有计划有步骤的行动。历史的真相既然如此,为什么民间流传的故事却不提宋高宗呢?
 
道理很简单,在专制政体下,人们不能不为尊者讳,只能避开皇帝,把矛头对着秦桧等人。宋孝宗即位为岳飞平反,顾忌到其父宋高宗的面子,所以让王氏替代高宗,与秦桧并列为主犯。

影视剧中的宋高宗与秦桧
 
在民间传说中,王氏主谋、杀害岳飞之说,还体现了古老的民间观念,即“女人祸水”的观念。凡此种种,铸就王氏蛇蝎妇人的形象,王氏何其冤也!
 
王氏出身显贵之家,其祖父王珪是神宗进宰相。王氏的姑姑嫁给当时学者李格非,生下著名的才女李清照。说起来,王氏与李清照还是嫡亲的表姐妹。正史中记载的王氏,是另一形象,可以说是一位深明大义的女性。
 
据《宋史:陈俊卿传》记载:“桧秉政十八年,富贵且极,老病日侵,将除异己者。故使张扶论赵汾、张祁交结事。先捕汾下大理寺,拷掠无全肤,令汾自诬与永州居住张浚、李光、胡寅......谋大逆。凡一时贤士五十三人,桧所恶者皆与。狱上,而桧已病不能书矣。”
 
据时人吴猎说,这份“谋大逆”的名师一旦经秦桧画押,大理寺将立马判以“极刑”,所幸的是大理寺将此名单上呈秦桧时“桧夫人王氏却之,语家吏曰:‘太师病势如此,且休将这般文字来激恼他。如此者再三。桧死,事遂已。故以桧之恶如此,而其子孙未尽绝灭,盖王氏此举,能全数十家性命故也。”

影视剧中的王氏
 
从这一段记载看出,王氏因为她的明察洞见,不只幸免了贤士五十三人遭难,而且还保全了秦桧子孙。
 
还有一则史实也可以证明王氏的识见。就是秦桧死时,高宗曾在临祭奠之日召见王氏,当面对她保证会保全其家。这是极为罕见的,要知道当时秦桧的儿子秦熺已在朝廷为官,高宗没有召见他,反而特别要面谕其母,也可见王氏在家中的地位及朝中的名气。
 
元代大儒刘因曾写有《读史》一诗,说明了历史记载中人为的谬误,表现了”尽信书,不如无书“的批判精神。其诗曰:
记录纷纷已失真,言轻重在词臣。
若将字字论心术,恐有无边受屈人!
 
链接:秦桧之妻王氏———含冤千载
 中国新闻网  
 
  杭州西湖岳王墓前,铸有秦桧、王氏、张俊、万俟呙四铁像,反绑而跪,游者常投以鄙视目光或敲打其身,一吐不平之气。
 
  秦、张、万俟是罪有应得。王氏为秦桧发妻,她既未执掌朝纲,也未手握相印,与岳飞冤案有何牵连呢?
 
  据明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余,佞幸盘荒》载:“宋元间传说,秦桧欲杀岳飞时,曾与妻子王氏在东窗下密谋。”
 
  另据明代郎瑛的《七修类稿·辨证五·东窗事犯》载:“岳武穆戏文《何立闹酆都》,世皆以为假设之事,乃为武穆泄冤也。予尝见元代平阳孔文仲有《东窗事犯》乐府,杭之金人杰有《东窗事犯》小说。”
 
  明汤显祖之《牡丹亭·圆驾》:“〔旦〕若说秦夫人的受用,一到了阴司,挦去凤冠霞帔,赤体精光……听的是东窗事发”。
 
  《剪灯新话·天台访隐录》:“建炎南渡多翻覆,泥马逃来御黄屋……东窗计就通和好,鄂王赐死蕲王老”。
 
  《说岳全传》第六十一回:“缚虎难降空自疑,全凭长舌使谋机,仗此黄柑除后患,东窗消息有谁知”。清末蔡东藩的《宋史演义》第七十五回中:“……桧偕妻王氏在东窗下,围炉饮酒……王氏笑道,‘这有什么要紧的,索性灭了他免得多口。’桧在沉吟,王氏复道:‘缚虎容易纵虎难’。桧闻此言,私计遂决……”这么多的记录,怎能与王氏毫无关系呢?
 
  然而,上述记载,不难看出,是“传说、假设、戏文、文学、小说、演义”之类,不是正史。
 
  据《宋史·奸臣三》秦桧传:“桧两据相位,凡十九年,劫制君父,包藏祸心,倡和误国……一时忠臣良将,诛锄略尽……桧阴险如崖,深阻竟叵测……晚年残忍尤甚,数兴大狱……”这样的奸雄还需要王氏出谋献计吗?
 
  又载:‘兴岳飞之狱,桧使谏官万俟呙论其罪,张俊(与张浚同时)又诬飞旧将张宪谋反,于是飞及子云送大理寺,命御史中丞何铸,大理卿周三畏鞠之……十二月底杀岳飞……子云及张宪杀于都市,天下冤之,闻都流涕。“正史上找不到王氏参与其谋,何罪之有。再载:“开禧二年,追夺王爵,籍其家产……”也没有惩办王氏的史录啊!
 
  据宋代徐梦莘,他是绍兴进士,历官湘阴令,知宾州,以议盐不合,罢归,自政和七年至绍兴末,四十五年,着有《三朝北盟会编》三百五十卷等许多著述。请看《三朝北盟会编·系年要略》上的记载:“……先捕汾下大理寺,拷掠无全肤,令汾自诬对张浚、李光、胡寅谋大逆,凡一时贤士五十三人,桧所恶者皆兴。”
 
  《宋史》上也有记载。又载:“臣尝见前校书郎魏了翁言:在馆中时,闻今敷文阁学士吴猎言:秦桧病时,大理寺当以赵汾等狱案上省。桧夫人王氏却之,语家吏曰:‘太师病势如此,且休将这般文字来激恼他,’如此者再三。桧死,事遂已。故以桧之恶如此,而其子孙未尽灭绝,盖王氏此举能全数十家性命故也。
 
  臣又见蜀之老士人薛仲邕馆客者言:仲邕时持案牍入桧卧内,是时,已拟定刑名,只取桧一押字,桧其病笃乃已。所谓五十三人,赵令衿、胡铨、汪应辰、张孝祥之徒皆是也。秦桧此举较杀岳飞手段尤狠毒,设非因王氏之阻而止,不特此五十三家性命不全,而一时贤士皆尽,南宋元气已丧,国将不国,其亡恐不待百年以后矣。
 
  是延南宋断绝之祚者,王氏之力也,魏了翁乃所谓‘圣人之徒’,其言宜不妄。秦桧子孙未尽绝灭,归功王氏,盖深信张浚等五十三家命悬顷刻,仅而获免,端赖此耳……”从同时代的宋人史录,可以看出,王氏不但贤德,而且还有阴德,而后人不知,徒取小说之类无稽之谈,使她蒙垢千载。
 
  王氏所为,正如农家大门春联“积德前程应远大,存仁后步自宽宏”,种阴德之因,得善报之果,其后代繁衍不息,为官或民,政声德行均受世人夸赞,决不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血统论。
 
  王氏为什么孤魂抱深冤呢?由于当时人深恶秦桧,故设此疑似之事,以逞毒于其妻,也来个“莫须有”而遭其株连;其次是“女人祸水论”的流毒;再加上评话小说社戏的渲染,使她含冤长跪在岳王墓前。
 
  仰观天地,俯察古今,对待历史,既不要受古人的骗,也不要受今人的累,一定要以史实为依据,真理为准绳。
 
  文章来源:香港《大公报》 文/李长培

编辑: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