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一介平民,为国分忧—《我的非洲故事》

2018-05-04 09:27:45来源:世界王氏网

打印 字号: T|T
一介平民,为国分忧
——《我的非洲故事》 

王建旭(南非)

 
 2016年12月20日,从新闻中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民主共和国关于恢复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之后,勾起了我一段尘封多年的回忆……
                 
位卑未敢忘忧国  
 上世纪,由于历史原因或出于短见与贪图,非洲大陆的一些国家曾经与台湾政权(以下称台北)保持了较为密切的外交关系。至九十年代,中国大陆(以下称北京)对非外交掀开波澜壮阔的一页,其中最令人鼓舞的当属1997年底南非与台北断交,1998年元月1日与北京建交。 
 本人1992年从香港移居南非,后踏足西非多国。结缘最深的是非洲西海岸小国几內亚比绍(以下称几比)。几比早在1974年便与北京建交,但1990年却舍弃北京与台北建交。1997年,我被该国总统若昂·贝尔纳多·维埃拉(João Bernardo Vieira)任命为驻南非约翰內斯堡荣誉领事,行使外交职权。
 
 
 华夏子孙,自三皇五帝始,即深谙国家一统、民族和睦之大义。剖我中华、裂我金瓯的种种伎俩,向为我族裔所不耻。此一传统,在海外侨胞心中尤为深厚。 
 我系炎黃子孙热血赤诚之一员,尤其是任职几比驻南非约翰內斯堡荣誉领事后,常与各国外交人员往来,亟望为祖国统一大业尽己之绵力。 作为几比任命的领事,我与几比总统及外长有着密切接触,尤其是与外长费尔南多·德尔芬·达席尔瓦(Fernando Delfim da Silva)先生关系亲密,堪称亦官亦友。我们曾就很多事情推心置腹,相谈甚欢。在中国与几比两国政府及海外侨胞的积极推动下,1998年4月,几比与台北断交,与北京恢复了正常外交关係。
  一统大业,浩浩荡荡,顺昌逆亡,受此激励,无比感奋。1998年底,我到几比述职,当在费尔南多外长办公室汇报完工作后,正准备回酒店时,外长热情邀请我到他家共进晚餐,还夸赞他夫人的葡国菜手艺不凡。我高兴地接受了他的邀请,就在那次交谈中得知,同属西非国家的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在与中国的外交关系史上,有着与几比几近相似的经历!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以下称圣普)是一个赤道线上由14个岛屿组成的国家,最大的岛屿为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国亦由此而名。虽然面积才约1000平方公里,人口仅20万左右。但岛上盛产可可,曾是最大的可可产地。这个被誉为“大西洋明珠”的小国,1975年与北京建交,上世纪九十年代与中国大陆日渐疏远,1997年舍北京而就台北。
 费尔南多外长告诉我,虽然圣普现在与台北建交,但其总理吉列尔梅·波塞尔·达科斯塔(Guilherme Posser da Costa)先生对中国大陆颇有好感,政治态度偏向北京。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 
 费尔南多外长还说,圣普总理达科斯塔准备竟选下一届总统;如其当选,岛国的外交很有可能掉转船头,这又是一个好消息!听了外长的介绍,我心中骤然热血沸腾!如果能从民间渠道,与圣普总理建立私人关系,将为日后促成圣普与北京恢复外交关系打开方便之门,此念一起,拳拳报国之心不能自己! 
 外长窥见了我的心思,又向我宣告了一个更启人遐思、令人振奋的讯息,原来他们还是亲戚!顿时又一座桥梁展现在我的眼前,我当即表示择日赴圣普岛国拜会他的亲戚,实实在在迈出民间外交的第一步。对此,费尔南多外长满口应承,鼎力助我圣普之行。
     
我以我血荐轩辕 
 南非好友杨先生,与我在商海共事多年,深为知己之交,闻我有圣普岛国之旅,为壮行色,欣然同往。于是,一段新奇、隐秘、曲折、甚至有可能危及生命的传奇之旅由此展开……
 1999年5月,我们从南非出发,经加蓬首都利伯维尔转机。登机前有一段奇怪的插曲----每一位乘客的登机牌均无座位编号,而且在登机前均需一一过秤。我是一个经常在天上飞来飞去的人,如此“礼遇”却从未享受过。登机后才知这是一架小型螺旋桨飞机,驾驶员与空姐一前一后,六位乘客分两边,但须按体重编排座位才能保持机身平衡。这架小飞机在大西洋上空飞行约二十分钟后,发现前方有雨,随即掉头,又回到利伯维尔机场降落,苦等四十分钟后,这架“惊风怕雨”的小飞机才再次起飞,我们平安抵达圣普。 
 我们下榻于圣多美的佩斯塔纳酒店。由于有几比外长的引荐,翌日即得以拜会圣普总理吉列尔梅·波塞尔·达科斯塔。总理表示欢迎我们来访,随之详细介绍了圣普国内的政治经济状况;对他自己有可能赢得下届大选充满信心,并承诺一旦当选总统,将会认真重新考虑与北京的外交关系。我们当然欢欣,大受鼓舞,表达了对总理先生的赞赏之情。宾主欢䜩,双方对两国前景充满了期望。 
 圣多美岛地处热带,风光旖旎;半湾礁石半白沙,海风海雨,椰影婆娑。大蟹横行,美人朵颐。香浓咖啡,爽人心脾。此岛一旦开发,必是赏心悦目的休闲旅游胜地。如今世事顺遂,海光无限,真大快人心也! 
 怎奈月有盈仄,人有祸福,一场恶疾倏然而降。 
 踏岛第三日,突感不适,先是全身冷瑟,肌肉关节酸疼,继之发冷,牙齿打颤,三床棉被压不住,再后就是高烧,上吐下泻。进而大汗淋漓,神思恍惚,不堪其苦。魂若半即半离,迷茫人亊,堪谓芸芸半生,痛感生不如死。迷离之际,切嘱好友杨生,我若求生无望,万勿将我遗弃海岛,设法带我先回南非,再俾助吾魂归故土。
 吁,为国之大业捐躯,去留肝胆两昆仑,吾无恨矣! 
 我一得病,惊动了达科斯塔总理,一日三趟往来酒店,殷殷之情,关怀备至。总理请来其私人之法籍医生,诊为疟疾,及时用药治疗调理。时因圣普与台北保持着所谓的外交关系,我们的出现和总理的行踪,引致台北驻岛国“大使”关注。区区中土平民染病,总理大驾何至一日三探?其中奥妙,百思不解。遂派其夫人“常驻”酒店;天天不是在游泳池中飘浮,就是在咖啡厅“泡吧” ,对我们“颇感兴趣” 达三日之久。
 发病两天后,病情稍为稳定,腹中求食,极思有碗稀粥暖胃。总理夫人知道后,认为我病体羸弱,亟需补充营养,送来了牛肉末燉米粥。我迫不及待喝下,旋即迫不及待吐出。 
 唉,白米粥啊白米粥,一粥一乡愁!俗云“中国心,家乡胃”。怎知水土差异若此。 
 登岛一周,虽横遭疟蚊攻击,大病一场,却是怀揣希望而来,满怀希望而归。心中颙盼,惟圣普与北京早日复交矣。 
 此行,无论是几比外长,圣普的总理夫妇,亦或各方相助人士,对我的鼓励、支持、关切,乃至救助,均令我感触至深,没齿难忘。同时,亦令我深悟一大道理————这些友人之殷殷关爱,并非专施于我一人,没有了祖国的强大依托,无人关心我是谁。这些外国友朋,智者达人,通过施爱于我,表达了他们对中国人民昔日为非洲人民作出的无私奉献和今天国之日益强盛的敬重。
 古人云:“得道多助”,其爱之深,达于四海。       
 孰料天际变幻,时局反复,殊出意外。达科斯塔先生在岛国大选中落败,致使圣普与北京复交之事一拖多年,最后竞是迟来了十七载。 
 节外生枝者,从1999年底开始我被台湾当局列为禁止入境甲类黑名单达十四年之久。虽然出入台湾受挫,但我心无悔。后在众多台湾好友的斡旋下,于2013年被摘下“黑帽”。 
 我坚信,台湾回归祖国怀抱之日,即是宝岛民众对我理解之时。
 
 
编 辑:wangshi 标签:非洲 平民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