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福建省王审知研究会太姥王氏文化委员会承办

95后入殓师王伊宇:让逝者体体面面地离去

2018-04-28 20:14:25来源:浙江新闻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我想要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然后一起去东京和巴黎……”就像歌词里唱的那样,爱好旅游的王伊宇,梦想着长大后能成为一名导游,和她的他一起,走遍祖国的山山水水,看过世界的多姿多彩。
然而,她最终没有成为那个能带着人们欣赏自然风光、游览名胜古迹的人。2016年,王伊宇从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防腐整容专业毕业,应招进入温岭市殡仪馆,成为了一名“95后”入殓师。“入殓师”只是这一行业的统称,接待逝者及家属、帮助搬运遗体,为遗体整容、化妆,上门打防腐、火化等等都是王伊宇的日常工作。
还在读书时,她就获得了遗体整容师、遗体服务员两个资格证。去年9月,她更是在第七届全国民政行业职业技能竞赛遗体整容师职业竞赛中荣获二等奖。
外公的突然离世,让她对这个行业产生了兴趣
“我从小是被外公外婆带大的,因此跟他们的感情非常深。”在王伊宇的心目中,外公是伟岸的,用坚强的臂膀撑起了一个家。直到那一天,她在课堂上从老师的口中,接到了外公去世的噩耗,才恍惚发现记忆里那个高大挺拨的身影,不知不觉间已被病魔折磨得憔悴不堪。 “我当时趴在课桌上哭了整整一节课。”从被确诊胃癌到去世,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王伊宇的外公就走了。那时候,王伊宇正处于高二、高三衔接的重要时段,身边的每一个同学都在为学业而忙碌。
外公的突然离世,给了王伊宇一个沉重的打击,她很愧疚因为学业而疏忽了对外公的照顾,更没有在他走之前好好地陪陪他,今后甚至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了。正在这时,王伊宇在高职院校“单独招生”的专业目录中发现了现代殡葬与管理这个专业,“本来是想填报导游专业的,但我突然看到了这个专业,那段时间我总是会想起我的外公,想着如果我能送他最后一程该有多好,所以我对这个专业产生了浓浓的兴趣。”
瞒着家里人,王伊宇偷偷填报了现代殡葬与管理专业,直到录取通知书寄回家里,才和家里人交代。为了更加了解这个行业,王伊宇在网上搜索了很多相关的内容,“我看了日本导演泷田洋二郎执导的纪录片《入殓师》,从中了解到了这个职业的特殊性,也认识到了这个职业的伟大。”网络上有很多对这个职业的排斥声音,但这些都没有吓跑王伊宇,反而让她更加坚定了从事这个职业的决心。
空旷的遗体间,王伊宇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工作环境。
第一次接触遗体,两三天吃不下肉
大一时,王伊宇在她的家乡丽水市殡仪馆找到了一份为期十天的实习工作。刚刚步入校园的她,还在学习最基础的理论知识,更加没有实操经验。开始的几天,她都非常清闲,每天跟在老师的后面,观摩老师是如何进行遗体整容、化妆的。就在即将结束短暂实习的时候,她有了一个接触遗体的机会。“那天,法医需要为一位逝者做解剖,我被叫进解剖室打下手,最后的结尾工作需要我来做,我当时都蒙了。”王伊宇说,那次尸检,是她第一次接触遗体。
“那个瞬间,我好像灵魂出窍了,忘记了害怕,也感觉不到周围的任何事物,连带我的老师什么时候出去都不知道,就只想着尽快缝合。”直到结束收尾工作,她才发现自己的手是颤抖着的。之后的两三天,王伊宇的心情都非常沉重,看见荤菜就吃不下饭,脑海中总是反复浮现出家属们悲痛哭泣和自己工作的画面。
2015年6月1日,东方之星号轮船从南京驶往重庆途中突遇罕见强对流天气,在长江中游湖北监利水域沉没。正在读大二的王伊宇有幸成为了一名志愿者,和8名同学们一起前往提供殡葬服务支援。“平均每三分钟就有一场小型追悼会要举行,我们不是在安慰家属,就是在准备追悼会的路上。”王伊宇告诉记者,让她难受的是火化遗体时家属哭得撕心裂肺的场面。
那是她第一次近距离面对死亡,看着本该鲜活的生命,最终化成灰烬,她的心情非常低落。她反复地在心里问自己,“我还能为他们做些什么?”最后,她想到了,她可以让他们走得更有尊严!
王伊宇帮忙搬运遗体。
我喜爱这份工作,但常人无法理解
虽然很喜欢自己的职业,但王伊宇不得不承认,还是有很多人对他们抱有偏见。“大一时,我的室友就因为无法承受这个行业带来的压力,最终选择了转专业。”王伊宇说,在学校里上大课时,旁边坐着别的专业的同学,一听说他们的专业,就会马上换座位,“那是我第一次清楚地感受到,人们对这个行业的排斥。”
作为入殓师,王伊宇承受了来自社会的很多压力,生活中也常常因为工作而面临尴尬和偏见,在与人交往的过程中,每当别人问起她的工作,她总说自己是化妆的,社会的不理解让王伊宇不能坦诚地告诉别人她的工作。好在她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初心,每当得到家属们的感谢时,她都会很激动,“这是对我们工作的认可,他们的理解和支持是我们坚持的动力。每当这时,我内心的情感就难以言表,仿佛得到了激励。”
“家里人除了我妈妈和舅舅,没有人支持我从事这个行业,每次回家亲戚们总是劝我改行。”王伊宇告诉记者,因为职业的特殊性,她从不跟家里人说自己工作上的事,很多不那么亲近的亲戚到现在都不清楚她的职业。
工作两年来,她听到了很多外界不好的声音,“我不能改变别人的看法,但我想从改变身边人的看法开始,让他们了解到这个职业,消除偏见,接纳我们。”王伊宇说,她不想转行,从偶然接触到深入了解这个行业,她渐渐对这份常人无法理解甚至敬而远之的工作产生了喜爱,她觉得靠自己的能力让逝者干净整洁地离开,让家属不留有遗憾,是她从事这个职业最大的意义。
王伊宇在工作中。
王伊宇为遗体化妆。
爱笑又开朗,她不是你想象中的入殓师
早上8时到下午3时,是王伊宇每天的工作时间。除了适合丧葬的“大日子”,只要不值班,她都会趁着下午3时后的空闲找点事做。 “我在温岭没什么朋友,也没什么娱乐项目,所以就给自己找了个兼职。”从大学开始,王伊宇就坚持利用假期或空闲时间兼职。她说,不同的兼职可以让她体验不一样的人生,放下了画笔和浸有福尔马林的纱布,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者。
搞怪照片、美食聚餐……和同龄的女孩子一样,性格活泼的王伊宇喜欢和朋友一起嬉笑玩乐,偶尔情绪上来了,还会在朋友圈里写点带有浓浓文艺小情调的文字。但与同龄的女孩子追求时尚的衣着不同,王伊宇从不在自己的打扮上花费太多的工夫。除了在工作中保持严肃,平时生活中,她是一个非常爱笑又开朗的姑娘。一句玩笑、一张图片,都能让她笑弯了眼,她甜美的笑容也总是让身边的人如沐春风。
虽然放弃了曾经梦想成为的导游,但王伊宇并没有放弃自己的爱好。大学时,她走遍了湖南省几乎所有的城市,武汉、深圳、广西也都留下了她的足迹,毕业后,她趁着假期去了被誉为“亚洲最具异域风情国度”的泰国,领略了那里妖娆多姿的热带风光;漫步在快节奏的繁华都市上海,品味独特的上海味道……“我每年都会给自己制定旅游计划,只要是没去过的地方,我都想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去走走看看,特别是离我们比较远的城市和国家。”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风土人情,不仅开阔了王伊宇的眼界,也让她消除了一成不变的工作带来的疲惫。王伊宇说,她热爱自己的所从事的职业,只要是在工作中他就会倾注全力把工作做好,旅游则能够让她更好地平衡生活和工作。
王伊宇从火化区走出。
编辑:fnstudio 标签:逝者 王伊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