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对传统考古学与传统历史学《哀的美敦书ultimatum》

2018-04-17 10:09:17来源:世界王氏网

打印 字号: T|T
 对传统考古学与传统历史学《哀的美敦书ultimatum》
 
                   中国先秦史学会  历史人类学课题  召集人
                   江苏省城市发展研究院城市文化所  所  长
                                王     耿
                             2018年4月15日
 
                                 箴   言
 
         为什么要攻打叙利亚?美英法:我们怀疑它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为什么不攻打俄罗斯?美英法:我们知道它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1、纳粹人种优越论、星球大战未来学与人类共祖在非洲
 
这个在美英法4月14日凌晨联合轰炸叙利亚后网络流行的小段子,浑沌中廓清了当前考古界和史学界正面临的谜题,尽量这个谜题效应己统御了人类文民史近万年。自开辟以来,由文学家演绎历史学与考古学的现象从末停止。而文学天才们的瞎编与硬拗是天下无敌的,凭着这些瞎编与硬拗,画家阿道夫/希特勒搞出了“纳粹人种优越论”,演员唐纳德/里根搞出了“星球大战未来学”,复旦大学的文史部搞出了“人类共祖在非洲”这些看上去非常高科技的“诗与远方”,他们的成功是“极智”的,他们的失败也缘于“极智”。
搞历史考古和传统文化也一样,如果你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底蕴与实力,就不要再硬撑着去折腾那些断章取义和以偏概全的东西,搞一些农民中看不中用的飞机。否则就是让你上天了也会栽下来,例如我们有些可爱的朋友们研究的“文明西来”或“人种非洲起源”,要想不挨炸,只有趁早去联合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以彰显底蕴与实力。
有学者认为,近年来有关遗传多样性饱和态的新理论和新方法将会对未来的人类进化和文明史的研究,特别是古DNA的研究,具有普遍现实意义,在未来的古DNA研究中,特别是针对中国境内的古人,旧方法几乎可以肯定会继续得出与考古发现、传统文化和历史文献记载相违背的群体取代结论。
例如,主流分子人类学的研究确定了3个新石器时代汉族的超级老祖父Y单倍型,F5,F46和F11,但它们与化石和考古记录的关系的体系仍未被探索和证明。我们在这里报告了12位古代中国人的基因组广度DNA数据,时间从6500年到3000年不等。它们主要分布在当代东亚人的变异范围内,根据它们之间的常染色体距离,属于4个不同的群体:东北夏家店文化的大山前(DSQ)、中西部阳山文化的半坡(BP)、中原庙底沟文化的郑西山(ZX)等。
目前,F5样品更接近于ZX和DSQ组,而F11、C、O1和O2样品更接近BP组。我们的分析表明,ZX-DSQ基因流和携带F5亚型O2A2B1A1A6基因流的西南地区中国人。这些结果将F5与华中苗底沟文化、F11与早仰韶文化联系在一起,这与考古学和历史学的记载非常一致。王耿认为:上述“这些结果将F5与华中苗底沟文化、F11与早仰韶文化联系在一起,这与考古学和历史学的记载非常一致”的学说,似乎已接近了新的认识论与方法论的“第三种论述”。
从结论和效率言,新的认识论与方法论的“第三种论述”,则有可能会得出一系列与考古结果和历史文献等大背景一致的结果,并同时修正目前的大部分古DNA研究结论。但是,这个“第三种论述”的认识论与方法论的体系与基础,依然是传统的历史学与考古学的论述,在一种底蕴与实力都无法与传统文化与考古史学中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相抗衡的时候,简单机械地反对与批判只能是蚍蜉撼树或者干脆只是一种牢骚怪话。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呢?还是让“主流分子人类学”的西方人来说吧:
 
                  2、 对“第三进化运动”的建议
 
“第三维运动”应该集中在达成一个具有高度潜力的共识理论,以取代现代进化论。我已经看到成百上千的新理论挑战自然选择理论。第三代成员提出的大多数理论也属于这一范畴。很少有人挑战中立理论,而中立理论才是分子时代的理论。在中立理论被揭穿之前,挑战自然选择对日常分子进化研究的影响将是最小的。
“Thirdway(第三种理论)”需要为该领域提供一个新的理论,该理论可以指导全世界数以千计的实验室进行生产性研究。简而言之,大多数新的进化理论都以有用的黄金标准而失败,尤其是对日常分子研究而言。然而,人们普遍认为中立理论是有缺陷的。一些内部人士声称,它已经死了,只是因为它是有用的,没有更好的选择(见附件)。
因此,用一个更有用、更好的分子进化理论(例如,可以做更好的系统发生树)取代中性理论,代表了“第三种理论”能够产生实际影响的最佳机会。
例如,我一直在这方面取得进展。我被选为《科学报告》的编辑之一,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处理了六篇发表的论文,在这些论文中,我成功地要求作者们纠正中立理论中的缺陷,以及我们在2008年首次发表的更好的替代理论。
基于我在Google Scholar(谷歌学者)上的9年的粗略统计,我们的理论成功地指导了我们团队的20篇研究论文,并被其他团队的10篇研究论文所引用。我不知道有任何其他新理论有类似的记录。
     “与现实作斗争,是永远改变不了事情的。要更改某些内容,需要构建一个新的模型,使现有的模型过时”。第三条道路必须提供一个新的模式,可以使现有的模型过时的更有用和生产的日常实验实验室在世界各地。在它能做到这一点之前,恐怕它对科学专业人士的影响很小。
 
                          以上摘自《 对“第三进化运动”的建议》
                     詹姆斯·夏皮罗、丹尼斯·诺贝尔和拉朱·波科蒂尔
                                   2018年3月20日
 
但是,由于此前的考古学和历史学的方法论与认识论基础与体系,多为反动的,至少是搞笑的与忽悠的,基本还是在伪史学与伪考古学中兜圈子。此时对他们仓促发动的任何声讨与批判,都只是一种顾头不顾腚的“驼鸟学术”,虽能他们发现并承认了传统考古学和传统历史学的漏洞,本质上还只能是一个行动上的反智主义者。
因为他们还没有“用一个更有用、更好的分子进化理论来取代此前的‘中性理论’”,不但思想上、还在行动上也要进入“第三进化运动”。否则,就算他在反对和批判“此前的考古学和历史学的方法论与认识论”既“中性理论”时再卖力,也只能是一种见猎心喜、诛友救己、杀人占妻的机会主义的急智,因为“革命”不全是为了“取代”。
例如,叙利亚的武器与防空都是很烂的考古学和很烂的历史学,根本不堪一击,几乎不值一驳。所以,要想挡住和毁灭希特勒的“纳粹人种优越论”、里根的“星球大战未来学”,复旦大学的“主流分子人类学”,只有联合制造出从“良渚申遗”到“三星堆考古”等“人种与文明、姓氏与宗教肇于长江”这种底蕴与实力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才是唯一出路。
 
              3、反智主义、急智主义与主流分子人类学
 
有学者质疑:金字塔的基座是花岗岩建造的,如此大规模的高硬度加工技术,一方面说只有现代科学技术可以加工,一方面又说4500年前建造金字塔的时候没有这么先进的加工技术。另外一方面又不追查什么时候才发明大规模高硬度岩石加工技术。这是典型的反智主义行为。主流分子人类学也是这样,他们绘制的人类进化图表完全违背事物发展规律。
无论是文明史还是人类史,都是充斥着浓烈的反智主义风气,他们说摩亨佐达罗遗址是4600年前的城市,但完全无视摩亨佐达罗遗址的中心是一座佛塔。这简直是侮辱人的智商,而很多被侮辱的竟然还跟着附和。摩亨佐达罗遗址据说有100万平方米,而同样100万平方米的那烂陀寺就不是城市,而是寺院了,这也是侮辱人的智商。
反智主义与主流分子人类学的认识论与方法论的核心,就是“太智”、“急智”、“太主流”的自以为是,一如台湾国民党的爱国为名的太智、太主流,在台湾民间只认为是爱钱爱官,所以敌不过民进党次生的台独原教旨主义。所以:反智+太智=弱智,反智就是反科学与反人类。急智就是见猎心喜、诛友救己、杀人占妻的机会主义。
有学者认为:他们的反智主义一般有两个目的,一个是给伪造的祖宗圆谎。作为15世纪才崛起的欧洲文明给自己伪造了一个光鲜的祖宗,但伪造毕竟是伪造,所以这个系统先天带有诸多 bug,为了遮盖这个 bug ,他们只有继续撒谎,扰乱常规历史发展规律,这样才可以浑水摸鱼。第二个有点阴谋论了,但这是实际存在的事实,那就是全世界打压潜在竞争对手。因为他们害怕新经济体的次笫崛起,所以只有千方百计从文化方面制造假象,从战略上前置他们的商业占有率和政治话语权。
为了前置的市场份额与话语权,不惜反人类,正如什么化武疑云,连莫须有都免了。分子人类学的最大阴谋就是在种族和姓氏中制造更多的印巴分治,制造更多的什叶派和逊尼派,国内跟风者大多都在帮人检测基因占地盘圈钱。就好象本群刚到埃及游行去的那帮人,他们明知“分子人类学”的最大阴谋就是在种族和姓氏中制造更多的印巴分治,制造更多的什叶派和逊尼派”,但为了“占地盘圈银子”他们不惜打着“分子人类学”的幌子去干一些反科学反人类的小动作。
 
            4、“分子人类学”:“宗族”与“宗教”的警告
 
 1995年4月19-27日,在意大利佛罗伦萨召开的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1995年中期会议的执委会和常委会上,一致致通过了《关于种族概念的声明》,其主要观点是:“几千年来,人类在任何方面的进步乃是基于文化,而不是遗传方面的改进”。
王耿认为:这还不够,因为人类的“神性”既“宗族学”和“宗教学”方面的属性,较之文化人类学和历史人类学,更应能约束和瓦解分子人类学和体质人类学,在对“人类基因进步或改变的过程中的价值与作用”课题等“论述与结论”范畴的傲慢与独占。
1997 年 11 月 11 日,联合国科教文组织(UNESCO)第二十九届大会第53/152号决议,通过了《世界人类基因组与人权宣言》,强烈要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敦促全人类在尊重人权与公民基本自由的框架内,“应充分尊重人的尊严、自由与人权,并禁止基于遗传特征的一切形式的歧视”。
王耿认为:这显然还是不够,因为这个决议只强调了对“歧视”的抗议,而并未提出对“差异”的拒绝。因为有差异必然就会有优越,有优越就必然会有歧视。只有没有了“差异”和“歧视”,人类才会被真正地还原到“文明”,就是完善了人类是“宗族学”与“宗教学”的人类的定义。
如果没有精致准确的历史人类学和文化人类学意义的鉴定与分析,就凭着朴素的体质人类学和简陋的分子人类学“科技”,就对候选的干预对象施行不是生命信息的整合与融入,而仅是材料价值的拼接与殖入的干细胞剪裁或修补,这些被盲目拼接和粗暴殖入的亿万基因(干细胞),就会因人类本体的排异反应而迅速裂解、衰减和蜕化,使干细胞技术这种人类基因学的革命,异化成人类化学分析的结局。我们认为:这个纯天然和纯科学的过程,有时更象是人类的兽性和神性的再整合。
我们认为,在基因层面修复与完善人类致病和致死的程序,没有文化人类学和信息人类学的参与是万万不行的,让人类在出生前和退休后减少或杜绝生命过程的病痛、异化与蜕化,实现全人生的健康与长寿的过程应该是:
(1)鉴识实验对象的人种属性;(2)还原实验对象的族群体系;(3)测绘实验对象的基因图谱;(4)论述实验对象的文化背景(信仰与宗教);(5)评估实验对象的健康状况;(6)培养精准的实验疫苗(干细胞);(7)实施实验对象的基因剪裁;(8)完善实验对象的物理矫正。
否则,干细胞工程和基因剪裁技术就会持续出现朴槿惠现象:手术甫始,实验对象的面貌和神态就象如花似锦的四十多岁,三年过后,实验对象又会毫不犹豫地回到乱象丛生的六十多岁。况且,就是在类似四十多岁的表面繁荣期间,实验对象就会因排异和惊扰,产生出的心烦意乱和天人交战状况,也是永无宁日的。
干细胞工程和基因剪裁技术的实验过程和推广过程,充满了朴槿惠现象,其根本的原因,就是他们忽略了前述(2)、(4)、(8)的学科与课题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为此,我们的终极警告是:在人类学领域,人类的人性、兽性与神性属性,必须始终得到充分的尊重。否则,我们所有的奋斗与努力,就无异于在对动物园进行升级。
 
编 辑:wangshi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