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闽都大家|写意油画家王辉:我从山中来,一路风景一路歌

2018-03-11 07:29:16来源: 福清侨乡报

打印 字号: T|T

  人物名片
  Character card

王辉近照

 王辉,祖籍福清市东张镇道桥村,1956年出生于闽北建阳县,在建瓯长大。曾任南平师专美术系主任、南平市美协主席、福建省教育画院画师、武夷画院院委、福建积翠园艺术馆副馆长。现为中国油画学会理事、北京当代中国写意油画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作品先后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首届中国油画展、第二届中国油画展等十多次全国性大展,是中国当代实力派写意油画家。

初见王辉,是在福清美术馆。2018年2月20日,大年初五,由中国油画学会、北京当代中国写意油画研究院、福清市委宣传部、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主办的“意写群山·王辉油画艺术展”开幕式在此举行。这次展览系王辉油画艺术展全国巡回展首站,精选了53幅作品。

作为福清籍艺术家,王辉从小在闽北长大,这是他首次回归家乡,办了一场带有“汇报”意义的个人作品展。开幕式上,王辉向福清市美术馆赠送了油画代表作《雪峰逶迤》,这是他以西域高原为题材创作的作品,散发着苍茫亘古的文化意味。

《崇高的雪峰》(2012年)

寸头,为人热忱,性情率真,在王辉身上,鲜明地显现闽北人的务实与谦和,但数十年来坚守艺术本源,他骨子里也深藏着倔强与清傲之气。

第二次相见,王辉在福州敞亮的工作室内接待了记者。举目四望,偌大的空间除了沙发、茶几和画桌,剩下的便是层层叠叠的书籍、画册和画作,“勤于笔耕”是友人对他的普遍评价,由画室便可见一斑。著名油画家、中央美术学院学术顾问、造型学院原院长戴士和先生说,“在王辉的目光里经常透露出青春的火光,这正是许多中年人的眼睛里已经熄灭了的。”

《从天台山远眺黄河》(2014年)

读懂王辉,只需把握三个关键词——油画、风景、武夷山。他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已成名的油画家,以写意油画见长,尤以首届中国油画展的《山灵》为最;在他的作品里鲜见人物而只有风景,或名山大川,或小桥流水,或田园草木,一路走来,渐入佳境;生长在闽北,王辉有着浓烈的“武夷情结”,不论是投入创作,还是策划写生,甚至著书立说,都围绕着历经千年文化洗礼的“双世遗”武夷山。

一路风景一路歌。王辉始终认为,时至今日,现代的艺术创作不能只是简单再现,而应是艺术家诗性和文心的表达,“要融入深沉的文化情怀。”就像一首歌,既跌宕起伏,回旋变幻,又情深意长,隽永感怀。王辉的作品唱出了他心底的情怀与思索、自由与奔放。

 

王辉在敦煌榆林窟采风留影。

如果把王辉在1984年以《通往牛迹潭的山道》入选全国六届美展作为他闯入中国画坛的开端,30多年来,他始终将“风景油画”作为自己精心浇灌的领域,即便在各种美术思潮横行的岁月,也从未改变初心。这,或许要从他生长的这片土地说起。

王辉从小成长在山水钟灵毓秀、历史深厚悠长的闽北山区。自幼常常嬉戏于山水之间,流连忘返于春雨霏霏、山岚迷蒙、偶尔几声鸡鸣狗叫的山乡村落。他的父亲是一名政法干部,平时喜好书法,也画些水墨。在父亲的熏陶下,孩提时期的他自然对书法与绘画格外着迷。

《冯家塬下午的阳光》(2017年)

“从我记事起,有一幅画面久久定格在脑海里:那时我还小,被大人放在竹编的摇椅中,外婆从外面买菜回来,拿了一盒蜡笔放在我面前,我马上抓起来,玩得不亦乐乎。”王辉笑着说,也许命中注定将来要成为画家。

进入小学,一位名叫方正的美术老师看中他的绘画天分,总爱带着他参加各种美术布置任务,写美术字、画插图、排专栏版面,动辄12-14张整开纸的大幅宣传画,每当称他为“学霸”的同学投来艳羡的目光,就让王辉倍尝成就感。

在方正老师的引荐下,王辉来到建瓯县文化馆跟老师学习,成了“编外”的美术“小干部”。十来岁的他第一次进入文化馆就被震撼了,“这里太好了,有笔墨纸砚和各种颜料,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简直是一座艺术殿堂。”第二次,他忍不住自己到了心目中已十分神圣的文化馆门口,却不敢进去,直到老师瞧见了他,里面传来一句“王辉来啦?进来吧!”他才怯生生地走进来。

《莽莽昆仑》(2016年)

在文化馆,他跟着著名版画家陈德先生学习绘画技巧,幼小的心灵逐渐浸润了艺术的情思,有了强烈的艺术感受。彼时,他已经能随心所欲地将山光水色铺陈在自己的画纸上,特别是从方正老师那接触了大量前苏联的油画作品后,被其强烈的艺术表现力所迷恋,暗自下定决心,今后就要成为油画家。

1977年恢复高考,王辉凭借优异的成绩脱颖而出,其创作成绩名列全省第一,被福建师范大学艺术系选上,成为建瓯县第一个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年轻人,从此走上人生的艺术道路。

《山神庙》(2017年)

大学毕业后,王辉回到闽北执教。此前,得知分配结果后的他一直闷闷不乐,“去当老师,做不了艺术家,有种希望破灭的感觉。”回到现实,无论在建阳师范还是在南平师专,他一直没有忘记在认真的教学之余坚持油画创作。1984年,他在毕业两年后迎来了丰收的喜悦。

“这幅《通往牛迹潭的山道》是我第一件风景油画作品,画面上黑压压的山峦被薄如轻烟的雾气笼罩,崎岖不平的山道由近向远延伸,两边是层层梯田,几头壮牛行走在归途,牛背上还坐着牧童,我想表达对闽北美丽山水的深情。”王辉回忆说,记得那年早春三月,细雨濛濛,他从建阳乘车途经古田筹岭,心神便畅游在茫茫荡荡的漫山野岭之中,时刻被窗外的景致所感动、所牵依。“闽北是我生命和艺术的摇篮,用这样的方式赞美家乡,是艺术家的天然使命。”

 

王辉在盘龙湾写生。

王辉善于思考,不愿从俗与随流。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一边画画,一边研究,写出或长或短的学术论文,屡见报刊与杂志。1992年底,王辉调至福建省博物馆的积翠园艺术馆,担任副馆长一职。在艺术馆内,他更加系统地开展书画研究、鉴定、交流与展览,对美术史学的钻研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其因补充传统学养,文化内涵日渐精进。

说到这,不得不提一本由王辉编著的《武夷山水与历代画家》,作为武夷山列入世界双遗产名录十周年的献礼之作。这本书的问世,缘起也属偶然。

《双水村》(2017年)

王辉说,2008年夏天,他赴武夷山写生,闲暇时和当地文化部门的朋友一道品茗聊天。朋友建议,武夷山作为名山大川,历代画家在此留下许多珍贵的行迹记忆,是一份文化财富,希望能整理出版一本历代画家画武夷山的画册,展现更为立体、更为丰富的武夷山历史文化。这番话,勾起王辉存储在脑海里的记忆。原来,十年前,他曾撰写的《福建历代绘画史迹钩沉与论辩(闽北部分)》刚好涉及这部分的内容,于是就毫不犹豫地揽下这活。

此后,编著出版这本书就成为王辉一年多来乐此不疲的工作。原想有先前的基础,应当不费事。可是,进入之后如同掘井一般,越掘越深,越掏越大,他也倍感兴奋。“对武夷山艺术史迹的挖掘整理绝非地域文化的一桩小事,它直接链接着中国山水画的历史,并可将这一历史的截面拓宽,赋予这一历史应有的生动性和丰富性。”王辉说。

《西北莽莽》(2014年)

最终,这部专著由福建教育出版社在2009年10月出版,时任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范迪安题写书名并作序。

范迪安在序言中写道:“有关武夷山水的诗文华章或有摩崖可证,或有典籍可查,但有关武夷山水的画作乃至记载却不易寻见。他们或湮没于美术史著述的深处,或零散收藏于各地文博机构库房,是一个未得系统研究的课题。王辉编著的《武夷山水与历代画家》,以收寻的努力和研学的精神,萃集了自魏晋时期和宋元明清乃至近现当代100位山水画名家寻胜、登游和描绘武夷碧水丹山的历史故实,并陈举了大量画作,使武夷山水与中国山水画这一课题得以呈现,填补了这一领域学术研究的空白。”

《永恒的陕北》(2014年)

范迪安认为,中国画坛一向推重学者型画家,而像王辉这样以画家身份从事学术研究者更难能可贵。

早在20年前,王辉就曾在《美术观察》上发表一篇《风景油画创作思考》。他认为,一般说来,中国的油画风景创作在形式技巧方面更多地移植、借鉴和吸收欧洲古典和现代的风景油画模式,而在文化内蕴和精神指归方面更趋于东方中国的意象情思。“因此,中国风景油画既连接着欧洲不断更替的风景画传统,又攀援着宽博悠远的中国山水画传统的高峰。在这种双向联系中,在这思想开放、文化多元、百家争鸣、社会需求的当代环境里,其发展的前景无疑是非常广阔的。”如今,中国写意油画已作为中国油画的一支重要学术力量,活跃在中国画坛。

 

2002年12月,《印象武夷——中国油画家采风写生活动》部分画家合影(前排右一系王辉)。

今年春节前夕,王辉去了一趟马来西亚。

作为艺术家代表团其中一员,王辉一行寻访了当年徐悲鸿在马来西亚的足迹,沿着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探寻马来西亚的国土上遗留的中国文化。这只是他三十多年来普通的一次采风。

数十年来,崇尚自由的他从绿意葱茏的武夷山起步,到荒芜苍茫的西北高原,再到人迹罕至的青藏雪峰,足迹几乎遍布中华大地。相较于秀美灵动的南方山水,他更偏爱壮阔雄浑、大气磅礴的西北群峰。不过,在他看来,当代文化意义最为重大的一次写生,是在2002年由他策划发起的“印象武夷——中国油画家采风写生活动”,主办单位是中国油画杂志社。

《紫气》(2016年)

当年12月,20位来自全国各地美院和画院的名家与风景画高手雅集武夷山,登山临水、品茗喝酒、谈画论艺、交流感情,无限惬意。采风写生结束后,画家们一人留一幅作品回赠承办方,翌年集结画册,并先后在福建省画院、厦门工人文化宫美术馆、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济南山东艺术学院美术馆、天津美术学院现代艺术学院美术馆、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巡回展览,后来绝大部分作品都被藏家收入囊中。

令王辉没有料到的是,这种模式后来开始在全国油画界乃至美术界风靡流行起来。2004年,王辉帮助张罗的第二次“走进武夷——中国油画家采风写生活动”揭开序幕;2005年正月十五过后,举行了第三次写生采风活动,名曰“再聚武夷”;2005年11月,经历诸多波折,“意象武夷——中德两国艺术家首次面对面互动创作活动及国际巡展”顺利启动,德国著名艺术家来了十多位,将武夷山的文化品牌尤其是中国美术的意象特质推向了国际艺坛。

《自然与人——第二届中国山水画油画风景画全国巡回展》作品:《寻韵之一秦淮残红》(2004年)

写生,在王辉的少年记忆中,清晰而饱含温度。“记得年轻时,在扛着锄头种田的间隙,曾在一个有薄雾的早晨写生日出,那次漫漾在心头的快意足以消解一整年劳作的愁郁。”王辉是一个容易被身边风景触动的人,常常会让自己的心绪深陷其中,陶醉、亢奋并急不可待地开始创作。

那时,在和画界朋友交流时,王辉感到油画界弥漫着一股“闭门造车”的风气,年轻一辈的画家尤为普遍,追随流行画风而不相信自己的能力和忽视对生活的真切感受,是这些画家群体的心理与视域障碍。

“当初只不过是为了排斥大量无病呻吟、虚套做作的所谓的‘当代性’作品,号召艺术家从自然中寻求本真的一次写生。”王辉解释了发起“印象武夷”写生活动的初衷。而他自己更是身体力行,只要有空,或有念头,就背起画箱外出写生,行走在山水田园自然间。

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作品:《蔚蓝的海西》(2009年)

当时有抨击写生之人是“不识时务者”的观点,王辉表示,欧洲各地著名博物馆藏有众多经典的写生作品,尤其法国巴黎奥赛美术馆所藏印象派画家传世经典绝大部分是写生作品,而且绝大部分的画作尺寸在一米之内。“中国当代重要的架上油画家多有从事写生者。在中国美术馆和全国各地举行的重要的油画学术展览中,均有这批重要画家的写生或称之为写意的作品。这是一个重要的不可忽视的艺术存在。”他笑着说,这些原本的“异议人士”现在也随流、起劲地写生。

“我的脾气有倔的一面,在身边人都在鼓噪着追随前卫艺术时,我还在研究传统文化并坚持写生和写意油画的创作。”王辉说,油画从西方传入中国百余年,历经几代中国油画家的实践,日益凸显中华民族的文化语境,沉淀着深厚的文脉传承,是国人文化自信和文化站位的传播载体,尤其是写意油画学派,凝聚了几代人和一大批志同道合的艺术家,他们正孜孜以求油画的中国道路。

王辉在中国美术馆《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油画展》留影。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明年是建国70周年。为彰显艺术家的爱国情怀,王辉所在的北京当代中国写意油画研究院主办并发起《天下黄河——黄河魂·中国梦百名中国油画名家大型写生暨主题创作展》系列活动,以写意油画的形式,歌颂赞美象征中华民族百折不挠、坚忍不拔、自强不息、奋发进取精神的母亲河,沿着黄河流经的青海、四川、甘肃、宁夏、内蒙古、陕西、山西、河南、山东等九个省区写生创作,计划明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收官大展,进一步高扬当代中国的民族精神。

过不了多久,王辉又将打点行装启程上路了。“在天空上飞行,或在山水间穿越,换个角度看人与自然,也挺好,不是吗?”王辉笑言。

2016年5月7日,北京当代中国写意油画研究院第一次筹备会议合影。

各方评说
范迪安(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近年来,作为年富力强的一位油画家,他已活跃画坛并很有成就,成为同代和同窗学人中的佼佼者,而他于极为勤奋的油画创作之余,还对历史文化研究葆有兴趣,一向敏于思考,勤于笔耕。中国画坛一向推重学者型画家,而像王辉这样的画家身份从事学术研究者更难能可贵。

戴士和(中央美术学院学术顾问、中国壁画学会顾问、北京当代中国写意油画研究院院长):王辉先生在八十年代中期已经崭露头角,并一直活跃在画坛,能画能文博览群书。因此,他的阅历和天赋都使得他思想的架构超过一般的同代,使得他关注的问题也不限于艺术专业的领域。他的油画风景从细节的生动到整体的感人,从叙述的具体到抒情的单纯,从景物的刻画到笔墨的经营,他年年写生,处处用心,一路没有停顿地锤炼自己作品的艺术品质。

孙建平(天津美术学院教授、中国油画学会理事、北京当代中国写意油画研究院副院长):多年的绘画经历使他已经把画面构成的规律烂熟于心,技巧早已不是他重点考虑的问题了,我们在他的画面中感受到了其充沛的情感,通过运笔的力度,变成凹凸可触的笔触肌理,其激昂之情被以物的形态固化,他画中的天地,既是人性,又是大道,他的心灵融汇其中。这是天人合一的世界,天人相融便给人以诗性的飞扬。

邓福星(著名美术理论家):王辉已经不再拘泥于云海山川的自然形迹,不再仅仅把他热爱的大自然之美作为主要的表现主题,而开始在画中更多地融入自己的情感、理念、意志等主观成分,努力以风景画表现一定的历史感乃至某些社会观念……王辉从对自然美的讴歌,渐渐地转为用以表达自己的某种精神追求,以对某种精神意境的创造到对精神哲理的探寻。我认为,王辉风景油画创作的过程,实质上是他在天地山川中寻求自己的过程。

郑工(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博导):《论语》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可王辉的画,有时山水相应,有时只见山不见水,有时也画海,画海港和渔轮。无论如何,山,都是王辉绘画的主题,且延绵不断,哪怕是一段崖壁或山间的几垄田亩,都有无尽伸展的可能。山,在王辉的心中就是一片广袤的大地,无非是平坦与起伏的变化而已。凸起呈现的是高度,而平展呈现的是宽度,或者是深度。我看王辉的画,更在意于其深度,是在平面中往纵深推移的那一维度,既是视觉的也是心理的,如“幽深”或“弥远”所产生的审美效应。

陈铎(武夷学院艺术学院院长、教授、福建省美协水墨人物画艺委会副主任):从闽北山区走出并一路走向与全国画坛交流的王辉已经确立了具有现代构成意味与传统文人画写意精神相结合的写意绘画风格,我们能从室内创作《渔舟》系列和《古村》系列以及许多室外写生作品中看到这种明晰的脉络和不俗的艺术品相。……王辉的风景世界就象一块承蒙着许多成份的云彩,形聚形散,但有着“近视之几不类物象,远观则景物粲然”的意境,那是一种意象空间在风景中所呈现的魅力所在,这也使王辉的油画风景多了让人品读的乐趣。

作品《渔舟之一》曾入选中国美术馆主办的《南北方油画邀请展》与中国油画学会主办的《艺术家眼中的当代中国》。
代表作品
出版专著《武夷山水与历代画家》,画册《王辉风景油画作品集》《中国油画家--王辉:一路风景》(上海人民艺术出版社)《中国写意油画学派名家研究:王辉》(人民美术出版社)等。

编 辑:wangshi 标签:王辉 山中 油画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