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福建省王审知研究会太姥王氏文化委员会承办

王进是个好男儿

2018-02-11 11:31:53来源:台州日报赵宗彪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王进是《水浒传》第二回中出现的人物,以后再也没有影踪。他如一道耀眼的闪电,照亮了大宋灰暗的山河,让人看到一个真正男子汉的英姿。他如一弯绚烂的彩虹,横亘在八百里水泊上空,让梁山的好汉们,顿时失去了颜色。
 
王进同林冲一样,是大宋的八十万禁军教头。只因他的父亲都军教头王升,当年曾将街头混混的高俅“一棒打翻,三四个月将息不起,有此之仇”。所以,现今的足球明星高俅当了大宋国防部长之后,就伺机要报当年的一棒之仇。王进知道这厮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就在高部长上任的第二天,同家中老母一起,不等上司动手,自己悄然辞掉大宋的金饭碗,向西北,奔赴抗金的前线去了。
 
同林冲相比,王进对大宋社会看得更为透彻。他不想再同高俅之辈论理,因为无理可论。林冲比王进天真,他认为大宋还能论理,结果,将自己论进了沧州劳改的草料场。
 
作为大宋的国民,这个国家没有给王进提供正义和公平,但王进并没有像宋江一样,认为自己是“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而是想到,自己一身武艺,当为国家出力。西北战事正紧,那些异族侵略者常常屠杀自己的同胞,作为一个职业军人,一个武术教官,那里正是自己的用武之地。所以,王进一路西行,风餐露宿,向抗金前线延安府进发。
 
宋江等辈,一身武艺,树起“替天行道”大旗,自称“忠义”,真实的目的,是图名、图官、图利,不过是为了实现招安的目标后能封妻荫子,多的是对同胞的残杀。同王进相比,宋江私放晁盖是对皇帝不忠,攻击方腊是对朋友不义,所作所为,又何曾行过天道?
 
王进有智慧,讲规矩,对母亲孝,对大宋忠,对朋友义。因为老母生病,不得已住在了史家庄多时,在看到史大郎的花拳绣腿时,才忍不住失了口:“这棒也使得好了。只是有破绽,赢不得真好汉。”为报答史太公的热情招待,他花半年时间,尽心点拨史进,让他成为全国一流的武术师。史进在以后与他人的打斗中,几乎所向无敌,这说明,作为史进老师的王进有的是真本领。以史进一家对他的感情,他完全可以在史家庄度过一生。但他考虑到自己被高俅通缉,怕连累于人——桃源虽好,不是久留之处。这是对朋友的义。一心要去抗金的前线效力,是对国家的忠。
 
他是真正视功名利禄如烟云的人,是一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他心里清楚,不管他建立多少功业,只要高部长仍然在任,他都不可能有勋章、有奖金、有官位。
 
王进是一百零八将外的异数,是作者心目中的忠义真英雄。尽管仅此一回有他的身影,神龙见首不见尾,但是,将他置于正面人物的第一个,当有深意焉。
 
后人为什么喜欢陶渊明,因为这位田园诗人认为,当这个社会不能给自己以自由、尊严、平等、正义的时候,抗争本身已没有了意义,最好是自我摒弃于这个社会,没有必要再同他们争论三八二十四还是二十五,没有必要论辩姜是不是生在树上,老子不想折腰了,不想迎来送往了,不想高唱形势大好了,那每天的五斗米也不要了。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但是,不管你清与浊,我不在这里洗头洗脚了,老子换个地方洗,又有何妨?天下又不仅有一条沧浪。我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看见太阳。当王进身处逆境,尊严被践踏、权利被褫夺,他无处可诉说,无处可祈祷——抑或他根本就不屑于诉说、不屑于祈祷——他只有默默独自忍受,毅然担当。在中国,最能检验人格力量的天平砝码,就是权力。绝大多数男人,一遇到权力的砝码,就会毫无悬念地倾斜。王进虽然不会写诗,但他用自己的行动,写下了一首壮丽的男人诗篇!
 
当一个人能置大宋的价值观不顾而坚持自己选择的时候,当万人皆醉他独醒、全球变暖他独凉的时候,底气是何等的深厚,自信是如此的坚定,内心是多么的强大!所以,王进是作者心目中的第一号英雄好汉。
 
王进不会上梁山。不能做万里封侯的班超,就非得做叛国的红巾、叛主的黄巢?梁山并不是人生的惟一选择。哪怕是像宋江逼卢俊义一样地逼他,他也不会去。他比林冲更明白,梁山,不过是山寨版的大宋!他们不可能“替天行道”,只能是“替天行盗”!而如果他处在林冲的位置上,当高俅被俘上山后,王进肯定一刀砍了他,不会像林冲,在宋江的高压下,忍气吞声敢怒而不敢言。善良是美好的品德,但仅仅只有善良,则又易为奴隶。
 
对这个行将溃败的社会,王进已经心无所求。他知道名与利的代价是什么,他知道放弃的代价又是什么。所以,他完全可以依照自己的标准做人做事了。当人们步入暮年,回首往事的时候,最有价值的人生,就是这辈子的大部分时间,是属于自己的,是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的,是在追求自己的理想中度过的。
 
在梁山,只有燕青,能够视功名如敝屣、办事讲规矩、懂礼貌、有主见,同时又有忠有情有义,庶几可与王进相提并论。
 
《水浒》一书,还有另三个梁山人物,是李俊、童威、童猛,他们约了费保等四人,自弃功名,“七人都在榆柳庄上商议定了,尽将家私打造船只,从太仓港乘驾出海,自投化外国去了”,去实现他们的“蓝海战略”。最后,他们都做了暹罗国的国主和高官。这,不过是另立了一个大宋或梁山的山头而已。
编 辑:wangshi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