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襄阳名儒王镇新

2018-01-29 11:06:43来源:转载

打印 字号: T|T
 王镇新(1771—1855)字仲德,号至堂。白羊祠滩上人。嘉庆戊辰(1808)乡试中举人,嘉庆庚辰(1820)殿试登进士第,榜居三甲第78名。赐进士出身候选知县,敕授文林郎,官襄阳府教授即补国子监学正二十余年。道光丁未(1847)年辞官回乡,归隐林下八载,殃年八十四。所著载《艺文志》。
公元1771年,镇新公出生在路口镇白羊村滩上一个贫寒的家庭,生性聪慧与众不同,从小喜好读书,八岁就能赋诗作文,平时靠捡稗拾豆维持生计学业。灾荒时随父亲逃到陕西,在一个穷山沟里临时安家落脚,勤劳耕作之余潜心苦读。37岁时通过乡试中举,49岁赴京殿试进士及第,取得候选知县功名后在家候补,敕授文林郎。应湖南左宗棠中丞之聘,成其幕僚。等级尊严的官府与繁文缛节的官场,让年逾五旬的镇新公倍感不屑与不适,遂请求改任教职。执襄阳府教授即补国子监学正后,四书五经之学在襄阳府悄然兴起。镇新公每天亲临讲堂,为诸生传道授业解惑。几年后,科举喜报接踵而来,襄阳府人文鹊起,一举成名天下知者络绎不绝。据统计,与镇新公或执师徒之礼,或受其友情指教,而取得功名者不下百十人。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功名是等级制度下身份贵贱的名片,各种交际场合中往来的门票。封建社会的功名主要通过科举考试取得,有钱人亦可向朝庭捐银来实现,以满足其富而思贵的愿望。功名至上的等级社会,一个穷秀才可以坐着见知县,没有功名的富商却只能站着。县州官要治理好其辖区,会同地方上的尊贤者议事,如果这些尊贤者没有功名,也会动员其捐些银两买个功名。
名师出高徒,学而优则仕。咸宁的雷以诚侍郎、均州的贾洪诏中丞、枣阳的孙长芾中丞、江右的徐士谷学使、河南的张桐观察、宜城的周仁寿郡守、直隶的储德灿翰苑等,这些通过进士及第获得高官厚禄的科举达人或出其门下,或由其“造就”。
雷以诚(公元1795~1884年),字春霆,号鹤皋、藿郊。咸宁桂花镇石城村(大屋雷)人,道光三年癸未(1823年)进士,历任刑部侍郎、太常侍读学士,清朝著名经济家。1862年,因替户部尚书陈孚恩辩冤遭谤,次年回乡。后历任黄州河东书院主讲,汉口江汉书院山长,以“敦品力学,文行交修”为教学宗旨。1879年重宴鹿鸣还原衔,重宴鹿鸣又称重赴鹿鸣宴,清代科举制度中对考中举人满六十周年者的庆贺仪式。1882年获头品顶戴。著有《大学圣经贯珠解》、《经传杂记》、《雨香书屋诗抄》等书。
贾洪诏(1806-1898),字金门,清朝末年,均州(今丹江口市)的著名人物。清朝道光二十年(1840年)进士,云南巡抚,晚年被朝廷赏加头品官衔。为官数十年,勤政爱民,干练有为,兴利除弊,政绩显著,尤其善于处理民族关系,深受各族人民拥护。解职回归故里,主讲郧山书院,主修同治年间的《郧县志》、光绪年间的《续辑均州志》。对有利于均州民生的事,奔走呼吁,想法促成。勤于笔耕,诗文《葆真斋集》平易朴实,清新超拔,写景状物笔意独到,抒情言志,情感充沛,尤其擅长五言排律。记叙文章法严谨,脉络清晰,叙述精辟。家传、祭吊类文章情感真挚,感人至深。议论文立意高远,构思严谨,观点鲜明,阐微发幽。
徐士谷(1803-1866),字稼生,号拙翁,今丰城市拖船镇蛟湖村人,相中张之洞的伯乐。清道光进士,殿试钦点第一名,深受道光皇帝喜爱,历事三朝皇帝(道光、咸丰、同治),在朝30余年,风流文雅,忠于职守,清政廉洁,七次担任评审科第卷主考,相传张之洞就是他相中的。咸丰二年(公元1852年)的一次乡试中,徐士谷拿起张之洞的落选卷仔细阅读后大加赞赏,连说:“可惜!”并列之红榜。同治二年(公元1863年),张之洞名列殿试前茅。
创襄阳府文昌的镇新公,谈笑皆鸿儒。尚书单懋谦为襄阳人,以编修在籍,对襄阳府教授镇新公的卓异政绩甚为钦佩,敬重有加,谦称为后辈。尊师重教的单懋谦尚书,首次率襄阳府的七属(指贵、贞、长、师、宗、主、贤等七种美属的人)弟子三百余人,在城北之汉皋楼特例为镇新公设盛宴酬谢,远近闻见,俱欣羡不已。
单懋谦(1802—1879年),字仲亨,号地山,襄阳城内人。清同治年间文渊阁大学士。道光十二年(1832)中进士,授编修。先后管理户部、吏部、国子监(太学)事务,拜文渊阁大学士,兼管兵部。赠太子太保,谥文恪。为人温和,处世持重。颇讲资历的清朝堂,汉人为相更重勋望,单懋谦历经朝廷六部中的五部,最终主掌朝政,一时颇为世人所钦羡。尚书郑孰谨和湖广总督张之洞均被其所发现。翰林院编修襄阳名士王万芳亦曾拜其门下。单懋谦精诗词,善书法,曾在襄阳鹿门书院讲课,将其收入资助贫苦之高才生。
功名利禄,高官厚禄,对教授育人的镇新公来说远不如师道尊严。在襄阳府教授任上履职二十余载,足见其安贫乐道诲人不倦的儒家风范。先师孔圣人传经布典,弟子三千,贤人七十二。镇新公在襄阳府自友教至教授,造就不下百十余辈,可谓一代名儒,桃李满天。
富本力田须令出负耒,贵由勤学务教入横经。耕读传家是封建农耕文化的主流,也是家规族约的精髓,无论是读书求功名,还是耕田谋家计,耕读之人始终坚信苦尽甘来。在“勉学生”组诗中,镇新公激励弟子:“状元本是人间子,宰相无非世上儿。肯把功夫加百倍,朱衣自有点头时。要攀天上五株桂,须读人间万卷书。不怕青云高万丈,只须黄卷两三行。棘围门户无关锁,茅屋人家出栋梁。”以苦读功成名就的镇新公,其言行足勖后昆。镇新公对家教主张耕读传家;对家谱主张纪纲世系,志先德而勖来修;对家族主张敬宗收族,尊祖故敬宗,敬宗故收族。镇新公为车氏宗谱所赠序言,一问一答,释疑解惑,见解独特,全文照录于后。
同郡咸邑车氏修其宗谱,因百揆兄弟问于余,余曰:“君车氏何自昉?”曰:“车氏之出有二系,一系秦公族子车氏,《春秋传》所谓秦之良者也;一系汉田千秋,时号车丞相,子孙因以为氏。夫秦,嬴姓,伯翳之后也;田,妫姓,虞舜之后也。然秦子车氏先车丞相五百余年已别公族而为车氏。又鲁襄公时,秦伯之弟亦字伯车。窃谓车为嬴系者近是。”余曰:“君车氏居咸何自昉?”曰:“明代时,吾祖清源由西江之朱氏巷来咸,次子崇礼袭居上八都,长崇高迁居下八都,迄今十四世矣。西江以上,年湮代远,世系荒忽无稽,而咸皆历历可纪焉。”余曰:“然则,君宗之所以谱者,何也?”曰:“吾闻之,尊祖故敬宗,敬宗故收族。吾族相望居者数百家,士者、农者、商贾者,春秋不相聚,岁时不相亲,无以联惇睦之情而共伸报本追远之意,窃恐更阅数世,疏者愈疏,不疏者亦疏,将何以示后嗣!”余曰:“然。及今谱之诚当务之为急也。故(顾)所以谱者不尽此。夫谱,纪纲世系,亦以志先德而勖来修也。君西江之宗虽无可征,而咸之族人负耒横经,或出或处,由今观昔,实繁有徒。为问囊萤照读,好学不倦,岂无如车武子者乎?博通事物,文章尔雅,岂无如车清臣者乎?明识知天岂无如车区,宽厚爱人岂无如车路者乎?后之人见列斯谱者,一善可征,皆为颂其清芳,传其懿范,必将蒸蒸相乂,争自濯磨,不特一族之谊于是敦,即一乡之俗亦于是美矣,是非君先人所深慰者哉?幽明胥安,和气钟毓,自有乘时利见之士,望隆当代,名垂奕禩(祀),上蹑车丞相之轨迹者,余与君其拱而竢(俟)之也,则谓君车氏为田系妫姓虞舜之后,不亦可欤?”百揆兄弟皆頫(俯)首曰:“善。”因索余言,即书以弁其谱。
大清道光二十五年岁次乙巳(1845)仲春月谷旦
赐进士出身候选知县,敕授文林郎现任襄阳教授即补国子监学正,通家弟王镇新顿首拜撰
写于2017年12月22日星期五
 
 
编 辑:wangshi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