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祖国恩泽重于山——记王泽山院士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2018-01-09 09:48:53来源:中新网记者 张素

打印 字号: T|T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月8日电 题:祖国恩泽重于山——记王泽山院士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中新网记者 张素
 
  82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学教授王泽山步履矫健、精神矍铄,1月8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起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证书。
 
资料图为2017年3月3日,王泽山院士在实验室指导学生。 朱志飞 摄
  王泽山院士是中国火炸药学科带头人,是发射装药理论体系的奠基人,被称作“火药王”。他更是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的“三冠王”,曾获1993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又先后于1996年、2016年在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上“梅开二度”。
 
  日前,中新网记者第二次面对面采访王泽山院士。近三个小时里,他思维敏捷、谈吐风雅,说的最多的还是“国家”。
 
  幼年时镌刻在他记忆里的是“不做亡国奴”。那时,王泽山的家乡被日本扶植的“伪满洲国”占据,父亲冒着生命危险偷偷教育他:“你是中国人,你的国家是中国。”
 
  青年时他认定“强国先强军”。1954年,王泽山报考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他是班上唯一自愿学习火炸药的学生。在他看来,火炸药虽不比空军、海军等专业那般时髦,但“这是国防实力的重要体现,离开它,甚至常规武器都难以发挥作用”。
 
  彼时国内火炸药的生产和研究都十分落后,主要依靠苏联援建。但王泽山知道,跟在别人后面仿制就不可能有创新,“我们要做的工作是走在国际前列,必须走在前面”。
 
  这个带着热血的选择,拉开王泽山与火炸药相伴一“甲子”的序幕。20世纪60年代初,他将计算机技术、诺模图设计原理引入中国火药学体系,随后又提出“火炮内弹道压力平台”的概念和“弹道性能与装药潜能”的理论。
 
资料图为2017年3月10日王泽山院士(右)在辽阳试验场。朱志飞摄
  人到中年,他坚定信念:“祖国有难题,我不能袖手旁观”。摆在他面前的是世界性难题,比如废弃火炸药再利用,他用5年时间将其攻克,把国家每年上万吨退役或废弃的火炸药转化为爆破、驱动药剂、化工原料等“宝贝”。
 
  再如低温度感度技术,具体来说是控制火药燃烧方式以解决火炸药温度变化产生的影响。王泽山及团队经过十余年不断尝试,构建了火药燃速与燃面的等效关系,更发现了能够弥补温度影响的新材料。采用这种低温感发射装药,发射威力至少提高15%。
 
  功成名就,他不忘初心:“要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不懈努力”。2017年1月9日王泽山荣获2016年度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他所发明的“远程、低过载发射装药”使中国身管武器的射程、最大发射过载、炮口动能等核心指标位居世界前列,应用他的技术,火炮射程足足提高20%。
 
  需指出的是,王泽山带领团队历时20年研发出具有普遍适用性的全等式模块装药技术,而他开始这项研究时已经61岁——一个在多数人看来应该颐养天年的年纪。
 
  外界这才发现,已值耄耋之年且享誉无数的王院士仍然奋战在科研一线,一年中有一半时间守在条件艰苦的试验场。曾师从王泽山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孙金华说,从40摄氏度高温的铁矿到零下30摄氏度的靶场,老师从不肯在实验室里休息,“从他身上,我们真正理解了什么是以身作则”。
 
  “摆在他面前的永远是更高的挑战、更新的目标。”曾与王泽山共事多年的南京理工大学原校长徐复铭,深知好友心事。果然,谈起问鼎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感受,“这是一项非常崇高的荣誉,我感到幸福而满足。”王院士话锋一转:“接下来我还要不断完善、追求完美。”
 
  中新网记者追问关于“完美”的内容,王院士先说到课题组工作,他已瞄准新的研究方向。但他强调,自己在团队里“只做助力,不做主力,不能影响年轻人的发展”。
 
  王泽山先后培养了90余名博士研究生,其中不少人已成为中国火炸药学科、技术研究或生产管理等领域的专家。“老师经常告诫我们,一辈子不要贪多,能够做好一件事就行了。”孙金华说。
 
  当然,王院士的这份执着并不等同于迂腐,相反他很新潮。从古稀之年学开车、用微信,到最近用手机软件订车票,就连幻灯片都做得比年轻人精美。“我去做这些事主要是为了工作便捷。”王泽山解释说。
资料图为王泽山院士在指导学生。朱志飞摄
  采访过程中,王院士不惯于谈论私事,仅仅偶尔流露出情感。对父母,他心存遗憾。他对中新网记者说,年轻时无暇照顾双亲,“他们舍不得我,但明白我是在为国家做事情,只要我说要走,他们绝不多留”。
 
  对妻儿,王泽山也有一份亏欠。难得的假期,他最多是带妻子到外面住,“她可以出去玩,我在旅店里做事”。徐复铭在一旁补充,老友从不会用权力关照子女前途。
 
  “这些说多了像是吹嘘自己,我也就是通过火炸药研究服务国家。”王泽山说起量子通信、“中国天眼”、超级计算机等一批“国之重器”,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国家进入新时代,科技创新必将前途无限。”(完)
 
 
编 辑:wangshi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