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孝子坟”的回忆

2017-11-22 17:21:11来源:刘有志 吉林家谱

打印 字号: T|T
  上个世纪,1956年的春天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
  已经进入 4月份了,人们还迟迟不能脱去棉衣。湖边的柳条尚未泛青,干干的枝条在风中摇曳,不见丝毫春天的景色。
  一个星期的下午,大家都出去了,我看了一会书,就从独身宿舍(岳阳街31号,原日伪荷兰大使馆)出来,沿原斯大林大街(现人民大街)北行,经解放广场(原解放大路和人民大街交汇处有一广场,夏天绿树成荫,花草繁茂)再往北走不远,就到了声名远播,至今人们仍在议论不忘的原长春“孝子坟”的所在地。
  “孝子坟”,我很清楚地记得它准确的位置在原吉大北校园鸣放宫,即今牡丹园的东南角,丰顺街口往南一点点的地方。当时它的西侧是长春市图书馆,末代皇妃李玉琴当时就在这个图书馆工作。过街东侧是人民公园(现儿童公园)露天音乐堂(现省文化活动中心)和长春市游泳池。
  关于“孝子坟”的来历和沿革当时有不少传说。有的说,一个孝子,母亲病重想吃鱼,当时正值寒冬腊月,那年月上哪去买鱼,再说就是有鱼也没钱买呀,于是冒着严寒,卧冰数日,冰化雪融,捞上鱼来煮熟给母亲吃,人称为孝子,死后葬于此,故称“孝子坟”。还有的说一个孝子,因家穷,他宁可自己饿肚皮,每日做苦力赚点钱,保母亲不挨饿,母亲死后他七七四十九天长跪守孝,卖身葬母,人称孝子。死后葬于此处。
  其实据当时的资料介绍,孝子是一个名叫王梦惺的辽阳人,他一生以孝为先,因曾在长春住,他38岁时母亲病故葬于长春。后抱痛回辽阳,不久到千山名寺无量观出家静修佛道。十余年后,王梦惺一直特别想念母亲,甚至在梦中母子相会。于是他又来到长春母亲墓旁,结庐守孝,彻夜不眠。据说他三年不食人间烟火,以清水和生米度日,终日不与任何人交往,忍冻受饿以尽孝道,人们敬畏和称道王梦惺的大孝,称他为王孝子。这位王大孝子在母亲墓旁守孝三年后。于1934年去世,人们把王梦惺和母亲合葬一处,故人称“孝子坟”。
  原“孝子坟”并没有多大名气,而真正使“孝子坟”名声大振是从日伪修筑首都新京而形成的。日伪当时要在所谓新国都修筑一条贯穿南北的十里长街(当时街名就别有用心叫“大同大街”),按原规划设计,这条街正好路过“孝子坟”,必须拆除掉,于是人们散布了不少言论和传说,故弄玄虚,说“孝子坟”显灵了,路不能从此过,坟不能拆。一些宗教和社会团体也主张保留“孝子坟”。当时日伪当局为了笼络人心,显示他们所谓孝道的嘴脸,也同意保留。所以在不影响主干道的情况下,在南行右侧树旁和人行道上保留了“孝子坟”。从此,“孝子坟”声名远播。听说连京都修道都绕开了,以为“孝子坟”真的是显灵了,更多的人从外地赶来拜谒“孝子坟”。又有一些人为了孝道主动捐资,修成了后来的“孝子坟”。坟台占地约80平方米,用石料水泥砌成,高 2米左右,正前方有十余级台阶,上去是个平台,中间修一四角形,高 3米左右七层小古塔,四面有方形碑石。碑正中刻有“孝为本”、“诚则明”等字样。还刻有一些小字碑文。墓前方台阶上下均修有石座,上面放着铁铸大香炉,每日香火不断,基台四周有石雕栏杆环绕。
  当时的“孝子坟”可谓长春的一大景观,外地人来长春大多要去参观“孝子坟”的。
  我毕业不久刚分配到长春工作,也是慕名前往,又在台阶上摄影留念。后来据说是有人利用“孝子坟”搞封建迷信活动,造谣生事,于1958年 9月经长春市人民政府决定拆除。一些石碑、牌坊、石柱等散落各处。现儿童公园东北角还有几件。
  人是应该讲孝道的,孝道是一种人性,孝道是一种品质,孝道是一种力量,尊敬老年人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当年为王孝子修坟(上接第47页)建墓怎么说也是一件积德的事,留给后人一点积累和启示。但有人利用“孝子坟”乱搞名堂、兴风作浪,拆除也是应该。然而“孝子坟”仍在人们特别是一些老年人的心中。
  如今,听说又有人提议重新修筑“孝子坟”,我认为,修与不修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社会上、家庭中不仅要提倡孝道,而要言行一致切实做到才好,善待老年人给自己留条后路,给子女作出榜样,因为大家都会老的。“劝君在家敬父母,何必徒劳远烧香”,是也 !
  (作者:吉林省林业厅史志办 刘有志)
 在旧有观念里,总认为给子女积累足够的财富,就是对其最大的爱。然而,此举真能保障子女一辈子富足吗?司马光有段著名的家训:“积金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守;积书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读;不如积阴德于冥冥之中,以为子孙长久之计。”给后代留什么?司马光在家训中作了最好的诠释。
  明朝有位王中丞,总制两广,有一天清查官库所藏的财物时,发现有盈余金三十四万两。当时,国家久无战争,军数少而饷多,日积月累,遂有大盈余。面对这笔无主可归的公帑,如果王中丞不说,谁也不能查究,朝廷亦不知。他的一位老友劝道:“公一尘不染,朝野共知,但此次查到之银既非下取民膏,亦非侵占国库。公有四子,可稍为之计划,报以三十万两,留四万两分授四子。于公之忠介无损也。”王中丞听了笑着说:“如此有如孀居之妇,守三十年节,一旦为儿孙计而改节,不可惜吗?”乃尽数奏报,不留锱铢,人们称赞王中丞是位难得的真君子。后来他历任郡守,诸孙连中数元或魁,接续相位,家道久兴不衰。
  宋代有位王祐,在做权开封府(相当于京都行政长官)、兵部侍郎时,奉命侦办魏州节度使符彦卿意图造反一案。王祐花费数月明察暗访,最终也没有查获任何证据。他据实上报,却被贬“徙知襄州”。面对失意,王祐淡定从容,在赴襄州就任前,在自己的宅院内手植槐树三棵,并颇为自信地说:“吾后世子孙必有为三公者。”此语后来果然应验。王佑本人虽然没有位高权重,但其子孙却颇受其德影响。儿子后来登上相位。王祐在自己的宅院内手植槐树三棵,承袭达千年。以三棵槐树命名的“三槐堂”,成了山东王家响当当的堂号。
  与王祐和王中丞秉公、坦荡、正直的品格相比,浙江绍兴府有位布政官,善于搜刮民脂民膏,贪污积财数十万,被免官后回乡,买了十万亩良田,在郡中算得上是首富了。他只有一儿一孙,整天不务正业,挥霍钱财,结果都是短命而死。儿孙死后不久,布政官就中风瘫痪,此时家中的财产已经全部败光了。他临终时说:“我官做得不能算小,田买了十万亩也不能算少,都是在我手中置的,如今双手空空,家道衰落。这到底是怎么啦!”
  历史上,许多贤臣名吏在“积德与积金”的处理上,都很注重以身示诫,留下了珍贵的精神财富。东汉名臣杨震官至太守,为官不徇私情,教导子孙粗食步行。有亲朋好友劝他,趁大权在握的时候,为子孙多置些产业,杨震笑道,让子孙具备清廉之德,这就是重要的“家财”了。明代嘉靖时期的都御史戚景通,清正廉洁,病重期间,把时年17岁的儿子戚继光叫到病榻前说:“为父没有给你留下什么财产,只留给你忠贞爱国之心。”历史证明,戚继光继承父志,成为一代抗倭名将,名垂青史。清代的郑板桥,为政清廉,他对子女要求十分严格。他对儿子说:“我不愿子孙将来能势位富厚,不能积造孽钱以害子孙。”他的女儿出嫁时连嫁妆也没有。郑板桥在弥留之际,叫儿子亲自做几个馒头给他吃,当儿子做好馒头端来时,他却已咽气。儿子悲痛欲绝,忽见茶几上有一纸条:“淌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自己干,靠人靠天靠祖宗,不算是好汉。”儿子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父亲要他做馒头的良苦用心。
  积德不积金。留给子孙财富,不如培养子孙。让子孙成为国家栋梁和对社会有用的人,这才是留给后人最好的财富。(程学武)
编 辑:wangshi 标签:孝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