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福建省王审知研究会太姥王氏文化委员会承办

“世上如果有两个王选,就足以让日本沉没”

2017-10-21 16:23:45来源:环球人物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1931年9月18日,中国东北,日军蓄意制造并发动了一场侵华战争。86年过去,对于很多战争受害者来说,战争的梦魇并未因时间的流逝而淡去和消逝。比如那些在日军细菌战中存活下来的人,病痛和伤口永久地留在他们身上,折磨着他们。
衢州细菌战受害者朱土文,柯城区华墅乡三官岭村人。受细菌战伤害,右腿溃烂70多年。(图源:中国青年网)
在这些细菌受害者的背后,始终站着一位坚强而瘦弱的中国女人——王选。她把自己毕生的精力献给与那场细菌战有关的斗争——细菌战跨国诉讼,田野调查和研究,以及细菌战受害者的关爱上。她今年已经65岁了,不再年轻,却依然没有停下奔波的脚步。
她这一次走入公众的视线,是因为近日她在网上开通了一个“问吧”活动——解答网友关于日军在华细菌武器使用真相及受害现状的问题,网友们纷纷提问,再一次将细菌战推到人们面前。
王选年岁渐长,依然奔波在与细菌战斗争的路上。(图源:浙江在线)
为何会执着于与细菌战的抗争始终不放弃?
王选将自己与细菌战的纠葛归结为两个字:宿命。
她的生日是8月6日,1945年的这一天,美国向日本投了两颗原子弹;她生于上海,后插队落户到义乌崇山村——父亲在那里长大,村子里鼠疫最厉害,叔叔未能躲过,去世时只有16岁;她本是学英语的,想去美国留学,最后偏偏又去了日本……正是在日本留学期间,她找到了自己一生的价值。
那是1995年8月一个明媚的早晨,王选坐在日本姬路市的家中读《日本时报》。不经意间,她看到一条简短的新闻,说的是首届731部队国际研讨会在中国哈尔滨召开,几位年老的中国农民准备起诉日本政府,控告其在二战期间使用细菌武器。报道还提到,几位农民来自浙江省义乌市崇山村。
崇山村细菌战受害者控诉侵华日军罪行。(图源:金华新闻网)
看到这条新闻,王选一下子跳了起来,在心中喊道“崇山村,我的家乡”!那些与之相关的历史记忆也被激活:1942年的一天,一架日军飞机低低飞过这座浙中小村的上空。十几天后,村子里爆发可怕的瘟疫,400多名村民痛苦地死去,但当时无人知道灾难的原因,后得知是鼠疫。据义乌市档案馆资料,1941-1944年,义乌共有1300余人死于鼠疫,其中一些村庄的鼠疫就是从崇山村传出的。
当时,为了毁灭罪证、防止鼠疫蔓延危及日军自身的安全,残暴的日军在1942年11月18日拂晓前,派100多名日军包围崇山,焚毁村庄,420间古建筑和民房化为废墟。后来,一支自称防疫部队的日军还来到崇山村,把这里变成活体解剖的实验场。
王选家有8位亲人遇难。
国仇家恨之下,王选义无返顾地加入到日本细菌战调查团。她频繁往返于中日之间,悉心收集证据。1997年,中国第一批原告起诉时,王选收集到了180名中国受害者的资料,大家将她推举到原告代表团团长的位置。当时原告团还指出,侵华日军在1942至1945年间,曾经在中国设立了60个细菌部队和支队,据非官方统计约30万中国人死于那场细菌战。
2003年,历经28次开庭,中国180位日军细菌战受害者诉日本政府一案迎来败诉的结局。东京地方法院的大法官认定,日本声名狼藉的“731部队”确实在日本军部的命令下使用过生化武器。但是大法官拒绝了原告的赔偿要求,理由是根据国际法的规定,原告没有权利向日本政府索讨赔偿。
从1995年到2003年,王选在细菌战的道路上整整走过8年。8年间,她几乎花光了自己所有积蓄。她一次次地带着年迈的受害者,来到日本的法庭。上诉时有好几次她孤身站在法庭上,哭着打官司。
但她从不动摇,“我已经看到了伤害,就不可能再背过身去,装作不知道!”

代表中国受害者28次走上日本法庭的王选(前排左二)
凭着那份执着和斗志,王选的名字和照片频繁出现在媒体上,她还被CCTV评为2002年度“感动中国”人物。
败诉之后,王选并未停止索赔的诉讼。就在2005年3月,王选带着原告等10人进入日本内阁总理府,向当时的内阁总理大臣小泉纯一郎和外务大臣町村信孝请愿。出面接待的是内阁的两位官员。

王选在内阁府请愿。
王选当时用日语告诉对方:“我站在你们面前,既不代表中国人,也不代表日本人,我是代表一个人站在你们面前。细菌战是人类历史上最罪恶的一次犯罪,日本政府应有勇气承认自己的过错,并积极调查事实真相。我和所有的原告将非常乐意全力协助。如果日本政府仍然拒不承认,拒不谢罪,最后的结果将不利于中日友好。再过若干年后,这些细菌战的受害者都将离开人世,人类的历史上将留下一个莫大的遗憾。”
两位官员一开始一再推却,最后在王选的极力要求下只能表示,将在一个星期内将王选请愿的内容向小泉纯一郎汇报。
就这样,这个瘦弱的中国女人渐渐成为很多人心中的“民族英雄”,也让不少外国人对她既敬又畏。
美国历史学家谢尔顿·H·哈里斯,写过揭露日军细菌战的作品《死亡工厂》,他曾说,“只要有两个王选这样的中国女人,就可以让日本沉没”。
王选知晓后,回应说:“谢尔顿怎么说,我是不在乎的。可能是他觉得我太‘厉害’了。其实,即使有两个王选,日本也不会沉没。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讨论日本会不会‘沉没’的问题,而是自己要争气,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做好,把国家建设强大。”
2002年3月7日,在曾被日军细菌战夺去1138名同胞的义乌市崇山村“义乌市侵华日军细菌战受害者英烈墙”前,谢尔顿·H·哈里斯(右3)与夫人茜拉·哈里斯(右4)及随行的美国医学专家们正倾听王选介绍60年前众多百姓染疫暴死的惨状。
近些年,除了继续为细菌战赔偿上诉外,王选正在做一件更难的事——修补历史的黑洞。她和她的大学生志愿者团队,深入中国细菌战受害地,查档案,访问幸存者,记录口述。十几年间,她的脚步遍布浙赣的山山水水,收集到900多位细菌战烂脚人的调查、口述、影像。
年岁渐长,身体也不断出现问题,王选却依然是一个斗士。为细菌战受害者们寻找合适的治疗方案,为受害者的治疗筹钱,做细菌战的专题研究,寻找抗日时期阵亡在外地的浙江籍将士,继续起诉日本政府违宪……在她的努力倡导下,两年前开展了细菌战“烂脚病人”救助活动,迄今已救治来自浙江省金华市、丽水市、衢州市各区县共118位老人。
2010年12月27日,衢州,日本友人在王选的陪同下调查细菌战受害幸存者。
当年起诉的180位原告代表,现仅剩约三分之一在世。在王选的心底有一个愿望:希望更多的人关注侵华日军细菌战这段历史,不要做一个无知者;与此同时伸出手拉一把战争遗留“烂脚病”老人,帮助他们治愈裸露至今的战争创伤,在最后的人生岁月中,能有干干净净的腿,能穿上袜子,出门去走亲戚。
为细菌战奋战22载,细菌战的败诉始终是王选心中的痛。就在这次“问吧”活动中,其中有人问道:败诉后还在跟进吗?
王选的回答是:“跟进了。力量有限,我们也在成为历史。”
王选对于细菌战的认知也在不断变化和成长。对于日本人——那些认识到错误并在中国人面前下跪的老兵,王选早已不再仇恨,而是充满悲悯。她希望细菌战能够尽快成为过去,让他们在死亡之前能够卸下包袱安心地死去。
“战争无赢家,所有的人在战争中都不可能得到什么,只有失去。”
编辑: 标签:王选 日本 足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