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繁荣文化发展商企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胡派快板书传人王寿温带您了解乐器撒拉姬

2017-07-29 11:08:59来源:城市快报

打印 字号: T|T


原标题:你知道撒拉姬这种乐器吗?(图)
胡派快板书传人王寿温(左)和弟子赵玉梅(右)表演快板书,赵玉梅手中的乐器即为撒拉姬
  “说有一个酒迷爱喝酒,天天这酒壶不离手,他爱人天天把他劝,劝他就不要再喝酒。这个酒迷说:‘咳!别提了!我听见有人说酒字儿,就勾起我来想喝酒……’”
  前段时间,在天津市红桥区双环街“活力社区 活态非遗”展示活动中,胡派快板书传人王寿温和弟子赵玉梅,一起表演了快板书《酒迷》,韵味醇厚,诙谐有趣,引来场上阵阵笑声和掌声。
  在他们的表演中,一种名为“撒拉姬”的乐器颇为引人注目。它由三块竹板组成,敲打时竹板上的彩色绒球随着弹簧欢快地乱颤,小铜镲儿发出清脆热闹的声音,令现场气氛格外火爆。
非遗小档案
撒拉姬表演技艺
天津市红桥区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讲述人
胡派快板书传人王寿温
  “咱们看京剧里的《霸王别姬》,虞姬舞的是双剑,撒拉姬的底板和上板就象征这两把剑。虞姬自杀时拔出的是霸王的宝剑,这就是三块板里的齿板,也叫拉子”
  提起撒拉姬这种乐器,很多人都会感到陌生,相传“撒拉姬”这三个字在各地的叫法也略有不同,但其发音都有相似之处,如撒拉机、撒拉击、仨拉机、仨拉吉、仨拉击等。
  说到撒拉姬其名的由来,据王寿温介绍,这种乐器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00年前的楚汉争霸时期。
  当年,项羽兵败自刎于乌江畔,幸存下来的江东子弟兵踏上了返乡的路,为纪念项王和虞姬,顺便讨要路费,他们以三块竹板为乐器,沿途讲述“霸王别姬”的故事。“撒拉姬”倒过来念,就是寓意“虞姬拉宝剑自杀”,“撒”是“杀”的谐音。
  如今在天津,传承撒拉姬的快板书艺人只有王寿温一人了,而这项表演技艺已经成为红桥区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对于有些人叫它“仨拉击”等名称,王寿温说,这种称谓只是根据三块板和拉、击的动作定义的名称,少了许多韵味。“咱们看京剧里的《霸王别姬》,虞姬舞的是双剑,撒拉姬的底板和上板就象征这两把剑。虞姬自杀时拔出的是霸王的宝剑,这就是三块板里的齿板,也叫拉子。”在王寿温的描述中,这件乐器所蕴含的历史知识还真是不少。
  楚汉时期的撒拉姬,到了宋代演变为我们比较熟悉的七块板,而撒拉姬“重出江湖”,可以追溯到王寿温的师爷——北京天桥说唱艺人暴忠庭。
  民国时期,暴忠庭用撒拉姬演唱数来宝,表演精彩独特,传承至今已经有百余年的历史。
  撒拉姬的表演形式与板快书类似,讲究“亮范儿”,刻画人物鲜明逼真。王寿温说,由于目前在天津只有他一个人在传承这门技艺,市场上没有售卖撒拉姬的,因此所有的撒拉姬都是他自己制作的
  王寿温自幼跟随相声名家武奎海学太平歌词,他回忆说,师傅教导得很严格,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纠正发音,“小时候,像‘走’‘错’这样的字,吐字不清楚,师傅就一个字一个字地矫正。”
  十几岁时,在武奎海先生的引荐下,王寿温拜快板书名家胡振江为师,学习七块板等表演。胡振江是暴忠庭的徒弟,因此王寿温有机会接触到了撒拉姬。
  在快板书艺术圈中,最为人熟知的是“王、高、李”三派,其实除了这些之外,还有胡派快板书,即王寿温的师傅胡振江这一派。
  有人曾总结说:“王派的俏,高派的妙,李派的暴,胡派的闹——但不是瞎闹,闹得俏、闹得暴、闹得妙。”在胡派快板书“闹”的特色里,撒拉姬这件乐器功不可没,击打起来,激情之中高潮迭起。
  撒拉姬的表演形式与板快书类似,讲究“亮范儿”,刻画人物鲜明逼真。王寿温表演的胡派快板书,有一个特点是注重表演中人物的刻画,无论是模仿女性角色的妩媚、英雄人物的正义,还是市井小人物的幽默可笑,演员必须在唱词中迅速进入角色,表演起来惟妙惟肖,再配上撒拉姬热闹火爆的伴奏,满场的观众立刻全被吸引住了。
  王寿温说,由于目前在天津只有他一个人在传承这门技艺,市场上没有售卖撒拉姬的,因此所有的撒拉姬都是他自己制作的。
  制作撒拉姬的材料是南方的毛竹,选竹时截去竹子的一头、一尾,采用其第四、第五节,长度才能满足需要。竹子要刨去竹皮,截成约两尺长、一寸宽的三块竹板,之后要购买响铜铜片,加工成“铜镲”的造型,安装在底板和上板上,“这铜片太薄了不出声音,太厚了手里拿着太沉,都是不合适的。”
  撒拉姬的齿板两侧刻有锯齿状花纹,这些花纹都是王温寿一刀一刀雕刻出来的。他说,这些花纹看似简单,但雕刻时是有讲究的,刻浅了声音不脆,刻深了又容易被底板、上板卡住,影响演奏效果。
  表演了几十年,王温寿在撒拉姬上倾注了大量的感情,他手持的这副撒拉姬,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装有一个漂亮的龙头,这是王温寿为了让乐器更加美观而加上的
  撒拉姬的表演形式有“单人”“对口”“群口”,花样繁多,节奏感强。在演奏技艺上,有“敲、推、打、拉、抽”等技法,以及“正反抽打”“左右推拉”“单双混合”三点联奏。演员右手的锯齿状竹板上下翻飞,左手持两块竹板相互击打,表情丰富,神情、动作协调舒展,清脆激昂的敲击声迸发出火爆的视听效果。
  根据唱段的不同,王寿温的表演内容原汁原味地继承了胡派快板书的演唱技巧,真实流畅,一段一样,每段都有独到之处,令人回味无穷。
  “快板书不像相声那样,台上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多时候快板书是几百句贯穿一气,得基本功扎实才行。”王寿温说,当年他学艺时,一段《火焰山》学了两年,师傅一句一句地教,他是一句一句地学。
  “平日里就在家自己练,当年家里的灯是那种拉着灯绳的,练起来手上比比划划的,灯泡都不知道打坏了多少个。”不仅如此,练功时王寿温常常半夜三更起床,骑着自行车到单位时,马路上第一班公交车还没有出现,他就站在空旷的地方把段子都练了一遍,力求做到滚瓜烂熟。
  表演了几十年,王温寿在撒拉姬上倾注了大量的感情。他手持的这副撒拉姬,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装有一个漂亮的龙头,敲击时,竹板上的铜镲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彩色绒球不停颤动,加上这个逼真的龙头,显得特别有气势。
  王寿温说,龙头是在撒拉姬传承到他这一辈时才加上去的,是用布制作的,为的就是让乐器更加漂亮美观。表演时,龙头腾挪,颇为好看。
  不仅如此,干了一辈子机械的王寿温,还对撒拉姬进行了一些改进。他回忆说:“当年师傅拿的撒拉姬很简陋,装饰用的绒球是用铁丝和竹板连接的,但是由于敲击的时候力度很大,铁丝容易折。于是我就将铁丝连接,改为直接由弹簧连接绒球,这样就解决了曾经的问题。还有固定铜镲的铜钉,以前就是一个像筷子一样的小木棍,特别不结实,我将它改进了一下,用金属材料固定,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对于兼任手工艺人和曲艺演员的王寿温来说,只有用心将曲艺表演给观众,才是对非物质文化遗产最好的传承。(记者 肖明舒 文并摄)

编 辑:wangshi 标签:快板书 撒拉 温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