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福建省王审知研究会太姥王氏文化委员会承办

新出石刻丰富唐代文学研究

2017-07-21 13:54:54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随着墓志碑刻等的大量出土,学界对于文学作品和文学家的认识不断更新。例如,唐代诗人崔颢的生平事迹由于缺乏史料记载而长期充满疑窦。《唐故居士钱府君夫人舒氏墓志铭并序》等近年来新出土的几篇石刻文献,为解决崔颢的郡望、仕途经历等问题带来了新的线索。而韦应物家族墓志的出土,更为学者研究韦应物生平提供了直接的珍贵材料。这些新材料为古代文学研究带来哪些新视角?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学者。
  大批墓志不断被发现
  近年来,由于基建、考古等各种因素,埋藏地下的大批古代石刻材料得以重见天日。据悉,在新出石刻里,墓志是最为大宗的材料。仅就唐代而言,现已发表的唐代墓志超过15000方。
  作为一类出土文物,许多公私图书馆和博物馆都将墓志作为重要藏品。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陈才智告诉记者,陆续发现与刊布的大批墓志,已经成为中古文史研究中不可或缺的一手史料,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利用墓志进行中古文史研究,《出土墓志所见中古谱牒研究》《贞石诠唐》等是近年来这一领域的重要成果。《千唐志斋藏志》的出版,开启了当代集中刊布墓志的先声。刊布录文的《唐代墓志汇编》及《续集》,刊布拓片图版的《北京图书馆藏中国历代石刻拓本汇编》《隋唐五代墓志汇编》,融图版、录文、考释于一体的《唐代墓志铭汇编附考》,都是中古墓志的重要文献。
  最近,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考古发现与中古文学研究”取得阶段性成果。该项目首席专家、浙江大学中文系教授胡可先,出版了《新出石刻与唐代文学家族研究》一书。他表示,从中国的印刷书写发展史来看,汉魏晋初是纸简替代的时代,宋代是印刷繁盛的时代。魏晋南北朝到隋唐时期抄本文献流传最多,且容易散佚,这就凸显出墓志的重要性。此外,唐代盛行厚葬,特别重视墓志的撰写,墓志中保存着很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信息。通过墓志研究中古文学有很大空间。
  提炼有益的史学信息
  随着以墓志为代表的石刻材料的大量出土,很多学者将这些新出文献与传世文献进行比照和印证,以考察文学史演进过程中的种种面向,文学与政治、家族、地域的关系成为学者关注的焦点。
  “以重要文学家族为切入点,以文学发展为指归,从地缘、党争、科举、婚姻等多方面考察文学的生态环境,是唐代文学研究的新视角。”近年来,胡可先重点关注文学与家族的关系,在对文学家族墓志初步清理的基础上,集中梳理了20个文学家族的概况,从科举制度、传记文学、家族婚姻和诗人墓志等多方面进行考察。比如新出墓志中关于太原王氏家族的材料很多,这一家族曾出过王之涣、王勃、王维等杰出诗人,墓志为探讨唐代诗歌发展的家族因素提供了材料。
  “这批文献发现的意义不仅在于与传世文献的互证,更在于通过更为原始、直接的方式揭示唐代的历史文化信息。”在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查屏球看来,墓志文献的语言是程式化的,对人物的评价也多为溢美之词。对于这样一种程式化、礼仪化的语言,如何从中提炼出有效的、有益的史学信息,探讨与之相关的唐人社会生活及文化生活,值得关注。查屏球认为,对石刻文献的研究应上升一个层次,那就是如何把这些零散的、格式化的文献提升到专题研究的高度,利用它展开综合性研究。
  重视墓志的文学分析
  在唐代,很多墓志都有着文辞典丽、情真意切的特点,如韩愈撰写的《柳子厚墓志铭》便是脍炙人口的名篇。在新出的墓志中,也存在大量文笔优美的篇章。学者认为,墓志本身也是一种特殊的传记文学,在新出墓志中存在着一批尚未经典化的佳作,其文学价值也有待进一步研究。
  2013年,上官婉儿墓志的出土就引起了学界的关注。一些学者认为,这篇墓志运用骈体行文,注重细节描写和曲笔表现,是一篇文学性很强的女性传记,颇具文学研究价值。
  在新出土的墓志碑铭中,北朝墓志数量丰富。胡可先认为,南北朝文学研究一直呈现不平衡的局面,长期以来重视南朝而忽略北朝,新出土北朝墓志研究填补了文学研究的空白。“墓志碑铭是很重要的文学体裁,尤其是北朝墓志,对于研究北朝的文学生态与演变很有价值。这些墓志为我们进一步研究北朝文章学的发展提供了可资依据的第一手文本。”
  记者 张春海
编辑:fnstudio 标签:石刻 文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