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 王氏网论坛

世界王氏宗亲联谊交流寻根恳亲唯一官方门户网站 中国福建省王审知研究会太姥王氏文化委员会承办

鸭子趣闻:王献之批“鸭头丸”的便条成传世真迹

2017-01-26 12:36:29来源: 法制晚报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鸭头丸帖》是东晋大书法家王献之的传世名作
  王羲之之子传世真迹批补药“鸭头丸”
  宁昂昂若千里之驹乎?将汜汜若水中之凫与波上下,偷以全吾躯乎?——《楚辞·卜居》
  在古代,鸭子不仅是提供肉食的家禽,还是滋补的食材,更是一味药材。在中医看来,鸭肉性味甘、寒,入肺胃肾经,有滋补、养胃、补肾、除痨热骨蒸、消水肿、止热痢、止咳、化痰等作用。
  这鸭子和书法有着一段奇缘。东晋大书法家王献之,王羲之之子,虽然享有盛名,可惜流传下来的墨迹极少。《鸭头丸帖》即是他的传世名作,也是他书法作品中的传世真迹,写在绢上,全文两行共十五字,“鸭头丸,故不佳。明当必集,当与君相见”。显然,这不是什么事先准备、刻意而为的艺术作品,仅仅是作者随手而书的一纸写与友人的便条,不想写者无意,受者有心,遂收藏而成绝世名品。现为上海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帖中所谈到的“ 鸭头丸 ” 是一种中成药。宋代严用和《济生方》云:“ 鸭头丸,治水肿,面赤烦渴,面目肢体悉肿,腹胀,喘急,小便涩少 …… 甜葶苈略炒、猪苓去皮、汉防己,以上各一两……为细末,绿头鸭血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七十丸,用木通汤送下。”
  东晋的文人雅士特别喜好养生,王献之大概身体不大好,朋友们推荐鸭头丸可强身补体,遂购而服之,不过使用后并无起色,于是大为失望,留下那张便条表示鸭头丸徒有虚名,疗效全无,明天大家聚会,到时再和大家见面讨论这帖药。
  鸭头丸其实深得历代名医推崇,似乎不是空穴来风。明代医药学家李时珍的《本草纲目》说道:“鸭头丸,治阳水暴肿,面赤烦躁,喘急,小便涩,其效如神。此裴河东方也。”能够进入一丝不苟的李时珍法眼,恐怕不会有假吧。倘若达不到疗效,会不会和药源有关?
 李时珍证明“鹜”是家鸭,而“凫”乃野鸭
  其实,鸭子并不是只有一种,当中牵涉李时珍和屈原两位名人。前者是实证主义的医药家,后者为浪漫主义的文学家,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岂料瓜葛竟跨越近两千年。李大医师自幼博览群书,医药经典更烂熟于心,“ 前人之述备矣 ”,但无奈中药“ 品类既烦,名称多杂,或一物而析为二三,或二物而混为一品 ”,于是他“ 读书十年,不出户庭 ”,决心“ 穷搜博采 ”,纠正古人的谬误。
  古代医书中常出现“鹜”与“凫”,似乎都是鸭子。历代药物学家对此众说纷纭,争论不休。李医师读书破万卷,发现屈夫子的《楚辞·卜居》云:“宁昂昂若千里之驹乎,将汜汜若水中之凫与波上下 , 偷以全吾躯乎?”(是宁愿昂然自傲如同一匹千里马呢,还是如同一只普普通通的凫随波逐流,用偷生来保全身躯呢?)又云:“宁与黄鹄比翼乎?将与鸡鹜争食乎?”(是宁愿与天鹅比翼齐飞呢,还是和鸡、鹜一起争食呢?)诗人把“鹜”、“凫”对举并称,证明它们不能画等号。诗中出现鹜和鸡争食的意象,又描绘凫在浩浩江上浮游的景观,由此,李时珍证明“鹜”是家鸭,而“凫”乃野鸭。
  二鸭药性不同,凫“肉肥而不脂”,“凡滞下泄泻、喘咳上气、失血产后之症,服此最宜”。鹜则“补虚除热,和脏腑,利水道,主小儿惊痫”。家鸭由野鸭驯化而成,它们的差别主要源于生活环境的差异。
  鸭头丸,李时珍说得很清楚,把它归类于《本草纲目》卷四十七“鹜”条,显然他认为得用家鸭的血才能制作药丸。王献之服药罔效,难道是他的药丸没用家鸭,而是用野鸭熬制而成吗?不是没有可能,物以稀为贵嘛,古人大概觉得野鸭更为难得、名贵,药用的价值更高,献给大名流当然要上品,遂取而代替家鸭。
鸭种至关紧要,决定了这道佳肴独一无二的鲜美
  同样道理,著名的“北京烤鸭”,其烧烤的鸭子也大有来头。这是由古代生长在中国北方的一种原种白鸭,经过几百年的驯化、饲养,加上运河之谷物等格外优越的饲料条件,再辅以鸭农精心的选种培育而逐渐形成的优良品种。可以说,鸭种至关紧要,决定了这道佳肴独一无二的鲜美。如果选用其他鸭子,估计也只能蒙骗一下味蕾不太发达的普通食客罢了。类似事例很多,当年晏子使楚时,就以橘子反击楚王的侮辱:“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同样的种长于淮南则甘甜可口,长于淮北却苦涩酸牙,而从果子外貌难辨彼此。
  由此我联想到家乡广东新会知名的陈皮,此物入药必以新会柑之皮为最佳,晒干后以陈久者为上品,具“理气健脾,燥湿化痰”之效。南方柑橘遍地,论肥大多汁、色红肉嫩亦有优于新会柑者,奈何论果皮药效,只有新会柑首屈一指。同理又如云南文山之三七、吉林白山之人参,产地至关重要。
  新会人爱吃,而清明前后新会睦洲镇的黄沙蚬,身圆大,肉肥嫩,味清甜,远胜他乡,只此一处,别无他家。盖因生活地域不同,体内元素有别,终致口味大相径庭。
  中医学很讲究辩证论治,讲究个人体质的差异,同样是人,即使病症相同,但施以的治疗方法可以完全不同,由此可见,王献之服用鸭头丸效果不理想,除了药材原料有问题外,个人的体质、禀赋或许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他们都有病:中国历史大人物的身体隐情》 谭健锹  现代出版社)
编辑:wangshi 标签:真迹 便条 趣闻
相关文章